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 > 第5章婚事作废3

第5章婚事作废3

    黎羲浅收起目光,微微底身:“臣女黎羲浅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

    “来人啊,先带黎小姐和小侯爷更衣。”景泽伯靠着椅子扶手捏了捏鼻梁。

    黎羲浅眼睛一眯,景泽伯每每思考事情的时候,最爱做的就是这个动作,现在恐怕是在想如何圆满处理这件事情,并且迎娶自己,说白了就是拖延时间。

    才不会如你所愿。

    “太子殿下在上,今日小女被月妃娘娘义太子殿下名义哄骗而来,众目睽睽之下被推入水中,若不是谢小侯爷路过,小女恐怕已经一命呜呼。”她简明概要的张口。

    “你胡说!”石玉月矢口否认。

    谢长语拿过下人送来的衣物披到瘦弱的黎羲浅身上:“石玉月你闭嘴,今日本侯看的清清楚楚,你不知道是何魔障下水,这丫头好心找人救你,反倒是你让人推她下去,还想将人家丫鬟弄死!”

    跟来的菘蓝也跪了下来,哀嚎道:“太子殿下定要为我们小姐做主啊,当时许多人都在,没有一个人搭救我家小姐,月妃娘娘还让两个嬷嬷按压奴婢,奴婢的命不值钱死不足惜,可我家小姐乃是丞相府唯一的小姐!”

    这时一个黑衣男子半搂着锦纹走了进来,黎羲浅看着脖子上殷红的痕迹,心中一痛,锦纹是自己贴身丫鬟中最机灵勇敢的“太子殿下,这丫头刚刚在月妃的院子找到,小的在玩一会,怕是脖子都被人勒断了。”

    景泽伯神色一变,看着石玉月:“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景泽伯你是装傻给谁看?杀人灭口怎么浅显的事情,你不应该比本侯更明白吗?”谢长语黑曜石的眸子一闪,看着锦纹:“还不给你家小姐作证。”

    “回太子殿下,月妃娘娘猫儿跑了,奴婢跟着去找,却不知怎么有个嬷嬷说奴婢摔碎了什么琉璃佛塔,要杀了奴婢!”锦纹说完虚弱的晕倒了。

    “锦纹!”黎羲浅大喊起来,悲愤的看着石玉月,对着景泽伯道:“太子殿下,最近京中流言四起,说您有意要纳小女为侧妃,可谁不知道我家二妹已经与二殿下定下婚事!在送一个女儿进入皇室,不是惹人非议吗!”

    谢长语的侍卫将锦纹抱了出去,黎羲浅跪在地上直起身子,目光如炬:“这事情怕是有人看太子殿下不顺眼故意放出来的,小女今日前来,便是想要止住流言,想不到被月妃娘娘误会。”

    当今陛下多疑,最忌讳五个儿子争斗皇位,丞相家已经定下一位皇子,若是在嫁一位女儿给了当朝的太子,那不是摆明了搅动局势?

    景泽伯眼皮子一跳,黎羲浅话说的直白,背后牵扯的东西甚多,若自己真的求娶了她,不是在告诉朝堂,自己也要争夺丞相府这个靠山吗?景泽宜心悦那黎柳柳人尽皆知,两年前就不断上书恳请赐婚,此时自己再去上书求婚,陛下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个太子?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本侯听过太子殿下爱听醉梦居头牌的曲子,喜欢梨花堂扶风姑娘的舞姿,欣赏户部尚书家小女儿的琴技,就是从未听过太子殿下对丞相府的大小姐有过垂涎?莫不是害怕二皇子?”谢长语说着捂着嘴大笑了两声,眼中嘲讽的看着端坐的太子殿下“人家是两情相悦,太子殿下这是什么?奇货可居?不甘示弱?争权夺利?”

    黎羲浅心中都要被这小侯爷一张利嘴给笑抽,看着景泽伯青紫的脸,依旧委屈巴巴的捂着小脸哭丧起来,上辈子后宫的女儿一个比一个能哭,自己就是太过强硬,现在看来,眼泪水这个东西还是极其好用的。

    “本太子何时说过要娶黎小姐了,小侯爷这张嘴莫要怀了丞相家千金的闺民,省的到时候太后那边多出了训斥。”景泽伯权衡之下,端起手边的茶盏抿了小口,眸光打到下跪的黎羲浅跟前,原本就是个不受宠的庶出长女,娶回来似乎也毫无作用。

    很好。

    黎羲浅嘴角轻笑,眨了眨眼睛,卖乖道:“太子殿下若是早点告诉月妃娘娘,也省的今日的误会,这传到太后耳中,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太子殿下夹在中间也不好受。”

    这会轮到谢长语干干的笑了起来,这是谁说丞相的家的大小姐是个草包无盐女的,分明这话里面跟带着针尖似的,今日的事情势必要闹大,太后心疼的自然是自己,石玉月怕是也要进宫被呵斥,丞相黎行之绝对会好好的在朝堂抨击将军府。

    这个景泽伯这段时间有的忙了。

    石玉月原本听着景泽伯的话欣喜万分,在他看来太子妃的位置悬空,可太子身边美女众多,唯独自己独秀一枝,那位置不过迟早的事情,偏偏这黎羲浅这话说的,当今太后原本就不喜欢自己,这事情闹大了,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太子殿下!”她目光哀求。

    “娘娘放心便是,小侯爷是您的表哥,自然会在太后面前为娘娘开脱。”黎羲浅说着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头,事情闹得越大越是好,谢长语看这个人都不顺眼,自然是要好好提醒这三个人。

    石玉月坐在地上半天说不出话,谢长语哪里会说什么好话!他多说一句自己怕是要在宗祠多面壁思过几日了!这个女人是成心的还是故意的,说的老实诚恳,听到耳中真的能气死人!

    谢长语微笑,抬手拉起黎羲浅,低头对着人儿微微一笑“黎小姐说的是,本侯爷定然在太后面前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告知。”他顿了顿扬起眉头:“随便给表妹多多美言两句,不辜负我们这一衣带水的关系!”

    他深深的看了景泽伯一眼,拂袖搂着黎羲浅的肩头:“太子殿下怕是不方便,本侯替你送黎小姐会府。”

    景泽伯抿嘴一笑,起身拱手:“二位慢走。”又注意湿哒哒的黎羲浅:“改日本太子定然登门致歉。”

    “小女定然让家父在府中恭候!”黎羲浅娓娓道。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不过是客气,若当今太子真的为了今日之事登门致歉,那不是间接的说明,她的宠妃石玉月的的确确谋杀了丞相之女吗!这要他堂堂太子如何立足!

    黎羲浅底身行礼,大周皇室最注重皇子言行,这事情捅破,景泽伯不知道要做多少孝敬的事情,才能抚平在陛下心中的裂缝。刚刚自己已经将话说死了,若是不去,就是不敬丞相。

    景泽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大礼你可喜欢?黎羲浅心中暗暗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