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郡主今天又想洗白 > 第28章 陶融的嘴,比毒药还毒

第28章 陶融的嘴,比毒药还毒

    陶融轻轻地按住纪辞的肩膀,“我来。”

    纪辞先是一蒙,而后忍不住打趣,“陶融,外边可是辞莫莫,你确定要为了我,往枪口上撞。”

    “礼尚往来而已。”

    陶某还真是不肯亏欠别人分毫,她今日为陶融出头,这就报还给她了。

    “好啊,本郡主就在这里看着。如果你斗不过辞莫莫,我给你找回场子。”

    “嗯。”

    言罢,陶融便气定神闲地出去。

    出明间时,气势汹汹的辞莫莫,已经进了相宜苑。

    纪辞端来一碟点心,慵懒地斜靠在窗户旁。

    “郡主,你的梅兰竹菊,还真是对你死心塌地。我家王爷还没出场,他们就冲上去打先锋了。”

    萧问渠也搬来一条凳子,坐在纪辞旁边看戏。

    “萧问渠,你家王爷柔柔弱弱的,成天让半溪配药,风一吹就倒了。你陪我看戏,万一辞莫莫的打手欺负他,他又得躺床上了。”

    “以前,我家王爷没人撑腰,只能任人欺负。现在,有我大哥在……”

    纪辞掩唇轻咳,“咳咳咳——”

    “当然,还有郡主撑腰,谁欺负谁,还两说呢。”

    醉梅、兰扬、竹忘言、菊一故四人,昂首挺胸,排做一列,将辞莫莫堵得死死的。

    兰扬沉着一张脸,“不知,长公主莅临郡主府,有何贵干?”

    辞莫莫神色倨傲,不屑地瞥向兰扬身上的官服,“放肆!区区一个七品官,也敢质问本公主?!”

    兰扬对天拱手,“即便是七品官,也是皇上亲封。长公主出言不逊,便是对皇上不敬。”

    “你再不滚开,信不信,本公主一句话,便能让你官途尽毁!”

    兰扬神色“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若皇上褫夺下官官职,下官欣然接受。今日,若无郡主点头,下官绝不退让半步!”

    醉梅、竹忘言、菊一故纷纷附和,语气坚决,斩钉截铁,“若无郡主点头,不退半步!”

    “郡主府刁民,忤逆犯上,都拿下!”

    纪辞忙扔下点心,就要出去。

    萧问渠双手拽住纪辞的衣袖,“郡主稍安勿躁,我家王爷还没出马呢。”

    纪辞吞下一口口水,“那我再看看。”

    陶融出场,梅兰竹菊纷纷自觉让出一条道来。

    “见过长公主。”

    陶融一没行礼,二没问安。

    单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却不怒自威。

    辞莫莫在一刹那,后背一凉。

    陶融释放的威压,比辞帝还要骇人几分。

    她是真的被陶融镇住了。

    待她回过神来,醉梅、兰扬、竹忘言、菊一故,已经躲在了陶融身后。

    “哟,本公主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西陶的契王。前段时间,还是卑贱的阶下囚,如今靠女人翻身,本公主差点没认出来。”

    陶融坦然自若,丝毫没有被辱骂的窘困,“本王有本事,能靠女人翻身;也不知,长公来日落魄,可能靠男人翻身?”

    纪辞惊呆了 ,手上的点心直接掉在地上,“我的天哪,你家王爷居然把靠女人,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而且,他嘴巴也太毒了,明知辞莫莫没有驸马,还说靠男人。”

    纪辞是真庆幸,没有和陶融斗嘴,不然,她绝对是手下败将。

    辞莫莫被气得咬牙切齿,却还是竭力保持自己的仪态,“陶融,哦……不!是契王。本公主记得,‘契’字有交易、抵押之意,且‘契’与‘弃’同音。”

    “当初,西陶战败,陶帝将契王送来大辞,封为亲王,赐封号‘契’,莫不是将契王视为一颗求和的弃子?”

    萧问渠被气得,拔刀就要冲出去,还是纪辞拉住了他,“别急别急,陶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陶融轻笑道:“长公主看的书,怕是缺页了。所以,不知‘契’也指事物转化的关键。本王倒以为,父皇对本王寄予厚望,期望本王来辞国为质,换得西陶东山再起。”

    纪辞盯着陶融,眼睛里都是小星星,“陶融的脑子里,到底装下了多少书,怎么啥都知道。”

    辞莫莫被陶融气得发抖,但今时不同往日,明面上,她根本奈何不得陶融。

    “今日,本公主找阿辞,不与你计较。”

    陶融目光掠过辞莫莫身后的十几个打手,“长公主如此大的阵仗,又执意见郡主,为了郡主的安危,本王只能拦住长公主大驾了。”

    “契王,本公主身为长辈,看看阿辞,于情于理,你都不该拦本公主!”

    陶融认真地打量辞莫莫,“属实年长。”

    “噗!哈哈哈……陶融绝对是故意的!”

    同为女子,纪辞最能感同身受。

    女士,最讨厌被人说老。

    她在现世,就不止一次被人叫阿姨,她的心理阴影面积真的是……

    辞莫莫气得脸都在抽搐,那张姣好的面容,也逐渐变得可怖,“陶融,你放肆!”

    陶融面露不解,似是不知,辞莫莫因何动怒,“郡主身体不适,不见人。不过,长公主不同,自然是可以进去的。”

    纪辞笑得直拍桌子,若是辞莫莫见她,不就是承认,自己不是人嘛。

    果真,辞莫莫被陶融气得直接拂袖而去。

    醉梅和兰扬说了句什么,而后,不动声色地尾随辞莫莫而去。

    纪辞倒了一杯茶水,急忙跑出去,递给陶融,“陶融,你的唇枪舌剑,大挫辞莫莫的威风,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太厉害了!”

    兰扬、竹忘言、菊一故对陶融也投以钦佩的目光。

    尤其是人情练达的菊一故,已经自来熟地和陶融套近乎,“陶兄舌战长公主,实在是让我等甘拜下风。也不知陶兄酒量如何,我们去喝几盅?”

    陶融只是看向纪辞,“郡主以为如何?”

    “不如,我们在紫藤花架下,摆上一桌酒菜。一则,答谢大家如此维护我;二则……”纪辞看向陶融,粲然一笑,“陶融明日搬出郡主府,就当是临别的酒宴。”

    陶融望向纪辞的目光,似乎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系统:【陶融仇恨值+5,当前仇恨值为44。】

    啥?

    她放陶融自由,为什么陶融的仇恨值不减反加。

    “小言言,你是不是出bug了?”

    系统:【小辞儿,你有没有想过,陶融可能不想离开。】

    纪辞欲哭无泪,“不想离开,他直接和我说啊,干嘛要暗戳戳加仇恨值!”

    纪辞刚想问陶融,他是不是不想离开,陶融便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

    把萧问渠也整懵了,“郡主,还摆酒菜吗?”

    一堆人都盯着纪辞,等着纪辞拿主意。

    纪辞也左右为难,大家显然都是想要乐呵乐呵的。

    可是,她抛下陶融一个人,和大家喝酒吃菜,也太不是人了 。

    “摆吧。”

    陶融的声音再度传来。

    凝重的气氛,瞬间被打破,整个院子都热热闹闹的。

    “对了,醉梅最爱热闹,怎么不见他人?”

    纪辞一早便发现,醉梅不见了踪迹,但也没多问。

    只是,这都要开席了,连成日里躲在药房的半溪都出来了,还不见他人。

    兰扬不紧不慢的解释,“郡主,长公主带来的人,不是什么打手、家丁,而是蕴墨馆的龟公。醉梅和他们相熟,一眼便认出来了。觉得其中有蹊跷,就跟出去套话了。”

    纪辞脸色一边,“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有危险?”

    陶融瞥向纪辞,不知在想什么。

    菊一故手搭在竹忘言肩上,“郡主不必忧心,醉梅看似粗狂放纵,其实精明得很。虽然是蕴墨馆的头牌,可每一个人嫉妒他。蕴墨馆上上下下的人,都和他有交情,不会有事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老远,就听到菊兄提我的名字,是不是又要送佳酿给我了?”

    菊一故拍拍身旁的空座,“你一会不见,郡主就念叨你,真是让兄弟好生羡慕。”

    醉梅喜出望外,就差往纪辞身上扑了,“郡主,真的吗?”

    “醉梅,你出去这么久,没有吃亏吧?”

    “郡主放心,醉梅没事。”醉梅故作神秘地扫视众人一圈,“郡主,醉梅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可着实是吓了一跳。”

    除了沉默不语的陶融,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醉梅,尤其是八卦的萧问渠,“打听到什么了?”

    “长公主今日来郡主府,还带来蕴墨馆的龟公,是想唆使郡主,将契王殿下捉去当小倌!”

    萧问渠气得直拍桌子,“岂有此理,这辞莫莫也太过分了!”

    “可不是嘛,还好长公主没见到郡主。”

    “这话说的,就算长公主见到郡主,郡主这么维护契王殿下,能做出这么不是人的事吗?”

    纪辞面色越来越沉,原主还真做了这事。

    辞莫莫一唆使,纪辞便让于遇扛着陶融去蕴墨馆,逼着陶融接客。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陶融、云时和真正结盟,拉开大辞、西陶大战的序幕。

    可是,这应该是半年后的事情。

    也就是说,故事线已经提前了半年。

    陶融的仇恨值还未清零,她的死期,已经近在眼前了。

    纪辞的情绪突然涌上,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纪辞身上。

    纪辞的情绪变化,大家都察觉到了。

    “郡主,你怎么了?”

    纪辞突然站起来,端起酒杯,“于遇,这杯,我敬你!”

    于遇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起身回敬,“我干了,郡主随意。”

    纪微醺的纪辞,怒瞪于遇,“别打岔,本郡主还有话没说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