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修仙被虐日常 > 第二十二章 五竹林5

第二十二章 五竹林5

    断尾狐堪堪化身人形,神色郁郁,手肘拖动身躯一点一点往前攀爬挪动着,眼神有些模糊哽咽道:“你不必为我主动放弃或是牺牲什么……”

    梦允偏头看向他,侧脸轮廓清秀依旧,一双深情眼眸注视着他,目光温柔又虚幻,左手空中一迎,霎时间一股轻柔力量凝聚在一起,重新铸造一块青玉,青玉浑身通透着灵气,梦允将青玉绦系在他腰间。

    深情抚摸他的半张脸,眼圈深深泛红,语意还是同往日般温柔:“我甘愿为你放弃牺牲任何一切,身死即重生,你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以安心脏一痛,难言的压抑与绝望让他疼的无法呼吸,等?等这个字眼太过残忍,漫长的等待何尝不是一种折磨?颤声道:“不……”

    来世一切都是未知数,以安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紧紧扣住梦允手腕,红着眼眶看向她:“我不要来世,只要今生!”

    梦允垂眸看向他,缓缓说道:“已经来不及了。”

    他颤声低叱:“什么来不及!”一把扯过梦允,将她拽进怀里,禁锢她的腰,极力克制情绪连声音都在发抖:“我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解救我,我也不要你充当什么所谓的救世主!”

    言语间,以安眼神冷的不屑,拍掌一震护出一道屏障两两隔开,以安闷哼一声,灵力受创唇边溢出黑血,掌心撑起整个身体指甲深深嵌入土里。

    只见他的背后升起八条尾巴,一抬眼深红色的眼瞳,眼睛闪烁着戾气,不多时,手掌便腾空多出一柄剑,以安奋力一挥,甘愿舍弃七尾,七条断尾泛露着银光……以安浑身冒起冷汗颤起痉挛。

    她深知九尾狐断尾是什么样的后果,眼中垂泪在屏障里使尽浑身解数攻打着屏障,都无法打破结界,她瞪大双眼只能眼睁睁看着银光消失喊道:“以安——”

    ——

    白泽在一旁偏过头不忍直视,人都说九尾狐族断尾之痛,相当于常人剜心。

    以安在一旁张扬起坏笑,顺着袖拋握紧她的手戏谑道:“你别怕,我是甘愿断尾的,好好看戏就是咯。”

    听闻此话白泽嘴角一僵,一把抽回手来,敢情她才是入戏最深的人,而她旁边正主才是旁观者……

    以安透过余光,悄悄撇了她一眼,实则暗有深意,因为自己显然支撑不了他们共同的梦境了。

    ——

    以安拖着布满伤痕的身体,一步步艰难走向梦允,眼神变得眩晕起来,踉踉跄跄间栽倒在梦允面前,激起一阵浮灰,他艰涩说道:“我生于九尾狐族,生来便同他人少一尾,因此受益颇多,生生比旁人多了千年修为不止……所以你不要……不要怕。”

    梦允嘴唇轻颤着,饱满的泪珠顺着脸颊涟涟,整张脸烙下湿痕,呜咽道:“以安,我不要你去死,我什么都答应你……”

    围住梦允的屏障越来越薄弱,就像以安的生命在不断流逝,她一举挣脱开束缚,快步跑向他,冲向他的那一刻,又是一道无形屏障生生隔在他们俩中间。

    顽尔长老从天而降,震袖将以安击飞,搀扶起梦允焦急喊道:“好徒儿,你快先走,青州一切由我善后!”

    “这只狐妖分明是他咎由自取,让它自生自灭好了。”

    梦允甩开顽尔长老,不断摇头啜泣道:“师傅,他不是咎由自取……”

    就在这时空间发生异变,所有场景,人和物,都不由分说模糊起,脚下摇摇欲坠,整个空间都泛起青绿之色,这时,漩涡再一次开启。

    白泽愣了两秒,想都没想一把抓住以安的手腕,以安看到这一幕非常受用,眸光闪烁着暖意。白泽跃步腾空尽量保持着身体平衡,做最大的努力给自己最好的保障,祈祷道愿这次不会被砸。

    天旋地转之间,白泽看到一片月季花海,捏了个诀平稳落地,而身侧这人脚下一扭,像是法力不稳直接一个平地摔。

    白泽打量着周围一切,冷冷看向以安不禁冷笑,怪不得她从一开始就觉得哪哪都不对,以印法蓝丝玉坠进入梦境怎么可能不需要人来操纵呢,不惜耗损灵力也要带她进入梦境到底是何图谋呢?

    白泽一点都想不通,站在一旁开口道:“虚弱成这个样子,应该耗损了不少法力吧。”

    以安被这眼神盯得发毛,忙不迭爬起来解释道:“梦允……不!白泽,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想骗你,可是……我等了你三百年。”

    她冷声道:“够了!你等的不是我,而是梦允。”

    以安心脏一痛,身体狠狠发抖,眼神不知所措却又倍感惶恐,他靠近白泽想抓住她的肩,而那人目光一敛冷冷看向他,带着冷漠,疏离,以及厌恶,以安停止动作几乎忘了呼吸。

    望向白泽的目光只有恐慌与错乱,鼻腔的酸涩填充着整张大脑,那种恐惧心理被越放越大,慌乱解释道:“你……你不要与我置气,我不是刻意骗你,我……只是想让你摆脱纷争,而且!我之前所言均能实现,修复碎片,解除封印,我都可以。”

    “我求你,信我,虽然我现在法力只有从前三成,但我从此以后会努力修炼,你相信我。”

    看着面前人情绪高涨,白泽有些后悔,刚刚对他说那番言重的话了,她甚至有些觉得就是自己负了他,一时间有些犯难。

    干咳了两声只能选择绕开话题来说:“青州有人要追杀你,要不你先出外避避风头吧。”

    以安大喜,扑捉到关心自己的字眼,只觉得心脏都被勾了一下:“我……没事,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我引诱过来的。”

    “还有!我也没有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看着面前如此俊美之人,被自己吓得一惊一乍,负罪感极深,尽量持着平和语气柔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就这么干巴巴挤出两句,气氛实在是怪,搞得白泽浑身不自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