孙宏斌辞去乐视董事长 乐视向何处去?

  • 搜狐财经
  • 2019-05-23 13:41:51

文/王谦 任娴颖

编/李悫

3月14日晚间,乐视网用一纸公告宣告了孙宏斌的退场。

“孙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

孙宏斌的离去,给他在乐视的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也让曾经贵为创业板第一股、开创了神话般的“生态化反”模式的乐视网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自从2016年11月乐视危机爆发以来,乐视网主营业务依然未回暖。2月23日,乐视网农历新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上,乐视网管委会主席张昭对股东们表示,乐视网目前遇到的困难“非常非常非常大”,但“管理层有信心”。

2月27日,乐视网公布了2017年的业绩快报,去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

对于巨额亏损,乐视网称源于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以及乐视债务危机波及导致的经营性亏损约37亿元。

“公司深读”初步统计发现,乐视网在2017年的亏损已经远远超过其历史累计盈利。乐视网于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从2010年到2016年始终处于盈利状态,累计盈利为21.45亿元。照此计算,本次预披露的亏损额超过其5.41倍。

尽管面对巨额亏损,乐视网股价近期却频频出现异动。

1月24日复牌至今,乐视网连续多日跌停,股价最低时为每股4.16元(2月13日收盘),折合市值164.35亿元,相比复牌前蒸发445.57亿元。但从2月中旬起,乐视网股价开始“逆势上扬”,截至3月14日,乐视网连续5个交易日上涨,3月14日午后股价达到6.59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6.98%,较2月13日股价低点4.16元上涨58.4%。6.59元的股价也让乐视网的市值回升至262.90亿元。

(复牌以后乐视网股价走势图)

3月14日午后,乐视网宣布停牌核查。“公司股票自 2018 年 1 月 24 日复牌后至今,累计换手率已达 200%以上,近 五个交易日(2018年3月8日、9日、12日、13日、14日)累计换手率达 40% 以上,”乐视网在傍晚的公告中称。

股价的回升并不能让乐视网再现当年创业板第一股的“光芒”。

2015年5月13日,乐视网市值一度达到1526.57亿元高度,成为继腾讯、阿里、百度、京东后第五家市值千亿以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巅峰时期,乐视系(除汽车外)主要业务包括上市公司乐视网、电视、手机、体育、影业、云计算、金融、VR等,各项业务市值、估值之和为2642亿元。

如今,乐视危机下,乐视系资产已七零八落:电视不再火热,体育版权流失严重,视频网站流量下滑,手机业务基本失声,影业上市未果。曾经主打的“生态化反”概念也不再被人提起,“始作俑者”贾跃亭本人更是远赴海外。

“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1月23日,接替贾跃亭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在线上回复乐视投资者时表示。

但仅仅不到2个月后,孙宏斌自身亦从乐视网脱身而出。离开了“操碎了心”的孙宏斌,乐视网将向何处去?

乐视网:千亿市值剩1/5,

乐视网是乐视系唯一的上市公司,亦为乐视系核心资产。2004年,贾跃亭创立乐视网,彼时中国互联网市场还处在“上半场”的酝酿期。

2010年8月,乐视网正式创业板上市,成为A股首家网络视频公司诞生。视频网站领域一直被称为烧钱又不盈利的行业,而依赖早期低价买入的大量版权,在上市前3年,乐视网都保持盈利。

上市后的几年,乐视网依旧靠付费用户、版权分销、广告三个来源取得收入。财务数据显示,2012年乐视网会员及发行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0.6%,金额达到7.07亿元。

一年后的2013年,乐视网会员及发行收入仍保持增长,达到8.34亿元,但占据营业务收入比下降到35.33%。同期,终端业务收入占比快速增长,达到29.14%,该数据在2012年仅为3.26%。

导致乐视网营收构成变化的是乐视超级电视的推出。2012年9月,乐视网宣布将推出自有品牌的乐视TV,次年5月乐视TV面世。

在推出的3年多时间里,乐视超级电视累计销售在1000台左右。2016年,乐视网终端业务收入达到101.1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6.09%,成为乐视网第一大收入来源。

在乐视电视取得巨大影响后,贾跃亭开始构建“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链,相继进入手机、汽车、VR、影视、体育、金融云计算等领域。

(巅峰时期的乐视生态体系图解 图片来自网络)

此时也是互联网风头正劲的时候。多方面因素作用之下,2015年5月13日,乐视网市值达到1526.57亿元,荣膺创业板第一股,亦是国内上市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最高者。

一切顺风顺水,直到2016年11月,贾跃亭亲自公开表示,乐视遭遇资金危机。此后,150亿巨债传言纷飞,裁员欠薪接踵而至,各路中小供应商密集前往乐视大楼下讨债,更让乐视危机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

乐视的资金危机,让乐视网的关联交易问题显现。2013年,乐视网同关联方销售1115.09万元,采购1701.5万元。到2016年,乐视网与关联方共计发生了203.66亿元的关联交易,其中向贾跃亭控制的公司合计销售128.68亿元,采购74.98亿元。

2016年乐视网总营收仅219.51亿元,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商品产生的收入,就占到了全年营收的58.62%。

孙宏斌自己也坦承,自己对关联交易知情,但自己的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1月23日,乐视网披露,截止2017年11月30日,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

1月30日,乐视网公告披露,因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以及乐视债务危机波及导致的经营性亏损约37亿元,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在116.05亿~116.10亿元之间。

除了关联公司欠款坏账风险外,在持续不断的负面消息下,乐视网起家之本的视频业务也呈现颓势。

财报显示,乐视网的核心经营指标UV(日均独立访问者数量)、VV(日均视频播放量)和广告收入均出现一定下滑。

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披露视频网站的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略有下滑”,前6月日均UV接近5700万,峰值7800万,VV日均3.2亿,峰值4.6亿。

(乐视网2017中报披露的流量数据)

而在2017年一季度时,根据乐视网的公告,报告期内其日均 UV约7500万,峰值达到1亿,日均VV约3.9亿,峰值达到4.8亿。

2016年年报中,乐视披露,当年全年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峰值接近 1.1亿; VV日均3.9亿,峰值6.1亿。

可见,乐视网的访问数据大幅下滑,主要出现在2017年二季度,彼时也是乐视系危机最为严重的时候。

此外,乐视网在2016年年底即已拥有750万个CDN节点和30T储备带宽,上述指标在2017年未出现提高。

乐视网的广告和会员收入在2017年也出现一定下滑。2017年前6月,乐视网取得广告收入4.0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5.60亿元下降了73.94%;会员业务收入21.31亿,同比下降31.44%。

乐视网认为,经营指标收入下降是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以及品牌受冲击的影响所致。

目前,乐视网仍在调整中。1月23日,在回答投资者“乐视网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计划,以扭转目前经营上的颓势”问题时,孙宏斌表示公司将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包括影视剧版权分销、超级电视的供、销、服等,以力争产生新的营收,并逐步处理债务问题。

乐视手机:业务停止,仅剩部分研发人员

2015年4月,乐视推出手机产品。彼时贾跃亭认为,乐视手机的操作系统能够将乐视TV端、手机端、汽车端串联成一个整体,实现乐视生态下的底层互联互通、无缝连接,“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网的边界。”

2015年11月,贾跃亭在给员工感恩节的公开信中透露,乐视移动智能刚刚完成5.3亿美元的融资。业内估算,乐视移动智能的整体估值达到55亿美元。

而凭借乐视手机产品的高性价比及乐视强调的销售能力,到2016年9月,乐视手机共售出1700万台。年底,乐视手机跻身国产手机10强阵营,与华为、小米、魅族等列强并驾齐驱。

其间,乐视手机还吞下了曾是国产手机巨头之一的酷派手机。2015年6月、2016年6月,乐视移动设在香港的控股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乐风移动)两度入股酷派股份,共耗资37.77亿港元,最终持有其28.9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认为,入股酷派,有利于推动乐视生态全球化落地。

乐视手机的快速发展,随着贾跃亭另一封公开信的发布戛然而止。2016年11月,贾跃亭通过公开信表示,手机供应链压力导致资金紧张。

犹如打开“潘多拉盒子”,此后乐视系资金链断裂、现金流不足、欠款超百亿、大幅裁员传闻不断,乐视手机则开始销声匿迹,仅剩供应商及代理商不断上门讨债的消息出现。

(2017年夏天,在乐视大厦楼下讨债的乐视手机供应商,图片来自网络)

2017年8月份,乐视商城下架乐视全部手机产品时,上市不到半年的乐Pro3双摄AI版也在其中。目前乐视商城上仍未有乐视手机产品上架,仅有电视、盒子、音箱等乐视产品。

媒体报道,自乐视系资金危机后,乐视线下体验店开始大规模撤店和转型,售后网点开始大面积停工。网上随处可以搜到乐视手机老用户维修无门的抱怨。

截至发稿时,“公司深读”了解到,乐视手机的官方系统止步于EUI 5.9,其基带还是安卓6.0。现在主流的安卓机已经进化到安卓8.0。

失去了后勤服务和软件更新维护的乐视手机,目前只有部分存货通过京东、天猫等渠道售卖。相比当年的价格,折扣幅度达到6、7折。例如原价2099元的乐max2 4G+32GB版,京东商城只需1399元(自营)。

另据“公司深读”了解,目前乐视手机业务已经停止,业务团队也仅剩部分研发人员。

但乐视手机业务欠下的债务,如今成为一个巨大的财务窟窿。2017年7月,招商银行称,由于乐视用于收购酷派手机股权的香港贷款主体(乐风移动)没有按时偿还利息,招商银行上海北川支行冻结乐风移动、乐视移动智能、乐视控股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

到今年1月,贾跃亭关联方不得不以60%的浮亏率抛出所持酷派股权时,换来的8.07亿港元(6.70亿人民币),直接被招行拿去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

乐视网也是乐视手机业务的债主。乐视网披露,关联方欠款中包括乐视智能终端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5.6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4.41亿元。“公司深读”注意到,上述企业均为乐视手机业务公司。

(天眼查显示的乐视移动的强制被执行信息)

乐视手机还欠着其他债务。天眼查上显示,乐视移动身负16条强制被执行信息。“公司深读“了解到,乐视手机业务还拖欠为数众多的小型供应商货款,无法解决。

乐视电视:成立3

开卖至今,3年时间乐视电视取得了1000万台的销量。乐视电视,也是孙宏斌入主乐视网后仍坚持发展的业务。

2017年12月,乐视致新宣布更名为新乐视智家,以与过去划清界限、重塑品牌。

目前,乐视电视正在极力发力,维持市场地位。2017年12月26日,刚改名的新乐视智家举办超级电视发布会,宣布推出New和Lean两大系列共计10款新品,尺寸为40~65英寸,定价2099元~5499元,与小米等竞品相比价格有一定优势。

(乐视电视新品发布会,图片来自网络)

但在乐视危机下,乐视电视难以独善其身。“乐视电视2017年销量产生了波动”,1月23日,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说。

《2017年6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报告》指出,乐视因为公司内部的调整等因素,导致其较往年下降了1.3个百分点,2017年上半年全球TV占有率为1.4%。

此前,已有媒体援引接近乐视的人士的说法报道称,乐视电视线下月销量已经下跌到原来的1/10到1/5,线上销量也下滑到不到原来的1/10,京东天猫等电商渠道的销量大约下降了一半。

第三方咨询机构奥维咨询的数据则称,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电视的出货量仅为150万台,在9月份乐视创造的“919乐迷节”中,乐视电视也仅卖出5万台。而在2017年年初,乐视2017年“大屏智能终端硬件”的销售目标数量为“保700万,争800万”。

实际上,即使是在乐视爆发资金危机时,负责乐视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仍获得了高达300亿元的估值。2017年2月,乐视网公告,信利电子按照300亿元的估值,对乐视致新增资7.2亿元,占股2.3438%。

然而随着乐视债务危机的越演越烈,上述增资计划未能推进,乐视致新的估值也开始下滑。

2018年1月2日,乐视网公布了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最新的融资计划,计划拟按照120亿以上估值融资30亿元,分别由新增投资者和原有投资者以现金增资15亿元,由新乐视智家现有债权人以所持债权作价投入15亿元。

这一估值,甚至远低于融创入股时的估值。2017年1月,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以79.5亿元认购乐视致新33.5%股权,乐视致新的估值在230亿元。

业绩上,乐视致新也并不好。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致新(现新乐视智家)营收49.7亿元,利润总额为-11亿,净亏损8.5亿。2016年,乐视致新营收127.8亿元,净亏损6.36亿。

而自2013年9月成立至今,乐视致新还未曾盈利,累计净利润亏损21.96亿元。

乐视体育:版权流失严重

乐视体育,亦是被外界诟病最多的乐视业务板块。““中超一年投入13. 5亿元,一共收了五千万,亏了13个亿,这就是神经病”。2017年入股乐视系后,孙宏斌曾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

在2016年,乐视体育曾拥有超过310项体育赛事的转播权,其中72%是独家权益,手握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五大核心IP。而据不完全统计,拿下上述赛事版权,乐视体育支出超过60亿元。

2016年4月,以27亿元拿下两年中超新媒体版权后不久,乐视体育启动B轮融资,目标原为30亿元,最后融到80亿元,公司估值从30亿元飙升至215亿元;2017年5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的时候,估值涨到240亿。

但赛事收入并不能覆盖乐视体育的成本。媒体报道数据显示,乐视体育会员数量最多时突破300万,一年收入最多不过18亿元,而2016年其版权开支合计不下30亿元。

而乐视的资金危机被摆到了明面上,乐视体育裁员20%,英超等版权相继出现欠款,遭遇停播。

2017年2月,乐视体育与亚足联合作终止,此前签订的关于亚冠、12强赛等赛事直播不再登陆乐视体育。

乐视体育曾拥有WTA、ATP、法网、温网等重要网球赛事版权,现在已在爱奇艺、腾讯手中。

管理层方面,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总编辑敖铭、COO于航等高管相继离职。对于乐视体育的大起大落,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的总结是“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准确,成长速度与资源没有匹配好”。

在版权流失,管理层动荡后,乐视体育已被竞争对手甩下。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能够看出,乐视体育在2016年8月在行业内排名第一位,以466.26万月活跃用户数领先于腾讯体育、新浪体育、直播吧以及聚力体育。

但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乐视体育的月使用市场下跌22.96%,启动次数下跌18.86%;月活数目前只有223.6万,在同类APP中排名第六,居于暴风体育之后。

(乐视体育市场数据,图片来自易观智库)

而曾经估值百亿的乐视体育,如今一百万欠款都未能支付。1月12日,乐视体育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深圳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要求乐视体育向申请人共支付120.78万元。

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失败,票房下滑近7

1月19日乐视网一纸公告,宣告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失败。

乐视网公告,导致乐视影业无法注入上市公司的原因系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且关联方拖欠乐视影业17.1 亿元其他应收款,“迟迟未能解决”。

“公司深读”通过国家企业信用公开信息系统获悉,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的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冻结,累计冻结次数达到23次。

(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被冻结情况,图片来自公开信息)

在乐视资金危机前,乐视影业是国内民营电影企业中发展最为迅速的公司之一。2011年,乐视影业创立,贾跃亭与原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合伙打造了这一“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

成立不久,乐视影业就推出了《归来》、《小时代》(系列)以及《消失的子弹》等多部知名影片,在资本市场也上颇受瞩目:2013年8月,乐视影业完成首轮融资,估值达到15亿人民币;2014年9月,乐视影业完成B轮融资,估值达到48亿元。

彼时沙龙365国际娱乐场圈内众多当红明星均被乐视影业囊括在股东名单内。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孙俪等。

2016年5月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司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发行1.65亿股,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合计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

近百亿元的估值,在当时被外界称作“天价”。同时,乐视控股等承诺乐视影业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而当年的乐视影业风头正劲。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2016年乐视影业共发行11部影片,每一部均票房过亿,合计票房位列“五大民营电影公司”第二位,仅次于光线传媒;且乐视影业2016年票房增速72.5%,位列第一。

但票房增长并没有给乐视影业带来太多的净利润。融创中国2017年8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乐视影业实现营业收入10.9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5亿元,不足前述承诺业绩的三成。

进入2017年,乐视影业票房收入大滑坡。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2017年,乐视影业共制作、发行10部影片,截至2018年1月4日,影片票房合计13.48亿元,比2016年的41.18亿元下降67.3%。

如今,因乐视系债务危机,乐视影业也被波及,无法注入上市公司。

乐视向何处去?

除上述乐视系主要资产外,在巅峰时期,贾跃亭还在云计算、金融、VR等领域均有布局。

而和其他资产一样,凭借乐视及贾跃亭个人声誉,乐视云创立不久也传出整体70亿元的估值,乐视VR则被给出了30亿元的估值。

如今大潮退下,乐视VR在乐视资金危机前就已被传出团队整体被裁;乐视云则在近期已更名已更名为新乐视云联,但涉足公有云业务的乐视云仍未获得工信部下发的互联网资源协作许可证,如果没有该牌照则不得经营相关业务。

乐视金融则被用于抵债出售。2017年9月24日乐视网公告,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被收购的乐视投资旗下资产主要为乐视金融,近期,乐视金融正式更名为乐为金融,去“乐视化”。

相比此前贾跃亭口口声声所说的“生态化反”,孙宏斌“治下”的乐视网所说的主营业务低调了许多。

“公司将坚持以用户体验为核心,以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理念,集中公司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整体战略,将经营核心关注点回归到大屏互联网家庭沙龙365国际娱乐场生活的主营业务上去,同时将进行内部垂直整合以及外部全面开放的改造”。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

孙宏斌的融创也曾表态将在乐视网中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层积极协调目前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期望通过借款、增资等措施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为后期持续经营做保障。”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声明称。

“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1月23日,孙宏斌在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

文/王谦 任娴颖

编/李悫

3月14日晚间,乐视网用一纸公告宣告了孙宏斌的退场。

“孙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

孙宏斌的离去,给他在乐视的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也让曾经贵为创业板第一股、开创了神话般的“生态化反”模式的乐视网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自从2016年11月乐视危机爆发以来,乐视网主营业务依然未回暖。2月23日,乐视网农历新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上,乐视网管委会主席张昭对股东们表示,乐视网目前遇到的困难“非常非常非常大”,但“管理层有信心”。

2月27日,乐视网公布了2017年的业绩快报,去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

对于巨额亏损,乐视网称源于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以及乐视债务危机波及导致的经营性亏损约37亿元。

“公司深读”初步统计发现,乐视网在2017年的亏损已经远远超过其历史累计盈利。乐视网于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从2010年到2016年始终处于盈利状态,累计盈利为21.45亿元。照此计算,本次预披露的亏损额超过其5.41倍。

尽管面对巨额亏损,乐视网股价近期却频频出现异动。

1月24日复牌至今,乐视网连续多日跌停,股价最低时为每股4.16元(2月13日收盘),折合市值164.35亿元,相比复牌前蒸发445.57亿元。但从2月中旬起,乐视网股价开始“逆势上扬”,截至3月14日,乐视网连续5个交易日上涨,3月14日午后股价达到6.59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6.98%,较2月13日股价低点4.16元上涨58.4%。6.59元的股价也让乐视网的市值回升至262.90亿元。

(复牌以后乐视网股价走势图)

3月14日午后,乐视网宣布停牌核查。“公司股票自 2018 年 1 月 24 日复牌后至今,累计换手率已达 200%以上,近 五个交易日(2018年3月8日、9日、12日、13日、14日)累计换手率达 40% 以上,”乐视网在傍晚的公告中称。

股价的回升并不能让乐视网再现当年创业板第一股的“光芒”。

2015年5月13日,乐视网市值一度达到1526.57亿元高度,成为继腾讯、阿里、百度、京东后第五家市值千亿以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巅峰时期,乐视系(除汽车外)主要业务包括上市公司乐视网、电视、手机、体育、影业、云计算、金融、VR等,各项业务市值、估值之和为2642亿元。

如今,乐视危机下,乐视系资产已七零八落:电视不再火热,体育版权流失严重,视频网站流量下滑,手机业务基本失声,影业上市未果。曾经主打的“生态化反”概念也不再被人提起,“始作俑者”贾跃亭本人更是远赴海外。

“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1月23日,接替贾跃亭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在线上回复乐视投资者时表示。

但仅仅不到2个月后,孙宏斌自身亦从乐视网脱身而出。离开了“操碎了心”的孙宏斌,乐视网将向何处去?

乐视网:千亿市值剩1/5,

乐视网是乐视系唯一的上市公司,亦为乐视系核心资产。2004年,贾跃亭创立乐视网,彼时中国互联网市场还处在“上半场”的酝酿期。

2010年8月,乐视网正式创业板上市,成为A股首家网络视频公司诞生。视频网站领域一直被称为烧钱又不盈利的行业,而依赖早期低价买入的大量版权,在上市前3年,乐视网都保持盈利。

上市后的几年,乐视网依旧靠付费用户、版权分销、广告三个来源取得收入。财务数据显示,2012年乐视网会员及发行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0.6%,金额达到7.07亿元。

一年后的2013年,乐视网会员及发行收入仍保持增长,达到8.34亿元,但占据营业务收入比下降到35.33%。同期,终端业务收入占比快速增长,达到29.14%,该数据在2012年仅为3.26%。

导致乐视网营收构成变化的是乐视超级电视的推出。2012年9月,乐视网宣布将推出自有品牌的乐视TV,次年5月乐视TV面世。

在推出的3年多时间里,乐视超级电视累计销售在1000台左右。2016年,乐视网终端业务收入达到101.1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6.09%,成为乐视网第一大收入来源。

在乐视电视取得巨大影响后,贾跃亭开始构建“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的生态链,相继进入手机、汽车、VR、影视、体育、金融云计算等领域。

(巅峰时期的乐视生态体系图解 图片来自网络)

此时也是互联网风头正劲的时候。多方面因素作用之下,2015年5月13日,乐视网市值达到1526.57亿元,荣膺创业板第一股,亦是国内上市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最高者。

一切顺风顺水,直到2016年11月,贾跃亭亲自公开表示,乐视遭遇资金危机。此后,150亿巨债传言纷飞,裁员欠薪接踵而至,各路中小供应商密集前往乐视大楼下讨债,更让乐视危机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

乐视的资金危机,让乐视网的关联交易问题显现。2013年,乐视网同关联方销售1115.09万元,采购1701.5万元。到2016年,乐视网与关联方共计发生了203.66亿元的关联交易,其中向贾跃亭控制的公司合计销售128.68亿元,采购74.98亿元。

2016年乐视网总营收仅219.51亿元,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商品产生的收入,就占到了全年营收的58.62%。

孙宏斌自己也坦承,自己对关联交易知情,但自己的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1月23日,乐视网披露,截止2017年11月30日,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

1月30日,乐视网公告披露,因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以及乐视债务危机波及导致的经营性亏损约37亿元,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在116.05亿~116.10亿元之间。

除了关联公司欠款坏账风险外,在持续不断的负面消息下,乐视网起家之本的视频业务也呈现颓势。

财报显示,乐视网的核心经营指标UV(日均独立访问者数量)、VV(日均视频播放量)和广告收入均出现一定下滑。

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披露视频网站的流量、覆盖人数等各项关键指标“略有下滑”,前6月日均UV接近5700万,峰值7800万,VV日均3.2亿,峰值4.6亿。

(乐视网2017中报披露的流量数据)

而在2017年一季度时,根据乐视网的公告,报告期内其日均 UV约7500万,峰值达到1亿,日均VV约3.9亿,峰值达到4.8亿。

2016年年报中,乐视披露,当年全年网站的日均UV超过8000万,峰值接近 1.1亿; VV日均3.9亿,峰值6.1亿。

可见,乐视网的访问数据大幅下滑,主要出现在2017年二季度,彼时也是乐视系危机最为严重的时候。

此外,乐视网在2016年年底即已拥有750万个CDN节点和30T储备带宽,上述指标在2017年未出现提高。

乐视网的广告和会员收入在2017年也出现一定下滑。2017年前6月,乐视网取得广告收入4.06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5.60亿元下降了73.94%;会员业务收入21.31亿,同比下降31.44%。

乐视网认为,经营指标收入下降是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以及品牌受冲击的影响所致。

目前,乐视网仍在调整中。1月23日,在回答投资者“乐视网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计划,以扭转目前经营上的颓势”问题时,孙宏斌表示公司将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包括影视剧版权分销、超级电视的供、销、服等,以力争产生新的营收,并逐步处理债务问题。

乐视手机:业务停止,仅剩部分研发人员

2015年4月,乐视推出手机产品。彼时贾跃亭认为,乐视手机的操作系统能够将乐视TV端、手机端、汽车端串联成一个整体,实现乐视生态下的底层互联互通、无缝连接,“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网的边界。”

2015年11月,贾跃亭在给员工感恩节的公开信中透露,乐视移动智能刚刚完成5.3亿美元的融资。业内估算,乐视移动智能的整体估值达到55亿美元。

而凭借乐视手机产品的高性价比及乐视强调的销售能力,到2016年9月,乐视手机共售出1700万台。年底,乐视手机跻身国产手机10强阵营,与华为、小米、魅族等列强并驾齐驱。

其间,乐视手机还吞下了曾是国产手机巨头之一的酷派手机。2015年6月、2016年6月,乐视移动设在香港的控股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乐风移动)两度入股酷派股份,共耗资37.77亿港元,最终持有其28.9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认为,入股酷派,有利于推动乐视生态全球化落地。

乐视手机的快速发展,随着贾跃亭另一封公开信的发布戛然而止。2016年11月,贾跃亭通过公开信表示,手机供应链压力导致资金紧张。

犹如打开“潘多拉盒子”,此后乐视系资金链断裂、现金流不足、欠款超百亿、大幅裁员传闻不断,乐视手机则开始销声匿迹,仅剩供应商及代理商不断上门讨债的消息出现。

(2017年夏天,在乐视大厦楼下讨债的乐视手机供应商,图片来自网络)

2017年8月份,乐视商城下架乐视全部手机产品时,上市不到半年的乐Pro3双摄AI版也在其中。目前乐视商城上仍未有乐视手机产品上架,仅有电视、盒子、音箱等乐视产品。

媒体报道,自乐视系资金危机后,乐视线下体验店开始大规模撤店和转型,售后网点开始大面积停工。网上随处可以搜到乐视手机老用户维修无门的抱怨。

截至发稿时,“公司深读”了解到,乐视手机的官方系统止步于EUI 5.9,其基带还是安卓6.0。现在主流的安卓机已经进化到安卓8.0。

失去了后勤服务和软件更新维护的乐视手机,目前只有部分存货通过京东、天猫等渠道售卖。相比当年的价格,折扣幅度达到6、7折。例如原价2099元的乐max2 4G+32GB版,京东商城只需1399元(自营)。

另据“公司深读”了解,目前乐视手机业务已经停止,业务团队也仅剩部分研发人员。

但乐视手机业务欠下的债务,如今成为一个巨大的财务窟窿。2017年7月,招商银行称,由于乐视用于收购酷派手机股权的香港贷款主体(乐风移动)没有按时偿还利息,招商银行上海北川支行冻结乐风移动、乐视移动智能、乐视控股和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

到今年1月,贾跃亭关联方不得不以60%的浮亏率抛出所持酷派股权时,换来的8.07亿港元(6.70亿人民币),直接被招行拿去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

乐视网也是乐视手机业务的债主。乐视网披露,关联方欠款中包括乐视智能终端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5.6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4.41亿元。“公司深读”注意到,上述企业均为乐视手机业务公司。

(天眼查显示的乐视移动的强制被执行信息)

乐视手机还欠着其他债务。天眼查上显示,乐视移动身负16条强制被执行信息。“公司深读“了解到,乐视手机业务还拖欠为数众多的小型供应商货款,无法解决。

乐视电视:成立3

开卖至今,3年时间乐视电视取得了1000万台的销量。乐视电视,也是孙宏斌入主乐视网后仍坚持发展的业务。

2017年12月,乐视致新宣布更名为新乐视智家,以与过去划清界限、重塑品牌。

目前,乐视电视正在极力发力,维持市场地位。2017年12月26日,刚改名的新乐视智家举办超级电视发布会,宣布推出New和Lean两大系列共计10款新品,尺寸为40~65英寸,定价2099元~5499元,与小米等竞品相比价格有一定优势。

(乐视电视新品发布会,图片来自网络)

但在乐视危机下,乐视电视难以独善其身。“乐视电视2017年销量产生了波动”,1月23日,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说。

《2017年6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月度全渠道推总分析报告》指出,乐视因为公司内部的调整等因素,导致其较往年下降了1.3个百分点,2017年上半年全球TV占有率为1.4%。

此前,已有媒体援引接近乐视的人士的说法报道称,乐视电视线下月销量已经下跌到原来的1/10到1/5,线上销量也下滑到不到原来的1/10,京东天猫等电商渠道的销量大约下降了一半。

第三方咨询机构奥维咨询的数据则称,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电视的出货量仅为150万台,在9月份乐视创造的“919乐迷节”中,乐视电视也仅卖出5万台。而在2017年年初,乐视2017年“大屏智能终端硬件”的销售目标数量为“保700万,争800万”。

实际上,即使是在乐视爆发资金危机时,负责乐视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仍获得了高达300亿元的估值。2017年2月,乐视网公告,信利电子按照300亿元的估值,对乐视致新增资7.2亿元,占股2.3438%。

然而随着乐视债务危机的越演越烈,上述增资计划未能推进,乐视致新的估值也开始下滑。

2018年1月2日,乐视网公布了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最新的融资计划,计划拟按照120亿以上估值融资30亿元,分别由新增投资者和原有投资者以现金增资15亿元,由新乐视智家现有债权人以所持债权作价投入15亿元。

这一估值,甚至远低于融创入股时的估值。2017年1月,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以79.5亿元认购乐视致新33.5%股权,乐视致新的估值在230亿元。

业绩上,乐视致新也并不好。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致新(现新乐视智家)营收49.7亿元,利润总额为-11亿,净亏损8.5亿。2016年,乐视致新营收127.8亿元,净亏损6.36亿。

而自2013年9月成立至今,乐视致新还未曾盈利,累计净利润亏损21.96亿元。

乐视体育:版权流失严重

乐视体育,亦是被外界诟病最多的乐视业务板块。““中超一年投入13. 5亿元,一共收了五千万,亏了13个亿,这就是神经病”。2017年入股乐视系后,孙宏斌曾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

在2016年,乐视体育曾拥有超过310项体育赛事的转播权,其中72%是独家权益,手握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五大核心IP。而据不完全统计,拿下上述赛事版权,乐视体育支出超过60亿元。

2016年4月,以27亿元拿下两年中超新媒体版权后不久,乐视体育启动B轮融资,目标原为30亿元,最后融到80亿元,公司估值从30亿元飙升至215亿元;2017年5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的时候,估值涨到240亿。

但赛事收入并不能覆盖乐视体育的成本。媒体报道数据显示,乐视体育会员数量最多时突破300万,一年收入最多不过18亿元,而2016年其版权开支合计不下30亿元。

而乐视的资金危机被摆到了明面上,乐视体育裁员20%,英超等版权相继出现欠款,遭遇停播。

2017年2月,乐视体育与亚足联合作终止,此前签订的关于亚冠、12强赛等赛事直播不再登陆乐视体育。

乐视体育曾拥有WTA、ATP、法网、温网等重要网球赛事版权,现在已在爱奇艺、腾讯手中。

管理层方面,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总编辑敖铭、COO于航等高管相继离职。对于乐视体育的大起大落,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的总结是“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准确,成长速度与资源没有匹配好”。

在版权流失,管理层动荡后,乐视体育已被竞争对手甩下。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能够看出,乐视体育在2016年8月在行业内排名第一位,以466.26万月活跃用户数领先于腾讯体育、新浪体育、直播吧以及聚力体育。

但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乐视体育的月使用市场下跌22.96%,启动次数下跌18.86%;月活数目前只有223.6万,在同类APP中排名第六,居于暴风体育之后。

(乐视体育市场数据,图片来自易观智库)

而曾经估值百亿的乐视体育,如今一百万欠款都未能支付。1月12日,乐视体育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深圳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要求乐视体育向申请人共支付120.78万元。

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失败,票房下滑近7

1月19日乐视网一纸公告,宣告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失败。

乐视网公告,导致乐视影业无法注入上市公司的原因系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且关联方拖欠乐视影业17.1 亿元其他应收款,“迟迟未能解决”。

“公司深读”通过国家企业信用公开信息系统获悉,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的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冻结,累计冻结次数达到23次。

(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被冻结情况,图片来自公开信息)

在乐视资金危机前,乐视影业是国内民营电影企业中发展最为迅速的公司之一。2011年,乐视影业创立,贾跃亭与原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合伙打造了这一“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公司“。

成立不久,乐视影业就推出了《归来》、《小时代》(系列)以及《消失的子弹》等多部知名影片,在资本市场也上颇受瞩目:2013年8月,乐视影业完成首轮融资,估值达到15亿人民币;2014年9月,乐视影业完成B轮融资,估值达到48亿元。

彼时沙龙365国际娱乐场圈内众多当红明星均被乐视影业囊括在股东名单内。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孙俪等。

2016年5月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司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发行1.65亿股,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合计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

近百亿元的估值,在当时被外界称作“天价”。同时,乐视控股等承诺乐视影业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2亿元、7.3亿元、10.4亿元。

而当年的乐视影业风头正劲。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2016年乐视影业共发行11部影片,每一部均票房过亿,合计票房位列“五大民营电影公司”第二位,仅次于光线传媒;且乐视影业2016年票房增速72.5%,位列第一。

但票房增长并没有给乐视影业带来太多的净利润。融创中国2017年8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乐视影业实现营业收入10.9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5亿元,不足前述承诺业绩的三成。

进入2017年,乐视影业票房收入大滑坡。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2017年,乐视影业共制作、发行10部影片,截至2018年1月4日,影片票房合计13.48亿元,比2016年的41.18亿元下降67.3%。

如今,因乐视系债务危机,乐视影业也被波及,无法注入上市公司。

乐视向何处去?

除上述乐视系主要资产外,在巅峰时期,贾跃亭还在云计算、金融、VR等领域均有布局。

而和其他资产一样,凭借乐视及贾跃亭个人声誉,乐视云创立不久也传出整体70亿元的估值,乐视VR则被给出了30亿元的估值。

如今大潮退下,乐视VR在乐视资金危机前就已被传出团队整体被裁;乐视云则在近期已更名已更名为新乐视云联,但涉足公有云业务的乐视云仍未获得工信部下发的互联网资源协作许可证,如果没有该牌照则不得经营相关业务。

乐视金融则被用于抵债出售。2017年9月24日乐视网公告,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被收购的乐视投资旗下资产主要为乐视金融,近期,乐视金融正式更名为乐为金融,去“乐视化”。

相比此前贾跃亭口口声声所说的“生态化反”,孙宏斌“治下”的乐视网所说的主营业务低调了许多。

“公司将坚持以用户体验为核心,以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理念,集中公司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整体战略,将经营核心关注点回归到大屏互联网家庭沙龙365国际娱乐场生活的主营业务上去,同时将进行内部垂直整合以及外部全面开放的改造”。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

孙宏斌的融创也曾表态将在乐视网中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层积极协调目前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期望通过借款、增资等措施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为后期持续经营做保障。”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声明称。

“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1月23日,孙宏斌在投资者说明会上表示。

(2018年2月27日,孙宏斌现身亚布力中国企业家年会)

1个多月后,在2018年2月27日,孙宏斌现身第十八届亚布力中国企业家年会,这是他最近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年会上,孙宏斌未细说乐视相关事宜,仅在介绍自己对企业家精神的理解时略有提及:“我们跟绿城合作,跟佳兆业合作,跟乐视、万达合作,这么多合作,其实有很多失败的地方,但每件事我做完以后,即使做不成或赔了钱,我开心吗?我觉得我还是开心。”孙宏斌说。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

 

总编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广东新建律师事务所 刘海 律师

粤ICP备18023326号-36未经授权不得镜像、转载、摘抄本站内容,违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