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十章又是一年开学日

第十章又是一年开学日

    霍格沃茨特快上,德雷克疲惫的闭着眼睛靠在窗户上,这个暑假他过的可一点都不轻松。

    家族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接触了,本应该长袖善舞沉着冷静的轻松处理才对。

    可惜……事件的主角变成自己,事情就会很麻烦。你不能说话,不能做事,不能反抗。因为你是事件主角,所以任何动作都会被视为狡辩。

    留级。

    小小的两个字,压在头上如同千斤重。别说马尔福家这种古老的纯血家族,就说整个魔法界会被留级的都没有几个。

    德雷克的留级,给马尔福家狠狠的抹了一道黑。在会议上,甚至有人提出要剔除德雷克的姓氏将其赶出家门。

    德雷克认真的把提出这个说法的人记在了脑海里。这个人是卢修斯的同辈,当时族长只为就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产生的。一个收养的再来者不足以俱,除非这个人是个天才。所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为了让德雷克倒下,而是再给卢修斯加压。只要德雷克倒下了,那么卢修斯名下的嫡亲人选就只有德拉科一个。但是德拉科年纪还小,无法担任候选人。所以就必须在同族血亲里挑选一个继承人候选人。而他的孩子年龄合适,能力也不错。

    可以他不在霍格沃茨上学。

    德雷克心里忍不住想着,不然还真像招惹一下看看。看看有没有继承人的可能。

    有些失落的摸了摸自己食指,在哪个地方曾经带着马尔福家族候选人的戒指。可惜只停留了短短的时间就被收回了,拇指轻轻的磨蹭着,似乎还能感觉到候选人戒指在手上的感觉。

    他妈的!

    德雷克忍不住一圈砸在窗户上,一步错步步错。上一年以为自己只要稳定发展就可以万事大吉啊。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当时自己可以拿出让大家闭嘴的成绩的话,也不会变成这样。事情变成这样,怨不得别人,终归还是自己太大意了。

    看来,想要有话语权,光靠卢修斯的肯定是不够的,还得再做些什么。

    这次艾伦和吉娜没有过来和德雷克一起,毕竟是赫奇帕奇的学生,不能总是和德雷克混在一起,他们也有自己的朋友圈。

    “嗨!德雷克!”有人把隔间的门拉开。

    德雷克转头看去,是乔治和费雷德。

    “你们怎么来了?珀西呢?”德雷克笑着看着眼前的双胞胎。上次见他们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很乖巧的样子,只知道向自己要冰淇淋。

    “我们没有和珀西在一起”

    “他在追一个女孩子”

    “我们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而且他的脾气越来越讨厌了!”

    “说的没错兄弟”

    双胞胎你一言我一语的埋怨着珀西。对于珀西的事情德雷克到是还知道一些,好像是喜欢上了拉文克劳的一个姑娘,近一段时间都在想方设法的引起姑娘的注意。

    这个姑娘德雷克也知道一点,是个普通家庭的纯血巫师,精明的很。父母都是赫奇帕奇毕业的,天赋一般。夫妇两个对于自己的女儿能进拉文克劳简直要高兴疯了。

    只可惜……

    这个姑娘傲慢得很,头脑聪明精明伶俐,对于自己父母的普通十分的不满。这种情绪连德雷克这个和她没有什么接触的人都能感觉的出来。别问德雷克为什么知道这些,学校里但凡条件好的男生她都有过接触。是一个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人。

    “珀西的路难走啊……”

    “为什么这么说?”乔治问道“这个姑娘有喜欢的人了?”

    德雷克一愣,才发现自己把感叹的话说出口了。这个习惯可不好,得改。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德雷克赶紧打圆场,正好售货员从门口路过就赶紧叫住买了些零食“小孩子少管大人的事情,我们一起吃零食。”说完把巧克力递给费雷德。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巧克力?”弗雷德问道。

    “你不是弗雷德吗?”德雷克有点迷惑,闻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我认错了吗?”

    “没有!”眼看德雷克的手迟疑的要收回去,费雷德一把把巧克力拿了过去。

    “你怎么把我们两个分出来的。”乔治吃着德雷克递过来的草莓派说到“我们妈妈都认不清楚。”

    “哪里是韦斯莱夫人分不清楚,明明是你们故意混淆视听!”德雷克狠狠地揉着兄弟两个的脑袋“至于怎么把你们两个认出来了,这自然是秘密。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改了,我以后岂不是认不出来了?”

    三个人在隔间里吵闹着,韦斯莱兄弟的到来也让德雷克低落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开始冷静下来考虑之后的事情。

    这次事发,留级自然是一个原因,可是也只能算是一个导火索而已。若是换成德拉科,绝不会出现这么多反对的声音。

    血脉问题终究是最大的。

    族长的候选人血脉自然是放在第一位的,但并不是绝对的。一个实力强大的族长可以带领全族走向更辉煌的发展,所以族长的位置并非只有血脉一条路可以走,如果自己有让人信服的实力,和可以带领全族走向更高的能力,族里自然会对血脉一事闭口不提。

    可是如何短时间们让族里信服呢?又或者让族里在血脉一事闭嘴。

    德雷克烦躁的挠挠头,自己只剩下两年的时间了,两年后德拉科就会入学。族里就会开始关注他的能力,一旦过关就会直接选为族长候选人。而且德拉科是卢修斯的亲生儿子,会更容易通过族里的考核,这才是德雷克最不能忍的。一想到德拉科要面对那些明里暗里的肮脏事儿,德雷克就克制不住的暴躁。真到那一步不知道德拉科会被污染成什么样子!

    “嘭!”的一声德雷克一圈砸在了桌子上。

    共工休息室的人都怔怔的看着德雷克,这个平时爱说爱笑的人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哦!你的手!”有一个姑娘发现了德雷克受伤的手惊呼到“流血了!”

    德雷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破皮了有血珠子冒出来,顺着手流着。

    “没事的。”德雷克无所谓的摆摆手。

    “那怎么行!”那个姑娘跑过来,捧着德雷克的手,小心的用手帕包起来“我陪你去医疗翼找庞弗雷夫人吧。”

    看着小心为自己包扎的女生,德雷克心里一动。

    “没关系。”德雷克温柔的安慰着女生“不是很痛,一会涂点药就好了,不用麻烦庞弗雷夫人了。而且你不是帮我包扎过了吗?很快就会好的。”说完温柔的笑着看女生迅速红透的脸。

    自己差点忘了,家族里那些紧密的联系,除了血脉就是婚姻了。不然那些古老的家族为什么选择联姻,难道他们就没有自由恋爱的愿望?当然是因为联姻所带来的利益可以让他们放弃自由恋爱的渴望。

    看来……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像样的未婚妻了。

    德雷克越来越柔情的的眼神让眼前的女孩儿脸红的几乎滴出血来。

    ——

    “你最近学习很认真啊。”斯内普看着练习的德雷克说到“你的手怎么了?”

    上次的事情发生过后,斯内普虽然还是整天冷漠的样子,但是对德雷克的事情到是越发关心起来。

    “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德雷克收回贴在玻璃缸上练习的手,拿出手帕擦擦头上得汗。

    自从这次开学之后,他每天准时准点的出现外斯内普的办公室练习自己的控制力。现在他已经可以很轻松的把缸里的水轻松的冻成冰,在化成水了。

    “至于学习……只是看开了一些而已。”

    “你谈恋爱了?”斯内普看见那块鹅黄色的手帕问道。

    “你是说这个?”德雷克随手吧手帕扔在桌子上“你明知道马尔福家不可能自由恋爱,况且我也不喜欢她这种类型。”

    斯内普看着他随意的样子忍不住的皱眉。

    “暑假发生什么事情了?”斯内普开口问道,他觉得一定是暑假发生了什么,不然一个人的性格不会变这么快“你怎么变成这样?”

    “你怎么会这么想?”德雷克很惊讶斯内普的态度和问话“暑假没发生什么大事。而且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啊。”

    见斯内普还是皱着眉看着他,不由得好笑:“这是真的教授。真的没什么事情发生,很正常的一个假期。德拉科净缠着我带他玩儿了。”

    说罢见斯内普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只好想办法岔开话题。

    “对了教授,你听说过‘鼻涕精’吗?”

    自从上次晕倒以后,他就经常能梦见一些奇怪的梦。内容无外乎还是当时那个内容。送信的自己,黑发的男孩儿,冲出来的霸凌者,失手打伤的橘发女孩儿,还有那一句。

    ……怪胎……

    梦里的场景变幻无常,梦里的人也反反复复,有时候会增加一些人,有时候还是原来的样子。

    有时候是自己趴在树后面偷看着什么,有时候是小心的跟在谁的身后。有时候是安静的看着一个哭泣的男孩儿,有时候是躲在墙角被人霸凌。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句‘你这个怪胎’。

    “还有什么是冰封无影?”德雷克接着问“是恶咒吗?还是黑魔法?”

    斯内普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却说到“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黑魔法。”

    “为什么这么肯定?”德雷克看到了斯内普脸色的变换,他有点怀疑斯内普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如果是真的不知道,那他刚才想到了什么以至于脸色变了又变?如果是假装不知道又为什么不肯对自己说出实情。

    难道……和他有关?

    “我只是这么觉得而已,并没有特别肯定。”斯内普摆摆手说到“你赶紧再练习一会就回宿舍吧,别误了宵禁。”

    说完直接转身进了收藏室。里面很多斯内普收藏的药草和制作好的魔药。

    斯内普不说,德雷克也不好追问。没有再继续练习,直接出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虽然斯内普没有说什么,但是一些神情的变化足以让德雷克有新的线索了。

    梦里可以看到事情大部分都发生外霍格沃茨,并且很多人都看到了。对于后来出现的高达身影,德雷克不敢确定是学校里的教授还是身材高大的学生。

    我要是能看到别人的想法就好了。

    德雷克在一颗大树下停下来,用手摸着树干围绕着转圈。

    这样我就可以直接看到斯内普教授到底知不知道‘鼻涕精’的事情了。

    没关系。德雷克对自己说。既然是发生在霍格沃茨的事情,而且还有那么多人看见了。就一定还其他人知道这个事情。邓布利多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德雷克不敢去问他。

    这个老人可是连黑魔王都忌惮的人,如果可以德雷克不想和这个老人有什么接触。

    看来还得从韦斯莱一家入手了。

    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而且同为格兰芬多。不管怎么样肯定听说过一些事情,至少听说过一些传言。毕竟是把一个女生打伤了,看起来还十分的严重。估计事情闹得很大,学生之间打闹出现这样的问题,一定会惊动很多人,高年级的,低年级的,甚至可能家长都知道一些。

    所以韦斯莱夫妇肯定知道一些东西的,说不定卢修斯也知道一些。

    写封信问问吧。

    德雷克赶在宵禁前回到了宿舍。

    公共休息室里没几个人,斯莱特林都是单人间,所以大部分学生都喜欢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写写作业或者其他的事情。偶尔有一两个相熟的人,也会在寝室里面交谈玩耍。

    德雷克跟很多人都关系不错,可是从没有去过别人的房间,也没有邀请别人到自己的房间。他不觉得和他们的关系已经好到那种地步。

    “这是你的手帕,我已经清洗过了。”德雷克看到昨天为自己包扎的女孩子,就走过去把手帕递给她。

    其实德雷克连她叫什么都没记住,好像是叫什么莎来着。

    “没……没关系的。”女孩子慌乱的站起身来,接过手帕“你的手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德雷克给他看看自己的手“已经不流血了,我也就没有去麻烦庞弗雷夫人用治疗术。谢谢你的关心。”说完还拍了拍女孩子的头发。

    “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说完不等女生回答直径回了自己房间。

    外面的调笑声,德雷克是在宿舍都能听见。不外乎是女生的朋友调侃女生马上就要有男朋友了,男朋友还是学校里铂金王子之类的。

    铂金王子?

    德雷克躺在床上忍不住嗤笑。

    到是一个好称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