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破晓者也 > 第一百零七章:正确的道路

第一百零七章:正确的道路

    “毛头小子,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上,做什么事都得不择手段。输了就要被淘汰,淘汰就等于你被这个社会给抛弃。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高农夫冷静下来告诉阿楚,高松柏以为自己的父亲会掏出一把枪吓唬阿楚,却没想到居然动口跟阿楚讲道理。

    “所以……你就不择手段去贪污?去心甘情愿被贿赂?你可是一名官员,一名警察啊!”阿楚站起来指着他喊道,坐在一旁抚摸着卷毛猫的张宁宁,都看不下去了。

    “够了!你小子说够了没有?!”高农夫板着一张黑脸张飞,他继续说,“你有什么资格指责老子?我要是不赚这么多钱,我怎么养活我的家人?你知不知道我每贪一次钱,我就可以少工作一年!”

    高松柏继续告诉阿楚,“你小子懂个屁!你知道现在赚钱有多难吗?你口口声声跟我讲尊严,你知道尊严是什么吗?尊严只不过你的脸面,等你连口饭都吃不了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所谓的尊严就会被人踩在脚下!”

    “你是人!不是神!更不是机器人!你也吃饭!你也得过上结婚的生活,你不赚更多的钱,你怎么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高农夫敲着桌面教训,整个桌子摇摇晃晃。

    所有亲戚都在默不作声隔岸观火,或许他们不想引火烧身。

    “赚钱的方法有很多,有合法、也有不合法、更有昧着良心。你要想赚更多的钱,除非是以上最后两条。如果这个社会的钱这么好赚的话,你觉得一碗饭还能便宜到哪里去?”高农夫告诉阿楚。

    “可……”阿楚低着头,他在默默攥着拳头。

    “以你现在这个状态,出到社会只有吃亏的份。我话讲到这里,该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情。反正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别怪我没提醒你做事。”高农夫话音刚落,他瞥一眼阿楚,自己拿起桌上的中华,抽取一根烟叼在嘴里。

    高松柏愣住坐在原位上,自己还是头一次看见父亲会说出诸多道理。也罢,他每天工作有时候就要面对一些难以撬口的犯人。

    “可……可我还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这种违背良心的事情,最后……会得到报应。你们这些贪污、贿赂的家伙,等着吃牢饭吧!”阿楚拿去斜挎包挂在身上,他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高松柏坐在一旁,看得急死人了,膀胱都要炸了。

    “你小子说什么呢?!你是诅咒我坐牢吗?”高农夫站起身子,嘴里叼着中华,他的脾气快要怒火冲天点燃烟头。三姨赶紧拉住他的衣服,以免他控制不了情绪就给阿楚一拳。

    “老子抓了这么多年的犯人,只有我把别人送进去,不可能会有人送我进去!”高农夫对着阿楚大喊,此时此刻他就像是《植物大战僵尸》的火爆辣椒。

    “你冷静冷静,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计较什么呢。”三姨劝着丈夫。

    “阿楚!快跟你三姨丈道歉!”大姨也站出来发言。

    “表弟啊……快道歉吧,不然就惹出事情就麻烦了。”高松柏抓着桌上的丝绸台布,他的小心脏害怕到快要跳出来。

    “你怎么回事?不像话,怎么能跟长辈吵架呢,快道歉!”

    “阿楚!快道歉!”

    他们的声音是一致的,他们的灵魂是一样的肮脏,他们蛇鼠一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表面看上去光鲜亮丽,背后却互相藏污纳垢。自以为戴上善良的面具,披上纯洁无瑕的白衣,就以为自己是天使了?

    “狼狈为奸,我……我凭什么要道歉?我说错什么了吗?我明明就事论事,你们敢做这些事情难道就不敢面对现实吗?想让我道歉,不可能……”阿楚大喊,结果却被张宁宁扇了一巴掌。

    高松柏当场就愣住了,那位小魔女不仅学习有一套,嘴皮子也有一套,现在打人更有一套。

    “废材,闭上你的嘴。”张宁宁脸色无情告诉阿楚,“你有赚过钱吗?你有尝试过失败的滋味吗?你什么都没经历,你凭什么指责我们?”

    全场的气氛骤然间安静起来,每个人都能听见那道巴掌清脆的声音,也能听见张宁宁的一字一句。甚至听到某些人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还有人啃着大蒜压压惊。

    阿楚咽住口水,心脏急速跳动,他彻底被小魔女打败了。那个出其不意的一巴掌,阿楚根本没时间反应过来。

    “应该很疼吧……”高松柏低声细语,他看着阿楚那副衰样,自己偷偷摸摸捂着脸庞感同身受。

    “呵呵呵……什么样的人,就能生下什么样的女儿。真不愧是一家人,全部都是一个德性。”阿楚傻傻冷笑,所有人都不理解他。

    “楚榆楠!你说什么呢?你爷爷没教过你说人话吗?难道你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知道吗?”张律师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女儿。

    一场家庭聚餐彻底乱了,全部犹如困在牢里的野兽,全部被释放出兽性。没有人站在阿楚这边,没有人替他辩护。他单枪匹马,光靠着一张嘴,绝对斗不过十一张嘴。每个人的一言一语,都能击溃阿楚。

    “我说……和你们这些混蛋做亲人,我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真不知道我母亲怎么活在你们的世界里,要想把我收入你们的囊中,想都不要想!”阿楚怀着怒气大喊。

    “你小子怎么回事……”胖姨丈并没有表达过多的语言,他看着阿楚双手拍在桌上,撕心裂肺地怒喊。他的双眼充满血丝,泪光划过眼角,很清楚地看见……他哭了。

    “说我不尊重你们,那你们有尊重过我吗?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家人,多么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到头来你们有把我当成亲人吗?你们有把我当成‘人’看待吗?!”

    这孩子哭了,彻底被逼到崩溃的状态,情绪聚积到极点,直接爆发出来。

    “我知道你们非常优秀,有多么聪明、多么的有钱、多么的高尚无比。这一切都怪我,是我不配和你们做亲戚,是我的错……我没用、我废材、我一事无成、我游手好闲。算我求求你们了,别再逼我了,我不想再哭下去,我昨天已经哭过一次了,我真的不想再哭了……”阿楚用手抹掉眼泪,他控制不住情绪的波动,眼泪刷刷地流下。

    他在亲戚们的面前哭泣,没有一个人去安慰他,除了胖姨丈对他说了句好话。

    “别哭了阿楚,这么大个人哭鼻子就不好看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好好卖房地产,绝不做一些违法的事。”胖姨丈走过去,把之前包装好的劳力士手表递给阿楚。

    “刘国生,你怎么还安慰他了?”二姨有些不耐烦,她瞟了一眼阿楚。

    “谁年轻时候没犯错?只要知错能改就好了。我相信总有一天,雏鹰能比老鹰飞得更高更远。”胖姨丈抚摸着阿楚的头发,阿楚继续抹掉眼泪,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张宁宁不服气地说,“切!明明就是他的错,为什么搞得还像我们错了一样?废材就是废材,永远也不可能超越天才。我告诉你楚榆楠……你没有那份资格!”

    “任命吧楚榆楠!你永远只能待在维修车厂里过一辈子!这就是你的命运!你的人生!你的未来道路!”张宁宁忽然喊道,吓得怀里的卷毛猫直接窜逃。

    “命运……人生……道路,好可笑的话题啊。你们凭什么把我困在那里?你们又不是如来佛祖,更不是老天爷,你们只是一群只会说笑的可怜人罢了。”阿楚慢慢后退,他看着这些人,他必须花上一瞬间,永远记住这些人的样貌。

    这场家庭聚餐,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是多么的重要。

    “你什么意思?你还想吵架吗?只会哭鼻子的家伙……”张宁宁撅着嘴巴,两眼瞪着阿楚。

    阿楚深深吸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就当……这场家庭聚餐是我永远最难忘的一次,还有没有下次的聚餐活动我并不知道,能不能来还是一回事。但最起码……你们教会了我人生的道理,以及人生道路的意义。可惜很抱歉……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想成为你们的提线木偶,我不想在你们安排的舞台下演出,我不想去那间维修车厂里过一辈子。我觉得我的人生还很漫长,还有一些未知的东西等着我。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至少……不是你们安排的人生计划就行。”

    “所以……再见了,你们这些可爱的家人,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但愿吧,有机会就再见,没机会就各自安好。”阿楚向亲戚们挥手告别,转身推开大门,留下语重心长的话。

    一场家庭聚餐,就在此告别一段落了。

    “楚榆楠!你给我记住,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你一辈子都是这样子!认命吧臭家伙,我会让你知道,五年后的这场家庭聚餐,你会后悔当初没有选择我们的安排!你……等着后悔吧你!”

    张宁宁在他背后大喊,可是阿楚已经消失了。

    “我会让你后悔的……”张宁宁的卷毛猫,再次爬在她怀里,整个房间异常安静。

    一楼男士卫生间。

    阿楚站在贴面镜前洗了把脸,清水扑在脸上,打湿了额头。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副衰样从始至终没有变,回想起三分钟前的事情。

    超拽!让他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里,说话超有内涵。

    可是他现在的心情又一次跌落谷底,就算是说了那些狠话又有什么用呢?自己的人生不会被改变,而且还错过赚钱的好机会。说实话,他之前确实有些心动那间维修车厂,只不过是赚钱少了点。但是如果一辈子都活在那里的话,应该很乏味吧。

    其实他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的未来交给那些人操控,那些人什么嘴脸什么德性,自己最清楚了。

    阿楚坐在卫生间地板上,身子靠着墙壁,一个人又在发呆,或者思考人生。说句实在的,他连自己还能干什么都不知道,连最拿手的修汽车都不会,张宁宁说的没有错,他确实是个废材。

    可他还是不愿意被困在那座宛如五指山的维修车厂里,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缺少了某样东西存在。他不想自己的一了百了的落幕,可是想了半天,他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自己都快被搞糊涂了。

    他到底是憧憬神秘的未来?还是平淡的人生?如果选择平淡的人生,那他就得回到那间包厢里,跟随着那些人的意见,一辈子只能待在维修车厂里上班。可是他刚才已经抛下汹涌澎湃的告别,估计再一次回去的话,恐怕会被笑死。

    如果是选择憧憬的未来,那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人生道路充满着迷迷茫茫,阿楚头一次感觉自己的未来道路,变得一片模糊不清。但是已经有人给了他方向,可他还没有发现。

    “要想不被人瞧不起,就必须凌驾于别人的头上。”这种充满着热血且中二的台词,在阿楚的脑海里慢慢浮现。

    “破晓组织……”阿楚第一次主动说出那神秘组织的名称,脑海不知不觉给他提示。

    “难道我一辈子只能当推销人员吗?”阿楚还没搞清楚那个组织到底是干什么。

    或许吧,反正他的大脑已经给了他提示,他现在就处于悬崖勒马中,像条咸鱼一样准备翻身。

    这个时候卫生间的大门被推开,阿楚转头看着门外走进一位中年阿姨,她提着水桶和拖把,看样子是保洁阿姨。

    但是从她异样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她似乎在鄙视阿楚坐在地板上。

    “让开让开,你坐在地板上我怎么清理这个卫生间?快走快走。”保洁阿姨试图轰走阿楚,可是那家伙正在发呆,没有理会保洁阿姨。

    保洁拿着拖把走到阿楚的面前,看着那家伙依旧像块木头一动不动。

    “小伙子,你是失恋吗?那你能不能到隔壁卫生间里发呆?你坐在这里只会妨碍我没法工作啊。”保洁阿姨左手叉腰,右手拿着拖把,宛如三国时期的吕布在世。当然,这只不过是阿楚的脑海中奇奇怪怪的想法而已。

    “阿姨,你说……平淡的未来重要?还是神秘的未来重要?”阿楚问保洁阿姨,这让保洁阿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什么未来?我说小伙子啊,你说话能不能大声点啊,现在的年轻人说话都这么小声的吗?算了,我拖地去了。”保洁阿姨没有回复阿楚,她拿着拖把,转身走到水桶面前,拖把塞进水桶里开始清理卫生间。

    “人生的道路如此重要,那我应该选择哪一条?”阿楚一个人在喃喃自语。

    这句话保洁阿姨听到了,但是她没听懂阿楚为什么会说这种话。可能保洁阿姨觉得阿楚是面临大学问题的少年,现在苦思冥想考虑去哪所大学就读。

    “我觉得吧……按道理来说,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好。”保洁阿姨回复阿楚。

    阿楚抬头看着保洁阿姨,她的皱纹如此美丽,没有半点粉底铺在脸上。长发在下午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泛金色。

    “难道我……”阿楚一下子锁着眉头,这跟心中的答案不一样。

    “但是!”保洁阿姨继续说,“我觉得还是选择未知一点比较好。虽然前方一片神秘莫测,但是很刺激,非常有意思!”

    “平淡的生活只会让你过得很乏味,每一天就像是被安排好一样。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充满未知的生活。既然是未知,那么就要去追求刺激,追求神秘的未来,自己选择的道路,无论如何都要走下去。”保洁阿姨说。

    “所以……您的意思?”阿楚慢慢露出一丝嘴角,他缓缓站起来。

    “其实平淡和神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遵循你内心的选择,你内心最深处的答案,才是你要追求的正确的道路。就算前方一片刻苦,那你也得斩断荆棘寻找希望!”

    当保洁阿姨转过身子的时候,发现那家伙已经走了。

    “没礼貌的家伙,连句谢谢都不说。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不知道感恩。”保洁阿姨不服气,她一把抓着水桶铺在地上。

    ……

    “滴,共享单车支付成功。”

    他骑着共享单车飞奔在路上,迎面而来的清风刮在脸上。即使狂风乱舞般的利刃冲杀过来,也抵挡不住他脸上展露的微笑,遮不住的嘴角、藏不住的喜悦、掩盖不了坚定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满怀期待想去追求那所憧憬的地方,正如那位保洁阿姨所说,“其实平淡和神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遵循你内心的选择,你内心最深处的答案,才是你要追求的正确的道路。就算前方一片刻苦,那你也得斩断荆棘寻找希望!”

    阿楚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的道路终于尘埃落定了,希望那群人没有抛弃他。

    这也许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破晓组织,等着我吧!”阿楚拼命踩踏着共享单车,像个疯子一样无所顾忌冲进红灯路口。所有车子极快刹车,然后他们大喊一声。

    “有病吧?不知道现在是红灯吗?!”

    别人已经等待他很久了,他不想再让别人一直等下去了。或许之前没有好好觉悟,但是现在的的他彻底更新了最完美的系统,整个人已经顿悟了!

    他来到南坚果大楼,把共享单车丢在一旁,距离上一次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了。再次来到这里后,内心忽然紧张和期待。他喘口气调整好最佳状态,嘴里碎碎叨叨不知道什么,像是鼓励自己。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深呼吸阿楚,你可以的。这一次……就换做你来申请加入组织吧,他们大人有大量,一定会同意的。”阿楚默默点头,心脏再次极速跳动,他迈开步伐走进南坚果大楼里。

    电梯不断往上升,他一路上安慰自己。他彻底想明白了,真正在前方等待他的神秘东西,就是那一群奇奇怪怪的人,那就是所谓的破晓组织!

    十五天磨一剑,终于磨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剑!

    “叮!”电梯门打开,阿楚走出电梯,他看着前方的走廊,他缓缓移动步伐。此时此刻的心脏就像是做完两百个跳绳运动一样,心脏快要跳出宇宙了。

    他记得没错的话,前面就是中央大厅。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在享受下午茶,阿楚慢慢地走过去,最终站在中央大厅的门前。或许推开这扇门,他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阿楚憋住一口气,两手贴紧大门,然后用力一推……

    结果中央大厅一个人都没有,干净的桌面,地板光滑的犹如镜面一样。他的脸色瞬间失望,或许这些人已经从他世界消失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境吗?

    果然,他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如果莎士比亚还活在世上的话,一定会找他续写《哈姆雷特》。

    “想好了吗阿楚?”华徐宁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阿楚转过身子看着他。

    他的未来队友此时此刻站在他的身后,华徐宁那只老狐狸,脸上的笑容比还阿楚还要开心。

    “我……我可以加入破晓组织吗?”阿楚主动提出要求,真是让人意想不到,这家伙忽然之间就变了一个人。

    “Ofcou

    seyouca

    !”华徐宁开心地飙出一句美式英语。阿楚满怀笑容开心得像个一百二十斤的小屁孩,他激动到直接跳起来。

    李落一脸色无情地说,“你比千年一回的爱情还要难等,你以为你是白素贞吗?唉……以后好好相处吧。”

    林瑾瑜微笑告诉阿楚,“很高兴欢迎你的到来,我以后也可以叫你阿楚吗?”

    “可以……可以!”阿楚紧绷着一张开心的表情,此时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这就是……大家庭吗?”

    “很高兴认识你,楚榆楠。”肖雨生露出冰山般的微笑,但是他的内心却热情似火。

    “对了……韵寒呢?”阿楚忽然想起来还少了一个人。

    “就知道你会记住她。”华徐宁让步腾出位子,陈韵寒站在老狐狸的身后,这个女孩再一次出现在衰小孩的面前。

    阿楚重新见到陈韵寒,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隔了一天不见,仿佛像是隔了一个世纪般遥远。

    “好……好久不见。”阿楚顿时结巴,陈韵寒不愧是他的克星。

    “我还以为你这个家伙再也不会来了呢,没想到……你居然不请自来了,难道是觉悟了吗?但是不管怎么说,你来了就好。”陈韵寒微笑走过去。

    “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等你加入组织之后,我们以后不仅是好朋友关系,我们还是……队友!”

    肖雨生顿时松口气,差点千里来送情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