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 > 第9章罚跪1

第9章罚跪1

    周眉是个会做人的急忙低声:“瞧的老妇太在意离离身体,都忘记行礼了。”说着便是附身下去。

    谢长语拍了拍黎羲浅的手背,眉眼温和,低声道:“没事,别怕。”

    黎羲浅恨不得打死在两母女,还是装作胆怯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黎柳柳刚刚底身行礼,谢长语忽的啊呀起来:“本侯可是一品的诰命,表小姐的身份还是按照觐见礼仪来吧,免得传出去说表小姐失去了体统。”

    干的漂亮!黎羲想心中暗暗道。

    黎柳柳全身一怔,自己身上没有诰命,可也是二皇子未过门的侧妃,除开当初认黎行之和周眉做父母下跪过,便再未给任何人下跪,黎柳柳挣扎,看着周眉打过来的眼神,咬下牙跪了下去。

    谢长语居高临下:“我看着院子破落的很,丫头嬷嬷也么有,不然本侯爷也不会亲自喂药,这传出去,丞相府的小姐就加不进去太子府了了。”

    周眉一愣,这谢长语可是石玉月的表哥,这完全是在威胁警告,今日这事情若是传出去,黎羲浅便是在没有可能嫁入皇室了!

    “丫头嬷嬷怎么会没有,怕是知道大姐出去——”

    “本侯有让你说话吗?”谢长语厌恶的看着黎柳柳:“一个外家的女儿敢插嘴主家的事情,果然是个扶不上墙的很,我看要是太后知道了,多半也不喜欢皇室有这样一位媳妇。”

    周眉急忙:“小侯爷恕罪,柳柳关系则乱,还请莫要见怪啊。”

    谢长语不依不饶:“是吗,要是真的关心,我可从未见表小姐在任何场合给自己表姐说过什么好话,表小姐这一身富丽堂皇,可是堂堂丞相府小姐,穿的却是连本侯家里的大丫鬟都不如。”

    周眉打心底讨厌这个女儿,更愤恨自己生不出一个能为家族做贡献的女儿,对她便是好不关心,时常想起了便是打骂,试问这样整个丞相府还有谁会尊重这个大小姐。

    黎羲浅眨了眨眼睛“小侯爷,这地上凉,让二妹起来说话吧,若是二皇子知道了——”

    “怕什么,本侯就没有怕的,景泽宜敢去告我的状,我让他这婚事都要黄,本侯倒是不在意什么名声,不知道表小姐是否在乎?”

    谢长语一口一个表小姐,让黎柳柳恨不得缝上他的嘴巴,不是说这位飞扬跋扈的小侯爷冰冷淡漠,从不关心任何人吗,怎么今日会给黎羲浅出头?黎柳柳笔直的跪在地上,心中愤怒又不敢多说,只能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本侯见不得欺辱人的事情,今日便是要给我家离离做主!”

    此言一出,连着黎羲浅都虎躯一震,什么你家的!自己和你清清白白的好吗!这个人怎么三言两句就吃自己豆腐!黎羲浅有点看不下戏了,这时候除夕走进来:“侯爷,丞相回来了。”

    周眉和黎柳柳刹那见缓了一口气,这黎行之回来了,一切都好说了,难不成这谢长语还敢冒犯当初的丞相?

    黎羲浅讥笑,上一辈子这谢长语可还当众打过黎行之的巴掌,果然谢长语淡淡道:“哦,让他去书房等我吧,本侯马上就去。”

    “别人家的后院都是宠妻灭妾鸡犬不宁,到夫人这里便是将外家的女儿看的比流淌丞相血脉的女儿都要重要,我倒是有点想不通了。”谢长语将汤药端给黎羲浅。

    “小侯爷这话严重了。”周眉顿时跪了下来,这谢长语乃是太后心尖尖的孩子,又得当今陛下喜爱,若真的有意为难丞相府,黎柳柳的婚事势必作废“离离院子的丫头嬷嬷我瞧着懒惰,便是换了新的,一会便过来了,离离你说是不是?”

    周眉是个洞若明火的,怕是这个谢长语想要英雄救美,看不下去黎羲浅的遭遇,这不过一句话的事情,没有必要配上自己爱女的前程。

    “我的每年朝堂都会赏给高门贵女许多珍奇异宝。”谢长语摸着下巴看着黎羲浅:“你可收到?”

    黎羲浅着实没想到这人会问出这一局,这事情也是自己做了贵妃才知道,至于是谁拿了自己的东西,这不正跪在拿了吗?

    谢长语见黎羲浅迷糊的表情,心中便是明亮,忽的起身:“本侯差不多知道了,我想陛下定然很想知晓丞相大人的家事。”

    “小侯爷,小侯爷!”黎柳柳暗道不好,那些个赏赐自己都全部拿下,黎行之每次都下令要送给李羲浅即便是给外人做样子,可自己一件都没有分出去,这要是传出去,莫说婚事作废,丞相府也会容不下自己的。

    “大姐,大姐你替我说句话啊!”黎柳柳看着喝药的黎羲浅,这人素日最听自己的话怎么现在就和个石头一样无动于衷“那是大姐送给妹妹的不是!”

    周眉也附和:‘离离!’她拿出主母的威严,要是这人在说出一句话,绝对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若是曾经,黎羲浅绝对就延期旗鼓了,可现在的他可是被这位妹妹深深的伤害过,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让她不好过的机会,便是小心的将药碗放在一边:“母亲说是便就是了,女儿都听母亲的。”

    “你!”周眉刚要发火,谢长语意味深长的眸光便是打了过来。

    谢长语扭了扭手腕:“当着本侯都敢给正正经经的大小姐言语冒犯,这本侯走了倒是不知道怎么样呢。”她看了这母女二人一眼:“夫人我都是不敢越举,这外家的女儿本侯就帮你教导一下。”

    谢长语走到黎柳柳面前:“去院子里面跪着吧,跪满一个时辰,去吧这些年你吞的财物都给小姐送过来。”他顿了顿,看着菘蓝:“日后又什么便来侯府找我。”说着将指头上的扳指丢到他的手中。

    “本侯去看看丞相大人,一会再来看看。”谢长语对着黎羲浅淡淡点头,便走了出去。

    谢长语一走,周眉顿时起身,眼中怒火中烧,上前就是一个巴掌,这个庶女,现在果真是胆子肥了,勾搭了些长语这个靠山,便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现在倒是好了,进不去太子府,还让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收了侮辱,若是传出去了,让大家怎么看黎柳柳!

    “母亲,你可忘了,一会小侯爷还要回来呢!”黎羲浅看着高高举起的巴掌,眼角一番,毫无刚刚畏畏缩缩的模样,她掀开被子做了起来:“母亲教训女儿乃是天经地义,可为了小侯爷口中的外家女大动干戈,让父亲落人口实,到时候可就不是女儿的不是了!”

    打,你今日打下来,便是一连串的灾祸!黎羲浅眼中闪出光芒!今日便要好好的将你们一并收拾干净!

    “大姐怎么能如此给母亲说话!”黎柳柳站了起来,拉着周眉,有些事情周眉看不清,她的为自己考虑,这谢长语一句话落到太后哪里,自己日后进了皇家更是水深火热:“母亲息怒,大姐也是落水惊吓到了,无碍的。”

    黎羲浅斜着身子看着如花似玉的小妹:“刚刚小侯爷让你出去下跪,可是忘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