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末世:诸神之战 > 第二十八章 碰见黑锅,吃定黑锅

第二十八章 碰见黑锅,吃定黑锅

    黑水小队队员蟒鲸咬紧牙关,将手中两柄重型狙击枪合二为一,狙击枪齿轮咬合,形成一柄足有等人高的巨型狙击枪。

    或者说这并不是狙击枪,而是狙击炮。

    蟒鲸大喝一声,“趴下!”

    英招闻声而动,猛然弯腰,蟒鲸根本来不及瞄准,只能凭着感觉扣动扳机。

    在一声足以震破耳膜的巨大轰鸣后,半跪之姿的蟒鲸在后坐力下后仰倒地,脑袋重重磕在地面,子弹引爆炸起的轩然大波,让本就浑浊的空气更加泥泞。

    腾空而起的楚刀被这一枪正中胸口,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在尘埃中拉出一道好似平行于地面的龙卷,狠狠撞在未曾完全打开的暗门上。

    这一枪力道之大,甚至让那固若金汤的暗门也随之颤抖,窸窸窣窣抖落下无数碎石。

    蟒鲸冒着重伤的风险拖住了楚刀的攻势,给了其余队员反击的机会。

    一时间密密麻麻的枪火齐齐射向暗门方向,弹道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条冒着光火的金色长河。

    侥幸逃得一击的英招不敢大意,方才楚刀带给他的压迫感仍是让他心有余悸。回想起那腾空而起的身影,以及拳头背后的巨大虚影,英招甚至觉得影猎者楚刀不是人,而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凶兽!

    哪怕是捷莱利公司的首席暗猎者,也未曾让他如此心惊胆战过。

    英招拽下腰间的手榴弹,拔下保险,朝着楚刀倒下的方向扔了过去,一颗,两颗,三颗……

    接连不断的爆炸彻底掩盖了楚刀的身影,浓重的黑烟甚至藏住了半座净土。

    向来自负于近身厮杀的英招已经彻底没有了信心,他只求能在最快时间杀掉这个让他内心无比恐惧的男人。

    在河水小队的疯狂攻击下,长矛小队却是发觉了一丝异样,小队队员尖峰忍不住提醒道:“情况不对,有古怪!”

    早已杀红了眼的英招自然不会听信他的言语,他冷笑道:“你若是藏了渔翁得利的心思,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再在这边扰乱军心,信不信我把你们长矛小队一起做掉?!”

    英招瞥了眼不远处陷入昏迷的赤海龟,再度拔出手榴弹保险,作势要扔向赤海龟的位置,“不想你们副队长死在这里,就老老实实听从我的指挥,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面对这般羞辱,尖峰忍住心中不忿,攥紧双拳,咬牙切齿道:“英招队长,难道你没有感受到支离兽的气息吗?”

    “什……什么?”英招闻言一愣,手中的动作不免有些凝滞,不仅是他,就连黑水小队的所有队员都在这句莫名其妙的言语后,陷入了自疑之中。

    支离兽……这种无形无影的生物就像漂浮在地表的鬼魅,无时无刻不让人心存警惕。

    只是即便如此,中招之人仍是无法轻易察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没有他人提醒,便会越陷越深。

    英招到底是一队之长,毫不犹豫地拿起电击器,扎在自己胸前,其余队员见状,也是纷纷照做,不怕一万,但防万一。

    蓝白色的电流在他们护甲上跳跃舞动,形成了一张疏而不漏的大网,足以挡住支离兽的电波影响。

    除去心中蒙尘过后,英招缓缓舒了口气,同时朝尖峰点了点头,露出几分笑意,示意对方做得不错。

    只是尖峰面色骤变,抬起步枪,对准英招扫射过去。

    他的子弹终究没有蟒鲸重狙的威力,只能勉强让楚刀减缓速度,不过仅是这刹那的时间,也足够了。

    英招抽出背后长剑,看也不看,朝身后劈了下去。

    他不清楚楚刀是如何在如此密集的火力轰炸中完好无损,他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没了支离兽作祟,完全有朝此人出手的胆气。

    楚刀伸手握住长剑,这柄剑的剑脊颇为厚重,足有三指宽,两侧剑刃并不锋芒,算得上是一柄重剑。

    大巧不工,重剑无锋。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长剑砍在凶兽坚韧的鳞甲上时不会出现崩边卷刃的情况。

    这柄被英招视若珍宝的重剑,在楚刀看来,只比九川学院密室中的洛水若上一线,对付地级以下的凶兽确实绰绰有余。

    他将重剑握在手中,并从剑尖划向剑柄处,重剑与护甲相互摩擦,发出一阵瘆人锐响。

    英招眼角微凝,不愧是闪金级别的护甲,刚刚楚刀就是凭借这身装备,才能在爆炸中安然无恙吧?

    只是它虽能挡住有形之物,却挡不住无形的力道冲击,照理来说,楚刀怎么都该断上几根肋骨才对,莫不成对方在强作镇定,实则早已身受重伤?

    抛开这些杂念,英招抽刀而出,在楚刀手心绽放出灿烂火花。

    楚刀握拳再攻,被英招侧身躲过,后者正欲倒拎重剑,横抹对手腰间,却被楚刀识破了战术,抢先一步扫出一记鞭腿,打得英招连连后退。

    而就在双方拉开距离的这一瞬间,又是密集的子弹呼啸而至,招呼在楚刀的护甲上。

    楚刀体内真气所剩无几,深知不能继续拖下去,他蓦然飞到空中,气沉丹田,一道诸法无我的佛家法印缓缓浮现在他胸口,只是这道法印光芒暗淡,又被众多子弹阻挡,所以下方暗猎者看得并不真切。

    楚刀抬头看天,深吸一口气,而后顷刻之间,好似万籁俱寂,就连枪声也消失无踪。

    一道洪亮无垠的狮子鸣响彻在这方天地间。

    巨大的佛家法号仿佛发自于心,而震耳欲聋的狮子鸣却是直奔脑海,下方一众暗猎者皆是死死捂住耳朵,表情痛苦,无尽的罪孽与自责从心底最深处不断涌出,占据了他们的心神。

    这些人中,唯有先前察觉到支离兽的尖峰,尚能保持神智,甚至犹有精力抬头看一眼楚刀,想知道对方究竟使出了怎样的声波武器,为何如此厉害?

    楚刀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离开了此地,并在空中重新恢复了边月的模样。

    只要有机会,净土内的雷神小队尸体还能解释得清,可他若是真的痛下杀手,让黑水与长矛两支小队折损在此,那才真是走上断头路,再无自证清白的机会。

    数十里的路程转瞬即至,好在那位鬼鬼祟祟的仙人也没有从中作梗,就这样放他安然离去。

    沼泽边,吃猫大鼠,飞景,天酒苦等多时,在这里他们人生地不熟,所以不敢四处乱走动,更何况沼泽里还有其余的天蚣巨蟒,没了边月在旁压阵,几人信心不大。

    隔得老远,吃猫大鼠就瞥见天际的一抹黑点,随着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吃猫大鼠忍不住欣喜道:“回来了,回来了。”

    这副狗腿子模样,甚至让飞景懒得搭理他。

    倒是天酒相当配合,循着吃猫大鼠所指的方向望去,嘴角弯起,哪怕隔着面部护甲,依旧能想象得到她的甜美表情。

    吃猫大鼠总算能够将悬着的心放下,事实上,虽然双方才接触没几天,而且边月并没给他们多大的帮助,但吃猫大鼠不知为何,就是打心底里将边月当成了导师一样的人物。

    他对自己的这种反应也感到奇怪,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信任与依赖,而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说来也害臊,吃猫大鼠觉得自己对边月的情感,像极了小时候看待父亲。吃猫大鼠一直不敢将这种事情说出来,否则就飞景那性子,还不得三天两头用这事取笑他,就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吃猫大鼠看不惯。

    在天际的另一边,又有一道身影从三人头顶掠过,吃猫大鼠再次坚定了要将飞行器搞到手的想法,既实用又能耍帅,一举两得啊。

    天空中,边月与那道疾驰而来的身影擦肩而过,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还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长矛小队队长,代号转横。

    好在自己离开三十九号净土时,多留了个心眼,先朝沼泽相反的方向飞去,绕了一大圈后,才转回来。

    这样的话,即便现在两人很巧合的在空中相遇,转横也不好在得知净土的事情后,确认自己就是楚刀。

    而转横也仅是匆匆瞥了边月一眼,便去往净土方向,因为自己小队的队员竟然启动了最高级别的警戒,这终于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难不成并不是雷神小队心怀鬼胎,故意将自己与黑水引诱至净土周围?

    转横再度加快速度,周身隐隐有音爆闪现,他顶住巨大压力,只为确保自己的队员能够安然无恙。

    不远处,三十九号净土已出现在视野中,随着地面上的情况越来越清晰,转横心中也是越发沉重。

    看到自己队长终于到来,竟有小队队员热泪盈眶。

    临近地面,转横依旧未曾减速,而是任由自己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地上,可见其内心之焦急。

    来不及了解大致情况,他蹲在赤海龟身边,俯身查探他的情况,片刻之后终于松了口气,性命无忧便是天大幸事。

    小队队员向他叙述了事情经过,在提及那位影猎者楚刀的时候,更是痛恨的咬牙切齿。

    转横面无表情的听完始末,抬起眼眸,看向英招,问了句,“你还好?”

    英招点点头,对于这位长矛小队的队长,他心中还是有几分敬重的。

    转横又指了指自己胸前,英招心知肚明,摇了摇头。

    为了以防万一,捷莱利公司在暗猎者身上安放了摄像头,虽不能及时传输画面,但也能事后翻检。

    净土内发生的一切,包括雷神小队的死亡,都能从中寻到蛛丝马迹。

    转横走进净土,很快又走了出来,只是手中多了一些破碎的电子元器件。

    他望向众人,寒声说道:“影猎者楚刀于净土内杀害雷神小队,证据确凿,我们皆是目击者。”

    “这笔账,势必要让他血债血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