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西行

西行

    辞别了桃花,黄药师开始了西行——要找到欧阳锋并不难,此间毒锋居的已经声名远播——但从山竹县到双峰镇,却是万水千山——在白驼山,欧阳锋也在等人,也许,这个人就是黄药师……

    也许连黄药师自己也不知道,此时他名字的出现频率,在江湖上已经超过了武林三绝——原来,黄药师离开武当山后,王重阳感觉事情蹊跷,于是一方面派出弟子王处一前往马家渡寻找黄药师和少云风的线索,希望从这二人身上探出《九阴真经》的端倪;另一方面,派出了师弟周伯通去往五台山,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处一的回报是:黄药师怪异诡秘,和少云风回到了宝丰镇后,少云风不知所踪,黄药师在马家渡女坊买了一个女子伴从,现在正在往西行进。其他——便不知晓了。

    周伯通的回报是:《九阴真经》已然从五台山失窃,僧众的直觉是黄药师盗取了此书!

    王重阳回忆黄药师那脸上始终保持的神秘诡异的笑容,叹了口气,沉吟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该是黄药师和少云风合谋盗取了九阴真经!少云风,也许已经被黄药师杀了,所以才没有了他的踪迹……”

    在王重阳看来,应该是黄药师唆使少云风合谋窃取了九阴真经——黄药师到武当山,其实是想试验九阴真经的威力,只不过也许只是还没有练成——在马家渡女坊买女,也只是黄药师混淆视听,掩人耳目的障眼法-----王重阳是武神,可惜不是神仙!

    能猜透黄药师的人,只有一个,那人叫黄耀师。

    王重阳也不知道少云风就是当年的慕容燕,那个看似沉迷酒色的纨绔子弟,其实在易容术上,无出其二;神农架,那个在千百年后用卫星定位也没有找到野人的深山野林,要找到少云风,除非神仙!

    陡然,黄药师让王重阳觉得很可怕——多年后再次见到黄药师的时候,他才真正知道黄药师远比他想象中更可怕——这是后话!

    ——双旗镇白驼酒家门前,黄药师停了下来,对着身边的梅若华道,“若华,我猜想这里应该有人在等着我们!哈哈哈……”

    “应该是在等你,不是我们!”梅若华面如冰霜冷冷道。

    “你怕么?”黄药师道。

    “我怕和不怕能改变你的决定吗?”梅若华反问黄药师。

    黄药师回头望了望身后,道:“那还是进去吧----我们不饿,身后这些人应该也该饿了……”

    黄药师西行一路走来,跟在黄药师身后的人越来越多!在他们眼里,黄药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黄药师身上藏着的《九阴真经》!中途也有几个自命不凡的武林好手和黄药师有过交锋过招,但都败下阵来——由此,黄药师身藏《九阴真经》并已经习练的消息在江湖上传的比真话还真!

    大路朝天,脚板朝下,你走的路,别人也该走得——黄药师不缺乏这种逻辑,也丝毫不介意那些跟在身后的人!他知道这些人因为什么跟着他,他要的就是让整个武林都认为《九阴真经》在他身上藏着——为朋友,也只能是这样了!为了朋友,还能怎样?!

    黄药师与若华正说间,忽听得白驼酒家门口有人高声呼喊:“来人可是黄药师黄大侠?我家主人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黄药师闻言对若华微微一笑,竟也不理会谁是主人,便阔步进了酒家。

    “黄大侠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今日驾临双旗镇,实在有幸!鄙人欧阳剑,在此略备薄酒粗饭,只为一睹黄大侠风采……”——说话者竟是欧阳剑!此时,他已端坐在二楼雅座横栏处。

    黄药师放眼望去,欧阳剑身着一身褐底黑斑长袍,面色青黄,高额深目,目光所向之处宛若一阵寒气拂过!在在宝丰镇,司马真称呼自己“黄少侠”,黄药师心里暗叹:江湖一入深似海!及至武林三绝之一的欧阳剑称呼自己“黄大侠”,黄药师知道——很多事,已然无法避开!

    “哈哈哈哈……欧阳庄主实在客气!今日黄某踏入双旗镇,所到之处酒肆饭庄皆歇业停顿,唯有此间营业揽客——黄某何其有幸,竟能有如此殊遇!”黄药师高声笑道。

    “哈哈哈哈……欧阳剑只怕寻常酒肆饭菜粗劣,不合黄大侠口味!又或者人心不古,本地民间又多有用毒高人,只怕有歹人在饭菜里加害黄大侠,这才出此下策!让黄大侠见笑了……”

    “欧阳庄主客气!黄某此刻也是实在饥渴,那我就不客气了!”言毕,纵身一跃,稳稳落在雅座席间。

    “好轻功!”欧阳剑望见黄药师立在自己身前,称赞了一句。黄药师只是邪魅一笑,并不应答——梅若华从楼梯登上二楼雅座。

    几人入席,欧阳剑步入主位,黄药师和梅若华隔邻而坐。

    人刚入座,小二便在桌上摆了许多凉拌小菜和卤肉熟食——欧阳剑正欲开口,黄药师却先抢过话头:“欧阳庄主见笑!黄某此时早已饥肠辘辘,有话等我等吃完再谈。”说罢便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梅若华闻言也随之动筷进食。

    欧阳剑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又挤出笑意,把酒杯举起,要说话,又被黄药师借口回绝——欧阳剑强作镇定,唯有自斟自饮,静观黄药师和梅若华吃饭用菜。

    正吃间,忽闻门口处呼喊嘈杂——黄药师放下碗筷,拱手对欧阳剑笑道:“欧阳前辈,黄某其实还有一事相求——请欧阳庄主成全!”

    欧阳剑也不奇怪,到了白驼山,能造出这么大场面的人,除了他欧阳剑,也没有别人!黄药师知道了他就是欧阳剑丝毫不稀奇。听黄药师有事相求,心中竟是一喜,连忙说:“黄大侠但讲无妨!”

    “楼下这一干人等都是我的朋友!还请欧阳庄主不吝,让他们也入来吃些饭食——这些人随我一路西行,其实都是想一睹欧阳庄主旷世风范。”黄药师放下手中碗筷,邪笑望着欧阳剑道。

    欧阳剑先是一愣,然后只有笑道:“好说,好说!黄大侠的朋友便是欧阳剑的朋友!”——随后又高呼:“门外的朋友,鄙人欧阳剑!黄大侠邀请各路英雄一起前来用膳。还请不必拘谨!”

    话音一落,众人一拥而入,在一楼的桌椅上各自拣位坐下,招呼小二……

    真正的朋友,不一定要说出来;说出来的,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朋友!

    吃了些东西后,黄药师望着楼下的众人,用衣袖抹了抹嘴角,忽然高声道:“多谢欧阳庄主盛情!不知这些个酒食要多少银两?黄某在双旗镇之前还有些盘缠,进入双旗镇后不记得何时给贼人偷去了……”

    欧阳剑听黄药师这样说话,楼下众人也纷纷望向欧阳剑,欧阳剑一时间错愕不知所云!

    黄药师又压低嗓音,小声道:“恳请欧阳庄主!此女是我的随从若华,我先将她质押在此地,待我赚取到银两后便来赎回……”黄药师边说边用手指向身边的若华。

    若华听到此话面色一变,惊愕地望着黄药师!

    欧阳剑看了看黄药师,又敲了敲若华,随后高声笑道:“哈哈哈……黄大侠这是哪里话来!区区饭食算得什么!当时只因见黄大侠心切,备了些薄礼也不及携带——还请黄大侠赏光,随我前往白驼山庄少住几日!”欧阳剑有意提高嗓音,让楼下人全部听到——也是在暗示黄药师,当着如此多武林同道的面发出的邀请,他欧阳剑不会加害于黄药师,也希望黄药师驳了他的面子。

    抬举归抬举,规矩是规矩!

    能吃到欧阳剑宴请,已然是武林人士的殊荣;能受欧阳剑邀请去往白驼山庄的,更是极致礼遇!

    江湖早有传闻,白驼山庄机关密布,毒虫丛生!武林中也确有胆大加好奇心极强的人擅闯过白驼山庄,结果都是以性命向江湖证实传闻——擅闯白驼山者,必死!

    黄药师自然知道自己的安全无需忧虑,更知道欧阳剑邀请自己前往白驼山庄的用意,但他也很想前往白驼山庄领略这个被江湖传作“鬼门关”的所在。他是黄药师,那个谁永远也猜不透的黄药师!

    “欧阳庄主客气!黄某荣幸!黄某一直都很想瞻仰白驼山庄鬼斧神工的精妙,更祈有幸见识欧阳庄主的盖世神功——只是无奈还有要事缠身!此次,实在不便逗留耽搁——还请欧阳庄主海涵!”黄药师面带笑容,但说话也很大声。

    欧阳剑闻言面色微微一变,目光如寒剑一般射向黄药师!

    在黄药师身上,欧阳剑这次失算了!他的计划,也必须做出改变了!

    直视了黄药师良久,欧阳剑才挤出冷冷笑容,道:“不知黄大侠意欲何往?”

    黄药师邪笑地着望向欧阳剑,说道“往西,继续往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