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双魔

双魔

    再说王念念和若华——黄药师走后,二人就近寻了个客栈住下,并做下暗记,以便黄药师来寻。

    一路走来,念念,若华二人虽已熟识,然若华始终冷漠如冰!平日话语极少,许多看似家常理短的话,若华也只是点头、摇头,让念念十分不适。

    二人到了客栈住下,若华却忽然主动开口跟念念说话:“念念姐,你是怎么看待我家主人?”

    王念念冷不丁被若华这样问起,一时大脑也一片混乱,遂道:“你家主人黄药师,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吧?你怎么看他呢?”

    若华怔怔地看着念念,像是和自己说,又像是和念念说道:“他是一团火,不能靠的太近,不然就会把自己燃烧成灰烬……”

    “和一个人相处,怎样算是近,怎样算是不近?”王念念也用同样的语调说道……

    二人正说话间,却听得房门却被人哐当一声踢开,扭头看去,竟是两个黑衣人随声闯入——念念大吃一惊,急忙拔出宝剑,对来者怒目而视,厉声喝到:“你们何人?!到此要做甚?!”。若华也早已暗自运气,将力道注入手掌。

    闯入者一人面方体阔,身形高大,手持一柄判官笔;一人肥胖墩实,头大左手持且圆,脖子几乎不见,恰似一矮冬瓜。一柄铁尺。直听瘦猥琐说道:“我们的名字?哈哈……我们的名字你等你们就知道了!江湖上都说黄药师偷走了《九阴真经》。这所有人一路跟到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却都不动手!我倒想领教领教这黄药师到底有多大能耐!”

    “我家主人黄药师现在并不在此,你们寻他为何这般无礼!闯入我们房间作甚?!”若华闻言面色铁青,怒斥道。

    “哈哈哈……黄药师不在啊……那,我们好像也知道!武不能文,至强为善。”瘦子嬉笑道。

    “胡作非为,四海为家。”矮冬瓜不待瘦子语音落地,接口道。

    念念闻言面色突变,不禁“呀”的失声喊了出来——原来从二人表述间,王念念已然猜出来人正是江湖恶名远播,但武艺高强的“天涯双魔”胡家,文善。天涯双魔自行走江湖以来,昼伏夜出,行踪诡异,早年间已有无数江湖女侠遭此二贼凌辱,后不知何故隐匿江湖,现在却出现在了双旗镇!瘦子正是文善,矮冬瓜便是胡家。

    显然,双魔是见到黄药师随欧阳锋去了渡锋山,亦知若华和念念武艺不及自己,却以黄药师和九阴真经为借口意欲行不耻之事——好一对无耻奸险之徒!王念念心中暗自骂道。

    念念望了望若华,见若华仍怒目圆视,脸色铁青,早已做好厮杀的准备。然念念心知即便和若华合力,也决计不是双魔的对手,一时间心慌意乱,不觉中竟有豆大的汗珠从发丝间渗出。

    “哈哈哈……想不到我兄弟二人退隐江湖这些个年,这名气还是没减少啊。这位姑娘想必也听说了我兄弟二人的手段了——胡家,家伙准备的怎样了?”文善放声道。

    “哈哈,见到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说话间,恶贼胡家竟然将自己的黑袍扬起,赤露出长满腿毛的腿干,和一些很不干净的东西。

    念念哪里见过这类场景,一时间脑袋一片晕眩,面颊已羞怒成紫红色,把脸扭向身后。念念扭头间,已飞跃至前,喊了一声‘着’,判官笔已只指念念安定穴。念念闻风意欲躲闪已然不及,犹似一尊塑像般立在那里,心里又羞又急又怒,却全然动弹不得。

    若华怒斥一声“无耻卑鄙!”,话音未尽,文善已侧身,判官笔戳向若华,若华疾疾侧身避开,施展鹰爪抓向文善颈脖,文善避开——正当口,胡家却也奔来,铁尺刺向若华后肩。

    若华听风声避让,勉强避开,此时文善的判官笔已直指若华“安定穴”。若华躲闪不及,唯有用鹰爪意欲抓住文善的判官笔,却哪里阻挡的住?!若华只感浑身一阵酸麻,便再也不能动弹,也被文善以判官笔点了“安定穴”,呈厮打状驻在那里。

    天涯双魔能作恶多端数年行走江湖,除了诡计多端,行踪飘忽之外,自身武艺也是不凡。念念,若华武艺原本就与二魔差距甚远,又是初入江湖,片刻功夫就被二魔制服也属正常。

    “胡家,你说我们是我们是先享受一番还是先把这两人带回去慢慢享用呢?”文善淫邪地望着念念,已然将手放到了念念的下颚,微微地用手指轻抚着念念的面脖子,阴阳怪气地地说道。

    “这肉到嘴边哪有放下再吃的道理!”,胡家说话时,竟然也不理会一边的若华,反倒是轻轻夺下念念手中的剑,丢在地上,顺手摸着念念的的手。道:“哇----好白嫩的手,想必这身上的肉该是更加细嫩,啧啧---”说这话时,竟伸手准备去扯念念的衣衫。念念又羞又急又恼,却又动弹不得,唯有皱起眉头、闭上双眼,竟连呼喊的气力也没有了。

    虽被点中了“安定穴”,然则嘴眼其实并无太大影响,念念只是由于过于惊慌而失了方寸。若华则紧锁双眉,心中默念黄药师的名字,一面暗自伤神。

    若华现在心理除羞恼外其实还有一份淡淡的哀伤——天涯双魔龌龊猥琐之举只对念念,一是念念仪容实在太美了,正常男人都会垂涎三尺;二是若华知道自己跟念念相比,实在太不美了——嫉妒是女人除了吃饭以外的另一个天性,不管情况有多危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