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召唤圣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竺烂陀寺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竺烂陀寺

    苏东来扛着一箱金子,手中又提着一个大包裹,与林英、铁匠分别之后,向着山下走去。

    先找个地方将那金条与珍珠埋藏起来,然后苏东来进入隆县,找到了一个电话亭。

    先给小妹打电话,交代了一下天华大学的事情,然后才拨动号码,打通了马寅初的电话。

    “事情办妥了,林英师叔祖已经下山了。”苏东来道了句。

    “好!接下来的事情,你就别管了,隆县很快就要成为是非之地,此地不宜久留,你赶紧走吧。”电话那头马寅初的声音响起。

    苏东来略作迟疑,然后才道:“林英师叔祖入魔了。”

    电话那头半响不语,过了许久后才听见马寅初风轻云淡的声音响起:

    “我也入魔了。”

    苏东来一愣。

    “赶紧离开河南地界,哪里很快就要乱了。二龙山马上就要被荡平,你赶紧走吧。”马寅初叮嘱一番后,挂断了电话。

    苏东来拿着电话,站在那里许久不语。

    半响过后,方才深吸一口气,然后是拨动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二淑的声音。

    “我最近弄到了一批财宝,埋藏在隆县老地方,你过段时间寻个机会将其取出来。”苏东来道了句。

    “知道了。”二淑闻言立即懂了。

    “老子坟墓的事情,有线索了吗?”苏东来又问了句。

    “太难!”二淑略作迟疑,然后才道:“听人说,天华大学内考古高手无数,不如……咱们去绑一个过来?”

    “绑天华大学的考古高手?”苏东来一愣,脑海中无数念头闪烁,过了一会才道:“可有目标人选?”

    “天华大学有一个教授,叫做上官鹰,据说是仅次于考古院长的高手,在盗墓界也是响当当的存在。”二淑道了句。

    “不能请来白玉楼吗?”苏东来问了句:“小胡三爷能请来白玉楼,没道理咱们请不来。”

    “小胡三爷可不简单,是袁阁老最喜欢的外甥。他开出的价码,不是白玉楼能拒绝的。”二淑回了句。

    “看着办吧。江湖中的事情,都交给你了,记得替我招揽一批可靠的人手。”苏东来吩咐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江湖中但凡能指名道姓的宗师,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一个个背后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属于自己的复杂人脉关系网。

    “天竺啊!”苏东来拿起电话:“也不知甄善人在天竺办得怎么样了。”

    “喂!”电话那头响起甄善人的电话。

    “我是苏东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苏东来问了句。

    “比较难办。天竺太乱了,恒英帝国将天竺变成了殖民地,现在天竺的王朝与恒英帝国冲突不断,咱们的人到了这边,一时间也摸不到头脑,找不出头绪。”甄善人道:

    “僧人在天竺的地位很高,咱们想要接触不太容易。”甄善人有些感慨。

    “我知道了,准备好逃亡的路线,等我到来。”说完话苏东来挂断电话,然后拿了两根小金鱼,踏上了前往天竺的客船。

    伴随着轮船的一声鸣叫,大船浩浩荡荡的向着天竺开了去。

    苏东来看着船上的人,要么是一些衣着得体、面带傲色的洋人,要么就是一些面显彩色,骨瘦如柴的黄种人,面色卑微的坐在脚落地,埋头缩成一团。

    “这个时代……”苏东来扫过船上的众人,他不想招惹麻烦,所以一直呆在房间内。

    足足做了三天三夜的轮船,苏东来才到了岸边,踏上了天竺的土地。

    “东家,这里!这里!”苏东来才下船,就见甄善人站在码头挥舞着纸牌,对着苏东来大喊。

    “莫要喊了,我看到了。”苏东来没好气的走上前去:“情况怎么样?”

    “别提了,现在天竺的情况不是一般的复杂,天竺本土势力与恒英帝国不断对抗。尤其是佛门的练气士,与恒英帝国更是势如水火,谁也不服谁。”甄善人道:

    “现在天竺的街头,到处都是小偷、流氓、站街女,以及无数无家可归的流民。”

    “叫你准备的资料呢?”苏东来问了句。

    “早就准备好了。”甄善人带这苏东来,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庄园,此时庄园内一伙华夏人拿着枪不断来回巡视。

    “在天竺,佛祖的舍利子供奉在烂陀寺内,与佛祖舍利在一起的,还有昔年佛祖亲笔书写的经卷《大乘如来真经》。只是烂陀寺内有练气士镇守,还有持枪的护卫队,咱们也不敢贸然前去。”甄善人道。

    苏东来看着甄善人递过来的资料,一双眼睛陷入了思索。

    “可有烂陀寺的地图?”苏东来问了句。

    “没有。这等隐秘之地,怎么会轻易流传出来?”甄善人摇了摇头:“要知道,现在烂陀寺暗中不断刺杀恒英帝国的高官,又怎么会随意暴漏了烂陀寺的布局?等敌方的飞机大炮来轰吗?”

    苏东来一遍遍的翻阅资料,心中已经有了计策。

    “天竺乃是佛祖的发源地,必然有最为完整的练气士传承,而且佛门最善于炼性,降服心猿意马,想要强行闯入烂陀寺,似乎不太现实。”苏东来放下资料,脑海中闪过一道道念头。

    然后心头念动,大气层中的点星印记,自虚无中来,向着那烂陀寺飘荡了去。

    然后整个烂陀寺的所有布局,都被其清晰的收入眼底。

    “真经与古卷收集在什么地方?”苏东来将烂陀寺内的地形图收于眼底,忽然问了句。

    “佛祖的所有遗物,都供奉在朝圣阁内。朝圣阁常年有四位练气士镇守,不离开佛祖的神物半分,吃喝拉撒绝不离开,咱们就算是想要偷盗,也没有办法。”甄善人道。

    “未必没有办法。”苏东来摇了摇头,此时坐在那里,分析着烂陀寺内那座宫阙,是所谓的朝圣阁。

    “你知道朝圣阁在哪里吗?”苏东来问了句。

    “不知道。怕是除了烂陀寺的僧人,没有人知道朝圣阁在哪里。”甄善人连连摇头。

    苏东来手指敲动窗框,感受着空气里湿润的空气,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东家,天竺的情况太过于复杂,咱们几个外乡人,留在此地太过于显眼。在这天竺,共分为四色人种。一种就是贵族,恒英帝国的贵族。所有天竺,都是恒英帝国的殖民地。第二种,就是天竺的贵族。第三等,是天竺的平民,第四等才是我等黄皮肤。要是此地闹出什么风波,这些肮脏的家伙,非要将黑锅扣在咱们的头上不可。”甄善人小心翼翼的道。

    “你带领着手下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只怕会牵连到你等。”苏东来思考许久后才道。

    甄善人说的话确实是如此,黄种人黄皮肤在这个一片黑的地界,太过于显眼。

    尤其是这个时代,来到这片地界的黄种人,其实并不多。

    “东家,你……你可不能冲动!”甄善人闻言顿时急了。

    苏东来可不能死啊!

    苏东来在长安的关系,他已经见识到了,他好不容易与军阀挂上钩,正要靠着苏东来吃香喝辣,哪里能坐视着苏东来死去?

    “你要是不回去,死在这里可莫要怪我。”苏东来不紧不慢的道了句。

    甄善人闻言立即不再说话,而是闭上嘴巴。

    第二日

    甄善人与十几个伙计离去,乘坐游轮回归华夏,留下苏东来拿着手中的资料,站在了天竺的街头。

    “烂陀寺。”苏东来心中有了一些想法:“我有练气术,只要我想,这些人就抓不到我。唯一可虑的是烂陀寺内的练气高手,万一纠缠起来,反倒是麻烦。”

    苏东来将手中所有资料尽数焚毁,然后起身向着烂陀寺走去。

    烂陀寺虽然重兵把守,但却并不阻止百姓祭拜。

    苏东来面色虔诚,一路进入寺庙,然后来到了释迦牟尼佛像的雕塑前,上了一炷香后,就开始装作是游人,在烂陀寺内闲逛。

    通过点星印记的观察,苏东来大致锁定了朝圣阁的位置,只是如何进入朝圣阁内夺取宝物,却是难题。

    “我要是强行出手,天知道天竺会不会有克制练气士的东西,就像那二龙山一样古怪。还需想个办法,将朝圣阁给点燃,到时候朝圣阁内的练气士必然会携带佛祖神物出来。然后我在趁机动手……”

    苏东来略做沉思,在烂陀寺内转悠了一圈,然后起身走出了烂陀寺。

    “三日之后,有一场大风。”苏东来圣位推演,刹那间感应到了空气中的气息:“烂陀寺乃是千年古寺,多为古木建筑,一点就着。”

    “无量天尊,为了我的大业,只能牺牲烂陀寺了。”苏东来不知烂陀寺深浅,不敢随意动手,他要趁机制造混乱。

    毕竟烂陀寺内多有苦行僧,而且还是佛祖的亲传,究竟有什么隐秘手段,谁也不知道。

    苏东来在街头买了一桶煤油,然后回到庄园内,耐心的等候时机。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