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有事交待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有事交待

    喃喃自语:“把字刻在石头上……”忽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气窜上心头,压得人沉甸甸的,有些喘不上气来。

    再走几里路就是初阳州西窑府吉县,天色还算早,日头西斜,还未下山,进城的时辰该是刚到吃饭的时候。

    一行诸人有说有笑,李落似乎比前些日子略见开朗,含笑听着众人谈笑,偶尔会插言几句。除了谷梁泪几人,同行多了冷冰和苏荼,周清欢本意要苏荼同他去见胡大人,论功行赏她是首功。不过苏荼却不愿意去,推辞自己只是江湖客,不想和官府打交道。理由也算合情合理,江湖中人的确有不少人不愿与官府来往,不过她自己知道这只是个蹩脚的借口而已,只是想和谷梁泪,曾经的梁公子多待片刻。除了他们还有七匹铁骑战马,连同七名白袍人,不远不近地跟在李落身后。

    入城前有一个供人落脚的简陋驿站,离城门已是不远,李落却停下马车,让众人随他进去驿站。

    谷梁泪知道他有话要说,微微松了一口气,略带释然,不过又有些紧张。驿站的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桌椅上落了灰,倒是不多,显见每月都有人打扫,也算干净。李落轻轻拂了拂桌椅上的余灰,和声说道:“坐吧,我有话和你们说。”

    这么郑重其事,应该是大事,或者是家事。苏荼刚要说自己去外头等他们,李落却先一步开口说道,“苏荼你不是外人,留下来无妨,不过我说的事不算小,而今我也不敢断言会不会给你引来杀身之祸。”

    苏荼咽了一口口水,这么说不是家事?那就是大事!他好像不怎么喜欢开玩笑。有那么一瞬,她有些许后悔,刚才就该留在门外替他们望风才对,如今进来再想出去可就晚了,怕别人笑话她胆小。

    离浅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天真无邪地说:“爹啊,这么大的事我就不听了,我还小,口风不严,万一将来说漏了嘴坏了爹的大事,不听了不听了,我先走了啊。”

    “小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我去看着她。”壤驷宝音急忙起身,便要跟出去。苏荼倒吸了一口凉气,到底脸皮有些薄了。李落笑了笑,没有拦着,就在她们二人走到门口时很随意地说,“不如我们分开吧。”

    离浅予脚下一顿,回头震惊地看着他。壤驷宝音一脸茫然,琢磨了一会,问道:“分开的意思是你要去别的地方,不让我们跟着你?还是说你要写大甘的休书,把我赶走?”

    谷梁泪很平静,一言不发,这才是那晚他没有说完的下半句吧。分开亦无不可,不过总要有个不得不分开的理由,若是不爱了,再无夫妻之间的情意,又或者他喜欢上了别人,不愿再看见自己,她可以走,但是不能像现在这样走的不明不白。

    李落看着壤驷宝音,和声说道:“你是草海振翅翱翔的鹰,只有那片土地才能让你无拘无束,大甘毕竟还是太小,人太多太吵,有时候连风的声音都听不见。”

    壤驷宝音眨了眨眼,咧嘴不悦道:“什么意思!嫌弃我在弃名楼白吃白住就明说,还大甘太小太吵?草海难道人不多?真当草海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吗!”

    李落一滞,叹了一口气:“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只是个比喻。”说完之后他便不想再和壤驷宝音纠缠,无论是什么话,她都能从里头挑出刺来,幸亏最刁钻的风狸没在这里。再看着离浅予,道,“你叫我一声爹,我却没教你什么,原本是想带着你在身边,多叫你看一看,听一听,好过整日唠叨些之乎者也的规矩。浅予,你很聪明,是我生平仅见,我没教你什么,自然也无颜要你做什么,日后行事三思而行,莫要只凭一己好恶,反正长大以后比我还厉害就好。”

    离浅予挠挠脸蛋,没说话。

    “苏荼。”

    到我了!苏荼正襟危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李落温颜一笑,“倒也没有别的事,溯雪年纪不小了,该到成家的时候,你带她走吧,日后找个好人家,安安稳稳也是极好。”

    就这事!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呢,不过带走溯雪……苏荼有点头疼,她那个本家的姐姐看着性子温婉,但是外柔内刚,固执得很,平日里说话轻声细语,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但是如果她不想做的事情,请来天王老子都不成。苏荼抬起眼皮瞅了瞅李落,他肯定知道溯雪的性子,自己不说,反把自己推出去当替死鬼,定是怕在溯雪面前吃了闭门羹。

    苏荼猜对了,李落知道如果是自己去说,溯雪决计不会理他,当然也不会怨怼,只会一边打理弃名楼,一边默默垂泪。一想到那副场景,他就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若是再叫秋吉知晓,联手楼里的那些姑娘,耳根子就别想再清静。

    看着苏荼眼里的审视和疑惑,李落不由得有点心虚,轻咳一声,再望向漱沉鱼,和声说道:“沉鱼,当年你嫁入弃名楼是受云妃授意,成亲之前我并不知道你和漱家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或者说你们和云妃之间是否另有密议。你我之间并不算太熟悉,哪怕是到今日我依旧还是不太明白,我虽是皇子王爷,但也知道这世上男女之情非权势钱财所能度量,若是寻常女子也就罢了,但你不是,你出身漱家,金玉满堂,漱家虽说名不见于朝野,论实力却足以和大甘六大世家任何一支相抗衡,你的眼力又怎么可能会差。”

    李落说着,漱沉鱼听着,听着听着眼睛就红了,就差潸然泪下,以为这是不要她了,要把她和壤驷宝音都休了。

    “今日你不妨说出来,倘若漱家有什么事须得借助于我,只要不违道义,便是有悖礼法亦无不可,若是我做得到,我绝不推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