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抓马母女 > 第112章 要换吗

第112章 要换吗

    陈思兰不太习惯和老公用这种亲昵的语气说话,她有些硬邦邦地开口:“够用,你不是还要搞新的工程吗,钱不用给我了。”

    张友松一听这话就急了,他这正发愁怎么讨好老婆呢,被拒绝了可咋整。

    他只好再接再厉,继续用言语讨好老婆:“那笔钱我会筹到的,你别担心。你们出门在外也别太省着了,记得吃点好的啊。”

    “知道了。”陈思兰应了下来。

    随后是长久的沉默,两人太久没有谈心,根本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那我睡了,挂了。”最后还是陈思兰提出了挂电话。

    “好的好的,折腾一天你也累得够呛了,老婆晚安,早点睡哦,等你回家。”张友松学着网上搜来的“追妻教程”,跟老婆说了晚安。

    说完这句话,他感觉有些肉麻,自己先哆嗦了一下。

    陈思兰显然也不太适应他这肉麻兮兮的说话风格,脸一下臊得通红。都老夫老妻了,忽然来这一套做什么。

    挂了电话,陈思兰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正巧被女儿看到了。

    “妈,你怎么脸红了呀?”张嘉慧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刚刚老爸把她支开她就有预感了,老爸肯定是要单独跟老妈说些什么。在家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的,老爸后悔了,怕被离婚,所以拼命地讨好老妈。

    主动做家务,说软话,转变态度,还翻出了许久没穿过的白衬衫试图吸引老妈的注意力。然而当时老妈一心扑在学习上,压根没注意到老爸对她献殷勤。

    “胡说什么呢,谁脸红了,赶紧洗洗睡了。”陈思兰被女儿一调侃,脸更红了。

    原本还有些沉重的气氛,一下就变得轻松了不少。

    母女两人各自睡到了自己床上,第二天醒来,他们被方如云叫到了实验室,李成东正在等着他们的到来,他手上拿着的是他们的加急报告。

    “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说一下。”他的脸色有些严肃。

    陈思兰和张嘉慧没由来的就紧张了。

    “根据检查结果,你们的脑白质有所减少,这或许是互换的后遗症。”李成东放缓了语速给他们讲解。

    “脑白质减少是什么意思?”陈思兰懵了,她只知道蛋白质。

    “脑细胞的合成和代谢功能发生异常,会导致脑蛋白的合成量减少,就会造成脑白质减少的情况。我建议你们立刻换回来或者是不要再进行任意一次互换了。因为多互换一次,就会损伤一次。”李成东的表情十分严肃。

    “那还等什么,赶紧换回来啊。”陈思兰一听这话就急了。

    “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如果互换失败,就再也无法互换了。”李成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把风险全都告诉了他们。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这次互换结束,换不回去,我也会永远呆在我妈妈的身体里了是吗?”张嘉慧年纪小反应快,很快就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

    “没错,是这个意思。”李成东点了点头。

    “那这次互换成功的几率有多少呢?”张嘉慧攥紧了拳头。

    “保守估计,可以有60%。”李成东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张嘉慧沉默了,陈思兰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这次互换有多危险。

    如果不成功,女儿就永远没办法回到自己身体里了,他们的人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如果不换呢,我们继续按照之前的规律互换。白天我当慧慧,晚上我回到自己身体,这样会怎么样呢?”陈思兰抱着侥幸的心态问道。

    “脑蛋白质会继续减少,到时候你们都会出现脑部问题,甚至可能会危及生命。”李成东回答道。

    陈思兰明白了,现在不停的互换并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题,就像吸d一样,只能获得短暂的快乐,但是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是如果彻底互换,一旦失败,他们就再也回不去自己的人生了。

    “你们可以考虑考虑,这件事不要再拖了。”李成东知道这件事很重大,他们一时半会肯定没办法做出决定,所以贴心地给了他们思考的时间。

    “不过最好明天就能给我答复,因为负责这项研究的一个博士是外国人,他过几天就要离开了。”

    李成东说完便离开了,偌大的办公室便只剩下了陈思兰母女。她们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空气里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慧慧,要换吗?”陈思兰小心翼翼地询问了起来。

    “你问我干嘛,我怎么知道啊。”张嘉慧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她哪里能果断地做出决定呢。

    陈思兰不吭声了,这件事实在是太难抉择了,毕竟还有40%的几率换不回来。如果换不回来,女儿的人生就彻底毁了。

    “你想换吗?”张嘉慧抬头目光炯炯地盯着老妈。

    “我……”陈思兰也很害怕失败,所以不敢轻易给出自己的建议。

    “我知道了,你就是想换。”张嘉慧的情绪忽然上来,她歇斯底里地看向了老妈,“如果失败了,你就可以尽情享受青春了。而我只能当一个碌碌无为的家庭主妇等着老死。”

    “慧慧,你说什么呢你!”陈思兰听到这话顿时也爆发了。她没想到女儿居然会这么想。

    她站起来,流着眼泪低头看向女儿,更咽道:“我只是害怕失败,万一失败了,你该怎么活。如果你觉得我贪恋青春,那么互换失败的话,我可以去死,让你一个人活着,好吗?”

    “去死”两个字戳中了张嘉慧敏感的心,她一瞬间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了老妈。

    “对不起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害怕了。”她呜咽了起来,她刚刚到底再说什么呀。

    “我知道,但是害怕也没有用。不如我们想点好的,还有60%的几率可以成功呢。”陈思兰摸了摸女儿的长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在你身边。”

    这句话奇异地安抚住了抽泣的张嘉慧,她用力搂着老妈的腰,把脸贴在了她的小腹上,默默流泪。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