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权游:进击的北狼 > 第六十一章:陷阱

第六十一章:陷阱

    大概一个小时后,铁匠铺的正门处,来了两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金袍子。

    “喂,小子,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跟你差不多高,身上沾着血迹的北境人?”

    一名金袍子稍微喘了几口粗气,便毫不客气的询问道。

    “我一直在店里,没有看到任何身上有血迹的人,大人。”

    詹德利面无表情,但语气恭敬的回答道。

    “嗯。”

    问话的金袍子听到他的回答,点点头,然后转头询问自己的同伴道,

    “要不要搜一搜?”

    “搜什么搜,钢铁街这么多店铺你要一间间的搜?

    问问话就可以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不跑,躲在这里等你来抓,人家又不是傻子。

    如果是我要逃的话,肯定那时候就顺着钢铁街往下跑,到烂泥门或者渔民广场去,那边的人更多更杂,更好趁乱离开君临城。

    而且,刚才兰尼斯特那群老爷兵们传来消息,说是在烂泥门那边,发现那名罪犯的血皮甲,

    钢铁街这边,我们例行询问就行了。”

    另外一名靠在铁匠铺大门休息的金袍子,听到同伴询问,顿时一通精明的推理分析。

    “走吧,问旁边那家铁匠铺去。”

    “哎!算我们倒霉,苦活累活都是分到我们头上。”

    “是啊!”

    詹德利看着两名金袍子,走向旁边铁匠铺,他继续面无表情的,做着自己学徒的工作。

    继续工作大概一个多小时,眼见铁匠铺外的街道恢复平常秩序。

    詹德利停下手中工作,在铁匠铺内打了一盆清水,拿了一份托布师傅留给自己的晚餐,朝着库房走去。

    “外面已经比较安全了,这里有水和黑面包。”

    用肩膀顶开库房房门,进入其中的詹德利,看着正在休息的罗柏,立马睁眼盯着他,他朗声说道。

    “你可以现在离开,也可以后天早上离开,反正……”

    “詹德利,你是已逝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一世的私生子!”

    詹德利来到罗柏身旁,一边弯腰准备放下水盆和黑面包,一边继续开口说话。

    但话未说完,便被罗柏非常突兀的一句话,直接打断。

    正弯腰的詹德利闻言,身体顿时僵直不动,他僵硬的转头看向罗柏,双眼圆睁,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

    “是的,我不是开玩笑。我是罗柏·史塔克,临冬城代领主。

    我父亲艾德·史塔克,他担任国王之手时,应该来见过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罗柏一脸认真的对詹德利开口说道。

    詹德利放下手中东西,直起身子,对罗柏回答道:“我当然记得,近期这段时间,有两位国王之手,都来询问过我一些问题。

    但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知道你的志向不止是当个铁匠,而且我也说过会感谢你。

    现在,我将这些告诉你,让你自己掌控命运,让你自己做出选择。

    是继续留在这里当铁匠学徒,还是等几天,跟我一起回临冬城,看看自己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罗柏一口气讲完想说的话,便端起水盆,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止渴之后,他便用剩余清水清洗了双手残留的血迹,然后毫不客气的撕着黑面包,填补自己经过战斗,十分饥饿的肠胃。

    “呵,国王私生子,这太突然了,你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有些接受不了这些讯息的詹德利,发出一声冷笑,捂着自己的额头,说完便离开库房。

    詹德利离开后,罗柏机械般的大口吃着,味道不怎么样的黑面包。

    他知道黑发少年是詹德利后,直接选择告诉他这个秘密。

    一是因为,罗柏是个受人恩惠,涌泉相报的人,他知道詹德利有颗战斗之心,确实想让他有个更好的发展。

    二是因为,他不想詹德利的国王之血,被‘红袍女’梅丽珊卓,利用来诅咒自己。

    罗柏不确定那诅咒对自己是否起效,虽然拥有了血风,自己体质也大涨,但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个普通人。

    血风!

    罗柏似乎想到什么,立刻双眼呆滞的看着,已经关闭的库房房门,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些什么。

    ……

    红堡,王座厅。

    乔佛里正坐在王座大厅中心高台上,那张布满尖刺、利角和扭曲金属的铁王座上。

    这处高台下还有着狭窄的石质台阶。一条长地毯从王座,延伸到大厅尽头的青铜橡木大门。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的乔佛里面色红润,整个人精神焕发。

    虽然前天他所崇拜,敬爱的父亲刚去世时,他非常悲伤难过。但经过这两天,开始掌握之前未拥有的权力时,乔佛里整个人仿佛挣脱了一种无形的囚笼。

    此刻,瑟曦正端坐在乔佛里右侧台阶下,御林铁卫及兰尼斯特士兵们,分列在王座厅四周。

    而詹姆,贝里席,瓦里斯,杰诺斯等人站在台阶下方,汇报着此次围捕行动的过程及结果。

    “鞋匠广场大火已经扑灭,部分商铺被烧毁,金袍子们正组织平民,开始进行清理工作。

    北境罪犯们基本都已死亡,我亲自俘虏了艾德·卡史塔克,至于罗柏·史塔克……

    他用艾德等人当做诱饵,击伤克里冈爵士,逃往烂泥门与渔民广场附近,消失无踪。”

    詹姆朗声汇报着,只是说到最后罗柏逃掉,他脸面上有些挂不住。

    毕竟这是一场提前准备,十拿九稳的合围,没想到,出现了这种纰漏。

    啪……啪!

    果不其然,开始还保持笑容倾听的乔佛里,听到后面,面色立马阴沉下来,待詹姆汇报完毕,他从铁王座上站起身来,双手慢慢鼓掌。

    “你们真是厉害啊!这么几百人合围十几个叛国者同伙,还让主要罪犯跑掉。

    ‘弑君者’,‘魔山’,哈哈哈,要你们这些名扬七国的战士有什么用?

    我应该让一头肥猪去指挥,说不定它还能把罗柏·史塔克的人头,给我咬回来!

    一群猪都不如的废物!”

    站在王座高台的乔佛里,越说神情越激动,最后忍不住对着詹姆等人大骂。

    “乔佛里!注意礼貌,那是你的舅舅!”

    他身旁的瑟曦闻言,立刻皱眉出声训斥。

    台下被骂的詹姆,面色阴晴不定,其他人则是低着头,一副不关他们什么事的模样。

    “是,母亲!”

    “瓦里斯大人,作为情报总管,我相信你那边会有好消息吧?”

    见乔佛里点头听话,重新坐回铁王座,瑟曦转头问着瓦里斯。

    听到自己名字,瓦里斯立马抬头露出笑容,柔声说道:“王后陛下,詹姆大人他们提前清空了,鞋匠广场附近的所有平民,包括我的小小鸟们。

    这史塔克家族的人,好像都挺会躲藏,正如那个史塔克家的小丫头一样,我的小小鸟们,现在暂时无法得知罗柏·史塔克的行踪。

    不过,诸神门城外有一家旅店,里面有几名叛国者同伙,我想,可以安排进行抓捕!”

    “不行,那个旅店,是我用来抓捕罗柏·史塔克的陷阱,现在不能动!”

    瓦里斯刚说完,詹姆立刻出声否决了,他最后提的抓捕建议。

    “陷阱?詹姆大人,我听说那旅店中,有罗柏·史塔克的那头冰原狼,到时候别又……”

    听到詹姆的话,瓦里斯眉头轻轻一挑,面露忧心之色。

    “瓦里斯大人,请放心。我自然有所安排,这次绝对不可能再出现纰漏!”

    詹姆一脸自信的开口说道,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安排的陷阱,非常有把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