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九章失控

第九章失控

    “好了德拉科。”德雷克等男孩儿平静下来,拍拍的肩膀“我们该起床了,马上就要中午了。”

    德拉科点点头,忽然咕噜一下从德雷克怀里溜了出去,往自己房间里跑了。

    哈,哭了还不好意思让人知道。

    德雷克摇摇头起床洗漱。

    假期总是过的很快,德雷克感觉昨天德拉科还在自己怀里流眼泪,结果今天就到开学的日子了。

    “别送了妈妈。”德雷克提着自己的箱子,他没有宠物,也没有准备猫头鹰,他觉得没必要。再加上也不是新学期开学所以行李少的很“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嗨!德拉科!”后面有人喊德拉科的名字,是韦斯莱一家“好久不见,来送你哥哥上学吗?”

    “那当然!”德拉科见到罗恩也很开心“圣诞节给我寄的饼干我很喜欢。”

    “乔治,弗雷德过不了几个月你们也要如学了呀!”德雷克跟珀西没什么好说的,他们到学校有的是时间说话。

    “是呀!”

    “我们准备了很多。”

    “恶作剧用的东西。”

    “等开学了给你看。”

    “一定非常有意思!”

    双胞胎两个一唱一和的向德雷克介绍着自己的开学计划。

    “我们给你寄的圣诞节礼物你收到了吗?”其中一个忽然开口道。

    “嗯,收到了。”德雷克点点头“我不是还给你们回信了嘛。”

    “那个贺卡你喜欢吗?”

    “贺卡?”德雷克顿了顿“那个贺卡是费雷德送的吧?乔治你送我的不是一包巧克力糖吗?”

    “啧,居然没有骗到你。”

    “你是怎么认出我们两个的?”

    “妈妈都做不到!”

    又开始了。。

    “韦斯莱夫人当然可以分清你们两个。”德雷克狠狠的揉着两个人的脑袋“小样儿还想骗我!”

    孩子们闹得厉害,韦斯莱夫妇和马尔福夫妇也不好阻拦,相互点点头算是问候。

    “好了孩子们!”韦斯莱看看时间“你们该出发了!”

    卢修斯也拍拍德雷克的肩膀示意他需要赶紧上车了。

    “那再见爸爸妈妈。”德雷克拍拍德拉科的头“再见德拉科。我会想你的。”

    “再见韦斯莱夫人。”

    说罢便提着箱子上车了,这种分别的时刻他总是不太喜欢。

    查理和比尔两个人都是高年级,所以都留校复习了。珀西一个人,就跟着德雷克一起坐了。艾伦和吉娜很快找了过来,几个人开始叽叽喳喳的说圣诞假期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德雷克想了想自己圣诞假期除了那次出游,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情。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参加了一次家族聚会吧。卢修斯很郑重的跟家里人从新介绍了德雷克,德雷克马尔福,卢修斯马尔福和纳西莎马尔福的长子,德拉科马尔福的哥哥。今天正式载入族谱,如果谁有异议可以直接来找我谈。

    这就很强硬了,之前的时候因为家里总是有反对的声音,所以卢修斯也就没有坚持族谱上加名字的这个事情。眼看着德雷克成长起来了,年纪也不小了,就强硬了一把。

    家里还是又反对的声音的,但是都被卢修斯压下去了。用他的话就是:即便德雷克不加族谱,族长的位置也轮不到你的儿子,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不是一般的霸气,不知道卢修斯以前什么样子,不过就德雷克知道的这几年里,卢修斯都没有这么对族里的人说过话。自从那件事情过后,他一直是怀柔政策,不去过分的强行,以免有人拿食死徒的事情怼他。

    这大概也是一种承认吧。

    德雷克想着。

    车到站后,要转乘马车,四人一车。

    “这马可真丑!”德雷克有点受不了枯瘦如柴的拉车马,忍不住吐槽到“我怀疑这马只能拉着人下地狱。”

    “什么马?”艾伦一脸懵逼“德雷克你睡了一路,这会还没睡意吗?”

    “就是拉车的马啊。”德雷克指给艾伦看,可艾伦还是一脸懵逼。

    “德雷克你别吓我。”艾伦把手放在德雷克额头上试温度“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丑马。”

    德雷克哑口无言,四下看去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讨论这些马的长相。哪怕是最胆小的吉娜都坦然的坐在艾伦旁边。

    难道说只有自己能看到?

    德雷克忍不住想着。

    很快德雷克就得到答案了,在霍格沃茨无论你有什么问题,只要去拉文克劳的长桌转一圈都会有答案的。就像德雷克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马车为什么会自己动?时路过了一下拉文克劳的长桌,就有同学给出了答案。

    “并不是马车自己动。”是一个好几年的姑娘。

    “哦那是为什么?”德雷克看着这个绑着马尾辫的姑娘“有什么神奇的麻烦吗?”

    姑娘被盯的有点害羞,低下头不敢看德雷克的眼睛:“其实是有东西在拉车的,那种动物叫夜骐,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听说亲眼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夜骐。”

    “哦,原来是这样。”德雷克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看着那个姑娘非常认真的说到“非常感谢你帮我解答了问题,如果有机会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马尾辫的小姑娘脸蹭的一下就红了,颤抖点了点头,不等德雷克在说什么就跑了。连晚餐都忘记吃。

    “你简直就是麻瓜小说上写的采花大盗。”艾伦在背后忍不住嘲讽。

    德雷克当然知道艾伦是在嫉妒自己,同时也知道自己的优点。唇红齿白深眼窝,还有金色的长发,谁看了不夸一句长得好。所以他也很擅长利用自己的优点,毕竟人美好办事嘛。

    可惜就是太瘦了一下,德雷克忍不住捏捏自己的胳膊,感叹自己没有什么男子气概。

    下午照例是要去斯内普教授那里的,关于自己的力量还是需要多多研究。

    “你又没带手套?”斯内普看着德雷克的手开口问道“你知道你这个行为有多危险吗?”

    德雷克不以为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情,非要较真的的话也就是那个兔子而已。但也就那一次。

    “斯内普教授,我不觉得这有多危险,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德雷克无所谓的坐到椅子上,斯内普的办公室他几乎每天都来,已经习惯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训练啊。”

    “稍等一会,我给你做了一点魔药。”

    “魔药?”德雷克跳下来到斯内普旁边“做什么用的?”

    “擦在你的手上。”斯内普拉过德雷克的手说到“只要擦在你的手上,你的手就会更大限度的感受到魔法的流动。我研究过了,你之所以只能打出薄薄的冰墙,不是因为你没有你母亲的力量强大,而是因为在你母亲是第一个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所以他的双手对于这种力量的感知更加强烈。”

    “我不喜欢用母亲这个词称呼她。”德雷克淡淡的把手抽回来“我母亲是纳西莎马尔福。”

    “好吧。”斯内普也不坚持“等你的手擦上这种魔药,对于这种力量的感知会提升很多。”

    “你母亲……潇潇以前也用过这种魔药。也是我帮她做的。用过之后果然对于力量的控制力好了很多。”

    话说着坩埚里的紫色的魔药已经开始慢慢变得透明。

    “把手伸进去。”斯内普对德雷克说到。

    “现在?!”德雷克看着还架在火炉上的坩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教授你是要把我的手煮熟吗?”

    斯内普嫌弃的看着德雷克,根本不想跟他多说,拉起他的手就按在锅里。

    温热的,没有烫的感觉。手泡在里面像是泡在麻瓜饮料的那种可乐里面一样,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药水里的空气泡泡噼里啪啦的破裂着。

    忽然双手开始变得有点痒,然后越来越痒,到最后德雷克几乎要忍不住在坩埚里抓挠的时候,那种感觉消失了。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开始疼了起来,然后越来越疼,疼到德雷克忍不住颤抖,头冒冷汗。

    “你怎么样?”斯内普在旁边观察着德雷克的情况。

    “啊!”德雷克终于忍不住疼痛低声惨叫了起来。

    斯内普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手从坩埚里捞了出来,结果已经有点晚了,寒冰顺着德雷克的双手蔓延开来,很快两条胳膊就变成了两根冰棍。手底下的坩埚更是才不忍赌,就连锅子下面的火炉都被寒冰冻了起来。

    更糟糕的是寒冰还在继续蔓延,覆盖住桌子之后开始向地面发展。

    斯内普的手抓在德雷克的手腕上没来得及拿下来,直接冻在了一起,这会已经开始变得苍白甚至发青了。而德雷克也不好受,寒冰顺着胳膊已经蔓延到了身体上,脸上眉毛上都开始慢慢起了霜花。

    “德雷克!”斯内普用仅剩的一只手拍打着德雷克的脸“想想我之前交过你的!想想我之前说给你的话。”

    想想它是你的双手!你可以像控制自己的双手希望控制它!

    对,它是我的双手。

    德雷克安慰着自己,斯内普也在旁边鼓励他。

    呼——

    德雷克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做着深呼吸。努力的把自己放松下来,想要拿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双手。

    一句话在德雷克的脑子里不停的重复,并且想象着冰霜收回来的样子。

    呼——

    斯内普感觉到房间温度已经开始慢慢回升,心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当初潇李的顺利让自己太大意了,从而忽略了同一种药不同的人使用也会有不同的效果这句话。

    德雷克的生母是潇李没错,可是并不知道生父是谁,更加无法得知他生父的魔法是什么性质的。今天这一次意外但是确定了这件事,德雷克生父的魔法一定非常的狂暴残忍,至少性格是这样的!不然不会像今天这样忽然失控。德雷克应该也遗传了他生父的这一特点,只是到还没有见到过他情绪失控的样子。

    温度慢慢的回到身上,德雷克的双手不在疼痛,两条腿也不在僵硬,一下子跌坐在办公室的地上。

    斯内普见状赶紧将他扶起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教授。”德雷克揉揉自己冻僵的脸“但是您的手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斯内普看看自己冻的青紫的手,这才感觉到疼痛。转过身皱着眉头找治疗冻伤的魔药。

    德雷克坐在椅子上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来不及说什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脚步声……

    很多人的脚步声……

    “嘿,大胆一点!去征服他!”有人退了一把自己。

    德雷克睁开眼睛看向四周,都是学生,金色和红色拥挤在自己周围。然后又拿手抓了抓齐腰的长发,黑色的长发非常的柔顺,跟自己自然卷的头发一点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快去吧!”又有人催促。

    德雷克难以置信的发现自己手机拿着一封信,而且不受控制的走向了一个男孩儿。

    “我……这是送给你的。”

    “……谢谢。”男孩子接了过去“我会好好珍惜的。”

    德雷克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个男孩儿是谁,苍白的皮肤,黑色的长发。

    德雷克可以感觉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可是任凭他多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对方都无济于事。对方的脸就如同蒙着一层沙,一层雾,就那么让人处在清与不清之间,让人感觉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可是无论怎么努力就是做不到!

    一滴雨落在了德雷克的脸上,他伸手摸了摸。

    下雨了吗?

    德雷克转过头想要跑回教室里避雨,可是无论他怎么跑总是在原地。周围的同学越来越多,金色和红色的方阵被银色和绿色冲开。

    “这个小狮子居然喜欢鼻涕蛇!”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一把掐在德雷克的后颈上,德雷克甚至能感觉到头发被撕扯的疼痛感。

    他捂着被扯痛的地方向后倒去,隐约间似乎看到刚才的那个黑发男孩儿冲了过来想要帮你。

    ————————

    “德雷克!”斯内普大力抱着德雷克一边往医疗翼跑,一边大声的叫他的名字,可是对方毫无反应。

    即便是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教授,依然没办法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力一样,魔药绝对没有出错,可为什么回事这个反应?

    最开始的暴走失控,斯内普可以理解。初接触这种药都会有控制不住力量的情况,虽然动静大了一些,可还在理解范围之内。当初潇李刚接触这个药也是这样子的,只是反应没有这么强烈罢了。

    看着德雷克本来就苍白的肤色越来越差,似乎下一秒就要变透明。斯内普只恨学校里不能移形换影,以至于在去医疗翼的路上耽搁这么长时间!

    “庞弗雷!”斯内普一脚踹开了医疗翼的门,大声的叫喊着波比庞弗雷的名字。

    庞弗雷被踹门的声音下了一跳,刚准备发作,就看到斯内普一脸铁青的抱着一个学生。

    “哦梅林他怎么了?”庞弗雷一边询问斯内普,一边给德雷克检查身体。

    “哦!他的体温太低了!”庞弗雷惊呼到“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斯内普你去找阿不思,告诉他我们需要福克斯的帮助。”庞弗雷一边在魔药架子上快速翻找一边对着斯内普说到,而斯内普在听到找邓布利多的时候他就已经转生跑着走了。

    尼克扎比尼发誓,自从自己到霍格沃茨以来,从来有见过斯内普这么失态。

    “斯内普教授怎么了?”尼克扎比尼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道。

    “好像是一个受伤的同学快要死了。”被拉住的那个人对他说道“好像是斯内普教授的得意门生,叫什么克来着。一个斯莱特林的学生。”

    ————————

    “没想到你这个鼻涕精也会有女孩子喜欢!”一个傲慢又不屑的声音。

    德雷克看过去还是看不清楚脸,他只能看清楚黑发的男孩子被倒挂了起来,一个橘色长发的姑娘跑过来说些什么。

    德雷克听不清楚,因为他不控制的把手伸了出去。

    “冰锋无影”

    一个他没听过的咒语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然后大片大片的冰锥从手里直直的朝着傲慢的声音和橘色的长发飞过去。

    橘色的长发倒了下去,周围的人都被吓得散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过来抱走了橘色长发,只剩下刚才收信的男孩儿。他走过来,狠狠的把手里的信摔在德雷克脸上。

    “你这个怪胎!”

    ————————

    “啊!”德雷克猛地一下睁开眼睛,想一条离开水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谢天谢地感谢梅林你终于醒了。”庞弗雷走过来摸了摸德雷克的额头“你的体温终于回复正常了。”

    德雷克摇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庞弗雷夫人,我怎么了?”

    “这你得问你的斯内普教授了。”庞弗雷对于斯内普踹门的事情始终无法释怀。

    “你已经睡了一百多天了!”斯内普看着德雷克面无表情的说到“不仅错过了复活节,还错过了升级考试!”

    “????”德雷克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

    “你父母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斯内普接着说道。

    “然后呢?”

    “因为你长期缺课,所以学校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让你留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