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血溅

血溅

    文善看了一下若华和念念,对胡家张口就骂:“你这淫贼!也不知道什么那黄药师什么时间就会回来,你我武艺未必能胜那人!倘若快活之时那厮赶到,我们不是要枉送性命?”

    胡家却是望着文善鄙夷一笑,说道:“从你嘴里喊我淫贼——当真痛快!与我相比,你无非是一个更加狡猾的淫贼罢了……此番这妮子归我,那黑脸女子归你!哈哈哈”

    说罢,胡家就捉住念念手臂,意欲将其扛起带走——正此时,却听得门口传来“咳咳”两声干咳声,放眼一望,却是一矮胖道人双手叉腰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门口!

    文善见来人先是一惊,再看道人模样,怒道:“哪里来的死道士,敢来阻碍老子的好事!再不快滚,小心取你狗命!”

    那道人也不理会文善说话,就还是立在那里眼睛骨碌碌地转来转去看着几人,样子十分滑稽。

    文善与胡家见矮道人如此这般,互相使用了一个眼色,那胡家竟然伸手去摸念念胸口,念念惊恐地啊地叫出声来,与此同时,那文善却已使用判官笔超矮道人袭来,胡家也随之攻击矮道人下盘而去——这是二人习惯伎俩,一人先分散敌方注意力,另一方攻击。

    哪料那矮道人见文善攻来丝毫不惧,只在文善将到时,轻身一闪,飞起一脚,便结结实实地提到文善的要害处,那文善惨叫一声,飞出落地,竟然无力爬起!

    眼见文善吃亏,胡家攻势更加凌厉,却不用三招,又被矮道人击中面门,直直躺倒在地,也是爬不起来。

    这般好身手!若华心里不免思量来人是谁?来人正是周伯通!

    周伯通三拳两脚打翻了天涯双魔,也不说话,解开念念和若华的穴道后,兀自拣了个凳儿自己坐下,仍旧皱着眉毛,撅着嘴,这看看,那瞧瞧。

    念念和若华也全然不知所措,看看举止滑稽怪异的周伯通,又看看一个平躺着地上滴滴嘟嘟,一个仍在还捂着自己的下体鬼哭狼嚎的天涯双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仍只呆立在那里。

    “你两个都给老子闭嘴!本来就烦,见你两个更烦!再出声,把你俩的猪舌头割下来!”约莫是周伯通给这样的气氛闹得不耐烦,忽然跳下椅子,龇着牙冲双魔喊道。

    那双魔哪里再敢发出一点声响!行走江湖数载,双魔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也全然不知周伯通的来路,心中忌惮周伯通的武艺,便是想逃走的胆子也没有!只得装死一样地躺在地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再过去----也许是实在无聊,周伯通骂了一声“这黄老鞋死了还是怎的,还不回来?!”

    此时双魔疼痛感已经消退许多,功力也已恢复。听到周伯通说黄老鞋,料定此道人与黄药师必然干系非常,心知方才所为若为黄药师知晓,定然凶多吉少,暗想等死不如一搏,互相使了个眼色,一个翻身同时从地上跃起,胡家朝着房门方向,文善跳往窗口位置,准备分头逃散。

    周伯通武功虽高,但是并不擅长暗器之类,一时间也分身乏术,只想念念、若华较窗口位置较近,可以阻挡住文善一时片刻,自己解决了胡家再来理会。

    胡家此番自是在劫难逃,一是方才被周伯通踢中要害,仍隐隐作痛,多少还是有些逃逸速度,再则周伯通想拿住他,那还不是老虎吃猪一样——只见周伯通飞身一拳,正着胡家的后脑,胡家便木桩一样地扑到地上,嘴里便是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昏死了过去。

    那文善跳到窗前,佯装要袭击念念胸口,念念正欲抵挡,这厮却趁势跳翻出窗外,若华动手时,也只扯下了文善的一片衣衫。

    周伯通也无追赶之意,道:“这等下贱坯子,打他们我都觉得手脏!躺在地上那厮还没死,两位姑娘,你们看着拿主意吧。”

    念念正要持剑向前,若华已先迈开脚步,走到门口,微微下蹲,照着躺在地上的胡家脖颈出一爪,竟将胡家气管连同血管一齐扯出撕断,胡家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见了阎王,从脖颈喷出的鲜血洒得若华脸上衣服全是!而若华却全然不理会,又连续用鹰爪撕扯胡家的面部,瞬间胡家面孔已模糊一片,露出森森白骨……

    念念看的骇然失色!

    周伯通也是吃了一惊!喃喃道:“这跟着黄药师的都是些什么人?!心肠这般狠毒……”

    你不懂若华,只是因为你不是若华——不是只有美艳的女子才有尊严!若华的早已把自己的身心,留给了那个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