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原神之恶龙领主 > 第七十八章古老秘辛

第七十八章古老秘辛

    暗魂滚滚,织成黑色雾海,恶魂浮沉,哀怨嘶吼不曾间断。

    两柄冰元浇铸的长刀,凝聚、停悬半空,冰光流淌,寒气摄人。

    “不能怀抱同样的梦,就没有生存的必要!”恶魂尖啸。

    斯洛丽亚浑身冰光大放,剔透如蝉翼的冰刀,双龙般盘旋到数十米的高空。

    哧!哧!哧!

    天顶上,旋回的冰光织成光幕,无数道冰剑狂风暴雨般,劲射而落。

    这些冰剑,撞射上硕大无朋的冰鳞龙翼,应声折裂的同时,将冰鳞都磨出一道道裂痕。

    “走。”

    朝着斯洛丽亚,黑龙人立而起,低声说。

    雪枭缩紧羽翼,低着头,一点一点钻过漆黑龙翼下的罅隙。

    走进那条冰幕甬道,就一跳一跳地,快速远离这里。

    砰!

    冰幕剑仍像无休无止的暴雨,磨灭他的冰鳞,妄想撕裂龙翼上的角质。

    黑龙后肢撑地,漆黑的龙爪猛地探出,整个龙躯扑向斯洛丽亚。

    哧!

    两柄冰刀虚空凝成,朝着黑龙的爪牙,凛然斩来!

    呼呼——

    灼热的炎流于一瞬间喷薄,焰光映照、冰刀消融的同时,冰墙开始融化,蒸腾出云海般的汽雾。

    这样下去,几十米高的冰霜墙壁,会倾塌下来。

    黑龙及时收住火焰,鳞片间涌现金黄的光点,构成岩元素盾。

    “我会让你的无礼,付出代价。”

    黑龙的竖瞳,仿佛有两盏金火燃烧,轻蔑地说:“贫弱的渣滓们。”

    暗雾翻腾,璀璨至极的冰芒,月牙般撕裂空气,猛斩而来。

    砰!

    整个岩璜护盾都微微颤抖,仿佛将要碎裂。

    而这一刻,黑龙身形猛进,扑到斯洛丽亚的冰霜躯体上,扼住她的脖颈。

    无数冰剑从天而落,岩璜护障上泛起一阵阵涟漪。

    “你们将被撕碎成尘,绞烂成泥,坠落无底的深渊,任由魔鬼奴役鞭挞,沦为食粮,”

    黑龙的嗓音低吼般冰冷:“不再有半点思绪,不再有一分生机......”

    恶魂霎时翻腾如怒海,凝如实质,整个冰窟都蒙上一层黑灰,异常压抑。

    “极地。”

    路德龙语轻吐,钩趾微曲,无数条透明冰线,蛛网般将这些兽魂一网打尽,逐渐收紧,像有无数道铡刀落下!

    呜——

    灵魂的尖啸爆发,兽哮声渐渐低落,直至不甘消散。

    ‘还剩一半。’

    斯洛丽亚没有灵魂,主导躯体的,是这些黑色怨魂。

    只要将这些愚昧的魂体绞杀殆尽,她的躯体,就会停止运转。

    “下贱的渣滓们,也妄想搏杀真龙?”

    这些只是简单的激将,但效果拔群。

    难以计数的怨魂,纷涌而出,随着黑龙钩趾微收,被死神挥动镰刀般群体收割。

    霎时间,整个空间,都充斥某种浓郁的死气魂体,几乎凝如实质。

    哧哧!

    斯洛丽亚尚未停动,两斩冰刀毫不停歇,一树树绚烂的冰光里,异像纷纭。

    冷月、飘雪、冰花。

    浩浩荡荡的冰芒摧来,整个岩璜护盾,砰然破碎。

    黑龙心神一凝,无暇管理感官,那些浓郁的死气,被他吸进鼻腔。

    而后,体内仿佛有炽热的熔炉在运转。

    那些碎散的魂体,竟被他彻底熔炼成,纯净的灵魂物质。

    这能直接供给「极地之魂」,省掉元素的转化消耗,效率异常的高。

    “极地。”

    黑龙毫不吝惜,极地冰线刚凝成,就铡刀般接连落下,斩杀恶魂。

    而恶魂散落的魂体,则长鲸饮水般吸入,化成冰线,勒杀向怨鬼群。

    十数分钟的鏖战,整座冰墙都千疮百孔,斯洛丽亚躯体内的怨魂,近乎消散殆尽。

    轰隆!

    那一刻,近十米高大的冰河之主,以极狼狈的姿态,踉跄倒地。

    黑龙探爪,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躯体。

    他眼眸里情绪涌动,消化掉灵魂碎片,思绪穿梭虚实的交界,到两千年前。

    彼时,天地霜冻,千风咆哮。

    无数属于冰、风的元素生物,诞生于这个年代。

    现今蒙德大地的西部,威风凛凛的巨狼穿过风雪,被视为北风的象征,登基魔神。

    狼王驰骋疆域的北面,是人类筑起的高墙,难以撼动。

    这是蒙德古代史,而古老的秘辛,则发生于现今誓言岬一带。

    沐浴天青光辉的翼手龙,曾以暴虐的姿态君临大地,令群兽臣服。

    它是灰白的风暴,掠过大地,面向违逆者,呼啸的飓风将带起一阵血雨。

    群兽间语言不通,谈何团结,饱受苦难折磨,直至幻兽现身。

    她能通晓万物的语言,不,她能沟通群兽的灵魂。

    喜、怒、哀、乐,她都明察秋毫;苦痛和期盼,她都洞若观火。

    渐渐地,收拢所有兽群之心。

    ‘苦难是绝不值得讴歌的,战争结束后,就将不再有痛苦。’

    这位正义慷然的冰河幻兽,率领一切生物,向天空的暴君挑起抗争。

    这不是短兵相接,就将结束的战役,直直延续了一整年。

    这期间,幻兽以斯洛丽亚之名,在一个空间节点里,建起冰河部落,与天青翼手龙,和它麾下的氏族,陷入战争的泥潭。

    是冰河兽族部落的倒戈、背叛,终结了这一切。

    冰封天地、龙卷蔽日的鏖战里,冰河部落死伤殆尽,只留下最聪明、最灵敏、最威猛、最狡猾、最灵气的五支部落。

    天青翼手龙喋血重伤,遁入虚空,再无踪影。

    战场上无数怨魂游荡,不愿散离,它们渴求生命,而濒死的幻兽,是最好的载体。

    它们无序的纷涌而至,带着无尽憎恨与怨念。

    临死前,

    斯洛丽亚携着剩下的部落,回到冰河遗迹,为防止怨魂暴动,筑起深宫、冰墙。

    而剩下的五支部落,则派遣只有几位的人族,前往人类的城邦、部落,寻求一抹风。

    一抹能吹散怨魂,使它们安息的风。

    但立冬部落就此再无音讯,没有归来的迹象,

    似乎西北方正掀起战火。

    “怀念?惆怅?熟悉.......”

    黑龙的心头,罕见地酝酿着一股古怪的情绪,难以说清。

    他扶正幻兽残破的冰躯,将它封回冰幕。

    怨魂消散后,属于斯洛丽亚的灵魂,也没有一点踪影,它彻底死了。

    死后,终究不能复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