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儒圣:读书十年,才气镇万古 > 第40章 江上袭击,黑云压城

第40章 江上袭击,黑云压城

    当秦川无奈的时候,沈青姿终于没有继续被王菱和姜雨初洗脑,她回到了舱里休息。

    只是,当她看到秦川的时候,秦川总感觉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时不时地,偷瞄一眼秦川,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里,好像是在考量秦川到底是不是某种人一样,秦川被这带着审讯味道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便放下书卷说道:“嫂嫂已经也认识不少字了,应该可以读书,这一卷论语可以先看着,若是有不懂的地方便记下来,晚上我来为你解答释义!”

    “好!”沈青姿点点头。

    在给她找了点事情做以后,终于不再用那种眼神盯着自己了,可秦川依旧感觉有些不适应,他便起身说道:“我出去外面走走,应该是快要到江都府的渡口了。”

    因为大江能直接到江都府,所以不需要再走陆路,在船上还有江都府的水军护送,也更安全,所以便走的水路,打算直接到江都府的渡口再下船。

    秦川走出了船舱,打听到了唐鹤所在的船舱,不过却发现门是关着的,又刚好听到王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便来到门口,只听到王菱说道:“姜提司,我可是都按照你说的,去和沈娘子聊了啊!你就这么确定,师父到了金陵以后,会被沈娘子管着,不让他去青楼?”

    “你能不能小声点?”姜雨初呵斥了一声。

    王菱果然声音小了一些,问道:“提司啊,你说我师父,也和别的男人一样,都喜欢在外面寻花问柳吗?”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你难道不知道?”姜雨初翻了个白眼,然后说道:“就以前咱们还在衙门的时候,处理的那些案子里,男人出去外面寻花问柳的事情,难道你还见得少了?”

    “也是哦!”

    王菱点了点头。

    秦川无语了,终于忍不住站到门口来开口问道:“二小姐……哦不,姜提司!我寻思,这青楼画舫,我也从来没去过,你怎么就能如此的编排我呢?”

    “师……”王菱见到秦川,连忙站起来,喊到一半,改口说道:“哎呀,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我……我内急,我先去解决一下了!”

    经过秦川身边的时候,却被秦川一把抓住。

    “师……师父。”王菱低着头。

    秦川没好气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啊,我还以为,你胆子那么大,都敢和别人一起编排你师父了,是认为我马上要前往金陵,管不了你呢!”

    “嘿嘿,师父,徒儿可没敢这样想啊!”王菱连忙说道:“在我心里,师父永远是师父,我还是最听师父话的。真的,师父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是吗?”秦川闻言终于有了笑脸,还很满意的点点头。

    王菱心里一松,赔笑道:“师父,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徒弟就不妨碍你和提司算账了,徒儿内急,先行告辞!”

    “回来!”秦川开口。

    王菱脚步一顿,背对着秦川眼睛一闭,然后一咬牙挤出一副笑脸的样子回过头来望着秦川问道:“师父还有事吗?”

    “突然想起来了,我即将前往金陵,而你又在江都,怕是不能亲自教导你了。不过,为了避免你懈怠懒惰,所以我打算将我平时练字写的一些诗词和文稿,暂时交给你保管……”秦川和王菱商量着。

    “好呀!”王菱闻言大喜,不等秦川把话说完就同意了。

    秦川的手稿啊!

    那可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好东西了!

    “答应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秦川笑着补充道:“我前面不是说了怕你懒惰吗?我们读书人有句话,叫做‘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所以你就每天一首诗,读个一百遍吧!然后,我们读书人还有句老话叫做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所以你读完以后,还要再抄写一百遍!”

    一百遍啊一百遍……

    “啊?”王菱闻言,都要哭了!

    “怎么,难道你不想拜我这个师父了?”秦川问。

    王菱连忙摇头道:“怎么会?徒弟可没有那个意思啊!”

    “那你想不想,早日成为一位女先生呢?只要你能将我那些文稿融会贯通,那你的水准便将高于许多人,到时候你也能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女先生。甚至,就是进入朝堂,也是有机会的!”

    秦川算是看出来了,这古人啊就喜欢没事给别人画饼,既然要让王菱这个大嘴巴吃点苦头,秦川便也跟风开始画饼:“再不济,到时候你辞了这个镇妖司小喽啰的职位,跟着为师前往国子监,那最少也是一个女教习的身份了。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在镇妖司里,当别人的下属?”

    “喂!”

    姜雨初没好气道:“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来我这儿挖墙脚啊,当我好欺负吗?秦川,你本来和我是一伙的,结果你这个家伙叛变被唐叔叔挖走了,现在你还要挖走王菱?”

    “哦,不好意思啊姜提司,我刚才和你说话你没回答,我还以为你突然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别人说话了,所以就当你不存在的……对了,你现在能说话了,那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编排我吗?”秦川望着姜雨初责问着,不过现在他已经不生气了,反而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王菱,他教训了。

    读一百遍,写一百遍……

    每天都要做到!

    因为有师徒的身份在,王菱肯定不敢违抗。

    至于姜雨初,秦川对付她还没有什么手段,可是秦川这一手给王菱画饼,却能刺激到她,等于说秦川这一手是一箭双雕,都报复到位了。

    “你……”

    姜雨初输得十分彻底,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狠狠地瞪了秦川一眼,然后一跺脚,直接‘哼’了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她被气了个半死!

    总感觉,这秦川是跟木头,可却又不是。

    看他这些手段,真是把文人的那些心计都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我发誓,我再也不理这个臭家伙了!”姜雨初一个人望着江流埋怨着。

    突然,平静的江面上,出现了一条船只。

    那船只并不大,毕竟不是官船,所以有很严格的规定标准,但姜雨初却瞬间警惕了起来……这一路上,阴灵教的人都没有机会动手,可是阴灵教向来胆大,劫持官船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

    最主要的,是这个时候,江面上突然就起雾了。

    而且还是大雾!

    这么巧合?

    姜雨初连忙出了船舱,刚好见到秦川往回走,听到声音然后回头。

    四目相对,秦川没有说什么,打算继续走,姜雨初还有气,也没有理他,直接来到了船头找到姜寒初说道:“哥,看到那艘船了吗?”

    “嗯!”

    姜寒初此时,正望着突然出现在大雾中的船,同时他身边还有不少士兵都已经防备了起来,见到这一幕姜雨初才心中稍安。

    “哥,看不出来,你治军还挺不错的啊!”

    姜雨初笑着说道:“看看你的兵,一个个都十分精神,有些老爹当年的味道了。”

    “回你的船舱去!”

    姜寒初却没有心思和妹妹开玩笑,他呵斥一声,就有人上前拦着姜雨初回船舱,姜雨初还想说什么,但此时两艘船擦肩而过……

    杀机,突然出现!

    一柄大刀,劈向了站在船边的姜寒初。

    “哥,小……”姜雨初提醒着。

    但姜寒初已经长枪在手,将那柄刀给挡了回去。

    下一刻,更多的刀光出现,不少人蒙着面跃上了甲板,姜寒初见状怒喝一声:“列阵,进!”

    “喝!”

    甲板上的士兵纷纷举着盾牌,然后随着姜寒初的命令,一起前进着,压缩着那些突袭者在甲板上的空间,但那些突袭者却各显神通一般,有的直接飞凌空中,攻击士兵。

    惨叫声四起。

    有士兵被突袭击杀了,但是也有突袭者,被逼得跳下了大船,落入水中。

    虽然军容肃整,士兵也是上下一心的听姜寒初指挥,可是这些突袭者明显都是武者或者剑修、邪修,而且数量也不少,尽管都是一阶、二阶境界的样子,却也让这些士兵奈何不了他们。

    反而,交手的片刻间,士兵便被击杀打伤了数十个。

    “哥,我来帮你!”姜雨初连忙开口,她拔剑欲杀进去。

    可姜寒初却大叫一声:“退回去,对付这些喽啰,还不用你出手!”

    “可他们是阴灵教的人啊!”姜雨初急得大喊,不过却因为姜寒初的命令,几个士兵把守者船舱的大门,不让她出来。

    此时,唐鹤也赶到了,他听到姜雨初的话以后立即说道:“快,去请秦先生过来!”

    “对,秦川!”姜雨初闻言也清醒了过来,就要去喊秦川。

    可这个时候,船舱之上却出现了一道声音:“来都来了,那就全部去死吧!”

    是秦川!

    姜雨初大喜,那些士兵也不敢阻拦唐鹤,所以姜雨初跟着唐鹤来到了甲板上,只见秦川手持大梦春秋笔站在船舱之上,手上已经写好了一句诗。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轰!

    随着秦川身上文运才气催发,大船之上一道黑云涌现,一道强光隐藏在其中,却专门照耀到那些蒙面人的身上,而且秦川还将自身的浩然正气,源源不断的输入到那一道道强光之中。

    在强光的照射之下,那些阴灵教的邪修就不好受了。

    因为浩然正气的压制作用,导致他们实力大降,根本飞不起来,这是最致命的!

    而那黑云还不断朝着他们压制过去,以至于不少邪修还得放出怨灵来与黑云对抗,不过那些怨灵也惧怕夹带了浩然正气的强光照射,只能尖叫着去袭击士兵们。

    这时候姜雨初杀了出来,护在了那些士兵的身前。

    体内有了浩然正气的她,已经不在惧怕这些怨灵邪气的压制,不但能行动自如,她的一身术法也可以使用,只见她长剑脱手,飞驰着连斩两名邪修,还以浩然正气护体,直接捏碎了两道怨灵。

    “雨初,你……”姜寒初都震惊了。

    妹妹不是最怕邪气的吗?

    为什么,她都敢直接用手去碰触邪气,碾碎怨灵了?

    “老朽也来相助,看我乾坤万剑图!”唐鹤也一步踏出,一幅完整的画作出现,无数剑气攻杀而出。

    见到这一幕,蒙面人有人喊了一声:“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下一刻,扑通声不断,那些突袭者纷纷跳入了水中,在大江里翻出一个浪花便不见了。

    而甲板上,也留在了几十名突袭者的尸体。

    在他们的身上,还搜到了不少阴灵教的腰牌,姜雨初冷声道:“还真是阴灵教的人,居然连官船都敢袭击,这个阴灵教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唉!”

    此时姜寒初长叹一声,他身上染了一些血迹,不过好在这些血迹不是他的。姜寒初叹道:“谁让神魔战场上,我们节节败退呢?这也导致,那些反人类的邪教声势越来越大了!”

    人族节节败退,那么人类自己的信心,就会越来越缺失。

    于是,加入邪教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这是最让姜寒初这样的人,感到无奈的事情!

    ……

    PS:今天一万字,分三章更新完了,大家是不是发现每一章都很长啊?

    反正别说短!

    还有,书评里有人说作者的设定不懂儒道……这本书,我寻思也不是写儒道的啊,这是玄幻文,没有规定一定要按照别人设定的儒道去写吧?

    小扑街写书不容易,就别欺负了,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