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二十九章汤姆里德尔

第二十九章汤姆里德尔

    由于马丁的原因,德雷克开始慢慢的减少和乔治弗雷德的接触,每次和他们在一起马丁都会凑过来。乔治和弗雷德当然不会把她赶走,所以一直都是德雷克先离开,慢慢的也就减少了很多的接触。

    小团体的人更别说了,他们原本就不知道马丁干过的那些事情,而且马丁还会讲那些很有趣的故事,连德拉科最近张口闭口也都是马丁。

    德雷克有了大量的空余时间和汤姆聊天,他甚至和汤姆说了那些从来没有好如果别人的秘密,因为汤姆只有他一个人跟他说没有什么大不了。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德雷克,你不应该让自己这么累。”汤姆听完德雷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秘密之后这么说到“你还有我。”

    德雷克笑了起来,拿起羽毛笔写到:“我真的很开心你这么关心我,但是你只是个日记本而已,你什么都做不了。”

    “不,德雷克,如果你想见我的话。”

    “什么意思?”德雷克疑惑了,完全不懂汤姆是什么意思。

    “德雷克,你想见我吗?”汤姆的话里有种神奇的神奇的诱惑,德雷克只是看着这几个字都会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关于这些年的压力,关于给自己隐形施压的朋友们。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到最后自己却成了那个不近人情的人。明明是自己的朋友,最后却成了击垮自己的人。

    “汤姆,我想见你。”

    “别伤心德雷克,不管他们怎么看你,我都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

    按照汤姆的指示,德雷克把日记本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进入了梦乡。

    “德雷克!”

    一个明明没有听过却无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德雷克睁开眼睛一个黑色头发的男生站在自己的床边。

    “你是……汤姆?”德雷克试探的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脸。

    “是的我是汤姆。”汤姆没有等他抚摸自己的脸,附身抱住了躺在床上的德雷克“德雷克,我来了。”

    这句话让德雷克直想流泪,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已,朋友们的所作所为让他手足无措,委屈至极。

    “德雷克,我永远都在。”汤姆躺下来拥抱着德雷克哄他入睡。从小到大只有德雷克哄别人睡的时候,这样的情况德雷克也是第一次遇见。

    不管是在伍氏孤儿院,还是流浪的时候,还是到了马尔福家,德雷克从来没有这样被人抱着哄睡。在伍氏只有无尽的虐待,流浪的时候只有永远饥饿的肚子,马尔福家很温暖可是……

    德雷克就这样窝在汤姆怀里,贪婪的享受着这短暂的轻松。

    德雷克最近很开心,旁边的人都看得出来。可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开心。

    德雷克才不会换其他人怎么看,而且这个事情即使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他彻底的断了和其他人的交流,无论是乔治还是弗雷德,亦或者是艾伦约他他都没时间,他每天一下课就直奔休息室,躲在自己房间里谁都不见,即便是重要的万圣节宴会。

    德雷克下课之后拿了一些馅饼就直接回了休息室,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和汤姆聊天了。

    “今天是万圣节前夜呢,你不和同学们一起庆祝吗?”汤姆已经不再是只能出现在德雷克梦里的那种状态了,他现在即便是在德雷克清醒的时候也可以保持人的形态。

    德雷克知道这是有问题的,可是他并不想多想。他现在只有这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了。

    “可是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德雷克拿出馅饼一边吃一边和汤姆聊天。

    “那要不要趁着今天同学们都在狂欢一起带我出去逛逛?”

    “哦!你可以出去吗?”德雷克大喜,他以为汤姆只能在这个休息室里。

    “当然,我是个日记本。”汤姆哭笑不得“你把我带到哪里我就能去哪里啊。”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都在礼堂里享受美食没有人愿意在这种热闹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外面游荡。

    除了德雷克。

    “走廊上的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德雷克挥挥手让汤姆从阴影里出来,跟他一起在城堡里散步。

    “不知道这五十年城堡有没有变过”汤姆很自然的做出牵手的动作,虽然并不能做到。“我可是知道城堡的很多秘密。”

    “应该没有吧。”德雷克回想着,他没听说城堡有过返修之类的事情。

    “那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德雷克跟着汤姆一路小跑着,说着一到楼梯往下走着。

    “这是哭泣金桃娘的盥洗室。”德雷克在门口停了下来“这个可是女生盥洗室。”

    “可现在没有人用不是吗?”汤姆示意德雷克带自己进去。

    “好吧。”

    “哦~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金桃娘立刻就发现了他们“你长的可真好看。”

    “谢谢”德雷克看着金桃娘说到“我可以和朋友单独聊一会吗?”

    “哦……他,他!”金桃娘这才看见旁边的汤姆,一脸惊讶的说不清楚话。

    “我们应该不认识。”德雷克没看清汤姆做了个什么表情,就见金桃娘直接飞走了,紧接着就是马桶冲水的声音。

    跟着汤姆的指示,德雷克很快就找到了刻着小蛇的水龙头。

    “嘶嘶嘶嘶”汤姆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龙头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开始飞快地旋转。接着,水池也动了起来。德雷克眼看着水池慢慢地从视线中消失了,露出一根十分粗大的水管,可以容一个人钻进去。

    “这是?”

    “这是霍格沃茨的密室!”汤姆有点兴奋,“我们进去看看吧。”

    德雷克也想进去看看,可是关键时刻他犹豫了。上次进入魔法石的密室就让他很作难,如果不是因为邓布利多很可能就是出不来了。这次又是密室,德雷克对于挑战这种一点都不了解的地方不是很热衷。

    “你要是有顾虑我们就以后再来。”汤姆看德雷克有点犹豫,跟大方的宽慰这他,丝毫没有因为德雷克临阵退缩说什么。

    “抱歉啊。没能让你去心心念念的密室。”回到休息室,德雷克有点愧疚。

    说好了带着汤姆出去逛的,结果到地方了自己临阵退缩了。

    “没事,我最多的就是时间,不急这一会。”汤姆坐在书桌上“困了的话你就先睡觉吧,我们明天在聊。”

    这个晚上德雷克睡得非常的沉,连一个梦都没有。但是又觉得睡眠的时间特别长,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没有内容,却无法停止。

    第二天德雷克起来后觉得浑身都是酸痛的,感觉像是练习了一夜的魔法。

    他来到礼堂才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怎么回事。”德雷克低声问着难得没有训练的德拉科。

    “昨天费尔奇的猫被石化了。”德拉科小声地回答者德雷克的问题“教授们正在寻找昨天没有参加宴会的人。”

    “没参加宴会?!”德雷克说到“我昨天就没有参加啊。”

    “除了你波特他们也没有参加。”布雷斯在对面也开口道“昨天我们结束宴会之后,回休息室的女生发现的。费尔奇的猫就挂在火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动也不动。刚开始我们还在以为它死了。”

    布雷斯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牛奶才接着说:“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墙上的字。”

    “什么字?”

    “密室被打开了,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德雷克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斯内普“德雷克,跟我来一趟。”

    德雷克在听到密室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联想到汤姆了,可是他不敢说,第一是因为他不想惹上麻烦,第二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日记本的存在。

    斯内普没有带德雷克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八楼的校长办公室。

    “马尔福先生。”邓布利多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德雷克坐下,也没有红茶“接下来的问题,我希望你能够认真思考过后在回答我。”

    “可以。”德雷克点点头,已经大致想到是什么问题了。

    “马尔福先生,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参加宴会呢?”

    “教授,我不仅没有参加昨天的宴会,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礼堂用餐了。”德雷克不紧不慢的说出他早已经想好的理由。

    “为什么?有什么理由嘛?”邓布利多看着德雷克的眼睛。

    “教授,我觉得摄神取念对我可能没有用。”德雷克再也不是那个躲避别人眼神的小鬼了。

    “哦,那还真是抱歉。”邓布利多转头看着斯内普“你的学生确实很厉害。”

    “那件事情不是我干的。”德雷克对邓布利多和斯内普说到“如果是我,受害的绝对不只是一只猫这么简单。”

    邓布利多做出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我知道你们都在怀疑我,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德雷克不在客气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可是昨天的事情并不是我干的,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同事被怀疑的应该还有波特吧。”

    “我相信他。”邓布利多说到。

    “因为什么?”德雷克看看邓布利多又看看斯内普“为什么信任他不信任我?因为我是斯莱特林?还是因为他是波特?!”

    “如果仅仅因为他是詹姆斯波特的儿子就信任他。那我还真是替他感到悲哀。”

    本来德雷克就因为最近朋友们的反应心情不佳,今天又发现汤姆居然也有事情瞒着自已。而自己居然对一个日记本说了那么多的秘密。

    日记本决不能落到别人手里,不仅是因为汤姆里德尔,更是因为他知道了德雷克所有秘密。

    “斯内普教授。”德雷克看向斯内普“当初您被掠夺者霸凌,唯一一个维护您的人是我的生母潇李女士吧?不知道您最后是怎么对待她的。”

    “邓布利多校长。”德雷克不等斯内普说话有吧话头转向邓布利多“波特知道您在利用他吗?”

    屋子里静的厉害,平常喜欢看热闹的画像和分院帽今天都在安安静静的假寐。

    “黑魔王回来了,我们不得不有所防备,并不是针对你。”良久邓布利多才缓缓开口“你比我想象中知道的要多。”

    “我还知道更多。”邓布利多的解释对于德雷克来说苍白无力“知道关于波特为什么可以大难不死,知道您特意设置陷阱让波特深入险境的被迫成长。”

    因为食死徒的异动,这个暑假卢修斯告诉德雷克的东西不只是一点点。联合起来已经有的线索,德雷克觉得自己已经摸到事情真相的边缘了。

    “你不应该参与进来。”一直没说话的斯内普忽然开口道“这件事情太危险了。”

    “斯内普教授,您觉得我父亲那样的身份我有资格独善其身吗?”德雷克忽然觉得斯内普教授的秘密不仅仅是莉莉那么简单。

    “做个交易吧校长。”

    “愿闻其详。”

    “我的要求不高,保住德拉科的性命。”德雷克提出自己的要求,卢修斯和纳西莎是绝不可能避开这场战争的,德雷克只有想尽办法保住德拉科。

    “用什么交换呢?”邓布利多已经不在笑了,身为一个格兰芬多,他对权利的追求永无止境。只要计划能继续下去,他不在乎是不是跟德雷克做交易。

    “波特的性命。”

    “你怎么敢?!”斯内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特里劳妮教授当年说出的预言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吧。”德雷克没有管斯内普继续和邓布利多说着。

    “没错。”邓布利多安慰的拍了拍斯内普的肩膀“这两个预言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能力。”

    “阿不思!”斯内普没办法再继续听下去了“他只是个学生!”

    “波特也是学生!”邓布利多严厉的看着斯内普“比马尔福先生还要小四岁!你不能因为个人感情犯下当年同样的错误!”

    后面的话题就跟德雷克无关了,德雷克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两个人还在激烈的讨论着。

    两个预言的事情德雷克其实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试着提一下,没想到居然真的有。

    其实当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真的有两个预言自然万事大吉。如果只有一个那么德雷克就把之前从特里劳妮哪里得到的‘恶之子’的需要告诉邓布利多,总之是有办法的。

    上午的课程已经耽误了,德雷克看了看课程表是跟格兰芬多一起上的黑魔法防御课。想了一下洛哈特像话剧多过像上课的样子。德雷克果断回了休息室。

    “汤姆!”

    德雷克回到休息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日记本。

    汤姆的身影显了出来,悠哉悠哉的坐在床上。

    “那个密室里到底是什么?”德雷克质问着一脸无辜的汤姆。

    “没什么。”汤姆依旧是那副悠哉的表情“一种可以清理垃圾的东西罢了。”

    “我把你当朋友的。”

    “我也是!你是我的朋友,而且是唯一的!”汤姆有些激动“我们的性格如此的像,同样是孤儿,同样被虐待,同样的年纪,同样的追求力量,甚至连长相都很相似!我们就应该是朋友。”

    “可是你骗了我!”

    “那只是善意的隐瞒。”汤姆伸手附上了德雷克的肩膀“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告诉你。”

    德雷克再一次被汤姆说服,甚至没有发觉之前没有实体的汤姆已经可以触摸到他的肩膀了。

    ‘石化’事件愈演愈烈,一直抓不到凶手和墙上留下来的字都让同学们惶惶不安。已经开始有传言说是有妖魔怪鬼了。

    “这根本不可能是妖魔怪鬼!罗恩你这是在自己吓自己!”格兰杰小姐的声音一直都很响亮“我已经请教过宾斯教授了,是关于密室的!”

    “是因为斯莱特林和其他的开创者发生了分歧。斯莱特林希望霍格沃茨招收学生时更挑剔一些。他认为魔法教育只应局限于纯魔法家庭。他不愿意接收麻瓜生的孩子,认为他们是靠不住的。”格兰杰举起一本一个笔记本读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她记下来的笔记“斯莱特林在离开之前在霍格沃茨建造了一个神秘的房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斯莱特林封闭了密室,这样便没有人能够打开它,直到他真正的继承人来到学校。只有那个继承人能够开启密室,把里面的恐怖东西放出来,让它净化学校,清除所有不配学习魔法的人。”

    格兰杰一口气读完了所有的故事:“所以罗恩你还不明白吗?身为纯血统巫师你是不用害怕的!我们才用!”

    礼堂里一片寂静,赫敏的话没有让同学们放松下来,反而让他们越来越紧张。

    似乎是为了应验赫敏的话,很快就有人发现了第二个受害者。

    科林克里维,一个麻瓜出身专注于拍照和挖新闻的小巫师。

    科林克里维的受害,如同掉进油锅里的一滴水,让霍格沃茨瞬间炸开了锅。家长们分分给校长写信想要自己的孩子暂时休学,等到学校抓住了凶手再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