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墨总,少爷又带着夫人去相亲了 > 第92章被狐狸精勾走了魂儿

第92章被狐狸精勾走了魂儿

    苏温暖抱过苏言,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小宝?是哪里不舒服吗?”

    苏言抱紧了苏温暖的脖子,将头埋在了苏温暖的颈窝,摇了摇头,蹭了蹭,闷声闷气,“没有。”

    苏言突然这副样子,苏温暖一脸疑惑,看向了墨云深。

    因为刚才是墨云深一直抱着苏言的,现在苏言这副样子,摆明了就是不开心。

    苏温暖皱了皱眉,疑惑的目光无声询问着墨云深。

    “爹地抱。”墨云深要去抱苏言,语气软了软。

    “不要。”苏言摇了摇头,故意不去看墨云深,但是声音里能够听出来明显的不开心,“你还是回去看奶奶吧!”

    苏温暖听得云里雾里,更是疑惑,“怎么回事?”

    墨云深只好将刚才墨母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苏温暖,但是墨母在电话里说的什么话,他并没有跟苏温暖讲。

    “奶奶好像被爸爸气得晕过去了。”苏言小声说道。

    苏温暖眉心皱得更紧,“你还是回去看看吧!”

    墨云深则是不以为意,“没事,她这人就是不经气,一气就昏过去。”

    墨云深说罢,便将苏言抱在了怀里。

    只是这一次,苏言很明显,并不想被墨云深抱,皱巴着一张脸,很是认真。

    “爹地你还是回去吧,不然奶奶醒了,又要怪罪妈咪了。”

    苏温暖也要去从墨云深怀里将苏言抱过来,“你去吧!我带着孩子们。”

    墨云深却往旁边躲了一下,将苏言紧紧抱着,“她没事,不用回。”

    墨母的身体,墨云深还是很清楚的,气不出什么好歹来,只是她这个人吧,一情绪激动,就容易昏厥。

    之前和墨父吵架的时候,没少昏厥过,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所以墨云深都习以为常了。

    至于墨母说的什么以死相逼,墨云深也早就看透了,她平日里磕到哪里都要叫疼好几天的人,怕疼极了,怎么可能有勇气去死?

    就算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子。

    墨云深抱着苏言朝着前面走去。

    苏温暖看着男人高大冷漠的背景,眉心皱得更紧了,他这个人,当真对感情如此冷漠吗?

    可是要说墨云深对感情冷漠的话,他现在却推了商业应酬和宴会,陪着她和孩子们在这里逛海洋馆,甚至还提前包场。

    这……

    苏温暖陷入了沉思,觉得看不懂墨云深。

    苏言闷闷不乐了一会儿,见墨云深没有打算要抛弃他们,回去的看墨母,这才开心起来。

    墨母醒来后,给墨云深打过去电话,但是直接被男人拒接了。

    墨母再打过去,就是直接被墨云深拉黑了。

    “我看你真是被苏温暖那个狐狸精勾了魂了!竟然不接我的电话,还敢把我拉黑!你这个逆子是要气死我啊!”

    墨母气得将手机直接摔在地上,捂着头又开始哀嚎起来。

    佣人连忙劝着她消消气,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去,把三少爷给我找回来!”墨母怒吼道。

    佣人不敢怠慢,只好去找人。

    佣人并不知道墨云深在哪里,只好先去北苑找人。

    墨家老爷子和墨家老夫人见佣人一副着急的样子,便询问是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找墨云深。

    佣人支支吾吾,有些话她一个佣人并不好开口。

    看到佣人这副样子,墨家老爷子脸色一沉,“说!”

    佣人吓了个哆嗦,只好将事情告诉了墨家老爷子。

    “找什么找,一天天净找事!云深跟暖暖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了,找他回去做什么?”

    墨家老爷子冷哼一声,神色不悦。

    墨家老夫人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吩咐佣人,“回去吧,有事让她亲自来北苑,我刚好也有事跟她说。”

    佣人见墨家老爷子和墨家老夫人都发话了,只好离开了北苑,回到了墨家老宅,将事情汇报给了墨母。

    墨母一听,更是火冒三丈。

    墨老爷子和墨老夫人摆明了就是要给苏温暖撑腰了!

    也不知道苏温暖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让墨家二老这么护着她!真是气死人了。

    甚至墨家老夫人还让佣人转告,让她去北苑。

    她才不去,去了就是挨训。

    墨母又开始哎呦哎呦起来,躺在床上又气又无可奈何。

    “要是老夫人打电话过来,就说我不舒服,下不了床,去不了北苑。”

    墨母一边哀嚎着,一边吩咐着佣人。

    “是,夫人。”佣人谨慎应道。

    墨母没办法,只好给墨父打去了电话,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

    “你快回来,你那三儿子要把我气死了!我现在就剩下一口气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死了!”

    听着墨母的语气,墨父皱了皱眉心,一听就知道是墨云深惹到了她。

    “他竟然把我的电话都拉黑了!你说说你的这个不孝子,让他立马滚回来!”

    “还有你爸妈,也是护着苏温暖那个狐狸精!你们全家都欺负我!我不活了!你让墨云深立马就给我回家!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

    墨母又哭又威胁的,墨父只觉得脑瓜子嗡嗡响。

    “知道了,我这回去。”墨父挂断了电话,跟一起打高尔夫的朋友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车上,墨父给墨云深打去了电话,结果也是被墨云深挂断了。

    墨父只好发过去了短信,【立马给我回老宅,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墨云深看了眼手机短信内容,按了删除键,当做没有看见,继续抱着苏言,看着海豚表演。

    下午的时候,苏温暖刚回到北苑,助理就打来电话,说总部临时下达了新的任务,让她回去公司加班。

    苏温暖将孩子们交给了墨云深,便去了公司去加班。

    一直加班到半夜,苏温暖才忙完,没想到出了公司,就看到墨云深的车。

    她倒是没想到,墨云深又来接她下班。

    两个人回到北苑,吃夜宵。

    看到苏温暖面上的疲惫,墨云深的眉头轻轻蹙了蹙,“辛苦了,多吃点。”

    其实她可以不那么拼命的,甚至完全可以在家做墨太太。

    但是墨云深知道,苏温暖不会那样子做的。

    “嗯嗯。”苏温暖回道。

    墨云深用筷子夹了一块鸡翅,戴上一次手套,把翅骨摘了出来,然后放在了苏温暖的碗里。

    苏温暖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没事,我自己弄就好了,你吃你的。”

    突然被投喂,有些不习惯,不适应。

    墨云深却不将她的话听进去,继续投喂着。

    苏温暖见他不听,只好任由墨云深了。

    两个人吃完了饭,去了后花园散散步,消消食。

    因为苏温暖有些累了,刚吃饱饭,直接去睡觉有些不利于消化,所以就被墨云深喊着去后花园转转。

    “明天晚上有个酒会。”墨云深淡淡地说道,放缓了步子。

    苏温暖的眉头轻轻挑了挑,继续向前走去,“需要我出席?”

    “恩。”墨云深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改了口气,“如果你忙的话,那就不去了。”

    “知道了。”苏温暖想了想,说道,“那明天我早点回来。”

    “好。”墨云深的唇角勾了勾,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来。

    第二天,苏温暖下午六点就回到了北苑。

    她到家的时候,墨云深已经穿戴好,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等她了。

    “要不要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墨云深问道,“我已经吃过了。”

    “也好。”苏温暖将手上的包放在了墨云深面前的茶几上,“刚好也感觉有些饿了。”

    待苏温暖吃得六分饱了,这才停了下来。

    “礼服选好了,放在卧室里。”墨云深说道,“看看喜不喜欢。”

    这套礼服是他让人专门定制的。

    “哦,好。”苏温暖应了一声,然后就朝楼上走去。

    第一眼看到那件粉紫色的礼服的时候,苏温暖就喜欢上了。

    设计的样式,面料,风格也是刚刚好,都是她喜欢的。

    七点半的时候,两个人从家里出发,到达酒会现场的时候,快八点。

    苏温暖倒是没想到会在酒会上碰到张笑笑,于是挽着墨云深朝着张笑笑的方向走了过去。

    张笑笑很显然也看见了苏温暖,于是朝着苏温暖轻轻的挥了挥手。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碰到了刘晓娟,是苏温暖高中的同学,关系还不错。

    要不是张笑笑介绍,苏温暖差点没有认出刘晓娟。

    她的变化太大了。

    于是苏温暖和墨云深,还有张笑笑,和刘晓娟,刘晓娟的老公——徐明阳坐在了一起。

    五个人在一起寒暄起来。

    只不过墨云深只是礼貌倾听,并不参与她们的话题。

    中途,刘晓娟想去上厕所,于是起身。

    “老婆我陪你去。”

    徐明阳也跟着要起身,十分紧张的样子。

    刘晓娟则是伸手压住了徐明阳的肩膀,“去什么去!你也要去女卫生间吗?真是……”

    苏温暖知道徐明阳这是担心刘晓娟去个卫生间,出了什么差错,于是她和张笑笑也起了身。

    “我们陪她去吧!”

    “好,谢谢。”徐明阳礼貌道谢。

    于是苏温暖和张笑笑挽着刘晓娟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老公很爱你啊!”苏温暖笑着说道。

    “什么爱我?”刘晓娟挑了挑眉,然后垂眸,看了眼自己尚未隆起的小腹,“他爱的是这个小家伙。”

    三个人到了女卫生间后,各自进了隔间。

    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女人的交谈声。

    “刘晓娟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嫁给了徐明阳。”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了起来,带着十分的妒忌。

    “想不到看上去资质平平,也不是倾国倾城的主儿,竟然得了徐明阳的青睐。”

    “虽说刘晓娟资质平平,但是还是有些本事的。”

    另一个更嗲的声音响起来。

    “肯定是使了什么手段,让徐明阳上了套,这才娶了她。”

    “谁知道呢!”娇滴滴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指不定是奉子成婚呢!肚子被搞大了!”

    “奉子成婚?”那个更嗲的声音说道,“这个不可能的。”

    “恩?怎么就不可能了?”

    娇滴滴的声音里带着疑惑,“对了,你之前不是也和徐明阳交往过吗?”

    听到这里,苏温暖和张笑笑的眉头都轻轻挑了挑,哦,原来是徐明阳的某位前女友。

    “徐明阳好过那么多的女人。”嗲声传来。

    “你见过哪个女人怀孕过?他们那种大家族,怎么可能随便把种落在外面?”

    “也对哦。”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怎么,他让你喝了事后药吗?”

    “不然呢”嗲的声音传来。

    “我听说,有些不乖乖吃药 的,都被强行灌了进去。”

    “算了算了,都是命,只能说命好呗。”嗲嗲的声音说道,“走吧走吧!”

    高跟鞋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小了起来,最后消失,听不见了。

    这个时候,苏温暖和张笑笑,刘晓娟这才从隔间里走了出来。

    苏温暖看着刘晓娟平坦坦的小腹,真不敢相信里面竟然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你也喝了药?”

    “喝了。”刘晓娟耸了耸肩,“不过不是徐明阳给我的,是我自己买的,喝了,然后,没用。”

    张笑笑挑了挑眉,看着刘晓娟的小腹,“生命力倒是蛮强大的。”

    张笑笑轻轻拍掉了苏温暖想要去摸她小腹的手,“算命了,我没打算要。”

    听到刘晓娟这话,张笑笑微微皱了皱眉头,“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啊?真的打算生下孩子之后就和徐明阳离婚?也不让孩子知道你?”

    “恩,这是肯定的啊!”刘晓娟点了点头,“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啊!”

    张笑笑看着刘晓娟的小腹,皱皱眉,“可是这孩子毕竟是你的骨肉,你就真的忍心?”

    刘晓娟也皱了皱眉,看着张笑笑,“你知道我对亲情向来没什么感触的,就算有,也只剩下恨了。”

    张笑笑知道刘晓娟家里的事情,所以也很是能理解,但是孩子这件事情上,张笑笑却有别的看法,因为徐明阳对刘晓娟是真心的。

    虽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强扭的瓜不甜,但是呢,总得给彼此个机会,试试呢?

    “正因为你对亲情的缺失,所以……”张笑笑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你想让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母爱?”

    “换句话问。”苏温暖说道,“就当你把孩子一生下来,离婚了,若是徐明阳再娶一个老婆,这个后妈虐待你孩子怎么办?你就不心痛和难过吗?”

    听到这里,刘晓娟的眉头皱了皱,“应该不会吧!”

    “怎么不会了?”苏温暖急忙说道,语气里满是认真,“你这个亲妈都把孩子抛弃了,你还指望别的女人对你的孩子能有多好?”

    刘晓娟想了想,眉头紧皱着,“哎呀哎呀不说了,想起来这个就烦!”

    说罢,刘晓娟就洗了洗手,然后朝着卫生间外面走去。

    苏温暖和张笑笑也洗了洗手,然后跟了上去,挽住了刘晓娟的胳膊。

    酒会结束后,回徐家别墅的路上,刘晓娟坐在车里,一言不发,脸色有些不好看。

    徐明阳皱了皱眉,这是谁又惹着她了?于是轻声问道,“怎么了?谁惹你了?”

    刘晓娟的目光落在了徐明阳的身上,然后不满的看着他,“你!”

    “恩?”徐明阳挑了挑眉,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我怎么了?”

    “你以后要是娶的老婆对我孩子不好怎么办?”刘晓娟直勾勾的看着徐明阳,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意,“虐待我孩子怎么办!打我孩子怎么办!”

    徐明阳皱了皱灭,刘晓娟这都想的是什么事情啊!

    “这个不会的,你放心好了。”

    徐明阳的语气里满是认真和确定。

    “你说不会就不会啊!”

    刘晓娟很显然不相信徐明阳说的话。

    “万一那个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在你面前装作爱孩子,不在你面前了,就虐待我孩子呢?”

    徐明阳看着怒气冲冲的刘晓娟,皱了皱眉。

    “有话好好说,你别生气,生气了对孩子的发育不好,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徐明阳只是好奇,刘晓娟一直都是很讨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怎么现在竟然担心起来孩子出生后的事情了。

    “我不会再娶的,你放心吧!”

    徐明阳看着刘晓娟,认真的说道,“如果你执意要跟我离婚,那孩子出生后,我不会再娶。”

    毕竟,徐明阳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了。

    刘晓娟听到徐明阳的话,皱了皱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不娶了?”

    “对。”徐明阳点了点头,应道,“所以你放心吧,不会有你说的那种可能的。”

    刘晓娟的耳边突然响起来今天苏温暖和张笑笑对她说的话。

    或许,徐明阳真的爱她?

    刘晓娟收敛了下自己的怒气,毕竟,这种情绪,对孩子的影响不好。

    “徐明阳,你爱我吗?”刘晓娟想了想,终于还是问出了口,“还是说,只是爱这个孩子?”

    “我都爱。”徐明阳不假思索的都说出了口,“如果非要比较的话,那就是更爱你一些。”

    刘晓娟皱了皱眉,“骗人。”

    徐明阳哭笑不得,他说真话了,她反而不信了。

    唉,他之前还觉得墨云深的追妻路漫漫呢!

    现在,成了他自己了。

    刘晓娟明显对他不感兴趣,若不是用封杀她来作为要挟,恐怕她就真的不会和他结婚了,更别说把孩子生下来了。

    第二天,刘晓娟约了苏温暖和张笑笑一起去逛街。

    刘晓娟本来是想给自己买几身衣服的,但是看到婴儿区的服装,就忍不住跑过去。

    苏温暖和张笑笑微微皱了皱眉,好几次都把她拉了回来。

    当苏温暖和张笑笑再去拉刘晓娟的时候,刘晓娟有些不解了,于是蹙了蹙眉,看向苏温暖和张笑笑。

    问道,“怎么了你们这是?我提前给孩子买衣服都不行啊……”

    苏温暖和张笑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身后跟的就是徐明阳派来保护刘晓娟的保镖,不让其他人靠近刘晓娟。

    “你这刚结完婚没几天,就来逛婴儿区,你觉得合适吗?”

    苏温暖的声音很低,但是意思却很明白,“你想被狗仔们拍到,然后上了头条后,说你未婚先孕?”

    听到苏温暖的话,刘晓娟的眉头舒展了,用余光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见狗仔的身影,这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这个我倒是没想到,我就是觉得那些小衣服小鞋子什么的,太可爱了,看见了就不自觉的挪不动步子了,怎么办?”

    苏温暖轻轻挑了挑眉,脸上浮现出笑意,“还说你不在乎肚子的小宝贝,这才怀上呢,你就急着要给他买衣服了,你啊……”

    女人有时候真的会做出很心口不一的事情,尤其,是她成为了一个母亲的时候。

    刘晓娟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着婴儿服装店里的那些衣服,刘晓娟的目光里满是不舍,真的好可爱的小衣服小鞋子啊,真的想全部买回家,怎么办……

    张笑笑看着这个样子的刘晓娟,无奈的轻轻的叹了口气。

    “等过一阵子再来逛婴儿区了吧!若是被狗仔抓拍到,写你未婚先孕,那徐明阳可就白努力了。”

    “恩?”刘晓娟微微皱了皱眉,面露疑惑,“徐明阳?关他什么事?”

    苏温暖和张笑笑挽着刘晓娟的胳膊,继续朝前走去,半认真半开玩笑的样子。

    “我一直以为你脑子挺好使的,怎么到了徐明阳这里,你这脑子,就跟短路似的?”

    刘晓娟自然不赞同苏温暖这样的说法,斜着眼瞥了苏温暖一眼,语气里皆是不满。

    “怎么就短路了啊?”

    苏温暖顿住了脚步,“要不是怕以后你被人说未婚先孕,徐明阳能这么着急结婚吗?他大可以不和你结婚,直接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然后他把孩子接回徐家就可以了。”

    刘晓娟挑了挑眉,没说话。

    于是苏温暖接着说道。

    “给了你名分,给了孩子名分,没让你成为一个未婚先孕的污点女星,也没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成为私生子,你也知道,在这个唾沫星子能杀死人的时代,一旦有了污点,就很难抹去了,对你以后的发展也不好。”

    刘晓娟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今天苏温暖提了出来,她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徐明阳急着和她结婚呢!原来是为了保护她和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好像有点开始喜欢肚子里的这个宝贝了。”

    刘晓娟低下头看着尚未隆起的肚皮,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来,“好像有了他,也不错的样子。”

    “母亲爱孩子,是天生的本能。”

    苏温暖的脸上也露出几分笑意来,“就算你嘴上说着抗拒,你的心,你的身体,都是诚实的,就好像你看到婴儿的东西,就忍不住走过去,想要买下来。”

    国外,迷情酒吧,552包厢。

    苏温暖的某位暗恋者——陈凌厉正握着一杯红酒,小口地抿着。

    抿了一口,然后握着高脚杯,轻轻的晃了晃。

    红酒在杯子里开始旋转起来。

    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门响了起来。

    紧接着,许菲菲用托盘端着一份果盘走了进来,“老板,您的果盘。”

    陈凌厉微微挑了挑眉,果盘?他没说要果盘啊?

    目光落在了服务员放在茶几的果盘上,挑了挑眉,老板就算是送果盘,也不会给他送份这么小的果盘吧!

    于是陈凌厉抬起头,朝着服务员看去,“这不是我……点的。”

    看到服务员的脸,陈凌厉愣了愣,连那句话都出现了明显的停顿。

    “温暖?”江司言皱着眉头喊了一声。

    “啊?”许菲菲啊了一声,“什么温暖?老板认错人了吧!”

    陈凌厉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服务生,发现还真的不是苏温暖。

    这个女服务员的身上,没有苏温暖身上的那种气质。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陈凌厉淡淡的说道,随后不禁感慨,“你们两个真的是长得好像。”

    许菲菲没有去接陈凌厉的话,而是出声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这份果盘真的不是先生的吗?”

    “不是。”陈凌厉可以肯定,这份果盘不是他的,“你可能送错房间了。”

    “哦,好,打扰老板了,老板再见。”

    许菲菲急忙将茶几上的果盘重新端了起来,然后朝着门口走了出去,关上了包厢的房门。

    陈凌厉靠在了沙发上,脑海里闪现刚才那个女服务员的脸。

    “真的是太像了……”

    陈凌厉自言自语道,“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相似的容貌呢?”

    那个女服务员的脸和苏温暖的脸重合。

    想到这里,陈凌厉把酒杯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起身,朝着包厢外走去。

    走到了大厅,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陈凌厉的目光在大厅里寻找了起来。

    他在找那个酷似苏温暖的女服务员。

    很快,那个女服务员的身影就出现在陈凌厉的视野里。

    看着她忙来忙去的身影,陈凌厉觉得,她连身形身影,都像极了苏温暖。

    “那个妞身材不错!”隔壁桌传来了带着笑意的猥琐男声,“很有料哦!腿又细又直,我的天!”

    “晚上就她了!”另一个猥琐带着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这种身材,肯定飞了,你看她走路的姿势,百分百还是个……”

    “那感情好啊!”猥琐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把她叫过来,问她多少钱。”

    “好。”沙哑猥琐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然后就听见他喊了句,“服务员!过来,对!就是你!”

    许菲菲朝着他们走了过去,“老板需要点什么吗?”

    陈凌厉不动声色的用余光关注着邻桌的情况。

    “小妹妹,多大了啊!”沙哑猥琐的声音问道。

    “二十四了。”许菲菲回答道,“老板问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问问你多大。”猥琐男说话间就伸出手,摸上了许菲菲的腿。

    “你干嘛!”许菲菲怒道,然后往后面退了几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话,许菲菲就直接转身,朝别处走了去。

    “正点啊!”猥琐沙哑男说道,“光是那腿我都能玩一年。”

    “看样子她还不愿意呢!”猥琐激动男说道,“这咋整,看来今天是带不出去了。”

    猥琐沙哑男笑了笑,脸上勾出几分阴险的笑容,“那倒未必。”

    “未必?”猥琐激动男挑了挑眉,“大哥可是想出法子了?”

    “嘿嘿。”猥琐沙哑男笑了一声,“我带了药,下酒里,一会儿让她喝了不就行了吗?”

    陈凌厉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看向了那道忙碌的身影,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看来这个姑娘,要倒霉了。

    很快,许菲菲就开始卖酒了。

    陈凌厉眯着眸子,看着许菲菲从这个桌子,喝到了那个桌子,然后终于喝到了那两个猥琐男的桌前。

    “妞,只要你把这杯酒干了,你剩下的酒,我们哥俩全要了!”猥琐沙哑男豪爽的说道。

    “一言为定?”许菲菲问道。

    “大丈夫一言九鼎!”猥琐沙哑男继续说道,“我们哥俩再骗谁,也不可能骗你这个小妹妹吧!”

    “好!一言为定!”许菲菲端起了他们桌子上的那杯酒,对着他们举了举,“我干了!”

    说罢,就将那杯酒送到了嘴边。

    就在就被快要接触到嘴唇的时候,被人挡住了。

    陈凌厉终究是没能忍住,出手了。

    毕竟,这个女服务员的脸,和苏温暖长的太像了。

    光是冲着这点,他就坐不住了。

    许菲菲看着抓着自己手腕的手,顺着看了上去,满脸的疑问,“老板?这是做什么?”

    “别喝。”陈凌厉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看向了许菲菲的眼睛,“酒里被下药了。”

    “啊?”

    许菲菲吓了一跳,于是急忙看向了自己手里举起来的那杯酒,然后用手指着那两个猥琐男,“你们竟然给我下药!”

    “哪来的臭小子多管闲事!”说罢,猥琐沙哑男就拿起桌子上一瓶未开瓶的啤酒瓶,朝着陈凌厉砸了过去。

    陈凌厉急忙伸出手挡了一下,然后也迅速拿起一个啤酒瓶子,朝着猥琐嘶哑男的头砸了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