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第十六章奇……葩……

第十六章奇……葩……

    她奶奶说过,葛喜欢生长在潮湿的坡地或者沟渠边,如果能找到葛,既解决了部分食材问题,又有了制作衣服的材料。

    一举两得!多好的事情啊,薛小苒乐呵呵地想着。

    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先找到麻或者葛再说。

    做人要乐观豁达,遇事才能从容自如,薛小苒人生格言还是很积极向上的。

    至于找到麻或者葛后怎么制作衣服,首先当然是要提取纤维了,方法不外乎是浸泡、熬煮、曝晒、漂洗、揉搓等等,她看过类似的纪录片,但是记不大清楚了。

    方法还是其次,费力的程度倒是让薛小苒头疼,她这两天耗费体力得厉害,身上又带着各种淤伤,用点力就疼。

    艾玛,感觉自己很快就能体会到身轻如燕是种什么境界了。

    薛小苒不会纺织,但她会织毛衣,勾毛线鞋、毛线帽、毛线袜,还有绣十字绣鞋底这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

    奶奶带大的孩子,当然都深受奶奶的影响。

    她从小看着奶奶倒弄这些,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没事的时候就拿着奶奶的半成品戳上几针。

    早些年,他们家没有拉网线,生活习惯很简单,薛小苒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写完作业吃饭看电视,奶奶就坐在她身边,不是给孙子孙女织毛衣就勾毛线鞋,或者绣十字绣。

    最近几年家里才拉了宽带,那还是因为她的弟弟和堂弟们抱怨,说回村里没有网不能玩游戏不好玩,每次来了没多久,他们就嚷着要回去了。

    爷爷为了他们能在村里待久一些,特地去办理了宽带业务。

    薛小苒也算沾了他们的光,家里有了电脑,也用上了智能手机,她的业余娱乐开始转向电脑和手机,电视反而很少看了。

    所以,早些年看过的纪录片印象已经很模糊了。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摸索着慢慢来吧,乐天的薛小苒的心情转晴。

    反正情况已经这样了,哭丧着脸也没用,还不如往好的方向多想想呢。

    夹起一块烤得焦黄的蛇肉,确认熟得不能再熟了,“呼呼”吹了几口,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肉质鲜嫩细滑,精瘦劲道,还带了一点甜味,没有加入任何调味料,味道居然也不差。

    薛小苒吃得一脸幸福,“……这蛇肉居然很好吃。”

    她又咬了一口后,就把手里的蛇肉放到了一边,然后用小刀割下一片野芋叶,夹起另一块烤熟的肉,放凉了一会儿,用野芋叶包着递给了连烜。

    “你尝尝,味道不错,没有什么腥味,还特别的鲜。”

    连烜拿着包好的蛇肉,朝她颔首致谢。

    薛小苒却哪里还顾得看他,转身夹起刚才吃到一半的蛇肉,美滋滋地啃了起来。

    连烜把肉凑近嘴边,蛇肉的香味很熟悉,雷栗最喜欢把蛇肉烤着来吃,药王岭的蛇十之八九是被他霍霍掉的。

    也不知道,雷栗能发现那个女人的异样么?

    他默然。

    “连烜,快吃呀,冷了就不好吃了哟。”

    啃着蛇肉的薛小苒催促着发呆的他,瘦成皮包骨的人,手里有烤得香喷喷的肉居然还能发呆,她也是佩服。

    连烜扯了扯嘴角,慢腾腾开始进食,咬下一口肉后,闭着嘴巴安静咀嚼。

    啧啧,薛小苒暗自啧舌,这种时候吃东西还讲究,这家伙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的老爷公子啥的吧?

    她瞟了眼那张青红紫涨吓人的脸,咧了咧嘴,转头自顾大口吃肉起来。

    一段肉,切了六小份,各分三份,野芋叶上还有四段肉。

    薛小苒摸了摸暖呼呼的胃,露出了舒心的笑脸。

    “剩下的挂起来风干,这种天气应该不容易坏。”

    她呲牙咧嘴地站起来,旁边的石壁上,有块凹陷下去的石坑,位置正好在她的肩膀上,把石坑里清理干净,再用野芋叶垫着蛇肉放上去。

    “先放这里,明天找了有韧性的草把它们挂起来。”

    拿起一根长的枯枝,一脚踩在粗的那边,手上一用劲,“啪”的一声,枯枝断成了两截,可随后的震力把薛小苒震得咧嘴直抽气。

    “哎呦呦,连根破树枝都欺负我。”她咧着嘴把树枝放到火堆里,继续用同样的法子掰断树枝,边掰边咧嘴,“嘶!,欺负我,就全都让你们烧成灰,化为肥料继续发挥你们的余温吧,哼,今晚的柴火应该够用了吧。”

    直到把那堆树枝都掰断,她才哼哼两声,歪着屁股坐下。

    连烜一直无声听着她的动静,面上看似平静,心中却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脾性的女子。

    很奇特,或者说奇妙,又或者说奇……葩……

    一边絮叨着呼痛,一边生猛地掰断柴火,“噼里啪啦”一顿后,拍拍灰又抽气着坐下。

    不知怎地,连烜就觉着有些想笑,额,当然,他又不好真的笑,所以,嘴角有点要抽不抽的,憋得他乱糟糟的胡子一阵抖动。

    “呀,你是不是伤口疼呀?”薛小苒一坐下,就看到他的脸有些抖动,连忙拿过她的背包,“止痛药只剩一片了,消炎药也是一片,退烧药昨天晚上吃了就没了,所以,可不能再发烧了,以后只剩下的只有胃药了,胃药倒是剩不少,哎,心塞,早知道多买些囤着就好了。”

    这些药可以买起来囤?连烜盯着眼前朦胧的影子,脑子里快速转了一圈,昨天她喂他吃的药丸,颗粒很小,效果却非常好。

    不论是止痛还是退烧,几乎都是立竿见影的,还有那个消炎药,顾名思义应该是消炎用的,他的伤口红肿的地方似乎是有些消肿了。

    什么地方产的药会这么神奇?他竟从未听说过。

    这姑娘又是从何处买到的?连烜脑子里一堆问号,却苦于无从问起。

    “你的伤口很痛么?需要吃止疼药么?”薛小苒看着手心剩下最后那颗芬必得,心里很是不舍。

    她大姨妈疼得半死的时候,就靠这个救命了,虽然不是每次都疼,可疼起来确实难受呀。

    给连烜吃了,就没了。

    大姨妈造访的时候,她可咋办呢?昨夜受了一夜凉,可以预见这个月她会疼得如何的神魂颠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