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HP铂金 > 第五章危险的力量和女人。

第五章危险的力量和女人。

    “扣扣扣”德雷克伸手敲了敲门,听到邓布利多的允许后推门走了进去。

    “哦马尔福先生你好。”邓布利多坐在桌子后面处理文件“你能这么快回复过来真的是太好了。可以请你稍微等一下吗?我这边的文件还有几个就处理完了。”

    “没关系校长,我还有很多时间。”

    “先坐吧,想喝点什么?红茶还是热可可?”

    “可可吧,我比较喜欢甜的东西。”德雷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说到,他的脚有点够不着地。

    桌子上出现了一个杯子,被子里装着香浓的热可可。学校餐厅可喝不到这个。

    德雷克端起来喝上一口,幸福的抖着脚,悄悄观察着这个神秘的校长办公室。

    书,有很多的书,非常多的书。办公室的两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种书籍。除了在图书馆德雷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书。

    桌子旁边还放着一架望远镜,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

    旁边一面墙上还挂着很多画像,画下面好像还有署名。

    “戴丽丝德万特。”

    德雷克看了看画像下面的名字,原来是历任校长的名字。

    忽然德雷克好像看到那个画像上的人眨了眨眼,但是揉揉眼睛发展还是闭着的。

    看错了吧,校长办公室怎么可能挂魔法画像。

    谁知刚刚想完,那个画像又眨了眨眼。

    !!!!德雷克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个女人绝对眨了眨眼!这是一副魔法画像!

    这太令人震惊了,德雷克简直不敢相信。并不是说惊讶与魔法画像本身,他见过很多的魔法画像,例如他的卧室里就有一张会跳舞的白孔雀。令人震惊的是,像校长办公室这么隐秘的地方居然会有。一般来说,办公室书房卧室这种私密的,隐秘的地方都不会挂魔法画像。因为会在里面讨论很多的秘密和做一些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挂魔法画像是很危险的,很难保证画像不会泄密出去。

    “戴利丝,这个小子快把眼睛放到你的画像上了。”一个山羊胡子的画像说到“马尔福家的小鬼,你没见过魔法画像吗?”

    这个人是菲尼亚斯奈杰勘斯,德雷克认识这位校长,在学校史上读到过。

    “啊菲尼亚斯校长,我只是惊讶于校长办公室居然会挂魔法画像。”德雷克老老实实的交代着。

    “哦该死,小子你居然怀疑我们会泄密?!”菲尼亚斯气的山羊胡子都飞起来了。

    “行了闭嘴吧菲尼亚斯。”另一幅画上的一个胖胖的男士开口说道“安静一会你会憋死吗?”

    这位是福德斯克校长,校园史上也有记载。

    “福德斯克你是想打架吗?”菲尼亚斯指着福德斯克的一副要打架随便来的样子。

    “哈哈(ಡωಡ)hiahiahia”德雷克看着忍不住笑出来,在课本上读到的校长们都是很严肃的感觉。可是正真看到了,居然这么有意思,果然活生生的人比课本上的文字有意思多了。

    “让你见笑了马尔福先生。”邓布利多处理完了文件,端过来一盘糖果“需要来点蟑螂堆吗?”

    德雷克赶紧摇摇头,虽然蟑螂堆巧克力味道还不错,但是卖相实在不敢恭维。

    “那真是太遗憾了”邓布利多一脸遗憾的把蟑螂巧克力放在自己嘴巴里,又把糖果往德雷克面前推了推“那就来点其他的吧,我这里有很多糖果。”

    德雷克在里面挑了一个太妃糖含在嘴巴里,邓布利多校长再三邀请,拒绝实在不好看。再说自己确实也喜欢吃糖。

    “不知道校长您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闲聊了一会,德雷克决定还是先张口问问。

    “不用紧张马尔福先生。”邓布利多又往嘴巴里放了一个蟑螂堆,他真的很喜欢吃糖“或许我可以叫你德雷克?”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邓布利多校长。”

    “德雷克,是这样的。昨天你受伤之后,我在你的扫帚上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邓布利多推了推自己的半月眼镜,看着德雷克说到。

    “什么事情?”德雷克一脸懵逼。

    “你不知道吗?”邓布利多也有点惊奇,他以为德雷克是知道的,就算不知道最少也应该能联想到一些。“这就奇怪了,我们昨天在你的扫帚上发现了很多的冰霜。”

    “冰霜?”德雷克还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这个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对,很多的冰霜。”邓布利多见德雷克真的不知道,就向他解释到“我们在调查你的受伤原因的时候,发现你的扫帚上有很多的冰霜,看起来是魔法造成的。我们刚开始以为是上课之前就有,才导致你的扫帚失控。到现在看你的反应,应该不是上课之前就有的。”

    德雷克摇摇头,表示上课之前扫帚上并没有冰霜一类的东西。

    “那上课之后有其他人动过你的扫帚吗?”

    德雷克再次摇摇头,他可以确定,上课之后没有人动过自己的扫帚,因为他一直在自己的扫帚旁边。

    “那就很奇怪了。”邓布利多思考了一下“那德雷克你有使用过冰霜类的魔法吗?”

    德雷克再次摇摇头,冰霜类的魔法本来就少之又少,自己一个刚入学的学生怎么可能会这种魔法。不过邓布利多的话到时让德雷克想起一件事。

    “校长,虽然我没有使用过冰霜类的魔法咒语,但是我之前遇到过同样的情况。因为没有为此受过伤我就没有很在意。今天您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哦?愿闻其详。”

    “是这样的”德雷克回想着上一次发生的类似的事情“两年前,我带着德拉科在庄园里玩儿。那是个春天,庄园里开满了鲜花。德拉科在追着一只兔子玩儿,结果跑的太快摔倒了,我特别生气,就一把把兔子拍飞了。后来我们再去找那只兔子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冻僵的兔子,我和德拉科一直以为不是同一只。”

    德雷克看了一眼邓布利多,对方微笑的示意他继续“还有一次是更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德拉科还很小,我也才七八岁。当时我们在和别的小朋友玩儿扔雪球。德拉科被雪球砸到了脑袋跑过来抱着我哭。我一时气不过就也冲着对方的脑袋扔了一个,没想到明明很松软的雪球居然直接把对方砸出血了。后来他的家长找过来,非说我用冰疙瘩砸他的儿子,因为这件事,我父亲还关了我好几天禁闭。。。”

    德雷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再说自己小时候的糗事。

    “我也想过这个事情,为什么松软的雪球会变成冰疙瘩。后来时间长了就忘了这个事情了。”

    “原来是这样啊。”邓布利多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这样吧德雷克,等我想到这是怎么回事再告诉你吧。就不耽误你的周末时间了。”

    德雷克见邓布利多下逐客令了,也就告辞了。

    出了办公室,看看时间,居然已经不早了。中午因为回寝室洗澡换衣服已经错过了午餐,他可不想再错过晚餐。

    德雷克直奔餐厅,到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嗨艾伦!”

    “嗨吉娜!”

    “嗨伍德!”

    一路打着照顾,惹得别的学院的人纷纷侧目,看这个奇怪的斯莱特林是谁。

    “你的朋友还真多!”

    来到斯莱特林的长桌刚坐下就有一个讨厌的声音响起。

    “可惜都是一些臭烘烘的狮子和只知道吃东西的獾!”尼克扎比尼十分的看不惯德雷克这种喜欢和其他学校交朋友的人。

    “扎比尼,你的朋友少,并不代表所有斯莱特林的朋友都少!”德雷克往自己的操盘里放一块牛排“斯莱特林并不仅仅是趋利避害,不择手段的带名词。优秀的交际和高质量的情商同样是斯莱特林的品质。”

    德雷克转过身认真的看着尼克扎比尼的眼睛。

    “你应该想想,为什么你总是让人讨厌。要知道,如果一个人讨厌你,你可以说是对方的问题。两个人讨厌你,你可以说是性格不合。可是三个人四个人很多个人讨厌你,这就是你自己本身的问题了。虽然说让人喜欢不容易,可是让人讨厌也不容易!人与人之间更多的应该是不喜欢不讨厌的这种平淡相处。你难道不觉得讨厌你的人有点多了吗?”

    德雷克喝一口南瓜汁,润润嗓子不再搭理尼克扎比尼。

    周围全都是因为德雷克提高的声音,往这边看的人,就连其他学院的人都有好几个往这边看。

    扎比尼气的脸都红了,蹭的一下站起身来,跑了出去。

    “你可真厉害。”血人巴罗凑过来“如果学校里有演讲大赛你肯定可以得冠军。”

    德雷克耸耸肩膀不可置否。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非常顺利,尼克扎比尼也没有来找过德雷克的麻烦。

    直到斯内普来找德雷克说要一起去校长办公室。

    德雷克跟在斯内普身后,偷偷看着斯内普。话说上次事故之后和斯内普一直没有什么交际,除了正常的上课下课之外。就连偶尔晚上睡不着偷跑出来玩耍,被费尔奇抓到关禁闭斯内普也没有在吵过他。

    不会生气这么长时间吧。

    德雷克忍不住想着。

    这也太长时间了,都过去一个月多了。

    “你快把我的后脑勺看穿了,马尔福先生。”斯内普忽然说到,声音还是以前的声音,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冷冽,不耐烦。

    “教授。”德雷克非常狗腿的追上斯内普“您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直生气会老得很快的。”

    “你想太多了。”

    “可是您最近都没有怎么说过我啊。”德雷克忍不住吐槽“上次被费尔奇抓到,您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在课堂上点名了一下而已。”

    “没想到。”

    斯内普忽然挺住,害的德雷克差点没有刹住撞在他身上。

    “马尔福先生您还有这种癖好?”斯内普皱着眉盯着德雷克,觉得这个人有点好笑“我只是这段时间比较忙,没功夫管你而已。”

    说完就转身接着赶路。

    “一周后的考试,如果不及格,你就直接放弃万圣节的玩耍时间吧。”

    “只有魔药吗?”

    “当然是全部!”

    ……

    “巧克力雪糕!”

    斯内普现在石怪面前说出了口令。

    上次是手指饼,这次是雪糕。校长真的很喜欢零食啊。

    跟着斯内普进到办公室,墙上的校长画像都在闭着眼睛睡觉。

    也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

    “西弗勒斯你来了。”邓布利多正在查资料“马尔福先生下午好。”

    “校长下午好。”

    “先坐吧。”邓布利多把手里的资料放下来。“喝点什么马尔福先生?”

    “奶茶吧。”德雷克想起上次喝可可导致自己带着黑嘴唇在学校转了一大圈的事情,心有余悸的选择了了奶茶。

    听到他的选择,邓布利多笑的无比开心,丝毫没有一丢丢因为没提醒他而产生的愧疚感。

    多年的同事已经非常熟悉,邓布利多没有问直接就给斯内普倒了一杯红茶。

    “马尔福先生,还记得我前段时间找您的事情吗?”邓布利多开口道。

    “记得,因为扫帚上有冰霜的事情。”

    “没错,这个事情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了。”邓布利多说着看向了斯内普“还是你来说吧西弗勒斯。”

    斯内普放下红茶,看向德雷克。德雷克一脸懵逼,等着他开口。

    谁知道斯内普一声不吭忽然将手里的红茶泼了过来。

    “啊!”

    德雷克下意识伸出双手遮挡,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温度。要知道刚刚斯内普手里可是一杯热红茶。

    抬起头却看到邓布利多和斯内普都在看着他。而斯内普手里的红茶依然还在他手里。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手中出现了一块薄薄的冰片。

    这块冰片牢牢的沾在德雷克的手掌心,然后蔓延出手掌,像是一快盾牌一样长在手心里。

    没过一会就融化了。

    “这是什么?”德雷克完全不明白怎么回出现这样的事情。

    “果然跟我们想的一样。”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西弗勒斯,看来以后你有的忙了。”

    “什么意思?”德雷克更迷糊了。

    “关于你的身世”斯内普把手里的红茶放在桌子上“我们都是清楚的。其实除了你们这一辈的小孩儿,和你父亲关系好的大人基本都知道。”

    “……然后呢。”德雷克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太想提起自己的身世。如果可以他想一辈子做马尔福家的大儿子,德拉科的哥哥。

    “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同年级里有一个女孩,他和你一样。”斯内普看着德雷克“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不由自我意识控制的发出冰霜类的魔法。”

    “她的魔力比你的强大,也比你的更难控制。最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不受控制的甩出大量的冰刃。我亲眼看见过她在受到惊吓甩手立起一道冰墙。”

    “但是她的魔法不由自己控制,所以经常会出现意外情况。我曾经就因为和她牵手而被冻伤过,被她冻住的其他物品更是数不胜数。”

    德雷克看着斯内普滔滔不绝的讲述,心里泛起万丈波澜。

    “我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斯内普教授。”德雷克生硬的站起身开口“您是想表达我的生母没有死,只是把我抛弃了?还是想表达我的力量太过危险不适合呆在学校?!”

    “德雷克你太激动了。”邓布利多走过来把手搭在德雷克的肩膀上“放松一点,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只想要帮你。”

    德雷克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又坐了下来。

    斯内普看德雷克又坐了回来,才又开口道“当时她的力量太过强大又难以控制,学校也曾经想过是不是要将她退学。但是出于考虑让他留了下来,直到毕业我们才没了联系。”

    “当时学校确实因为这个力量太过危险想要把她开除,但是学校的责任不就是帮助并且教授那些有魔法的孩子们控制自己的魔法力量吗?所以我把她留了下来,虽然说一直到毕业也没有给予她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也没能帮她提升控制冰霜的力量。”邓布利多接着斯内普的话说到。

    “那她现在呢?”

    沉默了很久,德雷克还是开口问道“还活着吗?”

    “自从毕业以后我们就在没有过联系了。”斯内普说到“她是一个东方姑娘,比我们年纪都大。我们一直以为毕业之后她就回中国了。”

    “中国?”

    “是的,中国。那个神秘的国家。”邓布利多说到“那个姑娘的名字叫做潇.李,来学校的时候已经16岁了。是跟着父亲移民来到英国的。后来发生了战争,可能死了,也可能是回中国了。”

    说完递过来两张照片,都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一张单人照,她盘着头发穿着浅色的旗袍,正在微笑着点头。

    另一张照片是一个双人照,这张上的女孩子散着头发,穿着蓝色的礼服,还带着珍珠项链和手链,打扮的非常的正式。然后紧紧的挽着一个人的胳膊。这个人好像是……

    德雷克疑惑的抬起头,看向斯内普。

    “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没有回答德雷克的话。

    “哈哈哈~不要那么惊讶。”邓布利多哈哈的笑着“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啊。”

    低头看着照片上的姑娘,德雷克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只能发出一声心底里的感慨

    “她最好已经死了”

    “什么?”这次连邓布利多都笑不出来了。

    “我是说”德雷克看向邓布利多“她最好是死了。或者即便是没有死,也要当自己死了一样再也不要出现。我想象不出来自己原谅她的样子。也不想原谅!”

    “孩子。”邓布利多犹豫的开口“或许她是有苦衷的。”

    “除非她的苦衷是死亡,其他的理由我都没办法接受。”

    德雷克依然记得来到马尔福家之前的日子。

    流浪街头,受尽侮辱,为了偷一口吃的被人围堵在巷子里殴打。

    “我们还是说说其他的吧,校长。”德雷克拒绝继续这个话题“您叫我过来,也不单单是为了让我认亲吧。”

    说罢又把手里的照片还了回去。

    “唉”邓布利多没有接过照片,反倒是斯内普接了过去。

    “确实如此,我和西弗勒斯今天把你叫过来原因确实不只是告诉你这些。”邓布利多来到桌子旁边,把刚刚看的资料递给斯内普“今天主要是为了让你了解你的这个力量,顺便拜托西弗勒斯今后教导你掌握这个力量。”

    “掌握?”德雷克看看斯内普有看看邓布利多“您不是说潇李当时都没有掌握这种力量吗?”

    “那是她。”斯内普开口说道“她的力量远高于你,而且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接近成年。所以她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控制。你不一样,你的力量还没有那么强,年纪也还不大,现在开始学习控制还是来得及的。”

    “所以避免你的力量暴走伤到其他人”邓布利多递过来一双手套“在学会控制这种力量之前你需要一直带着这副手套,直到西弗勒斯说你可以摘下来为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