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十二章哭泣的塞德里克

第十二章哭泣的塞德里克

    “嘿哥们儿,万圣节什么打算?”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

    “听说邓布利多校长会邀请女鬼乐团哦!”

    德雷克有点无语的看着话唠二人组,平斯夫人已经用眼神提醒了他们好几次了。

    “小点声。”德雷克提醒乔治和弗雷德“你们不是打算进魁地奇对吗?不去训练?”

    “伍德最近在给队里做超强特训”乔治耸耸肩膀。

    “我们现在只是替补。”弗雷德接话。

    “所以你们就来骚扰我?!”德雷克有点不可置信。

    “什么叫骚扰?!”双胞胎很气氛的叫着。

    后果就是他们被平斯夫人赶了出来。

    德雷克有点生气,觉得乔治和弗雷德太不懂事,闹得太厉害了。

    “行了兄弟。”

    “我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德雷克挑挑眉毛看着他们,“什么好地方?”

    跟着双胞胎一路往上爬,德雷克无比讨厌这个楼梯,一口气八层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今天周末,外面还下着雨。所以天色很暗几乎看不清脚下的路。

    “荧光闪烁”德雷克拿出自己的魔杖用了一个照明咒。

    看看表,已经是下午的4点钟了。

    没想到天黑的这么快。

    窗外穿进来一阵冷风,德雷克一个哆嗦。他有种做亏心事的后背发凉感。

    “再往前就是校长办公室了。”德雷克摸摸自己的胳膊,你们说的不会是校长办公室吧。

    雨下的不是很大,但是也不算小。没人说话的时候可以听见淅淅沥沥的下雨声。

    弗雷德转头朝着德雷克做了个“嘘”的手势后,示意德雷克跟上他们的步伐。

    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城堡里湿气很重,还有点阴森森的。

    两兄弟带着德雷克又走了个拐角,停了下来。

    “就是这儿?!”德雷克不能理解“就为了看这个跳舞的巨怪?!”

    “当然不是。”弗雷德白了德雷克一眼。他和乔治在一起先开口的一般都是他。

    只见他转向巨怪对面的那面墙,然后神神叨叨的开始来回的走动。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念叨着。

    “一个研究恶作剧的房间”

    “一个研究恶作剧的房间”

    “一个研究恶作剧的房间”

    就当德雷克以为他在耍自己的时候,那面墙竟然渐渐的出现了一扇门。

    德雷克很惊讶,不禁惊讶门的出现,更惊讶双胞胎是如何发现这扇门的。

    弗雷德已经握着把手把门推开了,乔治给德雷克打个眼神也走了进去。

    德雷克在后面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跟进去。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屋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德雷克那是一个小小的铜质望远镜,结果不知道按到了那个机关竟然突然弹出来一个小拳头,嘭的一下打在了德雷克的鼻子上。

    “啊!”德雷克捂着自己的鼻子蹲了下来。更疼,但是酸的感觉更胜过疼得感觉。德雷克觉得自己一定在掉眼泪了。

    “你没事吧!”两个人听到声音赶过来。

    德雷克鼻子酸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指被自己扔在一边的望远镜。

    乔治捡起那个望远镜,又看看蹲在地上说不出话的德雷克,难得没有说一些贫嘴的话。

    他们没有在这个屋子带多长时间,避免被发现,早早的就离开了。

    双胞胎告诉德雷克只要在心中想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在那面白墙前面路过三次,就可以打开那扇门。

    德雷克又自己试了几次,他们才离开。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走廊上挂着的灯散发着很弱的灯光。八楼有校长办公室,很少有很会过来这边。整个走廊上都是他们三个走路的回音。

    三个人并排走着,乔治和弗雷德和德雷克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一左一右的围着他。总是让德雷克有种被挟持的感觉。

    忽然德雷克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轻轻的暖呼呼的。德雷克的面色是那种有一点病态的苍白,手脚也是那种病态的冰凉。德雷克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拿莫名奇妙的力量才导致了自己瘦弱和手脚冰凉。握着德雷克的手现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然后抓住指尖。后来可能感觉到了德雷克手的温度,又试图将整个手都包裹进来,可是十一岁的年纪还没有张开,手也没有德雷克的手大只能裹住一半。

    两个人太像了,即使是德雷克认识他们这么长时间也只能在他们同时出现的时候,从笑,眯眼,或者一些体型上分辨出他们两个。可是今天实在是太黑了,德雷克不知道是谁拉住了自己的手,德雷克觉得一定是手的主人有点害怕了,才抓住自己的手的吧。

    还是小孩子呀。

    德雷克这样想到,然后反过来吧抓住自己的手握在了自己手心。手的主人也很顺从,乖乖的让德雷克抓着自己。直到一楼走廊灯火通明的地方才放开手。

    “好地方已经看完了,你们要跟一起去图书馆吗?”德雷克见已经把他们送到已经到了亮的地方了,就问到。

    “你不去礼堂?”应该是弗雷德?毕竟都是他先开口。

    “不去吃晚餐?”

    “你的身体那么差!”

    我的身体差?

    德雷克挠挠头,他不觉得自己身体差,甚至觉得自己能够单挑一头牛。

    “我不是很饿。”德雷克看着他们俩“而且我的身体也不差,只是不胖而已。”

    “好吧,那这个给你。”

    “没有副作用的。”

    是一块巧克力,应该是弗雷德给的。毕竟他比较喜欢巧克力。

    德雷克接过巧克力,冲两个人挥挥手,去了图书馆。

    上次变形课结束后,麦格教授布置了很多的课后作业。德雷克本来打算今天在图书馆解决完的,没想到被韦斯莱兄弟俩掳走了。没办法,只能在别人用餐的时候补上了。

    作业是根据上次学习的变形术,写一篇自己理解和感受的论文。德雷克本身是觉得这样的作业是没办法让变形术的成绩提高的,但是麦格教授既然布置了,说明有她的道理。

    而且,听说如果论文写的很好的话,会被麦格教授单独挑出来寄给今日变形学的编辑。极有可能会被刊登在今日变形学的杂志上。这个才是德雷克感兴趣的。

    因为是晚餐时间,所以图书馆里面只有三两个人。德雷克向平斯夫人礼貌的打过招呼之后就来到书架寻找自己需要的书籍。

    对于变形术的理解和感受,德雷克没有办法很好的表达出来。就好像有一天你想吃东西,可是你就是想不出它的名字,也没办法描述出来它的味道一样。这个时候只需要有人在旁边稍微点你一下就可以了。他来书架这里就是来寻找可以点透自己的书本来了。

    德雷克找到了一本关于变形的书《变形术与马各斯》,封面已经有点破旧了。看得出来翻阅的人很少。书的前半部分讲述的是第一个发明变形咒的人,还有变形咒的理论,变形术里需要注意的事项。后半部分写的是马各斯,其中呢又分为两个部分,阿尼玛格斯和易容马各斯,这两种,马各斯也归属为变形里。

    这两种也归属为。

    德雷克琢磨这句话,体会里面的深意。

    这也就是说马各斯不只这两种,还有其他的。

    不过德雷克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毕竟作业还没有完成,还是先做完作业之后再考虑其他的比较好。

    对于变形术,德雷克的感受还是比较深的。他仔细的研究过变形咒对物品和动物的作用区别,发现对于动物使用咒语会更加难一些。可能是因为咒语的施展违背动物本身的意愿。德雷克尝试过把一只老鼠打晕之后再施展变形咒,发展打晕之后确实容易了许多。他还想尝试一下如果被施咒对象如果心甘情愿的话会不会也想被打晕一样,可惜他找不到实验对象,所以这个实验至今也没有进行。

    麦格教授不会同意自己对着同学使用变形咒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对于非生命体的变形就没什么可写的了,无非是利用自身的魔法将物体的组成打乱然后在根据施咒者的意识重组成施咒者想要的样子,难易程度根据物体之间的差距改变。比如第一节课学习的火柴变成针就是最低级变形术。而后面回学到的例如把书桌变成猪就会难很多,因为这不仅改变了事物的样子,还改变了事物的存在状态。至于为什么变形术变出来食物不能食用呢?那是因为没有人的魔法可以一直维持,而且变形术遭到破坏也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比如可能你用泥巴变成的食物被咬一口之后上面的魔咒就会失效,如果没有咬而是吞下去了,那么食物就会在你的胃里慢慢的等到魔法失效之后再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写到这里德雷克忍不住想到,这是个很厉害的魔咒啊。自己在麻瓜书上看过很多的间谍下毒的时候多么多么的紧张和危险,如果用变形术岂不是很简单?只要把毒药变化成其他可以一口吞下去的食物就可以了,只可惜麻瓜不会用魔法。

    完成作业的时候,图书馆里只剩下德雷克一个人了,平斯夫人在前面拿着一本书打盹。

    德雷克赶紧收拾了一下东西,考虑了一下还是把刚才买本书带上了。

    “这本书啊。”平斯夫人一边做这记录一边说到“很少有人会借诶,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本书了。”

    “嗯,因为书的内容稍微有些枯燥,都是一些文字理论。”德雷克接过平斯夫人递过来的书“可能像我这种比较喜欢看文字的巫师比较少吧。”

    拿着借好的书,德雷克匆匆的往回赶。他可不想因为宵禁外出扣分,这也太蠢了。可能是因为德雷克更喜欢蛇的原因,所以他十分的讨厌费尔奇的宠物洛丽丝夫人。

    “啧,一只丑猫,叫什么洛丽丝夫人。”德雷克想起那只猫就觉得讨厌,乱糟糟的毛发和红色的大眼睛。

    “呜呜……”安静的走廊里出现了除德雷克脚步声以外的其他声音。

    德雷克背上的汗毛一阵抖动,虽然说已经见惯了城堡里的幽灵,但是难保城堡里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不是说禁林里有很多的怪物吗?

    德雷克已经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呼吸,把身体贴在墙壁上,背后空荡荡的会让德雷克很没有安全感。

    “呜呜……”又是这个声音,不过这次德雷克听清楚了,是呜咽声。

    有人在哭?

    德雷克放松下来,只要不是奇怪的东西就行。他开始慢慢的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在一个门洞的拐角处发现了声音的主人。

    是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他坐在地上靠着墙,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腿上,时不时传来一些闷闷的呜咽声。

    “你怎么了?”德雷克小声问道,可是男孩儿没有动,依旧抱着头小声地哭着。

    男孩儿坐在阴影里,德雷克并不能非常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想起之前看过的麻瓜恐怖书籍,德雷克又开始汗毛直竖,并且悄悄的把手放在自己口袋里随时准备掏出魔杖。

    “小鬼,我问你话呢!”德雷克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嗯?”可能是声音提高的原因,这次小男孩儿听见了,并且还吓了一跳,惊慌的抬起了头。

    他可真好看。

    德雷克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白里透红,唇红齿白,就是形容这种孩子的。。

    该死!德雷克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德拉科还不够好看不够可爱吗?居然因为一个不认识的小孩慌了神!

    “你,你怎么了?”德雷克说话还有些磕绊“为什么在这里哭。”

    “呜……”人在伤心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有人询问有人安慰,所以小男孩儿觉得更大声了。

    “喂,你别哭啊。”德雷克有点手足无措,德拉科小时候也会哭,但是特别少。家里三个人都宠爱的不行,哪里舍得他掉眼泪,所以德拉科为数不多的掉眼泪也是为了撒娇和闹脾气。这招对德雷克特别管用。

    德雷克看着小孩儿越哭越凶只能蹲下来把他揽在怀里静静等着他把情绪宣泄出来。

    时间也是够久的,德雷克都开始犯困了,小男孩儿才吭吭哧哧的从他怀里转出来。

    “你好了?”德雷克强忍着困意问道。

    “嗯。谢谢你。”小男孩儿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德雷克的袍子,胸前湿了一大片“抱歉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这个啊,没事。回去清理一下就好了。”德雷克不在意的摆摆手“你呢,说说看,为什么在这里哭?”

    “我爸爸不喜欢我。”小男孩儿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原因讲给德雷克听。

    大概就是爸爸妈妈都是拉文克劳的学生,自认为聪明绝顶,才智盖人。所以就对分到了赫奇帕奇的孩子表现出了一点点的不满意。

    但是也就只是一点点而已,德雷克发誓,甚至小男孩儿的父亲的话只是表现的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对于自己儿子没有和自己一个学院的遗憾而已。结果小男孩儿就觉得他的父亲不喜欢他了。

    “额,我觉得你的父亲并不是不喜欢你。”德雷克说完看了小男孩儿一眼,谁知小男孩儿把头低的更低了。

    “这样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德雷克决定从另一个方向开导这个小男孩儿。“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巫师是谁吗?”

    “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吗?”小男孩回答道“他是当代最伟大的巫师!”

    “我也很喜欢邓布利多校长,但是他并不是我今天说的主角。”德雷克和小男孩儿并排坐在一起“我最喜欢的巫师其实是纽特斯卡曼德,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巫师。他在所有人都为了人类本身的利益发展时,提出了不随意滥杀神奇动物的理念,并且在1925年成功的分离出第一只默默然,虽然宿主已经死去,但是这依然是非常伟大的进步。然后在1947年的时候一手创立了狼人登记处,成功的为狼人与人的关系的建立打开了一个好的大门。而且他还写出了《神奇动物在哪里》这本书。我真的太爱这本书了,我几乎看了一百遍!里面的神奇动物,还有神奇动物的生活方式,喂养方式,怎么和它们相处,怎么和他们成为朋友,都让我深深地着迷!”德雷克热情洋溢的跟小男孩儿诉说着自己的梦想“我毕业之后一定要去世界各地走走,亲眼看看那些神奇的生物!说不定还可以发展新的动物和植物!我一直梦想成为一个旅行家,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嗯嗯嗯!你一定可以的!”小男孩儿被德雷克的话吸引,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悲伤和哭泣。

    “所以,你知道纽特斯卡曼德是哪个学院的吗?”德雷克从自己的梦想里回过神看着小男孩儿说的。

    小男孩儿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是赫奇帕奇啊!”德雷克笑的十分的灿烂“是从没有出过黑巫师,诚实善良,忠诚切不畏艰辛的赫奇帕奇!最值得信赖的赫奇帕奇!”

    小男孩儿的眼睛里亮起来一道光,看起来光彩熠熠。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德雷克摸了摸小男孩儿的头发,等着他的回答。

    “我懂了!”小男孩儿使劲点点头“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正直善良,不为艰辛的好巫师!成为一个最值得信赖的赫奇帕奇的!”

    德雷克笑的灿烂,小男孩儿也笑得开心。他们都在为了自己的梦想和未来开怀大笑。

    未来并不遥远,未来可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