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薛小苒的古代搭伙之旅 > 第十四章生活终于对我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第十四章生活终于对我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太阳渐渐西落,森林里的光线开始昏暗。

    连烜扶着树干站着,没有焦距的瞳孔对着山洞外那片空旷的河岸,他脸上没有表情,可他心里却有些不平静。

    那姑娘去得有些久,他已经在附近慢悠悠摸索了一遍,她还没回来。

    一个姑娘家在森林里四处游晃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他的拳头想用力握紧,却使不起力气,丹田的内力空荡荡的,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半天能聚起一次功力已经是极限了,连烜猛地一闭眼,遮住眼底的无力和恼恨。

    “踏踏踏”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朝山洞的方向奔来。

    一听就是那姑娘沉重笨拙的脚步声。

    连烜心中暗松一口气。

    “哎呀呀呀!,回来晚了,我的火还没生,山洞还没扫,草还没有拔,啊啊啊!真要命呀。”

    看到树旁站着的连烜,薛小苒像是见到了熟悉已久的老朋友,丝毫没顾及形象,开始吱哇乱叫。

    她感觉自己就是有十只手都忙不过来,但她还是先把手里沉甸甸的东西小心放在了离山洞比较远的大石头上。

    连烜侧耳听着她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有些无语,这姑娘的性格难道一直是这样风风火火的么?

    薛小苒一口气不带歇,她和连烜招呼一声。

    放下背包,跑到柴火堆旁,把细小的杂枝枯草绞成一簇,勉强弄出一个扫把样,然后跑进山洞里,先从那块凹陷的大石板上扫起。

    石头、泥块、枯草从大石板上“噗噗”掉落。

    昏暗的山洞里,视线已经很模糊,薛小苒秋风扫落叶般挥舞着手里粗制的扫把,力争快速整理出一块可以让两人落脚的地方。

    山洞里“噼里啪啦”,尘土飞扬,不时还传出“咳咳!”被灰尘呛到的咳嗽声。

    连烜嘴角有些抽搐。

    这姑娘一边喊着“饿死啦!疼死啦!累死啦!倒霉死啦!”,一边却动作生猛,行动力极强,以一副横扫千军的姿态席卷整个山洞。

    “咳咳,灰死啦!”

    薛小苒从山洞里跑出来,刚洗过的脸又灰扑扑一片。

    抱了把柴火进山洞放下,翻出火石和小刀,有了上次点火的经验,这次,薛小苒很顺畅地把刚才用来清扫的扫把点燃了。

    随后放入用石头垒起的灶台里,添上干柴和枯枝,火势很快旺了起来,山洞内的视线顿时敞亮了许多。

    “呼,总算赶在天黑前生起了火,今晚不用挨冻了。”

    蹲在灶台旁的薛小苒露出了开心地笑脸,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昨夜被冻得半死后,今夜有火堆温暖他们。

    薛小苒嘿嘿一笑后,咬牙撑着老腰站了起来。

    往返了好几次,把柴火和食材都搬了进来。

    连烜在她忙碌的时候,听声辩位,自己拄着长棍慢慢往山洞的方向挪移。

    “连烜,你等等,我把这东西搬进去就过来扶你。”

    她手里拿着几张略厚的绿色大叶子,里面似乎裹着什么东西。

    小心把大叶子放到火堆旁后,薛小苒过去扶着连烜走进了山洞。

    “今晚我们终于不用受冻了。”

    扶着他坐在火堆旁,薛小苒抹了把额头,刘海已经脏得一缕一缕的,她毫不在意,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连烜感受到火的温暖,想到她这一整天马不停蹄的忙碌,他有心想写个“谢”字,萍水相逢,她能为他做到这份上,他心中甚为感谢。

    他伸出手指摸了一下身旁的地面,有些坑坑洼洼,却是石板,连烜沉默着收回了摸索的手。

    薛小苒没有注意到,她蹲在火堆旁,正忙着烤板栗。

    “哎呦,这些毛刺刺还得剥开,真麻烦,直接扔进火堆旁烤着吧。”

    裂开壳的板栗太散,她又赶时间,所以,干脆折了两根细树枝,把地上的毛刺刺都捡进了背包里。

    这些毛刺刺不好剥,没有工具扎手得很,直接连刺放到火堆旁烤,一会儿毛刺刺就炸开了。

    这事从前村里的小伙伴们就没少干,没到深秋时节,总有那闲着无事的孩子跑到半山腰的野林子里捡板栗回来烤,薛小苒小时候也跟着他们疯玩过。

    好些孩子还穿着凉鞋或者拖鞋山上,结果,被毛刺刺扎到,叫得那叫一个惨烈。

    过了一会儿,火堆里不时爆出“噼啪噼啪”的响声。

    薛小苒笑逐颜开地用两根树枝把里面爆开的板栗扒拉出来。

    “先凉一会儿再剥。”

    她把板栗都夹到了一旁的空地上,找出银色小刀放到了连烜手里。

    “给,你先剥着自己吃。”

    又捧了一把稍凉的板栗放在他手边,这才转头看向地上那片绿色大叶子。

    这种绿色大叶子是野芋叶,薛小苒在离河边不远的地方发现的,拔出来的根部果实小而杂乱,她不确定能不能吃,有一种长得很像芋头叶的野芋是有毒不能吃的,为了保险起见,薛小苒没有挖掘食用,只用了它的叶子包裹东西。

    掀开上面一张野芋叶,底下是被她清理干净,割成一段段的蛇肉以及一张完整的蛇皮。

    没错,薛小苒最终没有舍得放弃一顿大肉,她在外面耽搁那么久时间,就是跑到河边收拾这条蛇去了。

    回想把蛇开膛破肚,剥开蛇皮的过程,薛小苒还有些头皮发麻。

    她见过她爷爷是怎样收拾整条蛇的,那是她小,心里又害怕又好奇,就躲在厨房外的窗户偷偷往里看,她爷爷瞧见了,还笑她胆小如鼠。

    可如今,胆小如鼠的孙女已然能咬牙学着爷爷的样子,不仅把蛇头给砍了,还照猫画虎,把蛇皮也整块剥了下来。

    她大概真的很有厨艺天赋吧,看过一次剥蛇皮的画面,她就能娴熟运用了,薛小苒苦着一张脸。

    逆境使人成长,有些道理,只有真正经历过才能深刻体会到其中的含义。

    如果不是掉到了这个鬼地方,薛小苒觉着她一辈子都不会磨刀霍霍向毒蛇,只是为了能吃上一顿肉。

    薛小苒泪流两行,内心浮现一行字颇为符合她现在的心境:生活终于对我这个小可爱下手了。

    她盯着蛇肉的时间有些久,山洞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安静。

    连烜剥板栗的动作顿了下来,没有焦距的视线准确落在了薛小苒的身上。

    薛小苒似有所觉,转过头看了看他。

    “咳!连烜呀,你,吃那个什么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