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念念

念念

    欧阳剑虽然十分不悦,但当时许多江湖同道在场,也不好发作,只能对黄药师说道:“山高水远,后会有期!祝黄大侠一路顺风!”

    黄药师也一拱手,微笑道:“后会有期!”,便带着若华出了酒庄,继续西行。

    走了半晌,行至一密林深处,忽听得前方传来打斗之音!黄药师与若华对视了一眼,黄药师率先施展轻功,前往查看——却见5个捕快模样的男子手持刀刃,正围住一个身着绿衣女子缠斗!捕快人众,虽有一定的人数优势,但绿衣女子剑法井然有序,拆挡攻防丝毫没有破绽,一时间众捕快也奈何不得!

    黄药师细细望向绿衣女子面颊,陡然心头一震。这绿衣女子,长得像极一个藏他内心深处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绿衣女子的体力渐渐有些不支,招式也有凌乱,似有落败迹象!正此刻,即若华也已赶到黄药师身边,黄药师道:“如今黄某已经被称作大侠了——那就做一次大侠该做的事情吧!若华,你去支开这些人的打斗……”

    “这算是路见不平还是英雄救美?”若华冷冷道。

    黄药师看了若华一眼,只回了一声“速去就是!”,若华便也不再言语,纵身跃入众捕快包围圈中。

    众捕快眼见即可将绿衣女子擒拿,却冒出一个陌生女子,都吃了一惊,领头者做了个手势,一干人也都垂下了兵刃,望着若华及绿衣女子。

    领模捕快道:“你是何人?胆敢阻拦捕快办案!”

    “我家主人有话要问。”若华冷冷道。众捕快顺着若华眼神的方向望去,见黄药师背着手,微笑着看众人。不等捕快开口,黄药师已先开口:“不知几位捕快所为何事,这么多人捉拿一柔弱女子!”

    领头捕快看了看黄药师的气度打扮,知道来者非同寻常,但依仗自己官兵身份和人数优势,仰头说道:“柔弱女子?!她可不是什么柔弱女子!这恶女打伤了我家衙内,畏罪潜逃,我们是奉命追捕她来的!你是什么人?我奉劝你不要多生事端,不然的话连你一起捉拿!”

    “你们拿我?我所犯何事?我怎么看你们不是在追捕,倒像是在追杀?!”黄药师听到领头捕快如此说话,不免一怒,但仍面带笑容,眼神里却发出了恶恨的光芒说道。

    黄药师不喜欢官府的人——因为他父亲的消失让他永远地对官府有了心里的阴影!

    捕快头领听黄药师如此言语,眉头一皱,对其他捕快呼喊说道:“众兄弟,我们休要理会这些闲人!我们速速合力杀了这贼婆姨,回去交差便是!”话音未落,捕快头领的刀已劈向绿衣女子,却绿衣女子轻身闪过。其他捕快见状也纷纷施展本事,刀剑齐指绿衣女子!

    原本绿衣女子和这些捕快的打斗是不分伯仲,此刻有若华携手一起战斗,这几个捕快很快便露出破绽!一个捕快肩头被绿衣女子刺中,推出了阵行;捕快头领望见,正要说话,手臂也被若华鹰爪功生生撕下一块鲜肉!

    捕快头领料定如此根本不能得逞,便后退几步,连声高呼:“众位住手!众位住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不值得为此搭上性命——我们回去如实禀今天情形就是!”

    说毕,捕快头领率先逃走,其他捕快见状也纷纷丢下兵刃,随头领一起落荒而逃——绿衣女子和若华也未前去追赶!

    望见捕快走远,绿衣女子把手中宝剑放回鞘内,然后拱手对若华说道:“多谢女侠出手相助!”

    “不必谢我,是我家主人要救你!”若华冷冷道,眼神望向黄药师。

    黄药师听若华如此也是淡笑不语。绿衣女子又向黄药师拱了拱手,然后讲述了自己被追杀的缘由——

    原来此女名唤王念念,是王员外家独女,自幼习读诗文,更喜舞枪弄棒,及至成年,更是风姿绰约,风华绝代!

    知府衙内乃一无耻好色之徒,一日巧见念念,顿魂不守舍,邪念丛生,便设计将念念随身丫鬟灌醉,更欲对念念行不齿之事。不料念念酒量过人,且精通武艺,只将衙内打的哭爹喊娘,命根被念念数脚踢打,已近残废!

    知府听闻经过后勃然大怒,非但没有教训衙内,反而以“通贼联匪,恶意伤人”为罪名,派出捕快捕杀念念——念念闻讯逃避,至此处与捕快打斗,从而巧遇黄药师。

    “难不成被人强行玷污还要乖巧顺从,否则便是谋害他人?!”若华听到此处,铁黑的脸也透出暴怒的暗红颜色,恨恨道。

    “如果王法和天理都那么公平,这世上哪会有那些个的江湖……”黄药师淡淡地道——江湖,有恩怨,也有无奈和悲哀……

    “今后怎么打算?”若华望着念念,虽然是关切的话,但语气依旧冰冷。

    “我想回去看看。不知道那恶贼会怎样待我父母……”王念念幽幽道。

    梅若华把脸看向黄药师,她不知道原因,但他看出了黄药师很关心眼前的这个女子!

    出于很多种原因的考虑,她想了解黄药师,但黄药师永远像天空的云朵一般,变化无常,无法捉摸——她此刻能做的,只有紧紧跟着黄药师,听命于黄药师,再把黄药师的行踪讯息传递给燕南复……

    “你现在回去有意义吗?以你现在的武功,回去只怕也帮不到什么!”梅若华替黄药师说了黄药师想说的上半段,下半段她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是好的——说完这些话,若华面无表情地望向黄药师。

    黄药师没有理会若华,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王念念——有人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梦中情人,也许这个人在其他人眼里也并不十分漂亮,原因只是这个人长得像自己的母亲——王念念的出现把黄药师的思绪带回了若干年前的佛山堡,还有母亲忧郁的眼神……

    总会有这么一个女人或男人,一旦走进你的心里,你的心里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女人或男人了!也不需要去抱怨和憎恨那些负心人,他说爱你的时候,是真的!现在跟你说不爱了,也是真的!是爱变质也好,是人变质也罢……随他去吧……如果没有遇到桃花,也许此时的黄药师会马上深深地爱上王念念,就像马家渡河边一见钟情桃花一样!

    王念念望向黄药师——她虽然没有看到黄药师出手,但她从黄药师的举止间,深深知道眼前的这人一定是武林高手。她很希望黄药师可以帮自己,但她开不了口——只有说道:“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请教这位大侠尊姓大名?”

    “黄药师。黄鼠狼的黄,毒药的药,欺师灭祖的师。”黄药师邪笑着回道,语气不温不火,不冷不热。

    王念念猜对了一半,此时的黄药师算是武林高手,但不是大侠,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

    黄药师早已从王念念的眼神里读懂了她的心思,但他是黄药师。遂说:“念念姑娘,你我的缘分也许只能到此——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也许可以帮你,他的职业就是帮人解决麻烦!”黄药师道。

    “是谁?”王念念闻言一喜,眼睛里也闪出了光芒,盯着黄药师问道。

    “他叫欧阳锋……”

    王念念呆呆地望着黄药师——欧阳锋的这个名字,王念念这里也不陌生,她只是更希望黄药师说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黄药师望着王念念,道:“如果姑娘愿意,我们可以一起西行——我们也正要去寻欧阳锋!”

    一念间,风云际会;一念间,灰飞烟灭。

    顿了一小会儿,王念念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我跟你们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