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仁永敕 > 第一卷:天地纷争伊始 第十三章:自视甚高,纠错难改

第一卷:天地纷争伊始 第十三章:自视甚高,纠错难改

    ——丰坤自视甚高,不停劝告。蔷燕不可脱离掌控,只得暗自恨气。纨芷再劝丰坤,只吃了憋苦。好在琉川呵护宠爱,这才缓了心气。

    1

    待喂饱了纯儿,蔷燕疲乏至极。

    丰坤却不依不饶只求安心,多缠她许久,直到欢尽了才放过。

    看着酣睡的蔷燕,丰坤只觉怜爱溢满心口,不由轻抚她的脸颊。

    睡梦之中的蔷燕不耐烦地打掉了丰坤的手,又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

    今日怪得很。

    莱纯此时应是熟睡,却辗转几番,睁开了眼。

    丰坤正要入睡,却不得不起身。

    他心疼蔷燕的辛苦,今日又惹了她生气哪里还敢劳烦?便抱起了莱纯耐心哄着。

    毕竟夜深。丰坤打了个哈欠。

    莱纯看着丰坤张大的嘴,“咯咯”笑了起来。

    丰坤正要笑出声,却想起了正在熟睡的蔷燕,不由止住,又悠悠莱纯。

    不出一会儿,莱纯便迷糊了双眼,渐渐合而熟睡。

    2

    蔷燕醒来,一身舒畅。转头竟见天亮,便坐了起来。

    她想到了莱纯,便四处寻了起来。正看到抱着莱纯哄睡的丰坤。

    “为何不叫醒我?”蔷燕赶忙抱过莱纯,紧哺乳起来。担忧自语,“可不要饿怀了。”

    丰坤仔细端看着蔷燕的脸色,见她红润,终于安心了。“总是你夜里带她,我实在愧疚。只怕你身子不适,便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这会儿你可觉好些了?心情怎样?”

    蔷燕抬头看了丰坤一眼,忍住笑意,淡淡道:“并无异样。”

    丰坤笑得踏实。他并不在意蔷燕的冷淡。“如此,我便安心了。”说罢,他穿起了战袍。

    蔷燕一见便知丰坤并未放弃他的计划。也彻底明白,所谓惧怕纨芷不过是他敷衍她的借口。

    她忍着不悦,轻声问道:“今日与谁有战?”

    丰坤转头看向蔷燕,见她并未生气,便穿好衣物坐在她身边,坦诚道:“今日对战玄虺。”

    蔷燕顿时变了脸色。

    她正要发作,却想起了酣吃的莱纯,只得压下怒火。“我的母族?”

    丰坤脸色为难,咽了口水,说道:“阿燕。我知道那是你的母族,断不会伤害无辜。”说罢,他轻轻亲了蔷燕的额头,便离开了。

    蔷燕被气的大口喘息,却不敢动,只大声道:“玄虺战力强大,智慧更是不输人族,丰坤哪来那么多自信?”

    虽说埋怨,但蔷燕始终心疼丰坤。

    可惜,身边有个还未断奶的孩儿,去哪里都如同被束缚了手脚。

    否则,她定要跟去。

    丈夫与母族,她无法舍弃任何一个。

    “出发!”为难之际,丰坤已经带着军队离开了营帐。

    蔷燕忧心忡忡,忽猜出了丰坤自信的原因。

    她向来不喜杀伐之事,只喜医理疗养植树,而今日日只是灌溉。许是因此,丰坤便错估了玄虺。

    “唉,我怎么嫁给一个如此狂妄的男子?此战必败。请暗质大神保佑我的丈夫,千万平安归来。”蔷燕不禁叹息。

    3

    一路上,丰坤都在想念着爱妻和女儿,也算是路途之中的消遣。

    夕畴忽靠近了丰坤,询问道:“王上,为何不将今日之战告知纨芷?我听说那玄虺灵力强大得很,又有天赐的智慧。若是我们....”

    丰坤不由想起蔷燕,便不以为意,轻笑道:“呵呵。夫人正是玄虺一族的公主。你可见她的实力如何?听说来的,哪里能作真?不如多想想战策,好比胡思乱想。”

    夕畴按照丰坤之言仔细想想,不得不认同。

    他眼中的蔷燕,不过是个善于控水又十分暴躁的女子罢了。连公主不过如此,那玄虺将士又能如何呢?

    如此,人族果然掉以轻心了。

    4

    决析境。

    纨芷小憩却不安,不由自语道:“这几日,怎么不见丰坤的消息?筹备战事需要这么久吗?难道,他在骗我?”

    纨芷为了解惑,便卜算起来。

    虽然卜算之术是偷学了萧暮贯一的,十分蹩脚,但总归可以探清事情如何发展。

    几次后,终得卦象。

    她兴奋地查看起来,却在看清之后大惊失色,转而暴怒。

    “岂有此理!丰坤竟瞒着我独自出战!玄虺如此强大,丰坤却准备不周,此战必败不可。若丰坤战死,我的计划如何实现?”纨芷不得不想着补救,便想起了琉川来,“看来,只有让琉川派兵才能解燃眉之急。”

    5

    此时,琉川正与将士们议事。

    决析境虽有东西魔王割据,但难免会有一些散落的魔族部落。

    这些年,那些部落从未停止骚扰。琉川一直为此头疼,便一直筹划着如何收复那些部落。

    只是,碍于戮肆的牵制,便一直说不出个结果来。

    纨芷心焦一路,一见那门口守卫,便跋扈着问道:“琉川可在?”

    “尊王正在与诸位大将商议要事,请神女等小的前去通报。”魔兵知道纨芷受宠得很,便紧忙跑进大厅。

    纨芷等不及魔兵的通报,便闯了进去。

    瞬间,大殿之上的所有目光皆转去了纨芷那里。

    将士们被扰了议事,不满至极。却碍着琉川的脸面,隐忍不发。

    琉川尴尬而生烦燥。

    他从未想过纨芷会如此突兀的闯进来。只怕他会失了脸面。然而,他亦不敢驱离。

    惹怒了纨芷,他只会更加难受。

    “你怎么来了?我正在与将士们商议大事。你的事,晚些待我回去了再说吧。”琉川为了保持威严,声音有些冷清。

    纨芷听得琉川如此冷淡,着实无法接受。

    “你魔族有何大事?再大也出不得这决析境。还有什么好商议的?”纨芷看不起琉川,自然忍不住嘲笑。

    将士们怒瞪着纨芷。

    他们何时受得如此侮辱?不过看在琉川面上,皆只是冷哼。

    琉川见情势不对,立刻拉着纨芷出了大厅,来到一处隐秘之地,便哀求起来,“今日确实有大事要议。待我回去再说你的事可好?”

    纨芷扫了琉川一眼,眼中只有轻蔑,“难不成你还要去征讨西魔王不成?我不管你有什么大事,我的事才是大事。”

    琉川突然心凉,便有些怒火,不耐道:“好吧,你有何事?”

    纨芷听这不耐烦的语气,大怒道:“你可记得几日之前答应我的事情?”

    琉川仔细回忆,却想不起来究竟是哪一件,冷冷道:“我答应了许多,如何记得?你直接明说便是。”

    纨芷发觉琉川的态度与之前追求自己的时候不一样了。

    她忍不住暴躁,质问道:“这么说,你一件也记不得了?”

    琉川急着回去议事,哪里还有多少耐心?便催促道:“你若不愿说,便等我晚上回去再说。如今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实在是没有功夫与你纠缠。”

    纨芷不由呆主。

    她见琉川一脸不耐,便生怒火一股股冲灼着她的心。竟说不出话了。

    琉川见了纨芷的表情,忽生愧疚。但事务紧急,只得回去再向纨芷赔罪了。便转身欲回大厅。

    纨芷受不住,便一把抓住了琉川的衣袖,不依不饶道:“你答应过我!会出兵不患帮助丰坤的。”

    琉川闻言,停下了脚步,“丰坤竟向你求助了?”

    纨芷摇摇头,“丰坤狂妄,竟没有通知我,独自出征玄虺。如此无知,此战必败。”

    琉川顾忌着散落的魔族势力,便拒绝,“既然丰坤并未求助,不如省了我的魔兵。毕竟几日之后,我还打算收复几个散落的魔族势力。”

    琉川当初不过是为了哄纨芷才答应了,哪里会傻到真的派出自己的魔兵?魔族禁忌谁人不知?

    “你若今日不助,丰坤哪里会赢?他可能连命都没了!到时,我的计划该如何实现?”纨芷语气越发急切,更是紧了手中的力道。

    “派兵绝非可能。我东魔族一切皆得我呕心沥血。更何况你本是女子,总要出嫁。我并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倒不如忘了,安心待嫁于我。待我完成收复之事,便娶你为尊贵之位。届时你便是东魔族的王后,不比到处奔波强了许多?”琉川自信道。

    纨芷无法接受,便狠狠抽了琉川一个巴掌。

    “你...”琉川捂住脸,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纨芷眼神狠决,“哼!你想得倒是美!就凭你,也配娶我?这兵不派也罢了。你如此食言,真是令我刮目相看。”说罢,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琉川被打了一巴掌,实在气极。

    他看着纨芷决绝的背影,便不愿去追。只是心里免不了悲凉和无奈。又舍不下。

    “真是个暴脾气!待她回来冷静些,我再哄吧。”说罢,他叹息一声,回到大厅继续议事去了。

    6

    丰坤领军行进一半,再遇时空静止。

    他便猜到可能是纨芷来到。

    果然,纨芷带着一脸怒气,站在了丰坤的面前,双眼狠盯着他。

    丰坤竟笑了起来。

    他心中早已想好了说辞。又依仗自己对纨芷的利用价值,脑子倒是伶俐许多。

    “你出征之前为何不通知于我?”纨芷怒目横眉,质问道。

    丰坤紧接道:“玄虺如何我已了解甚。那些传言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我本打算征战燎狮之时再通知于你,也好让你轻松一些。没想到,你消息倒是灵通。竟今日追来。”

    纨芷倒是想笑了。“危言耸听?玄虺的实力仅次于燎狮,你可知燎狮有多么强大?当年两族一战,若不是尊上调停,不患早就化为灰烬了。”

    丰坤笑笑,仍自以为是,“元灵向来喜欢小题大做,以彰显自己的仁爱真心。我当初就是败在了此处。如今我已脱离天界,自然要走我的道。”

    纨芷摇头,忽生无力,“你根本是败给了自己的狂妄之上!完全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丰坤闻言,稍有怒气,更是不肯回头了,“你如此判断,不过是因你对元灵有非分之想而得来的偏爱所判断的。我虽处处赢,可惜没有那些偏爱,便与输无异!”

    “当真是冥顽不灵!你必会后悔!”纨芷见无法劝动,便气恼扔下了这话,转身离去。

    丰坤见纨芷身影消失,便下令道:“继续前进!”

    将士们恢复了行动,心里却还在诧异方才发生了何事。

    7

    琉川议事之后,便急着去寻纨芷。

    然而,他遍寻东魔宫却不得纨芷。

    几番反复,他这才慌了。

    四处询问之下,才知纨芷已离开许久未归。

    “如何是好?我以为阿芷会回来等我。她到底去了哪里?”琉川顾不得许多,立刻派出了魔兵寻找,自己也四处找了起来。

    其实,纨芷早已回到了决析境。

    只是她总是想起琉川的态度,便一直在东魔宫外徘徊,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眼尖的,她竟看见了琉川慌急的身影。

    “哼,还知道找我?”纨芷不禁为自己的魅力而得意,几番思量后站到了琉川的面前。

    琉川见了纨芷,顿时惊喜不已。

    他忙奔去慌忙拉住纨芷的双手,软了语气道:“阿芷,你是不是还在生气?都是我的错。若有下次,我必派出魔兵助你。”

    纨芷这才消了气,笑道:“你若再骗我,便永远也见不到我了。”

    琉川连忙否认,“岂敢岂敢?今后再不会食言。”说罢,他紧紧拉住纨芷的手。

    纨芷得意哼笑一声,这才随琉川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