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隐疾爵爷疯狂追娇妻 > 第十五章 把徐紫芙接来盛世庄园

第十五章 把徐紫芙接来盛世庄园

    “这只是一小部分人对疫苗产生不良反应,疫苗本身就是不同的人有反应不同啊,况且这些死的人本身也有毛病,这不是还有大部分人没死吗。”盛勋廷脸不红心不跳狡辩着。

    他也不知道到底疫苗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一开始收到打完疫苗死亡消息的时候,的确也联系过研发团队找原因,但是分析排查后,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啊。

    那就是他们命不好,这么多人打,就他们打就死了,能怪谁?

    “我来告诉你疫苗问题的根源在哪里。”盛勋爵不温不火站起来,走到大银幕前,犹如站在逆光下的天选之子。

    “热带国家温度比我们这里平均高出20摄氏度,疫苗运输过程必须严格按照规定储存,否则药剂不耐高温,导致变质产生不良因子,一但注射入人体,轻则头晕呕吐,重则休克死亡。”盛勋爵用蓝牙翻页着PPT,抑扬顿挫无比专业地解说着。

    众人恍然大悟,只有盛勋廷越听越不对劲,浑身汗毛竖立,明明他都打压销毁了所有负-面信息,为什么盛勋爵都能翻查出来?

    “而临时总裁为了开源节流擅自转换供应商,特意在运输方面从航运改为海运,运输时间太久温度控制不好,才导致了疫苗在中途就已经发生变质,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画面看到的这些。”盛勋爵再跳到下一页,出现了横尸遍地没来得及处理的悲壮场景。

    在场的所有人看了都倒吸一口气,完全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大家低头窃窃私语。

    “是陆姜提议的,他说没有任何问题,才换的供应商,我又不是专业的怎么会知道这些疫苗因为温度高出现问题!”盛勋廷这个时候赶紧把陆姜推出来顶罪,把自己摘出去。

    “盛总,风险我都有和你说清楚,是你说出任何事有你顶着的,你是决策人,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陆姜没想到盛勋廷如此险恶,想也没想便把他也供出来,反正连这些被销毁的资料都能查出来了,他们的那点交易肯定也会被查出来。

    盛勋廷绝对是靠不住的了,还不如现在选择自保。

    众人就看着这两人当众上演狗咬狗的名场面,直到盛鸿泰用力拍桌子,两人才停下争执。

    盛鸿泰怒发冲冠,站起身:“盛勋廷即日起,卸任集团临时总裁一职,委派去阿非利加州分公司当总经理,盛世集团的总裁一职由盛勋爵任职。大家有异议吗?”

    盛鸿泰突然宣布这一决策,底下的人都炸了锅,众人交头接耳。

    “爸!你怎么能这样!也太偏心了,我不过是被陷害了一次而已。”盛勋廷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当众罢免高职委派去非洲,面子肯定挂不住。

    这和流放他放弃他有什么区别?

    “支持。”

    “支持。”

    “我支持”

    ……

    一众人纷纷站队,这局势还看不清的话也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然而盛勋廷带的那3位股东不敢吱声,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在众多举手表示支持的人眼中,他们显然是异类。

    “钟董,郭董,陈董,你们是有异议?”盛鸿泰眼神犀利扫过盛勋廷旁边的3人,他们就是昨晚和盛勋廷私下做交易的股东。

    此时的他们像是热锅上的蚂蚱,互相望着对方眼神飘浮不停擦着汗,进退两难。

    “我,保持中立。”钟董巍巍地冒出一句。

    “我也是。”

    “我也一样。”

    他们3人哪边都不敢得罪啊,盛勋廷的手段他们是体会过的,全家的性命都在他手上。

    “少数服从多数,马可,现在通知公关部,立即发布消息。”盛鸿泰身躯凛凛,语话轩昂,一副不容质疑的态度。

    盛勋廷听后,愤怒起身,摔门而去。

    ……

    就一个上午时间,整个香城所有媒体都炸开了锅,一片的头条热搜都是:“盛世集团新总裁上任”的相关报道。

    盛勋爵的尊容终于曝露在大众视野,一上位就有人把他之前在盛世集团的丰功伟绩报道出来,盛世集团的股价借势飙升。

    全香城各界名媛蠢蠢欲动,纷纷要求父母想方设法和盛家搭线。

    如今的盛勋爵从之前大家避之不及的病秧子,一键跃升成为香城新晋钻石白马王子。

    “原来盛家二少颜值这么高,啊!!我的春心蠢蠢萌动了。”

    “是我的DNA动了!”

    “就算哥哥是个残废我也爱,我愿意推他一辈子的轮椅。”

    “沈家大小姐完全配不上我爵爷好吗!”

    “盛家大少和二少简直差得不止一丁半点,盛二少赶紧奔赴娱乐圈出道吧,你一去绝对是顶流中的顶流!”

    ……

    在某栋高级公寓里,徐紫芙躺在沙发上刷着网友们在盛世集团官方微博下的评论,一大片夸赞盛勋爵。

    她看的双眼发亮,感觉手脚缝针的伤口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心里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取代言一桐的位置!

    想着想着,就打开微信,点进言一桐的头像,拨打语音电话。

    “一桐,你在哪里?”徐紫芙有气无力的声音传过来。

    “我在盛世庄园,怎么了吗?”言一桐今天不舒服,没打算出门,需要养好精气神才能做她要做的事。

    “我伤口都不能碰水,一个人很不方便,在这里我也不认识什么人, 你可以过来照顾我吗?”徐紫芙的声音越来越弱。

    “今天我也不舒服,要不,你问下盛勋爵,看能不能让司机送你过来?这边人多方便照顾。”言一桐想了想,觉得古堡房间这么多,让她过来小住一下应该也没问题吧?

    从小到大,师傅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徐紫芙有的她都有一份,现在徐紫芙孤身一人在香城,于情于理都应该帮忙照顾她的。

    但言一桐自知不是古堡的主人,觉得还是让徐紫芙自己去问盛勋爵比较好。

    “你不方便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啊!”徐紫芙惊叫一声,把旁边的桌子推倒,随即挂了电话,一脸得逞的模样。

    言一桐听到电话传来的动静,担心不已,再次拨打就是无人接听了。

    她不知道徐紫芙住在哪里,想赶紧给盛勋爵打电话,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青黛,你知道盛勋爵的电话是多少吗?”言一桐抓住路过正准备去熨衣服的青黛,她手上的一叠衣服跌落在地。

    “少夫人,我们下人没有主人联系方式的,不过可以去问问老夫人,这会她在花园里晒太阳呢。”青黛蹲下来想捡起衣服,谁知被火急火燎的言一桐揪住不放。

    “快扶我过去。”言一桐心急如焚,徐紫芙现在的一身的伤,万一真出了什么意外,她没办法跟师傅交代啊。

    青黛赶紧扶住单脚跳的言一桐,两人来到繁花锦簇的大花园,天气爽朗,远远就看到老夫人坐在轮椅上修剪着山茶花。

    这时的言一桐也顾不上欣赏满园的美景鲜花了,她大喊到:“奶奶,奶奶。”

    老夫人手里的修剪钳“咔嚓”一声,她悠悠转过头,询问身边的顾妈:“谁喊我?”

    “是少夫人。”顾妈把老太太的轮椅转了180度,只见言一桐单脚正往这边蹦跶过来。

    青黛在后面喘着粗气跟着小跑:“少夫人,您,您慢点,青黛跟不上啊……”

    青黛此刻严重怀疑,少夫人的病是装的吧,不然她怎么都追不上刚退烧还单脚行动的少夫人!

    言一桐像个残疾弹跳运动员似的,平衡力极佳,一只脚都不影响她蹦跳的速度,不参加残奥会可惜了。

    “奶,奶,我想……问问下……”言一桐上气不接下气,心想一定是因为生病了身体才这样孱弱。

    “你先回回气儿,奶奶在这呢!”老太太一脸心疼给她拍下背顺顺气。

    “我想问,盛勋爵电话,是多少呀?我,我有急事找他。”言一桐挨在青黛身上借力休息,真是要累死她了。

    她以前一口气能爬上糖乡的最高峰都不带喘气的,莫非现在年纪大了吗?

    “你还没他电话呀?”老太太音色提高几个度,表示很意外。

    “他不给我。”言一桐有问过了,但他连微信都没有,也就忘了要电话号码,因为也没想到自己会主动去找他呀。

    “139********”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但对数字依旧很敏感,脑袋还很清晰,这是盛勋爵回国的第一个手机号码,她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谢谢奶奶哈。”言一桐拿出手机立马就拨打号码。

    通话嘟了一会儿,熟悉的低沉男声从电话那一头传来,话语简洁明了:“盛勋爵”。

    “哎,徐紫芙在家里摔倒了,现在都没有接我电话,你赶紧让人去看看怎么回事?”言一桐话语间焦躁不安,小脸通红,汗珠一直往下掉,脚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了。

    “我让人去看看。”盛勋爵没有想到是言一桐的来电,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在意徐紫芙,他也让韩漠去调查了,她们两个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估计情分很深。

    “她现在行动不便身边也没个人可以照顾,不如也把她接过来盛世庄园先住一下?等伤口恢复好了再离开?”言一桐试探性的提议着。

    对方沉默了。

    言一桐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下一秒他说:“我安排。”

    那一刻,言一桐的心有股异样划过,酸酸的,涨涨的。

    但转念一想,她应该照顾人生地不熟的徐紫芙,尤其还是在身体不适的时候。

    对,这是她应该做的。

    待她挂掉电话后,老太太直摇头,继续修剪着山茶花,哀怨道:“傻哟真是个傻丫头。”

    “奶奶,徐紫芙的父亲是我的师傅,他们家对我有恩的。”言一桐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明白老太太的意思。

    但是她不在意,她又不喜欢盛勋爵,现在这个身份也只是暂时而已。

    “你这是引狼入室啊丫头。”老太太慧眼识人,虽然只见过徐紫芙一次,但一看就知道这个女孩一定不像表面如此娇弱,毕竟年轻人的事情,人老了,手伸也不了太长了。

    言一桐不接话,沉默安静站着看老太太修剪着花儿,思绪渐渐飘远。

    “紫芙,你以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呀?”11岁稚嫩的言一桐歪头问旁边一起看日落扎着麻辫的女孩。

    12岁的徐紫芙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黄泥土,对着山脚下的山庄,大喊:“我想要成为有钱人家的太太,这样就不用一辈子都呆在山里采药了。”

    尖锐的声音回荡着整个山谷。

    此刻也激荡在言一桐的内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