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拼搏之路,情缘人生 > 第十章,秦怀河边,巧遇亲戚

第十章,秦怀河边,巧遇亲戚

    第十章,秦淮河边,巧遇亲戚

    古磊的人生命运有如此之坎坷多磨,有幸在河南开封遇上了贵人让他落脚做了一个赤足医生,而且获得了爱情。但是,命运又出现了变数。

    正当他有了事业爱情之际,未料风云又起。因当地审查外来人口,他第一个被隔离审查。在这危难关键时刻得到了痴情女兰花的真心相助,他不能不忍痛割爱地告别兰花一家人再次开始了人生流浪的日子。

    古磊随着通往内地的铁路或公路方向,忍受着风餐露宿的人生辛苦,疲劳不堪地往前奔走。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又开始无目的地流浪着,他买了一张中国地图,他仔细地看着这张地图,希望辨别出去内地的正确方向。虽然有地图作指引,但是,最后还是走错了方向,他不知不觉流浪到了秦淮河。

    每天因为东西吃得太少,时刻感到肚子饿,肚子里经常饥饿得饥肠辘辘如唱京剧一般的难受。他实在忍受不住了只好走进一家饭店,用身上不多的钱买了一碗饭和一盆蔬菜慢慢地吃着填那空空的肚子。

    这一点饭菜吃完了正准备离开饭店时,偶然间听到一种家乡的口音传来,他尖着耳朵仔细地辨听了一下,听出了这是窗边餐棹上一对青年男女在说话,说的是家乡口音。听到这种家乡口音,他感到意外的兴奋,他认真地看着这对男女,仔细地听着他们对话。古磊心中认定了他俩就是同县同乡的老乡。

    在外遇到了家乡人,让他感到一种兴奋与激动。他定了定神之后大胆地鼓起勇气走到他俩的餐棹面前,他故意用家乡话与他俩搭讪起来。

    两位年青人见到古磊也是一个年青人,听口音还是一个同县同乡的老乡。在外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双方都有着一种亲切感觉。

    这对男女青年正好在喝酒聊天,见到古磊是老乡便热情地邀请他也坐下来喝一杯,古磊见他俩非常的真诚也就不推辞,大放地坐了下来。古磊用最土的家乡话与他们闲聊起来。

    通过聊天,了解到这两位同乡男女还是大学生,而且是在上海一所大学读书。男的姓张名国栋,女的姓王名琳。因为学校放了假,假期比较长,所以他俩有时间结伴出来玩玩,因为这里有他们的亲戚,所以跑到秦淮河来了。他们在这里已经玩了好多一天了,现在正准备回去,已经买好了下午五点的火车票。

    在聊天中,他俩问及到古磊为何也到这里秦淮河来了,古磊想都未想便把以前编好的经历故事告诉了他们。他俩也没有多问便信了。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边吃边聊着家乡的有关风土人情和家乡的变化,大概聊了一个小时。古磊这一餐总算是真正吃饱了,他非常感激这二位陌生的家乡人,真是寒冬送炭让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示感谢。

    聊天中,两位老乡还问古磊是否与他们一起回去。古磊说了个谎,他说他也是来到这里投靠亲戚的。他的亲戚很好,同意为他在这里找一份工作。张国栋听他这样说也就没有多说。随后,三人一起离开了饭店,饭店离火车站并不远,古磊陪着送他俩去火车站,而且亲自送他们上火车。火车开动了,古磊才含着热泪与他俩挥手告别。

    人生就是有这么多的缘分与奇迹,人之间的悲欢离合,善恶相遇都是发生在瞬间,一个人的运气,即是八字先生也是难以算准的。古磊偶然遇到这二个年青人,也许是运气吧。他站在铁路旁边看着已经远去的火车,足足在那里凝视了十多分钟。

    秦淮河是流经南京的一条主要河流,自古商市豪宅林立,有六朝金粉之称。古磊感觉到秦淮河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条件非常之有发展前途。秦淮河水陆交通方便,风景独特优美,近靠南京市,距离上海市也不很远,是一个最为定居谋生的好地方。最后他决定就在秦淮河不走了,准备在这里找到事做。他要把自己这颗动荡不安的心在这里安定下来。人是活的,一切都是人为的,他意志已坚,他一定要在这里活下来,而且要活得更好。

    这颗心定下来了,他每天都在秦淮河岸边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地寻找机会,每天只吃一顿饭都在坚持下去,希望又能碰上好运气。

    秦淮河岸边上有很多人在搞搬运,这个水路交通都十分发达的地方商业环境很好,发展潜力极大。这里来往的商船很多,码头也增加了不少。

    古磊注视着秦淮河来来往往的商船,大多商船在这里靠岸。河边码头上的搬运工人在不停地忙忙碌碌。他们把船上的商货搬到岸上,再把要运走的商货搬到船上。搬运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挣钱也多,所以在这里搞搬运的人越来越多。

    搬运工作虽然是一份十分辛苦卖力气的活儿。但是,想到这里搞搬运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能够进到这里搞搬运的人都是有一定的人情关系,否则很难进到搬运队。

    古磊的运气确实好,竟然在街上东游西荡时,又听到一个很少听到的乡音。随着乡音走过去,他有意与这位同乡音的陌生男子搭上话。在搭讪中很快地了解到的确又是一个同县同乡的家乡人。这个同乡姓林,是由学校毕业分配到这里工作的,而且到秦淮河公社工作已经一年多了。

    通过交流,让古磊更为惊喜的是这位姓林的同乡竟然是他家里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儿子。因为他们在相互交流中各自说出了自己家里长辈人的名字后才知道,想不到他们还有一层这样的亲戚关系。这个惊人的发现又给古磊带来好运气,他们同乡亲戚的关系迅速升温,其说话的口气都不同了。

    知道了这层关系,两个人格外地感到亲切,这位同乡亲戚还邀请他到公社吃饭,让古磊高兴得快要跳了起来。

    姓林名家贵的这位亲戚告诉古磊,他虽然从学校分配到这里工作已经有一年多了。但是,他还是想调回到家乡工作。他告诉古磊,他现在是住在公社大院的宿舍,单身一个人。他也不想在这里找对象成家。在这里没有家以便将来申请调回去更有理由。他家里只有兄妹二人,父母的年龄也大了,父母需要照顾,家里多次来信希望他早日调回去工作。

    这位亲戚非常真诚坦率,他地对古磊说,如果在这里有什么困难需要他帮忙的话不必客气,可以直说,他一定会尽力帮助他的。

    古磊见同乡亲戚如此的好,他非常之感动。于是,他也就毫不隐瞒地告诉他自己在这里的处境,他对他说,他现在在这里主要的问题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事做,单身一人在这里找事做都难。他直说,碰到你这个亲戚真是三生有幸,希望能为他找点什么事情做做。

    这位同乡亲戚听后立即回答说,“没问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位同乡又是亲戚,现在又是公社的文书,还是公社革委会的成员,他为亲戚办点这样的小事完全可以做到的。古磊听后心中太高兴了,心想,“真是天助我也”。

    林家贵说,这里社办企业也不很多,一个农机厂,一个煤球厂,一个街道饭店,一个人工搬运队。古磊立即说,就去搬运队吧,听说搬运队挣钱比较多。林家贵说,搬运队很辛苦,这里的搬运队大多都是在秦淮河岸边,搬运上下码头的货物是非常累的。古磊说,其他的事情也不会做,卖力气的活可以干,吃得消。现在年青,体格好,不怕吃苦,也能吃苦,也不怕累。林家贵想了想,好吧,待我联系一下。林家贵还说,没有事做之前就在这里吃住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我们在一起聊聊天也好。

    未过二天,林家贵便为古磊搞定了,秦淮河搬运队的队长看着公社干部的面子立即同意了古磊进搬运队做搬运工。

    通过这位在公社工作的同乡亲戚介绍,古磊很快进入到秦淮河搬运队里做起了搬运工。搬运队搞搬运的人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搬运工人每天都是在岸上岸下忙忙碌碌地忙着不停。

    秦怀河里的商船来来往往穿流不息。十里秦怀河岸边的码头也在增多。这里已经形成了非常热闹繁荣的河岸商业码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