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第十五章会很惨的……

第十五章会很惨的……

    什么叫那个什么?连烜听得一头雾水。

    薛小苒拨了拨贴在额头上的刘海,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嗯,就是你今天打死的那个东西。”

    她没敢直接说蛇,在她的认知里,还是有很多人接受不了蛇肉作为餐桌上的一道菜式的。

    蛇?连烜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他轻轻点头。

    在药王岭住了那么多年,吃过的蛇肉,没有一百条也有九十条了吧。

    今天下午离开河岸的时候,他就想提醒她一句,要不要把那条蛇带上,只是想起她被一条死蛇吓得魂不守舍的样子,他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女子怕蛇,大约是天性吧。

    没想到,后来她居然自己跑回去把蛇弄回来了,看来饿肚子的本能战胜了她怕蛇的天性,连烜嘴角微翘。

    见他点头,薛小苒心里松了口气,“呼,你能吃就太好了,这地方虽然能吃的动物不少,可我一不会打猎,二不会做陷阱,想要弄到猎物,大约是痴人说梦了,你这一身伤,也不宜动弹,所以,这蛇肉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说着说着,薛小苒把视线移到了那几段蛇肉上,满脑子想着如何能把肉多存放几天,好让他们多几天口粮。

    盐渍、风干、熏制、曝晒……

    脑子里迅速浮现最常见的几样方式,盐渍没有条件,曝晒条件不足,光照明显不够,风干和熏制倒是可以试试,不过,熏制和风干也是要经过用盐腌制好后才熏的,不用盐腌制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成。

    薛小苒盯着蛇肉冥思苦想,直到她蹲得两腿发麻,才回过神。

    “哎呦!”屁股疼,腿又麻,她用手撑着地上歪着屁股呲牙咧嘴地坐下。

    连烜听着她呼痛的抽气声,想到了这姑娘一整天的遭遇,他向来冷漠的眼角不自觉的柔和了一些。

    虽然只相处了短短两天时间,连烜对这个薛小苒的性格脾气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这是一个大大咧咧,唠唠叨叨,还喜欢大惊小怪的姑娘,可也是个心地善良,活波和气,大方好相处的姑娘。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他们所处的位置应该在黎国境内,奔腾的河水直接把他冲到了下游底部,然后从江流的分支飘入了越岭山脉最里端。

    要想从山脉里端平安走出去,就算是他没有中毒受伤前,也得耗费不短的时间,而以他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走上半年都未必走得出去,为今之计,只能暂时停留在山洞里养伤了。

    只是这外伤还好说,大多都是鞭痕,看着严重,实际却是他身上最容易养好的伤,困难的是他体内中的几种毒,每一样毒的解药配方都不是轻易能聚齐,如果他师父还活着,或者有他师兄在,解毒倒是不难,可惜,师父已经仙逝,师兄又居无定所,行踪难寻。

    他当年醉心学武,对医术兴趣不大,师父也就没有在这方面太过强求。

    如若当年他能在医术上多花点工夫,何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连烜自嘲,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师兄嘴角讽刺讥笑的弧度。

    连烜抽搐的嘴角勾起了脸上的伤口,刺痛的感觉让想到那女人挥舞着鞭子嘴里骂出的怨恨和恶毒。

    他半垂的眸子冷刃如霜。

    那边的薛小苒拿着水瓶把水倒出,清洗一块用作灶台的石头,那块石头比较小块,而且平整低矮,略有偏斜。

    把蛇肉用小刀切割成小份,然后放在石头上面用火围着慢慢烤熟,今晚的晚餐就算有着落了。

    薛小苒咽着口水,把燃烧的柴火往石头旁堆。

    很快,石头上的蛇肉开始“滋滋”冒油,肉香味飘散在空荡荡的山洞里。

    “没有盐,没有配料,白肉的味道大概不会太好吃。”薛小苒用两根树枝翻动着蛇肉,嘴里叨念着不会好吃,眼神却盯着肉移不开,“等明儿有空,我往河边仔细找找,近水的地方植被相对比较丰富,总能找些能吃的东西。”

    “再去猴群那边瞧瞧,我看它们扔下来的水果有很多种,那些果树肯定也在附近。”

    “你的伤也不知道得养多久,这里的天气有点像入秋的感觉,要是这样,我们会很惨的……”

    薛小苒絮叨的话停了下来,她发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冬天可能要来了。

    而,她和连烜都只有一身单衣。

    要是没有过冬的衣裳,他们就是天天守着火堆,也很难熬过整个冬天吧。

    不是有点像入秋,而是确实已经入秋了,连烜默然,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有些事情从她嘴里冒出来,总是显得很奇怪,季节都能记不清楚么?

    他虽然记不清确切的日子,但是,冬天真的不远了。

    他们可能真的会很惨的……

    连烜转头看向薛小苒,眼里只有模模糊糊一片,有一瞬间的冲动,他想让她不用管他了,自顾寻路逃出森林去吧。

    可转念一想,以这姑娘毫无武技的体能,加上笨拙的野外生存能力,入冬前要走出森林,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到最后,说不得两人都要含恨埋尸在这片枯叶腐木之下了。

    那样的结果,还不如现在的两人同行来得更有利呢。

    他体内的毒虽然一时半会解不了,可找到一些适合的药材,还是能起到缓解压制的作用的,虽然这药材怕也难寻……

    连烜叹息,他活了二十一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狼狈无力的局面。

    安静的山洞里有些烟雾缭绕,围着火堆的两人身体挺暖和,可心里都有些凉飕飕的。

    “滋滋”烤肉的声音拉回了薛小苒的心神,眼看着肉都快被烤焦了,她连忙把肉翻了翻。

    “先别管那么多,吃顿饱饭再说,死也得做个饱死鬼才行。”

    薛小苒利索地翻着焦黄喷香的蛇肉,只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她咽了咽口水,心思又转到了冬衣的问题上。

    古代最早的衣裳是麻或者葛制成的,野麻和葛叶她都认识,她们村子附近的山脚边就有很多野生白麻,葛的话,应该是粉葛的藤蔓,他们家的菜地边就种了粉葛。

    粉葛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淀粉含量高,量大管饱,而且扛饿。

    最重要的是她能认得出来,明天她就沿着河岸找找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