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将军家的小娇妻又狠又撩 > 第一百二十一章、送姬殿下走不归路

第一百二十一章、送姬殿下走不归路

    再次回到中州的那天,天气难得有几分暖意。

    湖州一案,楚清芸办的深的盛德帝的心,没等通报,李公公亲自在宫门口迎接她。

    楚清芸一路奔波,路走的不快,若平时,李公公早就催了。

    今日却耐着性子亦步亦趋:“楚大人真是好福气,陛下连着好几日精神都不好,不见人,您一回来,陛下的身子都大好了。”

    “李公公说笑了,陛下洪福齐天,定是这几个天凉,染了风寒,过几日便好了。”楚清芸不紧不慢,眸子中却不以为然,盛德帝天天修道,炼丹,怕是身体早就被那丹药弄毁了。

    好久不见的霍临也在场,只是瘦了不少。

    “陛下万岁。”楚清芸刚刚行完了礼,还未说话,霍大人猛地跪了下来。

    “陛下,既然楚大人来了,我也就直说了。”霍临嘴角微微颤抖:“微臣有负陛下厚托,怕是不能再伺候陛下了。”

    盛德帝眉心皱起:“不就是受了小伤?”

    “陛下,臣的左肋骨被打碎,以后再也不能用武了,臣身为不良将,若是没了武力加持,怎样服众。”

    哪有这么严重,楚清芸问过庄成儒,他的伤已经完全康复,却有一些病根,却没有他自己说的这么厉害。

    转念一想,楚清芸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赶忙道:“陛下,霍大人乃我大昭的栋梁,不良将非霍大人莫属。”

    “好了,别吵了。”盛德帝突然挥挥手:“霍临是办事利索,深得朕心,可现在身体确实不适合当不良将。”

    盛德帝拖着脑袋,思索半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严明如今犯下大错,位置自然空缺出来,霍临顶上,也算合适。”

    “至于这不良将……”

    霍大人立刻道:“臣推荐清芸,清芸自从入不良人府,破案无数,当得此大任。”

    盛德帝点头,楚清芸到底是个女人,只要找一个能攥在手里的夫婿,他也算是拿捏住这人了。

    “霍临倒是和朕想到一起去了,清芸,你可愿意?”

    楚清芸没有推辞,她要往上爬,这是必经之路,霍临的安排也符合她的心意。

    “臣谢陛下圣恩。”

    “还有一事,得你去办。”

    “陛下尽管吩咐。”

    “东郡国的姬安达要回东郡,这一路天高地远的,不能在我中州的地界儿出了事,清芸,你替朕送上一送。”

    姬安达要回去了?

    东兴军整装待发,盛德帝自然是没什么顾虑了。

    楚清芸即刻启程。

    姬安达临走还从花楼买了个女子,一路上马车吱吱呀呀作响。

    楚清芸骑着马儿走在最后面,以免污染了耳朵。

    她甚至怀疑,姬安达是不是甲亢?

    怎么这么饥渴。

    正想着,姬安达那边的小厮突然大叫一声,慌张的从姬安达的马车中退了出来。

    “叫什么叫,大惊小怪。”马车内,姬安达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

    那小厮捂着嘴点头哈腰:“对不起,殿下,小的该死。”

    “行了,赶紧的,把人给我扔下去。”

    扔?

    姬安达的两个亲信进入车里,抬出了一个女子。

    眼睛突出,双手耷拉着,胸口不见起伏,眼珠子也没有光泽,瞳孔放大。

    死了?

    姬安达竟然有施虐的癖好?

    没等她继续想,姬安达的声音传了过来:“再去找两个女人来。”

    小厮颤颤巍巍:“殿下,这荒郊野岭的哪里有啊,不如进了东涧再找?”

    “滚蛋,殿下说现在要,就是现在要。”

    “最迟最给你一天时间,晚上若是找不到女人,拿你的命换。”

    “是是是,我马上去。”

    小厮慌慌张张的离开马车车厢,唉声叹气的,越走越慢。

    直到和队伍最后的楚清芸并排,才没有继续放慢脚步。

    “姬殿下这癖好什么时候有的?”

    小厮摇头:“不太清楚,自我来时,姬殿下已经是这样了。”

    “你打算怎么办?”

    “大人,这我哪儿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这队伍里,又没有女的,要找也得下午进了城再找。”

    楚清芸计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姬安达不是在不对照境内就可以,她还指望这人回去挑起争斗呢。

    夜里,楚清芸压根儿不记得什么姬安达,靠着树桩睡的正香,身后响起脚步声。

    “就是这里,你看这个妞儿,长得好看,除了性子烈一点,其他的都符合姬殿下的标准。

    “这女的听说是个女官,不行吧?”

    “小命都要没了,还管这些?”

    楚清芸对周围环境异常的灵敏,立刻睁开眼睛,嘴角扬起。

    由着他们一把扯起楚清芸的衣领,将她推进了姬安达的马车内。

    姬安达此刻某处正澎湃着,突然进来一个女子,就像饿狼看见了肉,虽然并不是他所思所想的,不过只要能治病就行。

    他从小就不知道怎么了,每天都要同女子做那些事情,否则就会全身肿痛。

    楚清芸笑道:“殿下,您……脉络虚无,是将死之相。”

    “什么东西?你给我再说一遍……咳咳。”姬安达的话越发有气无力。

    “所以,我猜,你其实也并非想要伤人,只是情非得已?”

    “你过来,你过来,别废话,老子要……上……你。”

    楚清芸不由得笑起来:“我?怕姬大人无福消受。”

    “过来吧你。”姬安达脸像滴血一般红,将楚清芸的手压到头顶,低头吻上她的脖颈。

    “好香啊,想不到中州最有味道的女子,居然是楚大人。”姬安达说着流浪话:“早知道那日还要什么言儿,直接要你多好。”

    楚清芸嘴角勾起:“是吗?那你再闻闻看,我是什么味道。”

    姬安达深呼吸一口气,闭着眼睛,似乎在闻一味难以琢磨的熏香。

    “松木,柑橘,甜橙,薄荷,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

    砰的一声,姬安达直直的倒在了马车里。

    楚清芸最佳勾起,低头看着他发烫的脸颊,笑了起来:“热吗?”

    “是不是感觉头晕?”

    “你很快就会发热,高热会让你抽搐,会让你神经受损,算了,你也不知道什么叫神经,总之,我身上的味道,你闻不得。”

    说完,她撩开帘子:“姬殿下睡了,今夜不休息,速度加快。”

    还有一夜的路程,就能出来东涧,到时候她折返,这鱼这货,等到他们回到东郡现这货已经傻了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