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渡锋山

渡锋山

    这边欧阳平毒性开始蔓延发作,终于挨不住,惨叫一声,断了气——才断气,欧阳剑就带着“蛇毒散”到了!

    看着已然断气的欧阳平,欧阳剑和欧阳锋的脸上都显出超乎异常的平静!

    “父亲最后跟你说的什么?”欧阳剑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欧阳平,先是追问欧阳锋这句。

    “他说要我好好扶持大哥,以后白驼山的主人就是大哥欧阳剑。让我听从大哥教导。”

    “没有说别的什么吗?!”欧阳剑目光如炬地盯着欧阳锋问道。

    “他还说我的武功再练100年也不及大哥,我不是学武的材料。”欧阳锋说话时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哦?!”欧阳剑闻言眉头略微一皱——欧阳锋顿时感觉浑身发寒,后心发冷!

    什么叫恐惧——很多人以为把一只活生生的猎狗放到老虎笼子里,猎狗会拼命躲闪逃避,其实真不是这样——在看到老虎的时候,猎狗的骨头早已瘫软——这才是真的恐惧!

    在欧阳锋眼里,欧阳剑就是那只老虎,此刻的他,觉得自己连一只狼都说不上,只是一只小羊!

    ——欧阳剑称霸西域,威震武林,并自诩从未杀过一人——很多的猎户也不杀生,他们只挖陷阱;很多的郎中也不杀人,他们不过是没有救人……

    “你觉不觉得我像一只老虎,锋弟?”欧阳剑忽然缓和了语气,笑着问欧阳锋。

    欧阳锋闻言大惊失色,战战兢兢,嘴唇颤抖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欧阳剑望着欧阳锋笑笑,道:“其实你也是一只老虎。”

    话一出口,欧阳锋额头豆大的汗珠已然渗出,连忙跪下,说道:“大哥,我只会尽心尽力地辅佐您,不敢有二心的!”。——双旗镇只有一个白驼山——一座山,怎么可以容下两只老虎?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我想离开白驼山。”欧阳锋接着说道。

    “不行!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再则,母亲也需要有人照料!”——欧阳锋的母亲患有先天眼疾,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严重,现在几乎已经到了完全眼盲的程度。

    依照现在的情形,因为需要照料老母,欧阳剑也许不会对欧阳锋下手——但是也许,和性命相关的也许,你愿意相信吗?如果是我,我不愿意!欧阳锋也不愿意!

    也许是忧思难忘,也许是抑郁成疾,也许还有其他原因,大约只过了半年的光景,欧阳锋之母也过世了……

    料理完母亲的后事,欧阳锋就向欧阳剑辞行。

    “想不到母亲走得这么快……”看着欧阳锋坚毅离开的眼神,欧阳剑幽幽地道。

    “可能是母亲太思念父亲了吧……”欧阳锋缓缓道。

    “是吗?!”欧阳剑阴冷地笑了一声,“我怎么听说你把父亲去世的经过说给她听了!”

    欧阳锋闻言面色惨白,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怕欧阳剑,真怕!

    是人,都会有死的那天——如此看来,杀人,不过是缩短了他人到达终点的距离——如果欧阳剑没有杀欧阳平,那么欧阳锋也没有杀过他的母亲——

    天知道老虎会在什么时候想吃人!逃生的本能让欧阳锋不得不想方设法尽早离开白驼山,所以,他必须让母亲走得更快一点……

    欧阳剑望着惊慌失色的欧阳锋,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欧阳锋的肩膀,道:“父母已经不在了,你我是兄弟。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去哪里,想好了吗?”

    欧阳锋听欧阳剑如此,如释重负,心中长舒一口气,跪地拱手抱拳道:“听说一直往西,有一片沙漠,我想去那里看看。”

    欧阳剑点点头。

    望见欧阳剑点头应允,欧阳锋一是热泪奔涌,道:“大哥,后会有期!”——没有感动,也没有离愁,是逃出升天的欣喜!

    只在欧阳剑眼里,欧阳锋几乎是透明的!

    欧阳剑哈哈大笑几声,递给欧阳锋一个盒子,道:“出了双旗镇,你再打开盒子看。里面有我要和你说的话!”

    欧阳锋连声应诺,简单收拾了行装,有些仓皇地离开了白驼山——欧阳锋很想一下子就飞出双旗镇,打开那个盒子一看究竟。但他强压着打开盒子的欲念,不是因为对欧阳剑的承诺,是因为真心的害怕恐惧——他不知道欧阳剑会不会就在身后,但他知道欧阳剑可以“不遵从白驼山主人指令”为由杀人!

    九百九十九个头都磕完了,也不差再多作这一个揖了!

    直到出了双旗镇,欧阳锋才从怀里取出盒子打开——盒子里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如果在双旗镇出现,你会死!”

    欧阳锋看完,冷笑着丢弃了纸条,把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怀里——这个盒子他很熟悉,是他从中原带回白驼山送给一个女人的首饰盒——那个女人叫“木瑶花”,后来叫“桃花”!

    一个人,可以有多少种感情说不清楚?爱和恨的交织,是爱更多?是恨更多?

    情仇交结,是情更深?是仇更甚?——但这些,和发自心灵深处的恐惧相比,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

    在白驼山的岁月,欧阳锋感觉自己的每一天都是漆黑的夜晚。唯一的念头也只是在想怎样活着——一个声音告诉他,走的出白驼山,走不出欧阳剑!另一个声音对他说,过得了今晚,才会有明天!

    直到离开白驼山很远,很远!欧阳锋才敢想起那些被掩埋在心底深处的往事……

    他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杀人——在和“天山毒龙”的打斗中,欧阳剑出手挑断了对方的脚筋,却让自己目视天山毒龙恐惧绝望的眼神,去了结对方性命……

    他想起了欧阳平以身护己,被一线金中伤的场景……还有一个他望着欧阳平咽气也没有勇气说出的秘密,在他身上,一直都有着各种毒性的解药,其中包含毒蛇……

    他想起了一次次为欧阳剑窃取武林秘笈所遭受的磨难,有几次,都险些命丧黄泉……

    他想起了每一次离开白驼山,似乎天空都在下雨——有一个女人对他说,其实那些雨水都是她的眼泪……

    欧阳锋猛然抬头,握紧双拳,向天一声长啸——他知道自己进步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什么叫做仇恨;直到现在,他敢恨了!

    恨一个人,还需要胆量吗?——你不相信,是因为你不是欧阳锋,你面对的人不是欧阳剑!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需要解决麻烦——有些麻烦自己不能解决,于是就应该有了一种生意——好比说雇佣杀手。

    不要以为杀一人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非你不是人!即便是杀一个普通的人,你依然需要去面对各种未知的风险,最主要的是,你的心里,将永远飘荡着死者的那种难以言表的眼神!也许你用你所有的办法去忘记,抚平都会是徒劳!

    往西,一直往西,欧阳锋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日夜——山,越来越高;草木,越来越稀少,人烟,越来越荒凉……

    “请问老人家,这里是哪里?”望见一位牧牛的老者,欧阳锋操着白驼山口音远远地问道。

    老人眯起眼睛望了望欧阳锋,道:“这里是双峰镇。后生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多谢老人家!这里距离沙漠还有多远?”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你望见前面的两座山没,前面的一座叫渡锋山,后面一座叫走龙山,过了这两座山,就是沙漠了!”

    ——欧阳锋放眼望去:渡锋山说是一座山,实则是一个较大的土丘而已,没有草木,没有房舍,没有人烟,没有有其他的颜色,只有土黄——隔着渡锋山的走龙山,确是一座真正的大山,放眼望去,山顶已然高耸入云,连绵起伏,似一道天然的屏障,将大漠的风沙阻隔。倘若渡锋山在山的那一边,想必也早已被风沙吹散淹没了!

    “渡锋山---”欧阳锋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向前望去——他相信,单从名字来看,这里就是他该停留的驻所!

    也许是已经走得太远了,欧阳锋心里的那份恐惧慢慢消散;也许是因为渡锋山,让他忽然觉得自己可以重新找回自己了!他开始思念起一个人来……

    越是思念,就越是仇恨!他清醒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数日后,在渡锋山的东边的半山顶,欧阳锋建起了房舍,名号“毒锋居”,做起了自己的生意——这里的生意是杀人!

    每天清早练功后,和很多没有事情的时间,欧阳锋都会望向东方——他希望可以看到白驼山,尽管他知道这是妄想;他清楚地记得在白驼山,曾经有一个女人说过会等他!

    毒锋居最早只有三个人——欧阳锋,梦沙,梦丽。

    梦沙原本是双峰镇的一个屠户,起先的职业是杀牛,在毒锋居,他要做的事只是用长刀斩下首级;梦丽是梦沙的妹妹,在毒锋居,她的工作是招揽生意和记录;欧阳锋也从不自己动手杀人,他只在必要的时候将目标制服,然后交给梦沙处理——

    “看来你的年纪也有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多年来,总有些事情你是不愿再提,有些人你不想再见了,也或者有个人曾经对不起你——也许你想过要杀了他。但是你不敢,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其实,杀人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银两的话,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你尽管考虑一下。”——对面的人思虑了少许,就从褡裢里取出银两放在了桌上。欧阳锋唤来梦丽记录……

    欧阳剑说欧阳锋也是一只老虎,他没有看错!老虎上了山,这片地便是他的天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毒锋居在江湖上也开始有了他自己的名气和传奇——除了不接的生意,接下的生意一定完成!

    杀人,只是一种毒锋居存在的模式——在毒锋居,欧阳锋耐心地等待一个人的出现——一个可以杀死一个绝世高手的另一个绝世高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