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 > 第105章心系天下书生PK残暴不仁女将(20)

第105章心系天下书生PK残暴不仁女将(20)

    “你是什么人,为何途径女尊国,你们的样子不像是逃难的。”

    灵莯多心问着,这行事有一些古怪,带着这么多珠宝,还有人追杀,这母子两人身份不简单,她得审问清楚。

    “说吧。”

    “我也不隐瞒了,我是音国的皇后,这是我的小儿子,有人谋反,我们趁乱逃了出来,跟随的那些大臣,侍卫,在护送的途中死去了,我们逃难了许久,一直朝着这而来,想借兵挽回局面。”

    妇人叹了一口气说着,本以为会借到兵,可怎么也没料到,女尊国不愿意派人出兵,而那些谋反之人提前结交了女尊国,他们被耍的团团转。

    有家不能回,有苦不能说。

    她带着孩子四处漂泊,没想到会贼人惦记,若不是遇见这人,怕是要死在这了。

    “音域的母亲?”

    “音域,你知道我孩子的下落?我的孩子在什么地方……”

    “我去找过,可是他们都说我的孩子死了,被野兽咬死了,尸骨无存……”

    她质问那些人为什么这样对待她的孩子,他们只是冷漠对待自己,将自己当做一个泼妇驱赶出去,还有落井下石出面侮辱。

    她现在是亡国奴,阶下囚,连一个百姓都比不过,若不是那些人拼死护着,他们也会死在乱刀之下。

    “音域的下落,我无可奉告,只能告诉你还活着。”

    “你若没栖身之地,本殿会帮你安排,但你不能泄露你的真实身份,不可连累本殿。”

    出于这人是反派的母亲,她便有意帮这人。

    反派走日后歪,这人可以让反派走上正轨。

    “不必了,殿下的好意,心领了,但我不能丢下我的丈夫还有子民坐视不管,我将去求其他人,只要有一丝的希望我便去。”

    “那你的孩子呢?这孩子才三岁多,你要带着孩子一起奔波劳碌,孩子这么小,能撑得住?”

    她较劲说着,一点也不想领情,看了看旁边的孩子,一脸愁苦。

    “殿下若真想帮我,就帮我给这孩子找一户人家收养,让他可以平安长大,音国的根不能断在我这,这孩子年纪小,不记事。”

    她现在也没能信任的人,这殿下看起来和善,也有心,她便赌一会,孩子跟着她可能死路一条,但若找到合适的人家收养,可以安然无恙。

    “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他平安。”

    她沧桑的脸上带着几分悲伤。

    “没人会帮音国的,女尊国这边是坐视不管,因为那人许诺了好多,不少的城池,而其他国那边,见女尊国没出面,他们也会选择坐观虎斗。”

    “为什么,我们相安无事这么多年,对她忠心耿耿,为什么我们出了事,她坐视不管就算了,还要求其他人也坐视不理。”

    她低着头,一脸悲痛,不知所措看着地面,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那个位置,想来那人蓄谋已久,你若真想,何必卧薪尝胆,忍辱负重。”

    “挑起战火,只会让更多无辜的人卷进来,更何况不少人不愿意看见战火纷争。”

    若不是情势所逼,她也不想将自己的骨肉丢下,大儿子没事便好,小儿子平安便好,多余的她也不祈求了。

    “看开一点半吧,既然失去了,你一个妇道人家又能改变什么,即使改变了,你一个人可以抗下这么大的担子么?”

    音域的父亲已经遇害了,那人逼宫之后,将音域的父亲已经谋杀。

    不少人弃暗投明,变成那人的属下,对那人忠心耿耿。

    这妇人继续下去,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没有一个上位者会喜欢挑拨事的人。

    “你若不甘心,便继续下去,最后的结果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答案。

    音国那位,我虽了解的不多,但是也清楚,那人不是治国之才,他文韬武略太短浅了,若不是他重任心怀鬼胎之人,岂会给别人机会。”

    灵莯说着风凉话,一点也没给这人面子,音域的面前是音域心中最在意的人,音域后来黑化有一半是因为母亲和弟弟的离世。

    安置好音域的母亲和弟弟,灵莯继续前往难民所在的地方。

    ……

    难民所。

    灵莯踏进这的第一感觉一个字——乱。

    臭气熏天,乱七八糟,无数人在地上躺着,还有不少尸体发臭,没人搭理,食物在地上也有人捡起吃着,脏臭的水也有人趴下喝着。

    人被饿的前胸贴后背,骨瘦如柴,不少人勒紧自己的肚子,假装自己不饿。

    负责这治安的侍卫,在这耀武扬威,欺辱着那些身份卑微的人。

    她看见了的不是那些大臣说的一切安好,而是一个人间炼狱。

    饿死无数,冻死无数,争夺食物而死去的人横七竖八躺着。

    “这就是所谓的一切顺利?”

    灵莯的脸上一下子阴沉下来,她走上前,将一个侍卫拿下。

    “说,慕多请在什么地方!”

    “你是什么人,敢直呼我们大人的名字……”

    这人还准备骂下去,谁知灵莯亮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令牌,这人直接跪在地上,不敢大声说话。

    “殿下……不知殿下…”

    “说,你们大人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所谓的安置妥当?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国库拨出那么多钱,不少地方捐赠一大堆的粮食,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灵莯在来之前,想到有这样的结果,但是没想到结果会比自己想象中还严重,这简直离奇至极,这负责的人不死难以谢罪。

    “大人……大人不在这……大人在城中青楼里夜笙歌……”

    他也不敢隐瞒,面前这人身份高贵,还是脾气暴躁的女将军,他若敢欺瞒一句,分分钟掉脑袋。

    “真是好大人,路有冻死骨,他却在灯火阑珊处独自乐。”

    “殿下……”

    他慌了,没想到会有人来这查,如果是其他人还好,塞一点银两,许诺一些好处便可收买人心,可面前这人什么也不缺,无法收买。

    “将你们大人给本殿下抓来!办不到,你们在场的这些侍卫,全部诛九族!”

    她声音带着怒意,让不少人心头一颤,底下那些无辜之人看见了希望。

    “是,属下这就去……”

    他们头也不回,抓紧时间去抓人,这殿下说什么便是什么,连地牢都敢劫,最后还什么事也没事,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

    慕大臣,你真够狠心的,昧着良心说那些话,就不怕天打雷劈。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