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第十八章不按常理出牌的姑娘

第十八章不按常理出牌的姑娘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哎,这诗我居然还记得,哈哈,记性不错,还有什么,嗯,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这是谁写的啦?金庸老先生还是古龙大大,记不清了,反正都是描写江湖的一代高手呀,可惜呀,都作古了。”

    薛小苒蹲地围着他转悠,嘴里念念叨叨地说个不停,不时还把他的长发往前拨开。

    这古人,没事留这么长头发干啥?比她的头发长两倍有余了吧,打理起来麻烦死了,没洗发水,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东西洗头发,薛小苒捏着他又长又黑又打结的头发,心里嘀嘀咕咕。

    连烜却是心中一惊,这两句诗端是精辟大气,洒脱不羁,这么好的诗句居然没有流传于世,这姑娘话里的意思是,写诗句的人已经作古?那实在是可惜了。

    “……好啦,药水没了,想搽也不行了,嗯,大致先这样吧。”

    薛小苒左右看了看,有些伤口都没能搽上,可药水已经没了,暂时只能这样了。

    “你腿上有伤没?”

    薛小苒的视线落在他白色的长裤上,白色的裤子已经脏得不成样子,膝盖裤腿到处都是泥巴,但是,血迹没瞧见多少。

    连烜连忙摇头,伤口大多集中在上面,腿上的伤并没有太多,就算有,他也不会承认的,他还真有点怕这个生猛的姑娘会直接扒了他的裤子。

    有伤也没药水搽了,薛小苒耸耸肩,帮他把衣裳披上,转到他前面后,再给他系上衣襟。

    “大功告成!”薛小苒轻呼一声。

    连烜总算松了口气,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姑娘,真真让他有些冒汗。

    “烤板栗吃。”

    薛小苒歪歪斜斜坐到了火堆旁,拿起两根临时筷子,夹起毛刺刺扔到火堆边上。

    等毛刺刺摆满一圈后,她开始翻找起猴群扔给她的那堆剩下的果实。

    “……这是梨,又小又酸涩,嫌弃。”

    “……这是土石榴,砸瘪了一半,可惜。”

    “……这是松塔,不能吃,砸人倒是挺疼的。”

    “……这个,是啥?又青又黑的,丑不拉几的。”

    连烜慢慢往火堆的方向挪动了一下,听到她的自言自语,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啊?!哈哈,原来是山核桃呀!”

    薛小苒拿着剥开外皮的山核桃哈哈大笑。

    一惊一乍的样子,让一旁的连烜心里忍不住一再叹气。

    “山核桃呀,好东西呢,就是壳太硬了,没有夹子或者锤子,不好剥壳。”薛小苒拿着手里的山核桃往地上的石头敲了敲,果然,硬邦邦的。

    “猴群那边果然很多好东西,嘿嘿,明天我到那边附近找找看,这山核桃外壳厚,里壳硬,猴子肯定吃不了。”

    薛小苒眼睛亮晶晶的,猴子不吃,当然是要便宜他们了,嘿嘿,壳再硬,还能硬得过石头么?

    猴子虽然不吃,可猴群会护地盘呀,连烜皱起了眉头,很想提醒她一句,可手指摸了摸生硬的地板,又无奈地收了回来。

    “……山核桃和板栗都是壳厚肉少,不得力,还是得找些能扛饿的。”

    薛小苒把土石榴往身上擦了擦,一口咬下去。

    嗯,还行,是记忆中的滋味,甜中带酸,籽还忒多,但果肉扎实,填肚子不错。

    三两口吃完,开始扒拉火堆旁炸开的毛刺刺,用树枝夹出烤熟的板栗放过一边,再把割过蛇肉的银色小刀用水洗一洗,然后放在火上烤一烤,开始剥板栗吃。

    手心很疼,钻木生火的时候搓出了两个小水泡,薛小苒看着水泡扁扁嘴,疼就疼吧,有吃的就行。

    秉承着吃货的精神,再疼也要填饱肚子,薛小苒很有毅力地继续剥板栗,剥一颗吃一颗,满嘴温热糯软的板栗,温慰着她浑身的疼痛。

    等她吃得舒坦了,就把小刀往连烜手里一塞,理直气壮地说:“呐,你手边有烤熟的板栗,自己慢慢剥着吃,我手疼,就不帮你剥了。”

    说着,她往火堆里放了几块柴火,又捡起一边脏兮兮的防晒衣穿上,拉好拉链后,找了个合适的方位侧身躺了下去,把背包枕在脑袋下。

    “……哎呦呦,我的老腰呀。”

    “……这浑身酸爽的滋味,明天怕是要起不来呀。”

    “……山洞口那么大,半夜会有啥东西跑进来么?”

    “……连烜呀,一会儿,你吃好了,就躺着休息吧。”

    “……我不行了,我得先歇着了,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这么累过。”

    “……哎呦,这地好硬,硌着好疼。”

    “……困死了。”

    絮絮叨叨的声音渐渐变成匀速的呼吸声。

    连烜没有焦急的眸子盯着她睡着的方向,神情带着几分无奈和怜惜。

    薛小苒一觉睡到了天大亮。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山洞外的已经一片亮堂。

    艰难地转了转脑袋,看到旁边坐着一个人影。

    “……啊?连烜?你一晚没睡啊?”

    薛小苒哑着嗓子问了一句,浑身的疼痛扯得她眼睛鼻子都皱成了一团,好不容易咬紧牙根坐了起来。

    果然,昨天累了一天的后遗症出现了,身上的酸疼比昨天有过而无不及,特别是屁股和腰上那片,疼得她嘴都扯歪了。

    连烜摇摇头,又点点头。

    火堆还燃烧着,山洞顶上有些烟雾缭绕。

    薛小苒记了起来,昨天半夜她醒过,当时就看到连烜正往火堆里添柴,她模模糊糊问了他一句,他没有回话,薛小苒实在太困,看到熟悉的人影,她嘟囔着又安心地睡了过去。

    “这样可不行,你是伤号,受伤了要休息好,伤才好得快一些。”

    她有些懊恼,昨天晚上她其实一直惦记着要起来看火的,可她太困了,没起得来。

    连烜一定是为了看火,所以没有睡觉。

    “天都大亮了,你赶紧歇着吧,不用再看火了。”薛小苒费力地站了起来。

    连烜摇着头,他昨晚是睡着了的,只是睡得浅,火势小了以后他起身摸索着添柴,后来,听到她蠕动着身体朝火堆越来越近,他只好坐到了她和火堆之间,免得这姑娘一不留神滚进了火堆里。

    薛小苒气馁地用手背揉揉眼睛,摸不清他到底睡了还是没睡。

    她“噔噔噔”跑出了山洞外。

    没多会儿,又“噔噔噔”跑了回来,然后往他手里塞了块石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