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 > 第8章本侯给你做主

第8章本侯给你做主

    丞相府今日热闹的很,谢长语做主外间,看着跟个乞丐破庙似的院子,简直觉得是看了一场荒唐的闹剧,这黎羲浅可是堂堂的丞相女儿,破落不看胆小如鼠,心无城府又头脑简单,被欺负成了这样还不昭告与天下,简直可笑,可气。

    “多谢小侯爷搭救,院子没有什么好茶,您凑合喝点吧。”菘蓝小心翼翼的给谢长语奉茶,说着叹息起来:“小侯爷也看到了,我家小姐从小就不被重视,这院子也是清冷,婆子丫鬟都看不起小姐。”

    谢长语看着外面被风吹的满地都是的树叶,不知道的还以为走进了荒郊野岭,外面富丽堂皇,处处鸟语花香,这百年老宅连着太后都羡慕,没想到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小侯爷,夫人和二小姐在外求见。”除夕走了进来,带着太医局的太医。

    谢长语喝了口茶,瞬间吐了出来,这什么鬼玩意,是人喝的吗?还不如喝凉水:“李太医先去给黎小姐把脉。”他说着,翘起腿,眼珠子转了转:“告诉丞相夫人,今日啊,这事情本侯爷可是管顶了,最好让黎老狐狸回来。”

    “多谢小侯爷做主。”菘蓝感激涕零给谢长语磕头。

    谢长语不喜欢官人家事情,但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少女受苦受难,那周眉逢人便说自己是如何对待家中女儿的,吃穿用度每日都是五十两黄金,还请了德高望重的先生教书,宫中退休的嬷嬷研习规矩,大家听此怎么一说,便是认定黎羲浅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姐。

    现在想想每次贵族聚会,周眉都是以黎羲浅自己不愿来为说辞,还要做出一副痛惜的模样,恳求各位小姐多去府上转转,一来二去的,黎柳柳名满京城,黎羲浅三个字一说出来便是讽刺,谁不私下说一个草包无能。

    “小侯爷,黎小姐醒了。”李太医叫了起来。

    谢长语回神,一甩衣摆走了进去,内间,黎羲浅气色苍白,靠着破旧的枕头上,发髻松散,更是显得憔悴,手背上极深的口子上了药粉,痛的轻咬贝齿,谢长语心中一酸,那个大家的女儿不是天上月似的,即便摔一跤全府上下都要心疼,换到这里,连个问候的人都没有。

    黎羲浅勉强的对着谢长语一笑:“多谢小侯爷解围了。”她说着眼神躲闪几下:“母亲还是很关心小女的,小侯爷莫要到处说些什么。”她找听到外间周眉的声音,今日定要借谢长语的手好好收拾他们。

    “你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便就是这样过日子的?”谢长语挥挥手,让太医离开,左看右看连个凳子都没有,见黎羲浅往床里面走了一点,空出些空隙,谢长语才做了上去,继续打趣起来:“你家厨房都比你院子舒适,诺大的院子连个奴仆都没有,院子落叶满地,里面连口热水都没有备下,啧啧啧,在看看你这闺房里面,采花贼来了都大约觉得是进了你家小厮的房间。”

    话说的酸涩,但却是事实,梨花木的梳妆台稀稀拉拉的几只成色极差的簪子,这个屋子最多就只能用干净形容,黎羲浅被谢长语的几句话搞得心中发酸,这样的日子上一辈子,自己还甘之如饴,觉得能给府上节约谢,也是极好的,走到哪里都不如人家的丫鬟。

    “怎么,说的你委屈了?刚刚在景泽伯面前的嚣张劲头呢?要本侯说,你这样倒是不如嫁去景泽伯府里去,至少日子要过的好些。”谢长语低头打理自己的衣摆。

    黎羲浅深吸一口气,一定要用可怜打动这位侯爷,她平静的心绪,眼眶之中泪水慢慢涌现,语气酸涩带着决绝:“嫁过去?太子殿下会喜欢一个对家族毫无作用的女人?到时候月妃如何刁难我,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小侯爷说是与不是?”

    谢长语从未听过如此酸涩的话语,一抬头,少女两行清泪瞬间下来,黎羲浅慢慢抬手擦拭:“让小侯爷见笑了,我不过,不过想要活下去罢了。”

    活下去?谢长语一愣,高门贵女的思想那个不是嫁给位极人臣的家族,亦或者成为才女的代名词,再不济,也是想要进宫拼搏一把。

    “今日你忤逆主母……”谢长语不知道应该在如何说下去。

    黎羲浅淡笑:‘大不了就是跪几日罢了,她不敢弄死我的。’她夹着泪水给了一个安慰笑容:“我是父亲在外的私生女,自小长在山野,十岁那年回到丞相府,我的作用大概就是给二妹做问路石头吧。”她说道最后卷起腿哭泣起来。

    黎羲浅的身世都是放在明面上的,谢长语简直不做所错,细细听着在画心中一过,顿时明白丞相府的好打算了,当今太子景泽伯和景泽宜乃是夺嫡热门,丞相府两边都放上一个女儿,不管是谁获胜,丞相府都是屹立不倒的地位。

    不对,谢长语眼眸一缩,丞相府偏爱那个过继的黎柳柳,那说明,丞相府真心扶持的是二皇子景泽伯了?谢长语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埋头轻轻颤抖身躯的少女,这一刻,谢长语觉得这人似乎身世比自己都要可怜几分。

    “今日你让本侯心情很不错,黎小姐,不如也让本侯帮你一把?”谢长语颔首说着,将袖中的丝帕递到黎羲浅面前:“不过两个臭婆娘,你害怕什么,本侯帮你!”谢长语拉住她的手肘,将人拉倒自己跟前,看着少女泪痕的小脸,鬼使神差的拿着手指给她勾了下眼角:“不许哭了。”

    “让丞相夫人和二小姐近来。”谢长语命令起来,看着不安的黎羲浅:“不怕,本侯今日给你做主,无关其他,看不过罢了。”

    黎羲浅点点头,看着站在外面的菘蓝对她点了点脑袋,自己下跪开始,她就在赌,赌谢长语一定会折返回来,堵他一定会看着自己今日帮他给他最讨厌的两个人找了麻烦,绝对会帮自己做主,像是让菘蓝将庭院中石榴树的书页全部打落,将去年的烂被褥破枕头换下来,更是坐实他们虐待庶女的名头。

    周眉与黎柳柳一前一后进来,看着谢长语正在给黎羲浅吹着汤药,对视一眼,心中都是嘀咕,黎柳柳倒是个八面玲珑的:“小侯爷万金之躯,怎么能做这下人的事情,让小女来吧。”

    周眉也不悦呵斥起来“离离,你怎么能让小侯爷伺候你,还不快给小侯爷请罪!”

    “咳咳咳。”谢长语斜着眼看了母女一眼,慢慢道:“也是啊,寄养的小姐罢了,在怎么上的了台面,骨子上也是粗鄙。”

    黎柳柳嘴上柔和的笑容荡然无存,黎羲浅心中看的极其舒服,这黎柳柳最讨厌的便是有人在他面前提她的身世,这是他的耻辱钉,若不是周眉的器重,她怕都不知活成什么样子了,即便头上顶着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号,依旧只能做个侧妃,这侧妃还是景泽伯苦苦哀求而来。

    “都说表小姐是个懂规矩的,本侯爵位在身,也不看行礼,进来就着着急急的给你大表姐喂药,倒是个会伺候人的。”谢长语眨了眼眼睛,皇子除开正妃说白了都是伺候起居的。

    黎羲浅觉得这人嘴毒的很,不过听到倒是悦耳,面色小心低声:“小侯爷,柳柳不是表小姐,是丞相府的二小姐。”

    黎柳柳心中震怒,这不是在复述自己的身世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