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十七章再入候选

第十七章再入候选

    时光荏苒啊,上次的圣诞节好像还在昨天一样。德雷克看着满天的鹅毛大雪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斯莱特林的宿舍是看不到雪的。所以早晨的第一眼,德雷克就震惊到了。只是一夜霍格沃茨就变成了白雪中最神秘的黑色城堡,世界都安静了。没有谁会喜欢在大雪的早上早早起床,侧耳只能听见雪花落在地上的簌簌的声音,还有远处枯枝被大雪压折的咔嚓声。

    德雷克忍不住仰面躺大雪里,看着大雪降落在大地的上的样子,感受着雪花带给自己的短暂的纯洁。

    “真美啊……”德雷克躺在地上看着雪花从最高空飘落下来。

    雪花冰冰凉凉的,落在脸上很快就会化成水珠。乔治和弗雷德看到德雷克的时候,德雷克躺在雪地里,已经快要被大雪掩埋。

    “他这是在做什么?”弗雷德问自己的孪生兄弟,想要知道德雷克在发什么疯。

    “可能是太累了想要放松一下吧。”乔治看着躺在大雪里的德雷克说到“我们走吧。”

    “你不留下来陪他?”

    “不用,他需要的是休息。”

    圣诞就要来临,邓布利多校长又邀请了新的歌手来给圣诞舞会增加色彩,只可惜德雷克看不到了。此时的他正坐在来往伦敦的列车上,看着列车快速的驶过一个又一个麻瓜村庄最后来到繁华的伦敦国王十字车站。

    “亲爱的,我好想你。”纳西莎总是非常的热情,并且迫切的表达着自己对儿子的想念之情。

    “我也想你们父亲母亲。”德雷克拥抱了纳西莎和卢修斯“德拉科呢?”

    “他在家等你,没有过来。”卢修斯颇为满意的看着德雷克。上次被剔除候选人列表时他还担心,没想到他可以这么快就看清事态,并且调整了他。

    “我还想第一个看到他呢。”德雷克有点遗憾,他非常想念德拉科,无比的想念。

    回到家德雷克顾不得纳西莎的调笑直接奔向了自己的书房,德拉科肯定在那里,德雷克知道的。

    “德拉科!”德雷克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书桌后的德拉科,迫不及待的冲过去一把把他抱在自己怀里“我好想你!”

    德拉科被德雷克过分的热情搞得手足无措,其实他也很想德雷克,可是爸爸说了他不能一直这么缠着依赖德雷克。德拉科好不容易在下决心不去车站接德雷克,结果反而被德雷克迷糊了。

    “我,我也想你。”德拉科还是忍不住转进了德雷克怀里。

    从德拉科记事起德雷克就一直陪着他,吃饭睡觉生活学习,所有的事情都有德雷克的影子。更别说德雷克还经常带着他出去偷偷的玩儿,属于德拉科的快乐的记忆里全部都是德雷克。

    德拉科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要是以后德雷克结婚了怎么办?德雷克有了老婆会不会就不喜欢自己了?德雷克以后的儿子会不会比自己可爱?

    然而他得不出答案,他一想到德雷克会离开他和某一个女人结婚他就生气。一想到德雷克以后不会只爱自己一个他就生气。一想到德雷克有了儿子就不会再向着自己他就更生气。

    “你要是永远和我在一起就好了。”德拉科在德雷克怀里闷闷的说道。

    “什么?”德雷克没有听清楚,他这会正小心的抱着像树袋熊样挂在自己身上德拉科,怕他掉下去。

    “没什么……”

    德拉科有点闹别扭,爱面子的大少爷能说出这句话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让他重复一遍这可要了他的命了。

    “哈哈,我当然不会离开你。”德雷克笑着摸摸德拉科的脑袋“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啊……”

    晚上照旧是两个人一起睡的,本来德拉科还脸皮薄觉得自己已经大了,不好意思再去德雷克的房间睡觉。奈何德雷克的脸皮厚,一把把德拉科扛在肩上就带回了自己的卧室。

    “硌死我了,你就不能多吃点东西吗?”德拉科揉着自己被哥哥的肩膀硌的生疼的肚子,小声的抱怨到。

    其实他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他还是特别想跟德雷克一起睡的。之前只是碍于卢修斯说德拉科已经长大了需要一个人睡之类的话拉不开面子而已。主找哥哥睡觉就好像自己是小孩子一样。但是德雷克把他抗过来就不一样了,这只能说德雷克是个小孩子而不是德拉科是个小孩子。

    “我也没办法啊。”德雷克有点心疼“咱们家都是这样,你看看你,你再看看爸爸都是纸片腰。”

    好几个月没见,两个人都有非常多的话想要和对方说。一直嘀嘀咕咕的聊到半夜才罢休。第二站纳西莎来敲门,好长时间德雷克才顶着黑眼圈出现。

    “今天晚上就是族会,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怎么还这么胡闹?!”餐桌上卢修斯看着德雷克的黑眼圈,气不打一出来。这次让德雷克提前回来就是为了圣诞节当天的族会,如果今天晚上打不起十二分的精神,怎么可能是那些老油条的对手。

    “父亲。”德雷克放下手里的刀叉“其实对于那些人来说谁做族长其实都无所谓吧。无论这个人什么品行,什么爱好,什么长相,什么血脉都无所谓。只要这个人可以代领族群走向更加辉煌的路就可以。”

    德拉科也放下了刀叉,他还不懂为什么哥哥忽然会用这种语气和父亲说话,以前从来没有过。

    他有点慌。

    “所以只要我能够持续的给家族带来利益,无论我是什么样子,他们都不会在意的。什么翩翩公子,什么贵族气质,什么千里之外运筹帷幄都是屁话儿子。父亲,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带他们赚取更多加隆站上更好位置的人。”德雷克直勾勾的看着卢修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族长之位的贪婪“父亲,今日变形学只是一个开始。只是让她们知道,只要我想我就能做到。”

    卢修斯看着德雷克的眼睛,感受着他小小的初成的气场。垂下眼睛继续切自己的牛排,默认了儿子的话。

    族会按时开始了,今天参加这个会议的人不光是德雷克,还有两位候选人。一个是德拉科,作为族长卢修斯唯一的血脉无论如何他必须是候选人。另外一个就是当初要赶德雷克出族的族叔的儿子,这个人才能一般但是他的父亲作为前任族长候选人,所以他也入选了作为候补。如果德雷克和德拉科出了意外,那么族长就顺理成章的是他。

    德雷克听到这个这个消息之后只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怎么看都像有阴谋的样子。

    这就好像国王立了一个太子,又立了一个太子候补。那这个太子候补会做什么?别的人不说,如果是德雷克那么他一定会让这个太子‘出意外’的。

    从宴会开始之后,德雷克就一直站在角落里看着场内那些虚伪的脸。当初剔除他的时候一个个凶神恶煞,这次见面又好像跟上次不是同一个人一样热情的和德雷克打招呼,亲密的好像本来如此。

    “哥,你很想做族长吗?”德拉科看德雷克一直阴沉着脸“如果是的话,我可以退出,反正我也不喜欢这些。”

    “你怎么会这么想?”德雷克惊讶的看着德拉科“德拉科,你记住哥哥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让你更快乐。”

    德雷克摸着德拉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看自己,才惊觉德拉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只会耍少爷脾气的粘人包了。

    “我和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兄弟约好了,假期的第二周去他们家拜访。”德雷克觉得是时候让德拉科接触一些家里的计划了“你们之前见过的,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罗恩?”德拉科有点高兴,毕竟一起玩儿的同龄人太少了。大家族的孩子们玩儿在一起总是带着一些目的的,比如帕金森家的潘西,再比如克拉布和高尔。

    “是的,罗恩。我们还会去在看一次波特。”

    “德雷克!”卢修斯远远的冲德雷克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你想好了告诉我。”德雷克只能跟德拉科匆匆结束话题。

    “这位就是您的大儿子吗?真的是一表人才呢。”一个中年男子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卢修斯跟他客套一番,开始正式引荐。

    “这位是诺特叔叔”卢修斯向德雷克介绍到,德雷克很官方的微笑握手“这位是诺特家唯一的儿子,以后也会是诺特家的家长。”

    “西奥多诺特。很高兴认识你”西奥多规规矩矩的伸出右手,比起德拉科西奥多要显得成熟稳重的多,可能和他母亲早去的事情有关。

    “你好,西奥多。”德雷克握上西奥多伸出的手。

    两个人的握手认识基本上就确定了以后两家的同共发展,虽然代代如此,可基本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你和德拉科一般大,你们两个应该更有话题可聊吧。”德雷克和西奥多聊着天等两位家长谈完家族里的事情。西奥多比较少言寡语,但是又不会让对方感到尴尬。很大气,这是德雷克对西奥多的评价。“你去找他玩儿吧,他是我弟弟,都是一样的。”

    西奥多知道德雷克说的都是一样的是什么意思,就点了点头去找德拉科。早就听说马尔福家的大公子非常的疼爱自己的弟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西奥多甚至认为和德拉科搞好关系比和德雷克搞好关系都重要。

    事实上西奥多的猜测是对的。

    之后卢修斯又带着德雷克认识了很多一直联系的家族,比如帕金森家,博克家,克劳奇家等等。让德雷克比较惊讶的就是这次扎比尼家来的小辈居然不是尼克扎比尼,而是布雷斯扎比尼,也就是尼克那个寡妇姑妈带的儿子。

    这代表了什么在场的人都清楚,扎比尼族长已经完全抛弃了自己的脸面依附在了自己富裕的寡妇妹妹身上,并且放弃了让自己的儿子接受下任族长的权利,力推寡妇妹妹的儿子。

    “呵……”德雷克有点讽刺的笑笑,尼克从小就被带当做族长在培养,心性高的很。虽然说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是却一直都对自己未来族长的身份很满意。还一直瞧不起寡妇姑妈和她的儿子。现在形势调转不知道尼克能不能缓过来这个劲儿。

    不过……

    [应该也没人在乎他的感觉把。]

    德雷克有点恶劣的想着。

    “见完这些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卢修斯默默的站到德雷克旁边说到。

    “想法?你想听那一方面的?”

    “你又觉得合适的妻子人选吗?”

    “有点太早了吧。”德雷克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张稚嫩的脸,又在想到他是男生之后摇摇头把脸甩了出去“我距离成年还有4年呢。”

    “有些事情要先做打算。你看德雷克和帕金森小姐不就挺好的吗?”卢修斯看了看平静的大儿子“如果你没有喜欢的,我就自己帮你安排了。”

    “好吧……”德雷克一想到那张还带着稚气的脸,心里隐隐的有些不舒服,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会不会伤心。

    这天晚上又开始下雪了,比在霍格沃茨那天还大。大片大片的雪花簌簌的落下来,让目光所及之处都变得雾蒙蒙。德雷克伸出手任由一片雪花落在自己手上,仅仅是一片居然有半个手掌大。

    “这样的雪不知道还是不是单纯的美丽了。”雪花太大,下的太紧,说不定会有雪灾。

    “你在担心什么?”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德雷克身边响起“雪花还会有什么危险吗?”

    德雷克转过头去,是一个从宴会上偷跑出来的少女。穿的很少,从礼服里露出来的肩头都冻的红彤彤的。德雷克在校外不能使用魔法,所以只能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对于巫师来说多大的雪也没有关系。”德雷克做完一系列动作再一次把目光投在远处的花园中,马尔福家的白孔雀就在这里生活。

    这两只白孔雀自德雷克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在了,应该是魔法生物,不然怎么会活这么长时间呢。而且之前的时候德雷克一直以为这两只白孔雀是夫妻,直到有一天他带着德拉科在动物园看到了关于孔雀的介绍,才知道原来雌孔雀是没有漂亮尾巴的,家里的这两只是兄弟。

    “但是过大的降雪会给麻瓜们带来巨大的麻烦。”

    “……你在担心麻瓜?!”少女有点惊讶,毕竟在他人看来德雷克可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马尔福。

    “好了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德雷克不想在这个话题多做讨论“要去雪中走走吗?”德雷克绅士的做着邀请。

    “嗯,我很荣幸。”

    德雷克怕她摔倒牵着她的手,两个人慢慢的走在大雪当中。天地都是安静的,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马尔福家的花园被施了保温咒一年四季都开着鲜花,德雷克摘了一朵玫瑰送给少女,谢她在大雪天陪自己出来散步。

    晚上不出意料的又是两个人一起睡,德雷克把德拉科抱在怀里,鼻子里满满的都是他刚刚洗漱过的清新味道。

    “小龙,你有喜欢的人吗?”德雷克很少叫德拉科的小名。

    “……有”德拉科好像有点困了,半天才回答德雷克的问题。

    “潘西?”

    “不是。”

    “那你为什么和她在一起?”这个问题像是一下子戳到了德拉科的痛处,惊的对方一下子翻坐到了德雷克的身上。

    黑暗中德拉科骑在哥哥的身上,眼中似乎有熊熊的怒火无处发泄。德雷克只是平静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弟弟,只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因为我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不是也喜欢我。”德拉科败下阵来把头埋在了德雷克的脖子里“和潘西在一起很轻松,对家里也好。”

    “你知道的,我们不需要你为了家里做这么多。”德雷克双手抚上德拉科的背,轻轻的安抚着他的情绪“你只要无忧无虑的过完这一生就可以了。可以找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一起在一起一辈子。我只想要你开心的生活就可以了。”

    “爸爸不会同意的”德拉科的声音带上了浓浓的鼻音“那个人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的,他更爱自己的家族。”

    “他?”

    德拉科没有回答德雷克的最后一个问题,而是狠狠地咬在对方的肩头,一直到溢出了鲜血。德雷克忍受着弟弟在自己身上的发泄,这两年关心他太少了,被怨恨也是正常的。

    德拉科咬完了又有些后悔,两只眼睛红通通的看着被自己咬的烂糟糟的肩头,他明知道德雷克是不会推开他的。

    无论什么时候。

    这天晚上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但是两个人睡得都很晚。就这么闭着眼睛,脑子里却在各自想着属于各自问题。

    德雷克可以让德拉科一辈子无忧无虑的坐马尔福家的少爷,做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却没办法帮他得到心仪对象的喜欢,尤其还是一个‘他’。他想不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吸引目光高于顶的德拉科的爱慕。

    他只知道,他的王子不快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