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宋:开局宋徽宗面前密谋造反 > 第十八章 给傻子做妾也愿意

第十八章 给傻子做妾也愿意

    阴雨连绵。

    杨傲心情不咋好。

    难得被解禁,不用家里蹲了。

    可没成想遇到天天下雨。

    无奈只能继续宅着。

    这雨下的人都快发霉了。

    生活乏味的很。

    不过有人比杨傲的心情更糟。

    ……

    在朝堂上。

    宋徽宗赵佶,提出当十钱铸造有人贪污渎职,好不容易通过了禁用当十钱的政策。

    但是一提要回购当十钱,还是十二文这么溢价收购。

    这不是要掏空国库啊,国库要空了,俸禄从哪出。

    顿时满朝文武不答应了。

    不但当十钱不让禁用了,还要求赵佶下罪己诏,忏悔不该乱动祖宗之法。

    一个个和赵佶死磕起来,恨不得撞死在文德殿上,精忠报国。

    赵佶一见犯了众怒,顿时慌了神,没辙了。

    本来想去找杨傲套一下情报,求教法子继续推行政策的。

    可谁成想刘婉容病重。

    这可是他最宠爱的妃子。

    立马什么国家大事抛之脑后,抱着爱妃痛哭流涕。

    这哭的伤心的,你还别说,还挺像个情种,不去演戏拿奥斯卡可惜了。

    结果演太过了,赵佶也跟着病倒了。

    跟着病倒的还有杨戬。

    杨戬也没啥大病,就是被气的。

    本来瞧见儿子出息了。

    能大把赚银子。

    眼瞅着抱孙子有望了。

    可谁成想,去各家求亲。

    帖子递进去,直接被劝退了。

    一开始杨戬还不知情。

    只当自己儿子是个白身,勋贵,清流人家瞧不上。

    也没在意,继续去求亲。

    可谁成想,姿态放低后,求亲还是吃闭门羹。

    最后派人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儿子如今可是傻名远播。

    汴京城内,没有哪家舍得把自己宝贝闺女嫁给一个傻子。

    杨戬一急,就气倒了。

    “哎,我儿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摇椅上,杨戬头上敷着冷毛巾,一脸的生无可恋。

    杨傲一手托腮,在一旁发呆的看雨水。

    真是的。

    上一世,惨遭社会毒打,讨媳妇难。

    怎么这一世还这么难。

    自己这出生,这门第,本来也不愁媳妇的。

    谁成想老天爷和自己开了一个大玩笑。

    自己怎么就成了街头巷尾争相传颂的傻子呢?

    门房贾六这时候进门来,手里递了个帖子。

    “主君,泾州团练使陈洪求见。”

    杨傲咦了一声,看向老爹:“这人谁啊?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杨戬回道:“官家日前提拔我为彰化军节度使,领泾、原、渭、武四州湘军,他是泾州团练使,来拜见我,是理所应当的。”

    杨傲明白了。

    其实就是下级拜见空降领导。

    这马屁必须拍好了,要不然,他这个团练使官职说免就给免了。

    杨戬回道:“你去回他,本官身体抱恙,就不见他了,免得过了病气给他,让他放下礼单就先回吧。”

    杨傲问道:“老爹,你不打算见他?”

    杨戬回道:“他一个从八品,想见我这个二品大员,哪那么容易。”

    “要这么好见,那咱们家的门槛早就被这些芝麻绿豆的小官给踏烂了。”

    “我肯收下他的礼,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看吧,要不了两天,他肯定变着法子,托关系,求人情,再送份大礼过来。”

    话音才落。

    贾六又回来了。

    禀报道:“主君,这陈洪说他知道您的病因,特此献上家传良药松香秘方,为主君您分忧。”

    杨戬一脸厌恶,臭骂道:“狗屁不通?松香怎么可能能医好我的病。”

    杨傲咦了一声。

    不提松香还好。

    一提,杨傲立马想起陈洪是谁了。

    这位不是西门庆的亲家嘛。

    陈洪本是清河县的商贾,大地主,靠卖松香发家。

    为了权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杨戬的侄儿。

    杨戬恼火喝道:“给我这混球轰出门去,叫他卖假药哄人。”

    “等一下。”

    杨傲喊道:“把松香单子给我看看。”

    贾六立马恭敬奉上。

    杨傲打开了一看,顿时笑了。

    “老爹,有人为了巴结您,居然舍得把自己的亲闺女往火坑里推,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父母呢?”

    杨戬皱眉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傲把单子递给他:“你自己看看吧。”

    杨戬接过一看。

    居然是陈洪女儿的生辰八字。

    古人的八字是绝对不允许外泄的,因为迷信厌胜之术,怕被扎小人报复。

    但是谈婚论嫁时候就不同了。

    必须互换庚帖,要了男女的生辰八字,去找大师合八字。

    陈洪这是要和杨戬结姻亲。

    杨戬瞧明白陈洪用意。

    冲杨傲问道:“儿啊,你怎么看这送上门的亲事。”

    杨傲嘲讽道:“这个陈洪很会钻营,自以为雪中送炭,解了老爹你的燃眉之急,会得到老爹赏识。”

    “可往深了想,这家伙心机很深。”

    “在外人眼里我就是个大傻子,他居然忍心把自己亲闺女往火坑推,这足见他的品行。”

    “再有,他一个个团练使,地主老财,居然妄想高攀咱们家,分明就是想趁火打劫,好借着咱们家的权势胡作非为。”

    “将来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乱来,要咱们替他背锅。”

    “就算现在不惹祸,可难保老爹你两腿一蹬,上了西天后,难保他一家大小不会借机拿捏我。”

    “到那时候,肯定是要赶我这个傻子出门,好独霸咱们杨家家产。”

    “哼,这用心险恶至极,可不能随了这混蛋的意。”

    杨戬满意的点头:“你能看出其中的门道,足见不傻,反而聪明绝顶,就是有时候脑子犯糊涂,说些不着调的胡话。”

    “哼,区区一个团练使,还是花钱捐的官,他的女儿也配得上我儿子。”

    “贾六,你去告诉他,他女儿就是一个妾室命,还想高攀我儿子。”

    “如此没有眼力见,他这团练使也别当了,滚回家去卖他的狗屁松香。”

    贾六立马去轰人。

    很快又回来了。

    跑的气喘吁吁禀告道:“主君,那陈洪说,能给衙内做个妾也是好的,多谢主君成全。”

    “什么?”

    杨戬气炸了:“我什么时候答应让他女儿进府了?”

    “这该死的泼皮,真会投机取巧。”

    杨傲忍不住笑了。

    有个大官老爹就是香啊。

    下面的人上赶着送女儿伺候自己,做妾都愿意。

    不过他乐意。

    自己还不乐意呢。

    杨戬更不乐意,发狠道:“他要送女儿给我家做妾是吧,行,我趁了他心意。”

    “告诉他,我杨府的妾,都是要卖身为奴的。”

    “你拿5两银子给他,让他签下卖身契,从此这闺女和他陈洪再无关系。”

    “等他把女儿送来了,直接卖镇安坊青楼去。”

    杨傲吃惊的瞪向杨戬。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杨戬行事。

    果然是够狠,够辣,够毒。

    可怜的陈洪闺女,就这么成为了政治陪葬品。

    “老爹,不用这么狠吧。”

    杨傲冷哼道:“刚夸你聪明,这会儿怎么又犯糊涂了。”

    “今日我要不严惩他,怕是日后,就有第二个,第三个陈洪上门趁火打劫。”

    “儿子,咱们家是高门显贵,要是和这样的人家结了亲,脸面都要丢尽了,日后还怎么在东京城立足。”

    杨傲沉默了。

    杨戬虽然行事狠辣了些。

    但是说的对。

    不杀鸡儆猴的话,怕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把自己女儿推销上门。

    就想着老爹一命归西后,谋夺傻子家产。

    这事上面,还真要下点狠手。

    绝了某些无耻之徒的鬼心思。

    杨傲点头答应:“就这么着吧。”

    “贾六,你小子没少收陈洪好处费吧。”

    门房贾六被衙内道破了好事,眼巴巴的从怀里掏出银两。

    足足20两呢。

    杨傲挥手道:“没想没收你的,都拿回去吧。”

    “既然收了人家好处费,那你也得好人做到底。”

    “回头你偷偷告诉陈洪他闺女的去处,让他备足了银两去赎人。”

    “好嘞,衙内,小人这就去办,保证办的妥妥的。”

    贾六把银子揣回怀里,欢喜的去找陈洪。

    杨戬深深看向杨傲:“儿子,你心不够狠。”

    “若我是你,定把这消息瞒的死死的,等他闺女在青楼坏了身子,再去派人通风报信,敲锣打鼓让满汴京城都去瞧热闹。”

    杨傲冲便宜老爹竖起大拇指:“您老够狠,可我做不到这么狠,适当给点教训就好了,没必要坏了人家小丫头一生的幸福。”

    “再说了,这种人,就是一条恶犬,你这么狠得罪他,万一他将来攀附上了其他权贵,回头反过来咬咱们一口。”

    “那咱们可就得不偿失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杨戬训斥道:“妇人之仁,无毒不丈夫,在官场上你若不狠,就准备替自己收尸吧。”

    杨傲笑道:“老爹,我看你在官场上这么狠,胆子挺大的呀,怎么就没胆子和我一起造反啊?”

    杨戬皱眉问道:“儿啊,你怎么一天天就想着造反呢,咱家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不容易,你怎么就想着往火坑里跳呢?”

    杨傲苦笑道:“我也不想啊,可你看看这朝堂之上,处处都是贪污腐败,这样腐朽的朝廷,注定是保不住的。”

    杨戬气急:“那也轮不到你去造反,总之,我不许你胡来,听见吗?”

    杨傲懒得和他斗嘴,敷衍道:“知道啦,知道啦。”

    贾六回来了。

    跟着来的还有一位公公。

    杨戬一见,心头咯噔一下。

    立马急的从摇椅上弹起来:“刘娘娘怎么样了?”

    杨傲稀奇的起来。

    刘娘娘?

    瞧老爹这紧张样。

    不会是老爹的相好吧。

    公公着急回道:“杨大人,不好了。”

    “娘娘如今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太医说再不退烧,怕是撑不过三日。”

    杨戬急的跺脚:“庸医误人啊。”

    杨傲纳闷问道:“老爹,这位刘娘娘得了什么病啊,居然连太医都瞧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