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十三章万圣狂欢夜

第十三章万圣狂欢夜

    清晨的凉风习习的吹进城堡,时间去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年。一年前的德雷克还兴致勃勃的假扮白雪公主去和各位教授要糖,跟众多同窗打闹。再看今日已经完全没了去年的兴致昂扬。

    又到万圣节了。

    德雷克紧一紧自己的长袍,对于晚上的宴会提不起太多的兴趣。这一年时间里,他经历的不多,却足够深刻。看着兴奋着议论纷纷的同学们,他只觉得吹进城堡的风有些冷。

    “好像该加衣服了。”德雷克嘟嘟囔囔的来到斯莱特林的长桌旁。

    “那是因为你天天不吃饭!”

    “所以才这么瘦。”

    “你比我们大两岁,可是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高。”

    德雷克翻翻白眼:“你们真的不怕在这里挨了揍吗?这里可是斯莱特林的长桌。”

    “会吗?”弗雷德忽然转头问旁边的尼克扎比尼。

    “你们的事和我无关,别问我。”尼克扎比尼居然没有嘲讽也没有反驳。

    ……德雷克惊异的看向对面的尼克扎比尼,想看看他是否有所异常。毕竟这和他平时的样子相差太大了。

    接受到德雷克的目光,尼克扎比尼有些不自然的撇了撇眼,不让自己和德雷克对视:“有什么好看的!我只是不屑于和你们有什么交际罢了!”

    这才是正常的尼克扎比尼。

    德雷克暗暗的点点头,并且觉得刚才是自己昏了头才觉得尼克扎比尼转变了性格。

    “今天晚上什么打算?”乔治忽然开口问道,头上的红发都好像在闪闪发光。

    “什么什么打算?”德雷克不太明白他在讲什么“今天有什么特殊安排吗?”

    “兄弟!”弗雷德惊讶的看着这个学院里里的风云人物“没有人邀请你共度良宵吗?”

    “什么玩意儿啊?什么共度良宵。这词儿是用在这里的吗?!”德雷克对于弗雷德胡乱用词有些抓狂,他最近对东方的中国有了很深的好奇,导致这俩兄弟也叭叭的说着自己不熟悉的词语。

    “今天晚上有蒙面舞会!!!!”

    乔治和弗雷德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德雷克居然信息封闭到连万圣宴会都不知道。

    “蒙面舞会?”

    “是的蒙面舞会!”

    虽然已经是十月下旬了,可是午后的阳光依然美好。黑湖旁的大树一直都是他独自享受时光的完美去处。

    巨型鱿鱼也在水面静静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生活如果每天都是这般,该多美啊。”德雷克被斑驳的树影晃的睁不开眼。

    “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一个人躺在他的边上,斜着身子和德雷克碰脑袋。

    睁不开眼睛的德雷克,只能努力睁开一条缝隙。是个毛绒绒的红色脑袋。

    “怎么就你一个?”只要两个人分开,德雷克就分辨不出谁是谁,所以只能打着哈哈尽量不提名字交流。

    “在你心里我们只能一起出行吗?”不知道是乔治还是弗雷德的少年说到“我们也会有自己的私人空间的好吧。”

    “好吧好吧,可爱的韦斯莱弟弟。”德雷克被阳光照的昏昏欲睡“那么可爱的韦斯莱弟弟,这么好的阳光我们是不是因该珍惜呢。”

    “是应该珍惜。”前面撇撇嘴“但是你要先说出我是乔治还是弗雷德!”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德雷克不得不支起脑袋努力的睁开眼睛分辨来人是谁。

    “你是……”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两个人都可以完美的重合“乔治!”

    乔治听见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没想到德雷克真的说对了。而德雷克缺被他看的有些心虚,他是因为若有若无的草莓味儿才觉得可能是乔治的。为了避免发现,他赶紧伸出手一把捞住兴奋的乔治。

    “好啦。都已经猜对了,陪我睡一会,昨天给德拉科准备礼物睡得太晚了。”说完还把抱着乔治的胳膊紧了紧。

    饭后倦怠,再加上阳光明媚,德雷克没一一会会就睡着了。可惜了乔治僵硬的躺在他的怀里动也不敢动。

    由于姿势的关系,乔治的眼睛正前就是德雷克的嘴唇。因为还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唇边还没有出现代表成熟的胡须。两片浅粉色嘴唇轻轻的抿在一起,偶尔会因为胡子分开一个缝隙。

    嘴巴颜色这么淡,一定是因为不好好吃饭的缘故。

    乔治忍不住的想到,那天在走廊也是,手居然这么凉,完全不像是一个男孩子的手。

    忽然德雷克动了动身体,把手环的更紧了。鼻腔里的呼吸呼在乔治的脸上,乔治忽然感觉有点口干舌燥,眼睛忍不住的看向德雷克的嘴巴。

    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

    弗雷德以前教过乔治如何接吻,他们两个还偷偷练习过。虽然说出去会很不好意思,但确实如此,弗雷德总是比自己快几步,就连这个也是。

    乔治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嘴唇贴在德雷克的嘴唇上,冰冰凉凉的像是冰淇淋的感觉。分开后乔治忍不住舔舔自己的嘴唇,这跟弗雷德的嘴巴完全不一样。弗雷德的嘴巴也是软软的,但是却非常的温暖,不像德雷克连嘴巴都是冰的。忍不住好奇,乔治再一次把嘴巴贴在德雷克的嘴巴上,并且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起来。就在乔治打算看看德雷克嘴巴里是什么味道的时候。德雷克忽然抱紧乔治翻了个身,让乔治从自己身体上翻了过去,然后安静下来。

    呼~乔治小心的喘了口气,刚才那一下真是吓死他了。还以为德雷克被自己乱醒过来了,乔治用手捂住砰砰直跳的心脏,暗骂自己一声胆小鬼。也跟着德雷克进入梦乡了。

    午睡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德雷克被丝丝的凉风给冻醒了。看看怀里的乔治,还在睡觉,睡得脸蛋儿红扑扑的,就脱下自己的袍子盖在乔治身上。

    看看时间再看看乔治,已经不早了,如果再继续呆在这里说不定会着凉。衡量了一下,德雷克决定还是不叫醒乔治,十一二岁的年纪正式能吃能睡的时候。德雷克把乔治横抱在怀里,朝着城堡走去。

    风吹的树叶哗哗的响着,徐徐的凉意让德雷克忍不住打一个寒颤,黑湖里的大鱿鱼也躲进深水里避寒,只有乔治的脸被越吹越红。

    弗雷德看到乔治的时候嘴巴都快合不上了,自己弟弟的脸蛋儿这么红,是睡着了才怪!不过他是不会拆穿弟弟的小把戏的,尤其是在德雷克面前。

    “让他再睡一会吧,晚上的宴会不知道闹到几点呢。这会睡了正好晚上不困。”德雷克把乔治放在他的床上转身对着弗雷德说到。

    “你就放心吧。”弗雷德瞅着床上睫毛不断颤动的乔治,忍着笑说到“到时间了我和李乔丹再叫醒他。”

    “那好,那我也回去准备准备。”德雷克见事情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就放心的离开了。

    德雷克前脚刚走,弗雷德后脚就骑在装睡的弟弟身上了。

    “赶紧起来!说说怎么回事?”弗雷德毫不犹豫的揭穿正在装睡的的乔治。

    “什么怎么回事,只不过在树下睡了一觉而已。”乔治见瞒不过只能做起来。

    “睡了一觉?!?”弗雷德大惊失色“还在树下?!?”

    “!!!!!”乔治一把捂住弗雷德的嘴“你想什么呢!就在黑湖边上午睡了一会!”

    “那你脸红什么。”弗雷德拍来弟弟的手,八卦之火依旧熊熊燃烧。

    “弗雷德。”乔治踌躇了一会说到“你之前和女孩子接吻是什么感觉?”

    “嗯?你们接吻了?!”弗雷德今天惊讶的有点多,不过他还是回答了乔治的问题“甜丝丝的,软乎乎的。”这方面他可是老手,他可不是乔治,他们虽然长的一样,可是他可比乔治坏多了。小妹妹的嘴巴不知道亲过多少回了。

    “然后呢?”乔治还在等着弗雷德其他的回答“会有麻麻的感觉吗?有心脏砰砰直跳的感觉吗?还有不由自主的脸红。”

    弗雷德看着眼前的乔治,觉得这很不想自己的弟弟,平常的弟弟虽然不坏,但是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像是吃了心动糖果一样。

    心动糖果?弗雷德忽然反应过来。

    “是不是感觉像是吃了心动糖果?”

    “……有点像。”乔治会想着刚才的感觉“又有点不太一样。”

    “你喜欢上他了乔治!”弗雷德使劲的摇晃乔治的肩膀。“你喜欢上德雷克了!”

    ——

    当德雷克打着哈欠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时候,公共休息室里坐满了人。有的在下巫师棋,有的在互相对笔记,还有一部分女生在窗户旁边小声地交谈。但是每个人都穿的十分的隆重,而且手里还都带着一个不一样的面具。

    “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级长在沙发上坐着看书,一眼就看到了刚刚回来的德雷克。

    “去约会去了。”德雷克打着哈欠随便编了个理由“有什么事儿吗?”

    周围的声音已经渐渐的降低下来,大家都竖着耳朵想要知道德雷克和谁去约会了。

    “前几天公布栏上的信息你没有看吗?”级长看着德雷克的样子忽然问道。

    周围穿出来一阵小小的嘘声,级长赶紧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看了呀,我不是说对口令进来了嘛。”德雷克也发现周围人的反应了,搞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

    “今天晚上蒙面舞会的事情你没看吗?”级长再次追问到。

    ““……没怎么注意啊。。。我以为只是普通的宴会。””德雷克看级长的脸色不对又赶紧说到“但是我早上已经知道了,所以也做了准备,不会拖大家后腿的。”

    学院对于舞会的重视与否也关乎了学院的分数,所以级长勤勤恳恳的提醒着每一位同学。

    “今天可能还会随机的抽取同学上台进行即兴表演,先告诉你一声,免得你到时候太惊讶。”

    德雷克动了动嘴唇想反驳什么,又没说出口。一年里最热闹的就是这一天了,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今晚都将是一夜狂欢。

    德雷克回到宿舍打开自己的柜子。上次开学的时候纳西莎就给自己准备了礼服,今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穿。

    德雷克在衣柜里翻找着,忽然看到去年捉弄别人的时候穿的那条裙子。手指动了动,还是拿出了旁边的白色礼服。

    去年的任意胡闹已经让他付出代价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德雷克已经不是一年前幼稚的德雷克了。

    等明天把她扔了吧……

    既然是蒙面舞会,就是为了让对方认不出自己。德雷克洗掉了自己头发上的变色魔药,把自己的头发恢复成了黑色。

    没错,他其实是黑色的头发,之所以一直用药水维持自己铂金的发色就是为了让和德拉科更像兄弟。他们有同样苍白皮肤,同样灰蓝色的眼睛,只要在拥有同样铂金的的头发,任谁看到都认为是亲兄弟的。

    德雷克看着镜中黑发的自己,抓起一个有长耳朵的黑色面具走了出去。

    来到礼堂的时候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校长请来的女鬼乐团在舞台上演出,非常好的带动着气氛。德雷克一眼就看到了邓布利多,再大的面具也遮不住他的长胡子。长桌已经撤到了礼堂两边,留足了空间给同学们狂欢。

    德雷克来到长桌旁拿起一个水晶杯,尝了一口。居然是酒!虽然只是低度的白葡萄酒,但也足够让德雷克惊讶的了,看来邓布利多校长势必要让这次舞会变成狂欢了。

    低度的白葡没什么酒味,只有酸酸甜甜的葡萄汁的口感。喝下去清清凉凉,停一会才会有脸上热热的感觉,很好的提升气氛又不会让人喝醉。

    德雷克看着跟着女鬼乐团嗨皮的同学们,认为他们已经都喝了不上了。

    家养小精灵在一旁侍弄这长桌,保证长桌上永远都是非常丰富的状态。

    在德雷克喝了第三杯酒的时候,激烈的音乐停了下来,换成了优美梦幻的女声。

    邓布利多率先牵起麦格教授的手走进了舞池中央。麦格教授也很好认,毕竟喜欢穿墨绿色礼服还喜欢把头发挽的高高的只有麦格教授。

    “请问。”一个小女孩羞涩的站在德雷克面前艰难的开口问道。德雷克看到她的小姐妹都在后面给她加油打气。

    “亲爱的女士。”德雷克放下手中的酒杯绅士的做出邀请“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德雷克能感受到女孩子的紧张,也知道今天如果拒绝了这支舞蹈,女孩儿估计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让女生下不来台可不是绅士的作为。

    “这是我的荣幸。”小姑娘激动的把颤抖的手放在德雷克的手心,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一直来到舞池中央。

    德雷克把手放在女生的后腰,慢慢的带着女孩缓解她的紧张。女孩儿很快就进入状态了,很明显是提前辛苦的练过的。

    德雷克听着音乐的节奏把女孩儿或托举,或旋转,或大步前进,或小步后退,最后在一个婉转悠长的曲调中结束了整个舞蹈。

    女孩儿已经有点气喘吁吁的了,向德雷克优美的告别后就飞快的跑开了,他的小姐妹还在等她。

    曲调又换成了节奏感强烈的探戈,立刻就有几个学生踏着音乐进入了浴池。这些舞者里面,除了男生和女生的组合,还有女生和女生,男生和男生的组合。慈祥开放的邓布利多校长,总是带给德雷克巨大的惊喜。要知道1989年的英国还在极力打压同性恋者,虽然已经废除了同性恋罪名,但是同性在一起依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虽然这只是麻瓜世界的法律,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是麻瓜居多,巫师毕竟只是在少数。对于邓布利多的开放和开明,德雷克是由衷的佩服。

    德雷克已经没有再跳一曲的打算,所以他在看见又有人蠢蠢欲动的向他走来时,他果断的将手里的酒一口饮下,快步离开了礼堂。

    城堡外面的天空满满的都是星星,德雷克拍拍自己发烫的脸,决定散散步让自己清醒一点。

    最近寄给德拉科的信他都没有回复,不知道是不想回复,还是卢修斯布置的课业太多来不及回复。

    德雷克坐在台阶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这种日子,德拉科也一定在参加家族聚会吧,说不定和他的小女朋友在一起呢。

    刚才的那个小姑娘是金色的长发,那个颜色让德雷克响起了自己的弟弟。

    “找到你了。”德雷克的眼睛被一双手蒙住了“猜猜我是谁。”

    “别闹了乔治。”德雷克笑着把乔治拉倒自己身边“你怎么认出我来了。”

    你的嘴巴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这是乔治想说的,但是他当然不会这么说:“我可是恶作剧之王,当然能够认出来你。”

    “我喜欢你。”就在德雷克因为乔治的可爱开怀大笑时,乔治忽然在德雷克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也喜欢你啊。”德雷克摸着乔治的脑袋“你和弗雷德我都喜欢!”

    “我是认真的!”乔治有些愤怒,他不喜欢德雷克像对小孩儿一样揉他的脑袋。

    “我也是认真的呀。”德雷克又想摸乔治的头发,他的头发软乎乎的。

    可是这次他没有成功,乔治打开了德雷克的手一把抱住德雷克的脖子吻了上去。

    德雷克今年14岁,这个年纪正式冲动的年纪。对于情爱之事正处在干柴烈火的阶段,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所以乔治吻上来的一瞬间,德雷克下意识就回应了上去,并且很快反客为主。

    就在德雷克沉迷于这个亲吻并且忍不住伸出了手准备进行下一步时,乔治的一声呻,吟,惊醒了他。

    德雷克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乔治才11不到12岁,他正处在荷尔蒙的爆发期。他不懂这些,难道自己也不懂吗。

    “乔治……”德雷克看着眼前满脸绯红的男孩儿“你喝醉了,这只是你在酒精作用下的冲动。”

    乔治想说什么,德雷克没有给他说的机会:“你现在才11岁,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事依恋。你只是把我当做了哥哥一样的存在,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

    乔治沉默了下来,且情绪十分低落。

    “等你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孩子就会发现什么才是喜欢的。”德雷克小心的安慰着乔治,怕他受到刺激。

    “你拒绝我是因为我是一个男生吗?”乔治忽然开口问道。

    “不,不是的。”德雷克看着乔治的眼睛认真的说到“乔治,我不在乎我以后的爱人是男是女,但是我希望我以后的爱人是非常清醒非常成熟的情况下和我在一起的。如果我今天不管不顾的和你在一起了,那只是对你的不负责任。你才11岁,我也只有13岁,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仅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也会对我们两个的爱情无法挽回的损失。你能明白吗?”

    乔治看着德雷克沉默了好久之后才说到:“我知道了。你别担心,我都懂得。等我长大了我再来找你!”说完这些话乔治没等德雷克在说什么就跑来了。

    德雷克看着跑来的乔治,隐约觉得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