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十四特里劳妮的惊慌

第十四特里劳妮的惊慌

    万圣节过去了,狂欢的同学们慢慢冷静一下来。日子来到十一月,天气渐渐的冷起来。同学们也都陆陆续续的换上了自己的厚衣服。高年级的同学因为不会被强制穿院服,所以都肆意的展示着自己的衣品和穿搭。

    “这该死的天气!”艾伦抱着肩膀打一个哆嗦,他的袍子里面还只有衬衫而已。他以为今年会和去年一样一直温暖到圣诞节。

    艾伦特别讨厌冬天,用他的话说就是:他是一只地瓜,宁愿被烤熟,也不愿意被冻死。

    看看这是人话吗?

    “行了,别抱怨了。”德雷克拿出魔杖又给艾伦加了一个保温咒,他的魔力还不是很强,再加上冰雪的特殊原因,所以他的保温咒总是差强人意“谁让你二年级了还不会保温咒,冻死你算了。”

    “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全力的研究更加方便的美食魔法!”

    禁林边上有看守海格的小屋,德雷克带着艾伦为了避开艾伦的小屋,被迫选择了一个没什么人接触过区域。

    “非的进不可吗?”德雷克对于进入禁林还是有一些犹豫,教授们都说过禁林里非常的危险。作为一个斯莱特林德雷克并没有特别的冒险精神。

    尤其是只为了吃烤栗子。

    “不行!必须去!”艾伦看德雷克有点退缩,立刻抓住他的胳膊说到“美味的烤栗子,只有果香木才能烤出来!”

    “而且我们只是想找果香木,并不会进去禁林深处的。”

    “……你这种冒险精神会让我觉得你是一个格兰芬多的。”德雷克虽然嘟嘟囔囔,但是终究不放心艾伦一个人过去。

    禁林里的树木非常的多,每一棵都为了获取阳光努力的长的更高。从这个方向进去禁林的人非常的少,所以地上的草也是疯长的很高。完全没有路,只能一点一点的探索。

    禁林里几乎没有阳光,只有偶尔从树叶间隙穿过来的斑驳。昏暗的环境,让德雷克下意识的把魔杖握在了手里。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就在德雷克已经忍不住想要对艾伦说找不到就算了的时候。

    忽然听见前面草丛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立刻停了下来想要听清楚,可是没想到前面的响声也停了下来。

    “德雷克……”艾伦想要开口说话,结果被德雷克挥手打断了。德雷克紧张的举着魔杖,随时准备应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他的手因为身体过度紧绷微微的颤抖着。

    德雷克对于各种魔咒都很拿手,成绩基本都是O,但是真刀真枪的战斗还从来没有过。他现在脑子里乱的很,满脑子都是老师讲过的话,禁林里有狼人,巨怪,马人和其他的怪物等等等等。

    艾伦也被德雷克的紧张影响,战战兢兢的抽出魔杖跟在德雷克身后。

    死一样的寂静,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也没了声响。德雷克都迷惑了,小心翼翼的往前挨靠着。

    忽然!好像是他们的行动惊扰了草丛里的生物,一个身影飞快的窜了出来,跑到了远处。

    “唉,只是一只小鹿而已。”艾伦松了一口气把魔杖放回了口袋里,对德雷克说到“都怪你让我也紧张兮兮的。禁林外围不会有什么危险啦。”

    德雷克闻言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才导致两个人受到了惊吓。

    可是……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

    德雷克摸摸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一口气打算让自己在放松一些,忽然看到那只小鹿旁边的大树上落下来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是蜘蛛!!”德雷克大喊!

    大蜘蛛一瞬间就把小鹿裹在了蛛丝里,转身看向了德雷克和艾伦。

    “快跑!”被盯住的一瞬间,德雷克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他不顾一切的抓住艾伦的手想要逃跑。

    “啊!!!!”太晚了,蜘蛛太大了。艾伦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蜘蛛抓住了,一点一点的往他的身上缠着蛛丝。

    德雷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想逃跑,可是艾伦还在,如果他不救艾伦的话,艾伦就死定了。

    德雷克努力的想要逃跑,可是他的脚就想被钉在地上以上一动也不能动。

    “快跑啊!”艾伦绝望的看着德雷克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他大声的呼喊着“别管我快走!!!”

    德雷克像是被忽然唤醒了了一样,他不能逃跑,他不能丢下艾伦不管。艾伦是自己来到学校的第一个朋友,决不能就这么丢下他不管。

    德雷克大叫着冲向蜘蛛,疯狂的在它身上丢各种各样的魔咒。可惜咒语打在蜘蛛身上根本没什么效果,德雷克在这一刻无比的痛恨学校里不教学生恶咒。眼看着艾伦被完全包裹进了蛛丝里,德雷克深知自己已经没什么时间了。

    “盔甲护身!”德雷克用最快的速度跑向蜘蛛,并用防护咒低档了一下蜘蛛的攻击。可是虽然功力被挡住了,德雷克还是被蜘蛛的力度推飞了老远。

    “统统石化!”

    “粉身碎骨!”

    “昏昏倒地!”

    “火焰熊熊!”

    德雷克一连对蜘蛛甩出去四个咒语,最后的火焰熊熊直接点燃了蜘蛛旁边的荒草,阻挡了蜘蛛的脚步。

    德雷克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快速的扛起包裹着艾伦的蛛丝茧疯狂的跑着,尽量远离战场。

    不知道过了多久,德雷克发展身后已经看不到蜘蛛的身影了,赶紧停下来把艾伦放在地上。

    “四分五裂。”德雷克小心的用了一个四分五裂打开了包裹着艾伦的蛛丝。

    艾伦已经昏迷了,脸色因为缺氧憋的紫红。无论德雷克怎么拍打艾伦的脸,他都没有醒过来的时候迹象。禁林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怀表也在奔跑中丢了。德雷克是拿不准现在的时间,也拿不住位置和方向,更糟糕的是远处还传来几声狼嚎。

    德雷克气恼的在昏倒的艾伦头上拍一巴掌,埋怨他非要拉自己冒险。接着有在自己头上锤了两下,怨自己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和艾伦一起闯禁林。他也想过发射一些红蓝烟花说不定可以引起学校里教授们的注意。可是他不敢,禁林里可是有狼人的。如果没有引起教授的注意范儿引起了狼人的注意可就操蛋了,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德雷克现在只能绝望着救援,他相信斯内普教授肯定回来找他的,可前提是有人发现自己和艾伦不见了并且报告给教授们才行。

    德雷克捡起一个树枝用变形咒变成一捆长绳,把艾伦紧紧的藏在自己的背上,这样行动上也方便一些。他带着艾伦爬上一棵树,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是他自己往上爬,德雷克还可以很轻松的坐到,可是现在还背着艾伦。看着自己被绳子勒出血的手,德雷克只能默默的对自己说等艾伦醒了要让他给自己写一个月的作业。

    其实艾伦到底能不能醒过来德雷克心里也没有底,以前听过有人因为窒息时间过长再也没有醒来。现在艾伦这样子,德雷克好怕他会变成永远醒不过来的活死人的样子。

    好不容易爬上一颗大树,把艾伦固定在分叉中间,在确定他不会掉下来后,德雷克开始接着往上爬。爬到一半就看到远处红光一片。

    “失火了……”德雷克可以确定大火是是刚才和蜘蛛打斗时丢下的那个火焰熊熊造成的。秋天的禁林天干物燥,火势蔓延的非常的快。可是德雷克管不了这么多,在看到火势只是顺风往禁林外燃烧后就爬了下来。

    本来天气已经很冷了,禁林温度比外面还低,更别说德雷克两个人在树上了。冷风吹得德雷克忍不住的颤抖。

    德雷克想要再用一个火焰熊熊,但是放弃了。一是怕再起火灾,二是怕被其他的野生动物发展。无奈他只能给自己和艾伦多加了几层保暖咒。

    “喂小鬼!”树下传来一片踢踏的马蹄声,是马人。德雷克本来打算安静的等他们过去的,谁想到他们居然停了下来。

    “大火是你放的吧!”树下的马人凶恶的说着。

    德雷克还是不吭声,反正马人也上不来,只要他不吭声,他们就拿自己没办法。

    “不说话?!”下面说话的马人烦躁的提了提腿“我不介意把把八眼蜘蛛引过来!”

    “我不是故意的。”想想那个大蜘蛛爬树的熟练程度,德雷克觉得还是先开口的比较好“我和朋友受到了攻击,不得已才使用了火焰咒。”

    “你先下来,树上也并不安全。”是一个和善的声音。

    德雷克并没有跳下去只是小心的探出头来,他可不是冲动的格兰芬多,他是谋而后动的斯莱特林。

    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加上荧光闪烁也足够了。下面站着七八匹马人,都正仰着头看着他。

    “不行,我不能下去。”德雷克冲着他们说到。

    “费伦泽!让他们死在上面算了!”为首的一匹马人说到。

    “不行贝恩。”为首的另外一匹那人说到“我们答应过不伤害学校的马驹。”

    “我们只是不管他而已!”叫贝恩的马人烦躁的踢踏这土地“而且他还放火烧了林子!”

    “那个……费伦泽?”德雷克看着他们两个争吵,小心的插了句话“如果可以能不能请你帮忙通知一下我们的教授,告诉他们我们困在这里。”

    “他都不愿意信任你!”贝恩更加烦躁的原地转圈。

    费伦泽看了一眼树上的德雷克,没有理会贝恩,朝着城堡的方向跑了。

    “恶之子,你不属于这里!”贝恩的声音缓缓的从树下传上来“你会给我们带来灾难。”

    “我不是故意的。”德雷克以为他再说森林火灾的问题,小声地解释着。

    “哼……没想到你居然一无所知。”

    教授们到底还是找过来,邓布利多感谢了去送消息的费伦泽,和在树下看护的马人之后才带德雷克离开。

    “我很抱歉。”德雷克低着头跟在邓布利多和斯内普身后。

    斯内普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艾伦狠狠的瞪了德雷克一眼。邓布利多到时没生气,只是回过头来对德雷克说下次不准这么冒险了。其实德雷克从来没有见过邓布利多生气。他好像从来不会生气,永远都是和蔼可亲的样子。

    “校长……什么是恶之子?”德雷克考虑良久还是问了出来“贝恩说我是恶之子。”被救之后他就一直琢磨马人贝恩的话,总觉得他话里有话,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尤其是那句‘没想到你一无所知。’更让他觉得这个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超自己想象。

    “恶之子?”邓布利多奇怪的看他一眼“就是作恶的孩子吧。贝恩骂你了?没事你以后多种几棵树他就会原谅你的。他只是在生你放火的气。”

    邓布利多的答案并不能让德雷克满意,但是他也没在说什么。

    回到城堡,艾伦被送去了医疗翼,德雷克跟着斯内普回斯莱特林。

    “我都不知道我们学院出了一个冲动的格兰芬多!”斯内普在前面讽刺的说着。

    “教授,你觉得什么事恶之子?”德雷克没有管斯内普的嘲讽,把同样的问题又问了斯内普一遍。

    斯内普奇怪的停下来看着德雷克:“那个马人对你说了什么吗?”

    “嗯,他说我是恶之子,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德雷克看着斯内普,希望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然而并没有,斯内普只是思考了一会就又回复了原样,带着他去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并且嘱咐他不要想太多。

    斯内普的言词闪烁更让德雷克觉得好奇,甚至觉得这件事可能和斯内普也有关系。所以他在第二天课后去找了占卜老师特里劳妮教授。

    “哦亲爱的有什么事儿吗?”特里劳妮对于德雷克的忽然到访感到惊讶,但还是让他进去并给他倒了茶。

    “教授,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德雷克谢过特里劳妮的红茶开口说道“什么事恶之子?”

    “恶之子?!”特里劳妮的反应无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完全不一样。她很惊讶,似乎在惊讶这个词从德雷克的嘴里说出来,又好像是单纯的惊讶这个词的出现。

    “你听谁说的这个名字?”

    “……马人贝恩。”德雷克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对特里劳妮隐藏了一部分“贝恩说恶之子将要出现,并且说恶之子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没错。”特里劳妮听完德雷克的话神神叨叨的坐在水晶球前面“恶之子确实会给我们大家带来灾难。”

    “那……”德雷克咽了一口吐沫“您知道谁是恶之子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特里劳妮看起来有点疯癫“恶之子只是我19年前预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特里劳妮开始撕扯自己的头发。

    “19年前……?”德雷克再一次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想从特里劳妮嘴里听到预言的内容。

    “对,和救世主一起出现的那个暗示!”特里劳妮不在发疯而是疲惫的坐在了地上“恶之子的降生,蝴蝶翅膀的煽动,会把所有的一切打乱!所有的一切都在恶之子的一念之间!”

    德雷克小心的把特里劳妮的办公室们带上,并且施展了一个禁锢咒让门看起来像是从里面锁了起来。发完疯的特里劳妮不只是睡还是昏倒在沙发上,德雷克看过了呼吸正常,没什么大事。在出门之前他还对特里劳妮使用了一个个记忆咒,小小的改了一下特里劳妮的记忆。这个咒语是德雷克偷学的,为的就是万一哪天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用请别人来帮忙善后。

    “恶之子……”德雷克觉得有必要去寻找一下自己的生父是谁了。

    不过就恶之子的名头来说,自己的生父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人。自己现在的生日只是当时卢修斯遇见自己的日子,想要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看来还得看看潇李在逃出学校之后都去了那里,去见了什么人。

    还是得亲自去一趟蜘蛛尾巷和……伍氏孤儿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