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豪门后,佛系大佬她飒爆了 > 052:突发

052:突发

    这群人她都认识!

    甚至可以说,秋文和白一舟还做过她的学生!

    可如今这群学生还有没有把她这个老师放在眼里!

    见了面不打招呼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人!

    “院长,您先别生气!”

    一旁的助理急忙过来给她顺气,“我刚才看到动手的还有秋文……”

    秋文是关季青的儿子。

    医学上面少有的天才。

    这时候却赶过来……

    该不会是专门给她作对吧?

    毕竟当初楚神医的下落只有关季青知道,叶浅浅这个学生她又第一时间跑过来收到麾下。

    关季青心里不愤是难免的。

    秋文医学天赋再高又能怎么样,到最后研究出来治疗癌症,而又真实露面的,只有叶浅浅。

    “站在中间的那女孩子是谁?”

    想到这一点,韩梨落心里好受了不少。

    可和楚瑾的仇,她是一点也不会忘。

    “楚家那个放在乡下长大的二小姐……”叶浅浅在一旁解释。

    “怪不得如此没有家教!”

    韩梨落嗤笑一声。

    “老师,您认识她?”

    “之前来找你的时候,在路上见过一次。牙尖嘴利,我说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原来是因为从小就在乡下长大……”

    韩梨落脸上满是了然的神色,如此,这样说来,似乎一切都说的通了!

    *

    一直跟在身后的王华没时间注意这边再想些什么,看到楚瑾,他急匆匆从另一边跟了过去。

    “楚瑾……”

    看到楚瑾正准备上车,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过去拦人。

    “王华。”

    楚瑾回头,“什么事?”

    王华看到她,心里有些难受,“论文的事情,很抱歉。你的身份,我一直没敢说……”

    毕竟当初楚瑾拿了他的工牌去做实验,实验结果都已经被销毁了,他又重新给找了回来。

    “是不敢说,还是不想说?”楚瑾挑眉。

    她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可王华还是下意识的感觉后背一僵。

    他存了私心……

    如果叶浅浅拿着那篇论文发表,除了给诺斯顿大学能带来荣誉,他们北城实验室也是同样。

    北城实验室沉寂太久了……

    “你性子佛系,我以为你不会在意。”

    良久,王华喃喃的开口。

    毕竟,如果楚瑾真的想公布身份的话,也不会回北城。

    这段谈话无疾而终,楚瑾临走之前只是给他留下了一句话,“偷的,始终是偷的。”

    王华看着她的背影,好几次想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明明,他可以让楚瑾回到北城实验室,用另一种方式,让北城实验室发扬光大。

    可他却选择了最不入流的一种方式。

    *

    叶浅浅一直到回到实验室,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白一舟,秋文,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和女人……

    前两个她都认识,都是在医学领域极负盛名的人。

    可另外两个人,哪怕她没见过,浑身的气质也不是别人轻易说冒充就冒充的。

    可这几个人,都和楚瑾是什么关系?

    而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一直在说她是小偷。

    难道,他们知道,她那篇论文是抄的。

    不对……

    叶浅浅一个劲儿的摇头。

    那些公式,是她在北城实验室找到的。

    如果连王华都不觉得那些公式有问题,这些人又凭什么觉得她是抄的。

    想到这一点,叶浅浅又来了勇气。

    这件事只有她和王华两个人知道,更何况,那些公式,她是第一个发表的。

    除了她,还能有其他人知道不成?

    *

    楚老太太这几天的问题越发严重,经常夜里疼的睡不着觉。

    哪怕是用了过量的止疼药,还是如此。

    这几天楚离大部分都在医院,看着楚老太太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止不住的心疼。

    “奶奶,您再坚持两天……”

    楚离在一旁劝道。

    “坚持不坚持,都一样……”楚老太太无所谓的摆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小瑾呢,这几天在忙什么……”

    楚瑾似乎很忙,她住院以后,只来过一次。

    “不知道。”楚离脸上没什么表情,“奶奶,楚瑾之前真的是方灵阿姨养大的?”

    他之前回云溪镇,见过一次方灵。

    很普通的农村妇女,也没什么特别的气质。

    可楚瑾,和方灵完全不一样。

    上次的晚会,她弹得那首曲子。

    不是一般人会的。

    就连她身上的气质,也不像在乡下能培养出来的。

    “为什么这么问……”

    楚老太太咳嗽两声。

    “就是觉得,她有点不一样……”楚离揉了揉太阳穴,之前他对楚瑾偏见过深。

    可这些天他仔细回过味来想了想,发现他所认为的楚瑾性子冷淡和内向,其实是她对他所在乎的东西不屑一顾。

    既然不在乎,自然不会有其他的表现。

    “你总算是想通了……”

    楚老太太笑了笑,“小瑾,和你想象的很不一样……”

    楚老太太提到这一点,眼睛里都是光,“她很善良,很聪明……”

    楚家的几个孩子,她最看中的就是楚瑾。

    楚曦太嚣张跋扈,和楚瑾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之前学过音乐没有……”

    楚离继续问道。

    “这个……”

    楚老太太想了想,她之前也自然找人调查过楚瑾,得到的答案没有和任何人不同。

    “你看下这个视频……”

    楚离把视频放给楚老太太看,这段视频是上次在迎新晚会上楚瑾弹钢琴的一段视频。

    楚老太太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面的楚瑾。

    那么耀眼,那么与众不同。

    后面跟的一段视频,是楚瑾站在台上演讲的视频,中英文切换自如,还有俄语。

    楚老太太之前在商场上打拼过那么长时间,自然知道楚瑾说的是什么。

    “我查过方灵,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如果说,气质是楚瑾天生的,可这些怎么解释……”

    楚离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楚老太太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楚老太太咳的肺都要出来了,脸色铁青,“疼……”

    “奶奶,我这就去叫医生!”

    楚离瞬间反应了过来,楚老太太这几天一直反反复复,如果没有叶浅浅那管药,他害怕楚老太太挺不过今天!

    楚老太太很快就被送到了急诊室!

    楚家几个人听到这个消息,急忙全部跑了过来。

    楚曦跟在最后面,脸色苍白,眼眶下面有一层乌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