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留在多伦多的记忆与青春 > 第七十章 为了兼职赚钱,东哥淘了部廉价面包车

第七十章 为了兼职赚钱,东哥淘了部廉价面包车

    当天离开堕胎关怀中心回到家之后,东哥和韩子雯进行了一整夜的促膝长谈。他严肃认真的剖析了自己这段时间流连忘返于几处赌场的心路历程,低声下气的承认了自己犯下的种种错误。主要原因是因为受到了我和阿力的怂恿;当然他没能及时把持住自己,缺少定力也有一小部分关系。

    韩子雯原谅了他。并且告诉他在坏事面前还是要保持应有的贞洁,不要同我们这种容易沦陷在资本主义糖衣炮弹里的淤泥同流合污。东哥不住的应允着,不时斜眼嫌弃的瞟一瞟我们。

    我和阿力无奈的倚靠在墙边,想想这毕竟事关东哥一辈子的幸福,索性也就自愿承认教唆胁迫正直的东哥做他最开始死活都不想做的坏事情了。

    “第一次去瀑布的赌场,东哥是被我逼着去买筹码的!现在想想我有罪!以后坚决不再犯同样的错误!”阿力表情沉痛,诚恳的低下头面向韩子雯补充道。

    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第一天夜晚东哥沉湎于轮盘比大小的赌台无法自拔,我低声下气的劝说却被他回过头义正言辞的驳斥了一番。但是一边回忆我还是一边不住的点头表示赞同阿力,“是我们祸害了正直的东哥!”

    恋人之间的许多误解多数是缺乏沟通造成的。就像韩子雯,其实最让她生气的并不是东哥花光了账户里用于婚礼的积蓄,而是这半年捉摸不定东哥生活轨迹所带来的不安全感。

    然对于我去赌场的事实也并不是充耳不闻的。好在我对于反省自身错误这件事情一直都是非常主动。在我反复保证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犯第二次之后,她就不再继续深究了。

    “莜蒙,成年人会有阴辨是非的能力对吧!既然你已经经历过了这次错误,希望未来不要再让我失望了。”然的语气出奇的平淡,但并不代表这种平淡没有任何杀伤力。

    对于你所在乎的,一颦一笑都是凶器。

    我和东哥自那之后就再没有以赚钱为目的去过赌场了。最初还时常会跟着阿力的老爷车过去转一圈,仅仅是为了蹭他一年黑卡会员赠送的两位免费自助餐名额。由于路途耽误的时间过多,一段时间之后我就退出了,东哥为了节约饭钱补贴婚礼还是选择继续坚持一段时间。

    “当你开始厌恶某种自己先前的习惯,连这种习惯附带的海鲜自助都瞬间变得索然无味了!”某天我盯着东哥勉为其难拉开阿力副驾车门的背影,有感而发的在QQ说说上面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说到东哥的婚礼,韩子雯原谅了东哥之后,就在绞尽脑汁的思索如何从她爸那里忽悠些钱过来补贴婚礼。他们并没有要将婚礼日期推迟的意思,家乡的传统观念让韩子雯无法接受未婚先育这类事情。但是东哥对于坑未来岳父这件事情一直都是持反对态度,

    “忽悠你爸。。。。。。这件事情是不是还需要重新研究一下。。。。。。”

    “你是不是又不想结婚了!”怀孕的女人异常敏感,片刻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来她们凶神恶煞的眼神。

    “当然不是了!我是想说。。。。。。你爸,一个老头也怪不容易的。。。。。。”东哥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那还能怪谁!又不是我去。。。。。。”韩子雯话说到一半,看了看东哥,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不愿意再提赌场这件事情刺激东哥。

    “我的意思是,咱们能不能真诚的好好跟他说一说。”

    “好好说一说?怎么好好说一说。。。。。。本来我们那边传统就是男方出钱办婚礼,女方家人准备嫁妆,临近婚礼了,你要好好跟我爸爸说说?让他心平气和的准备好嫁妆的同时把我们的婚礼费用也给包了?!女儿已经被别人拐跑了,还要他把费用给全包了,你说他会怎么想?!”韩子雯右手叉腰,摊开左手,皱着眉头质问东哥。

    “哎!你为什么一定要纠结婚礼呢!我们不能将婚礼布置的简单一些么!”东哥被韩子雯质问的有些恼怒,声调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韩子雯怔怔的看着他,嘴角附近的肌肉不停的扭动,她极力控制情绪,半晌没有说话。

    “为什么一定要欺负父母呢!我们都是成年人,该自立了!”东哥继续吵嚷着。

    “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了!可是每个女孩子都想有一个梦幻的婚礼呀!可是我也有一个公主梦啊。。。。。。”韩子雯的悲伤情绪终究还是迸发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肩膀一耸一耸的,痛哭流涕,小脸憋得通红。

    这并不过分的要求将东哥拉回到现实,停止了他蛮不讲理的高谈阔论。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一定去努力赚钱!年底没问题!我们先尝试自己解决一下,实在不行了再去麻烦你爸!”东哥态度瞬间温顺了,他慌忙迈上前两步,将韩子雯拥在了怀里。

    “我只是想要一个难忘的婚礼呀!我也想当一天公主呀!这难道错了么!”韩子雯头埋在东哥的肩膀上,声音沙哑,饱含委屈。眼泪不住地涌出来,浸湿了东哥上衣胸前很大一片地方。

    “没有错,没有错!对不起,宝贝!相信我,到时一定会是个精美绝伦的婚礼!”东哥懊悔的轻轻摩挲着韩子雯的头发。柔声细语的向她承诺。

    八月的多伦多是从炽热像凉爽渐变的季节。

    东哥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去找适合自己的第二份兼职,他打算利用婚礼前余下的几个月尽可能的多赚一些钱。填补贡献给赌场的几万块钱亏空。

    我和阿力非常困惑东哥为什么不去开口问爹妈要些补助,亲生父母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因为没钱而失去爱情吧。但是碍于情面,我们一直没有问出口。

    “适合我的工作真是太少了!”东哥盘腿坐在沙发上面,低头浏览报纸上的招工信息,发出了一句感慨。

    “装修,种植马铃薯,汽车修理,挺多地方都在招人呀!”阿力紧贴着坐在他身边,抬眼粗略的瞟了一下报纸上的内容。

    “不行!这些都是白天的职位!我需要一份晚上夜班的工作!白天我已经全职在餐馆了!”东哥眉头紧锁。

    “夜晚的工作。。。。。听起来有点激情四射!”阿力挑了挑眉毛,一脸坏笑。

    “对对对!东哥!就你这健硕的肱二头肌,如花似玉的年纪,找个中老年富婆包养绝对不成问题!”我在旁侧挤眉弄眼的附和着,伸出手去捏他胳膊上绷起的一团肌肉。

    “谢谢你们好心的建议!但是我还是打算依靠自己的勤劳双手创造幸福!”东哥挺直了身板,直言正色的说道。

    “对了,东哥,我听一个朋友说他打工的农场好像在招收接送司机,每天接送采摘工人,往返约莫一百公里的距离,你要不打电话过去试试?”阿力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掏出手机,一边说一边给东哥找他朋友的电话号码。

    东哥第二天一大早就把电话播了过去。

    “这个工作听起来倒是有点令人兴奋!他们上夜班工人需要夜里十一点被送到农场,时间对于我来说刚好,但是。。。。。。”挂掉电话之后东哥欲言又止。

    “怎么说?”我和阿力好奇的问他。

    “应聘者必须要有一辆Van(面包车)才可以,单次要求拉六个以上工人”

    “呃。。。。。。那你是怎么想?”

    “嗯,我打算去买辆几百块钱的Van。”

    “几百块?那岂不是至少十年八手了,开起来会不会有安全隐患,你可要想好了!”我听的有些胆战心惊,忍不住劝说他。

    做了决定的男人不是轻易能被说服的。

    东哥当天就开始了寻找八手面包车的行动。不间断的翻阅各大网络论坛,杂志报纸,他想赶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份工作。

    几个小时之后,一辆二零零三年生产的庞蒂亚克面包车映入东哥的眼帘。

    “就是它了!年份没有那么久远,公里数也才刚过十五万,一千加币的售价是如此低廉,妥妥的高性价比!”

    “二手车套路深,还是应该多看几辆!”阿力建议。

    “不行!时间就是金钱,今天赶去拿了车,阴天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东哥从椅子上窜起来,表情已经迫不及待了。“现在我就打电话过去约看车!”

    卖车的车主是个相貌猥琐的中年大叔,稀稀拉拉的几缕头发无力的点缀在光秃秃的头顶两侧。他将与东哥的见面地点约在了离月光学院距离不远的一处社区篮球场,我和阿力为了防止东哥被骗,主动跟了过去。

    东哥像模像样的围着车身转了几圈,又指使阿力打开引擎盖,探出脑袋假装伸近前去仔细看了一阵。

    “我朋友是专业学修车的!”东哥言语中透出骄傲,伸出大拇指晃动了几下。

    猥琐大叔的表情略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淡定,他走到阿力身边从口袋里摸出盒香烟随手递上一支。

    “一看小弟检查车辆的动作,就知道是专业的!哈哈,你这个专业人士最有发言权,怎么样!大小毛病肯定都瞒不过你的火眼金睛,你慢慢检查,来抽颗烟先!到时候你给你朋友证阴这车绝对物有所值!”大叔说着说着把手悄悄搭在阿力的肩膀上,看上去两个人非常熟络的样子。

    “东哥,这车状态不错,能打个八十五分!大叔这车保养的还是可以的!一时半会不会出问题!”阿力眯着眼睛,叼着香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向东哥介绍。

    于是迷信阿力专业背景的东哥毫不犹豫的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现金,递给猥琐大叔。

    “大叔,你点点钱!这车安检和尾气都做过的吧!”东哥开口问他。

    “哎呀!小伙子!我卖这么便宜的价格,肯定是你自己负责安检和尾气检测呀!”猥琐大叔满脸堆笑,但是言辞中又包含了不容商榷的坚决。

    在加拿大买二手车,过户需要安检和尾气合格的证阴文件。大部分情况下证阴文件是由卖家提供,以此来显示对自己所卖车辆的信心;少数时候由于卖家闲暇时间较少,则由买家自行办理,车价会比市场状况类似的其他车辆稍微便宜一些。

    “对,这个价格,咱们自己回去做安检和尾气检测不亏。”还未等到东哥答话,阿力就迈上前两步,信心满满的对东哥说。

    “好吧,那有问题我在电话联系你了!”尽管表情有些犹豫,东哥还是接过了钥匙。

    “没问题!现在我们都是朋友了!随时保持联系!慢点开啊!”猥琐大叔点头哈腰,依旧是满脸不怀好意的狞笑。。

    随着东哥驾驶着他的八手新车带着我们渐行渐远,大叔矮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后视镜里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