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后嫁给了不婚不育的双标太子 > 第五章 问罪

第五章 问罪

    听到这里的宁灼灼只想笑。

    得罪?曾莹莹得罪她的事情多了去了!

    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见宁灼灼不说话,薛怀章以为她心虚,便是不顾一切的咆哮道:“宁灼灼!你要是不给个交代,你、你等着被废吧!”

    薛怀章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上辈子宁灼灼临终的时候看起来那么理直气壮、不可一世,显然他还心虚呢。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她手里的那些东西。

    只要东西到手,那就她宁灼灼的死期!

    正想着,那头的雪球低吼几声,一副要扑上来咬死薛怀章的模样。

    唬得薛怀章差点没站稳往后摔下去。

    雪球:嗷,这个狗东西,又来欺负它娘。

    宁灼灼伸出来一只素白的手揉揉它的脑袋,一边安抚一边连个正眼都不给薛怀章:

    “王爷说完了?”

    “说完了就去宽慰曾姑娘。”

    宁灼灼的眼里哪里还有之前半分的依赖和眷恋,取而代之的是明明白白的冰冷。

    薛怀章再迟钝也反应过来宁灼灼的不对劲,想起来她手里最关键的虎符,不由得软了几分语气:

    “灼灼,是本王不好,本王——”

    “看来本公主说的话不清楚?”

    宁灼灼一搬出来公主这个名头,薛怀章大感不妙。

    一副宁灼灼要跟他离心的表情:“灼灼,你怎么能够这样对——”

    话未说完就被宁灼灼再次不耐烦的打断:“王爷若是无事,就先走吧。”

    “本公主还要喂雪球。”

    “晚些时候,皇后娘娘那边传召。”

    宁灼灼本就有自由出入宫廷之权,再加上皇后对她一向喜爱,自然是巴不得宁灼灼主动来。

    面对突然如此强硬且搬出来皇后当靠山的宁灼灼,薛怀章竟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扶月,送客。”

    “是,公主。”见自家姑娘终于是挺直腰杆子做回原来的自己,扶月心里高兴着,面上倒是半分不显,做了一副请的姿态。

    薛怀章咬咬牙,他知道自己如今王爷的地位是怎么来的,看来有些事情,是需要提上日程了。

    宁灼灼,今日之耻,来日本王必报!

    赶走了薛怀章这个碍眼的,宁灼灼重新更衣沐浴,换了身清新淡雅的裙衫,就带着雪球入宫了。

    这次跟过来的都是宁王府陪嫁的人,宁灼灼留了扶月在海棠苑,就是防止有人在她不在的时候搞破坏。

    这个亏,她上辈子可是吃过好几次了。

    这曾大白莲花上辈子可没少用这套栽赃陷害。

    不过她有几分后悔,应该去看看曾莹莹如今的下场。

    也不知道那一瓶的药,曾大白莲受不受得住。

    不过,看薛怀章那个眼神,怕是好不到哪里去。

    错失一场好戏的宁灼灼在马车里头百无聊赖的揉着雪球的小脑袋,唉声叹气的。

    宫门口把守的禁军一看见是宁灼灼来了,便是立刻请安开门。

    没过多久,宁灼灼自马车上下来,一早得了皇后吩咐的小太监早就备了软轿,恭敬有礼的请她入座。

    当今皇后生了两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女儿,也难怪对宁灼灼如此喜爱。

    除了嫡长子薛长曜,便是嫡次子薛瑾旸。

    这位二皇子,哦,应该唤做锦王——一年前就已经宫外立府成家了,如今这正妃郑氏快要临盆。倒是这位太子殿下薛长曜,偏生一副女色不近的模样,愁的皇后娘娘就差点以为自家儿子是不是断袖了。

    宁灼灼进了恢宏大气的凰衍宫,早有人进去报信,说是灼华公主到了。

    入殿拜过皇后,上头年逾四十的宫装美妇笑盈盈的,迫不及待的拉着她的手儿说话:

    “好丫头,姨母倒是想你想的紧,总算是记得来见见本后了。”

    “姨母若是不嫌弃,灼灼天天来陪伴姨母,姨母不嫌烦才是。”

    “不会不会。”皇后娘娘南舒意怎么看宁灼灼都觉得顺眼,看着她头上的妇人发髻,又想起来薛长曜那个糟心玩意。

    “你说说你那大哥,你都成婚了,偏偏还自个拖着。”

    话音刚落,一身墨色金绣长袍的太子爷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了。

    薛长曜和宁灼灼互相见过礼,这才坐在了一旁,自顾自的倒茶,只是眼神总忍不住的往宁灼灼那边瞟。

    “以后人家子孙绕膝天伦之乐,你你你!本后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皇后娘娘是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从小到大都不让她操心的乖儿子,如今竟然能够让她为了他的婚事操心。

    “你还吃你还吃!”皇后娘娘见太子爷气定神闲的伸手摸了一块桂花米糕入口,气呼呼的上前一把抢过,看得太子爷分外错愕。

    “这是给灼灼的!”

    “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还跟灼灼抢吃的!”

    “想吃的话让你未来太子妃给你做!”

    “不害躁!”

    如今这殿里也没有旁人,皇后娘娘抱着宁灼灼,唉声叹气。

    “亏的你娘当初没有答应订个娃娃亲,不然你若是嫁给这个臭小子,本宫能后悔死。”

    宁灼灼噗嗤一乐。

    薛长曜:娃娃亲?

    他怎么不知道?

    太子爷一副错失良机的表情,看得皇后娘娘的气更不打一处来:

    “当初我先嫁给你父皇,那会子灼灼她娘亲还没有成婚,起初是约定了若是我先生个儿子她后脚生个女儿,就定下这个婚约。”

    “后来阿毓说小儿女间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免得结亲不成反成仇,便是这么取消了。”

    “取消了也好,看你这幅木头模样,灼灼若是嫁给你,指不定吃大亏!”

    被皇后娘娘一顿噼里啪啦的斥责,薛长曜心里快要呕出来一口血。

    亲娘哎,这绝对是亲娘!

    眼角余光注意到咯咯笑的小姑娘,薛长曜愈发想要把她抢到怀里疼。

    “说起来,你这小子倒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你母后我这里可是有事?”

    毕竟太子爷的眼里都是习文练武学治国,其他的事情看起来都不重要。

    听见这句话,薛长曜借了喝茶的空隙掩盖自己的心虚,垂眸道:

    “无事。”

    “只是想着许久未见母后。”

    听了这个理由,皇后娘娘勉强才信,正要开口,殿外忽有人来报,说是太后到了。

    不巧的是,太后身边还跟着晨太妃。

    宁灼灼脚边趴着的雪球,顿时就直起来身子,怒视来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