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 > 第3章婚事作废1

第3章婚事作废1

    “不能说福薄,只能说是不愿意吧,不是每一棵树都喜欢这样的封闭在深院的生活。”黎羲浅干脆的开口,是的,这辈子自己绝对不会再和皇室有任何的纠葛,自己只是一个要复仇的女人!

    石玉月眸光一闪,轻翘起来的嘴唇变得平直,居然敢这样给自己说话,若是真的不愿意,怎会会得了太子府的请柬马不停蹄的就来了,妆模作样的给谁看!

    “喵呜!”

    “锦鲤!”石玉月喊来起来,一眨眼的功夫猫儿就不知蹿道何处去了“还不去找,猫儿若是有个闪失,本宫要了你们的命!”

    还是这种把戏,黎羲浅心中冷笑,脸上也跟着张皇起来:“这院子怎么大,猫儿不通过水性,锦纹你还不去帮着找!”

    湖边顿时只剩下了黎羲浅,石玉月,还有二人的贴身丫鬟。

    “娘娘您瞧,那边的水芙蓉竟然开了,这才四月呢!”黎羲浅将被风拂乱的额头勾到耳后,转头跟个孩子似的,笑盈盈:“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哪里是去景泽伯书房的必经之路,谢长语估摸着也应该拿着琉璃佛塔出来了,上辈子受了这人许多气,今日便是要讨回来!

    太子府的水芙蓉引来皇宫太液池的温泉,才能使不到初夏便是荷花满园。

    石玉月看着黎羲浅走到湖面的回廊之上,对着旁边的端午打了个眼神,得了意的丫头忙道:“娘娘,瞧着黎小姐极其喜欢这水芙蓉了,您不是说不知道给什么见面礼吗,奴婢看你梳妆盒里那只粉荷花蜻蜓步摇就极其合适。”

    石玉月点了点头:“带着黎小姐的丫鬟去取吧。”

    菘蓝震了一下,果然一切如黎羲浅所说,石玉月会用猫儿调走和赏赐调走她身边的丫鬟,想着自己小姐交待的事情,菘蓝微微吸了口气,点点头,在黎羲浅的目光允许下,跟着端午离开。

    黎羲浅故意站在湖上回廊边缘的地方,双手放在腰间,心中默默的倒数:三,二,一!

    “啊!”石玉月尖叫起来,明明看着这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水芙蓉,不过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下去醒醒太子侧妃的大梦,自己推上去的手都还没有碰到她,就被黎羲浅一个侧身躲开。

    千钧一发,黎羲浅一把拽住要落入水中的石玉月,唯唯诺诺的模样荡然无存,她双手拉住石玉月的手腕,眼中冰冷的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中,语气不善:“娘娘是要退小女下水吗?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便是大将军府的家教?”她目光狰狞,如同地狱修罗。

    “还不拉本宫上去!”石玉月身子完全没有重心,只要黎羲浅一松手她便要掉入水中,她可不会浮水!

    “哼!石玉月你给我听清楚了,我黎羲浅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敢欺辱算计我的人,我绝对会让他们比死都难受!你可知道这下面的淤泥?一陷入那可就是再难上来!”她说着拽着石玉月的手一松。

    “你要干嘛!”石玉月惊慌了起来,感觉来者不善,为了给这人一点教训,自己可是遣散了后花园里面所有的人!

    “去死吧!”黎羲浅重重一推,看着掉入湖中的石玉月,嘴角划出畅意的笑容。

    跟着又是噗通一声。

    黎羲浅看着假山石边给自己挥手的锦纹,深吸一口气大喊起来:“月妃娘娘你这是做什么,一只猫儿罢了,您千金之躯怎么能跳下去啊!”

    “来人啊!快来人啊!月妃娘娘跳下去救猫了!”黎羲浅大喊起来,眼中没事丝毫的焦躁,更多的是平静,爽快,若是手中有个砖头,怕是都要毫不犹豫的丢下去。

    “救命……”石玉月扑腾了起来,这贱人在胡说什么,什么救猫儿,这个贱人,装的天真纯善,唯唯诺诺又谦卑低顺,没想到骨子里面如此阴毒。

    叫喊声引来了奴仆,很快将人捞了上来。

    黎羲浅忙做出一个悲痛欲绝又惊吓过度的模样:“娘娘这是何苦啊,一只猫罢了,没有了太子殿下会送你更好的,犯不着跳下去啊!”

    石玉月半天没有穿过气,死死的捂着心口咳嗽,裙摆之中满是淤泥,朱钗发髻散落一地,刚刚自己差一点就死掉了!

    “娘娘,锦鲤已经死了!”一个婢女抱着从水里捞起来的猫儿尸体颤抖的跪在石玉月的面前。

    什么!不可能!明明刚刚都没有的!石玉月咬着牙,指着一副猫哭耗子模样的黎羲浅:“把这个贱人给我推到池子里面去!”

    “娘娘饶命!”黎羲浅跪了下来,啪啪两个头磕了下去,余光扫过不远处书房之中除了的蓝色身影,声音洪亮许多:“小女不会浮水,没有跳下去救娘娘,可小女也叫来了下人啊,还请娘娘不要为了一只猫儿迁怒于小女!”

    “黎羲浅,少给本宫装模作样,来人啊,给我推下去,给本宫的猫儿陪葬!”石玉月对着两个侍卫厉声:“还不去办!”敢算计自己,活腻了!

    抱着琉璃佛塔出来的谢长语,还没有看清楚不远处发生了什么,只听着一句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到耳中。

    “小侯爷救命啊!”黎羲浅大喊,噗嗤载到水中。

    “救命!”黎羲浅喝了几口水扑腾了起来“月妃娘娘救命!”

    石玉月被人搀扶起来看着在水中挣扎的少女,心中极其畅快:“救命,刚刚你趾高气扬的模样呢!冒犯太子宠妃,杀了你都不为过!”她看着爱宠的尸体,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天啊!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救救我家小姐!”菘蓝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看着在水中挣扎的黎羲浅心疼不已的大叫起来:“我家小姐不会浮水,快救救我家小姐!”

    怎么怎么快就回来了?石玉月咳嗽了两声,心中不安起来,这事情声张出去,便要被扣上个谋杀高门贵女的帽子,丞相府和大将军一直明争暗斗,想到这层厉害关系,石玉月一不做二不休冷冷道:“你家刚刚谋害本宫,本宫不过给她一个教训罢了,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