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缱绻江湖 > 追踪

追踪

    却说黄药师和梅若华出了女坊之后,走在街市上,黄药师突然停步,问道:“若华,我们现在去哪儿?”。

    若华被黄药师问得一愣,然后却是冷冷一笑,说道:“你是主人——你说去哪里我便跟去哪里!”

    黄药师邪诡一笑,转而问道:“女坊的人说你会武功——你学的是哪个门派的武功?”

    “一点花拳绣腿——鹰爪功。”若华回说。说话间,若华始终没有表情,言语冰冷。

    黄药师毫不在意,反而嬉笑道:“嘿嘿——女人不是天生都会鹰爪功吗?”

    若华还是面无表情,也不作回答。

    二人行至一条河边,黄药师贪婪地吸吮着河边清新的气息,遥望四下,忽然愣神——在河边,见有一红衣女子正在漂洗衣衫……

    初春时节,草色已青绿,杨柳抽芽,绿水河边,那红衣女子的纤纤玉手洗衣场景,宛如一幅国画画卷一般,而所有周围的景致都似乎在为那红衣女子婀娜的身段儿做点缀陪衬!人世间竟能有如此美貌之人?黄药师不觉已呆呆望的入神。

    春天,是所有动物一见钟情的高发期——你相信,他存在着!你不信,他也存在着!

    黄药师正想走去那红衣女子身边说话,却在自己愣神时间,身边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人——来者不是旁人,却是燕南复!

    两人互视一笑,燕南复先开口了:“黄少侠好雅兴!不知现在是不是得闲有空?”

    “有空!有空!黄药师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闲暇。”见燕南复,黄药师瞬间理智,嘴里说话,头脑却在飞转!

    “哈哈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黄少侠身边竟然就多了一位姑娘相伴,老夫羡慕——敢问少侠,身边这位姑娘,老夫该如何称呼?”燕南复说毕,用眼扫了一眼若华。

    黄药师却是“哈哈哈”先大笑几声,然后才道:“现在他叫若华,是我的贴身护卫!我去了趟马家渡女坊,这可能女坊掌柜专程特意留着给我的……哈哈哈哈!”。黄药师有意把“专程特意”四字说的很重。

    燕南复听毕淡淡一笑,却道:“我在福星楼订了一桌酒席——原本给邀约的客人接风洗尘!不成想那人行程耽搁,不能到来——要不然,黄少侠和若华姑娘陪老夫小酌几杯?不好浪费那一桌酒菜。”

    “哈哈哈哈!那自然必须有空!”黄药师笑着应允,若华只在一边听二人说话,也还是面无表情。

    说完这些,三人便启程上路,去往福星楼。

    经过这几次的接触,燕南复心中有了黄药师大致的轮廓,用两个字形容就是黄药师笑容里显露出来那两个字——邪诡。

    黄药师没有太多的思虑燕南复,因此此刻,他陡然觉得自己似乎变了一个人——满脑子都是方才河边洗衫红衣女子!

    若华自是一路闭口,一言未发。

    待几人行至福星楼,黄药师望了一眼旁边的燕子楼,叹一口气!

    仍是初次黄药师和少云风一起过到的福星楼贵宾包厢——到了包厢门口,燕南复却拱手对黄药师说道:“老夫忽然想起——有一紧要事情需要现在去处理!真是失礼罪过!“然后看黄药师,黄药师只是邪笑点头。

    燕南复说了声“请黄少侠海涵!”

    见此情形,黄药师道:“老前辈如此精密安排,黄某除了感激,哪能有其他意见!只不过,这福星楼的饭食价钱不菲,黄某只怕囊中羞涩……”

    司马真哈哈一笑,道:“少侠说笑!不要说这次,便是以后在这福星楼常住,只报老夫名姓即可——少侠赏光到福星楼,依然是这福星楼天大的面光了!”

    说完这些,燕南复又从怀里取出两张客房号牌,递在黄药师面前,说道:“还有这客房号牌,也已然订下。请黄少侠不要嫌弃客气!”

    黄药师接过客栈号牌,也不言谢,只对燕南复恭敬地笑着点了点头。燕南复转身告辞,这边黄药师也与若华在席而坐,吃了起来。

    桌上酒菜早已备足!黄药师一坐下,便狼吞虎咽吃了起来,若华只在一旁细嚼慢咽……

    二人一起吃饭时也无多余话语。

    酒足饭饱。黄药师起身,对若华说道:“我有事需要出去,你不必跟我!我出去或半日,也或半月——你就在客栈等我!还有,你帮我做件事……”边说,黄药师边将手其中的客房号牌和少许银两递与若华。

    若华放下碗筷,眼神里似有悲戚,望着黄药师,也不言语。

    黄药师继续道:“今天在河边那个洗衣的红衣女子,你帮我打探是谁家女子?”

    若华略显惊讶张了一下眼睛,随后点点头,重拾碗筷继续默默吞咽……

    黄药师一出酒楼,便有两人尾行出门……

    不会每一次站在黄药师身后的人都叫王重阳——那尾随黄药师的二人在转过几个巷口后,便失去了黄药师的踪迹!二人低声商议了几句,却是分头行走!

    一人去往福星楼方向,另外一人,则是去往了燕子庄方向!

    ——却说燕南复在福星楼辞别黄药师,就急急回了燕子庄!

    此刻,慕容嫣正在石桌饮茶——见燕南复进门,连忙将茶盏献上!还没开口,燕南复已接过茶盏,仰面喝尽,然后说道:“黄药师又回到了宝丰镇!”

    “啊?那三哥有和他在一起吗?”说话的是慕容嫣。

    司马真摇摇头。

    “他不是说八月十五再回来吗?”慕容嫣又问。

    “黄药师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100倍——也许,他留在燕子粥坊的字条,就是故意让我们看的!”

    慕容嫣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燕南复接着说道:“我在福星楼安排了两个人跟踪!另外,还有一个从马家渡女坊的丫头贴身跟着她——只是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慕容嫣听完这话,陷入了久久地沉思……

    过了很久,慕容嫣才说:“五台山的《九阴真经》失窃了——黄药师行为如此机敏诡异,必然是他窃取隐匿了!”

    燕南复未置可否,只是在脑海里盘点近期江湖上的一些事件。正思虑间,忽听得门外有人呼喊:“蜻蜓落水!”

    燕南复闻言心头一沉!双眉紧锁——这是燕子庄暗语:意思就是跟踪的人跟丢了!

    燕南复心头一沉的原因不是派遣跟踪的人被黄药师甩脱——司马真只是懊悔自己没有嘱咐那跟踪二厮,如果跟丢了,只回福星楼便是,不要到燕子庄来报!

    ——此刻,在燕子庄外不远处,一个青衣人转瞬即逝!不是黄药师还会是谁?

    黄药师反跟踪二人到了燕子庄后,心中便已经有了主意去向!他要去看他的朋友。

    黄药师走到少云风山顶小屋,叩门,却没有人应答……

    黄药师淡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起身,径自朝着山林最茂密的方向走去。

    密林深处,见一人正在习练武功——正是少云风!

    “你果然没有走!”少云风看到黄药师,丝毫没有惊讶!练功的步伐也没有停下。

    “你错了,我走了,只是又回来了。”黄药师回道。

    “你回来是为了看我吗?”少云风又转头略带戏谑向黄药师说道。

    “不是!我回来想让告诉你让你离开!”黄药师冷冷回道。

    “因为什么?”少云风停下了脚步,望着黄药师问道。

    “因为我们是最好、唯一的朋友!”

    “哪,我的朋友”少云风紧紧盯着黄药师说:“离开这里,你想我去哪里?”

    “把你要做的事情告诉你最好的朋友——你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人能认出你的地方——易容,可以瞒过很多人,但总有人你是瞒不了的!”

    燕子庄后,黄药师已基本确定了少云风的身份!他还知道,所有的易容术都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眼睛无法不能改易——倘若强行对眼睛也做易改,十之八九,最终会使易容者眼睛失明!

    少云风闻言一怔,呆呆地望着黄药师——许久叹了口气,消沉说道;“我们是什么?”

    “最好的朋友!”黄药师果断回复。

    “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说完这些,少云风忧伤地望着黄药师。

    黄药师闻言心头犹如压了一块巨石一般沉重!

    “要不你就陪我在这荒山野岭住几日,也指导下我的武功!”少云风忽然笑了,对黄药师说。

    “那书你到底还是看了!”黄药师略带感伤的说道。

    “是的,看了!我必须要早些练成绝世武功,我有我自己的使命!”

    少云风说完这话,再看黄药师方向,黄药师已然转身,没有言语黯然离去了……

    黄药师回到了客栈。推开门,若华正在等他。

    “主人,我查到了她的消息。她是马家渡一户人家的婢女,名叫桃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