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嫡女她又美又飒 > 第126章她的执拗

第126章她的执拗

    “我不是在生气,而是事情摆在咱们面前不解决,心里堵得慌。他是我的父亲,结果总是做这些胳膊肘往外拐的事,你说让我如何不放在心上。”

    但凡傅清欢能咽下这口气,都不至于被气得早产。

    傅清欢的犟脾气,战如尘是最了解的。越是跟她说,越是说不清楚。

    “反正呢,刚才问了稳婆了,你这一个月,不能动气不能哭,不能下床不能大发脾气,否则的话,以后死的,你且自己看着办吧。。”战如尘绘声绘色的说着。

    “你!我跟你说正经事呢?”

    “我真是后悔跟你说了那么多,以至于你现在对你爹都有所忌惮。话说,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这我岂能不在意?那是我爹,如果他有一天想不通串通别人一起来害我,那怎么办?我爹顽固不化,为什么你也不理解我?”

    傅清欢激动过度,刚刚生产完原本就比较虚弱,这样一动气弄得肚子还有些痛的感觉。

    傅清欢捂着肚子,面露苦色。

    “好,好,这下好,又痛了是不是?”

    战如尘上去将她强行按在床上,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欢欢,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你现在是早产身子虚弱得很,必须把身子养好再说。我又不是没听见你的话?等你恢复了之后,你打我都行。,好不好?”

    “我打你干嘛呀,我......”

    “你看你,还顶嘴!”

    “那我闭嘴总行了吧,别说我了。”

    “这才对嘛!”

    “皇后娘娘驾到......”门外一阵急促的逢迎声,是皇后来了。

    傅清欢立马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下床被战如尘给按了回去。

    “你躺下,别乱动。”

    “哦。”

    皇后带着宫人们走了进来,一脸的笑意,和蔼慈爱。

    “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免礼,如今王府得了龙凤胎,皇上和本宫得了消息,乐得合不拢嘴,这不,皇上让本宫赶紧来道贺。”

    “多谢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走到傅清欢的床前,关切的问:“感觉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回皇后娘娘的话,一切安好。”

    “看看你的小脸蛋儿,苍白得很,一看就是身子虚亏所致。你可是咱们战家的大功臣,一下子给皇上填了两个孙儿。本宫给你选了上好的补品,你记得喝。”

    “好的,清欢记住了。”

    “早产不比足月,更要好好的调理才行,记住了吗如尘?”

    “记住了。”

    “孩子呢,本宫还真想看看那两个小家伙呢。”

    “孩子......孩子在奶娘那边,来人,快去把孩子抱过来让皇后娘娘看看。”傅清欢吆喝了一声。

    “是。”

    皇后满脸的端庄持重,其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呢,傅清欢的内心里也是止不住的防备,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恭敬的模样。

    当两个人都带着假面的时候,就看谁的功力更胜一筹了。

    两个孩子又再次抱到了傅清欢的身前。皇后抢着抱着孩子,每每抱一下,傅清欢这心头就是一顿。

    “这两个孩子长得都像翊王,好看得很。”

    “是吗,像王爷自然是好的,都说像父亲有福气的。”傅清欢欣然点头道。

    “如尘小的时候,我也抱过,简直和这俩孩子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特别漂亮呢。来...给皇祖母笑一个,来,笑一个。”

    傅清欢若有所思的看了战如尘一眼,战如尘站在后面默不作声,面无表情的看着皇后演戏。

    “对了,这孩子是早产,可要仔细着点。不过看孩子倒这不像是早产的呢。”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怀孕的时候吃了不少的补品,旁人也关心臣妾,补品都不忘往王府送,所以这孩子们也是借了光了,倒也没早产几天,刚刚九个月而已。”傅清欢话中有话,皇后假装听不懂,只是温婉的笑着。

    “反正看到你平安就好,本宫放心了,皇上也就放心了。等孩子再大点儿,你可得多抱着孩子进宫,好让他皇爷爷多看看。”

    “是,清欢知道了。”

    “那行,孩子本宫也看到了,你的身子本宫也放心了,本宫就先回去了。”

    “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刚想要走,又想到了什么事情,站住了脚步,:“对了,本宫真是忘了一件大事。”

    傅清欢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皇后。

    “我看奶娘喂养两个孩子也是辛苦,特意把宫中的奶娘给带了出来,张嬷嬷经验丰富,喂养过不少的皇子,没事儿留在府中也算是个照应了。万一奶娘的奶不够,也能帮帮忙。”

    “皇后娘娘想的甚是周到,清欢在此谢过。“那行,本宫就先回去了。”

    “在此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走后,傅清欢歇了一口气,可算是应付完了。

    趁着奶娘没把孩子抱走,她把两个孩子搂在了身边。

    “看吧,皇后现在就着急了,恨不得往咱们王府塞人了。”傅清欢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说着。

    “那你还接受,大不了回绝了便是。皇后她不能硬塞。”

    “为什么要回绝,倒是显得咱们失礼。这两个孩子两个奶娘足够了,再不济还有我呢。我是不会让我的孩子被张嬷嬷碰一下的。”

    “你这是何苦。你这是早产,喂不了孩子。”

    “早产?你刚刚听皇后的话了吗?说什么早产,按照对外宣布的月份,我没早产几天,九个月已经足月了。她不知在哪听见的风声,说我是早产。”

    傅清欢可精明着呢。

    “这你不用担心,孩子落了地,这件事也就过去了谁还会计较孩子的月份?”

    “这你就不懂了,多的是有心之人,皇后就是一个。弄不好......还会以此做文章,说我欺君,要是真出事了,你去圣上面前还我们母子三人清白。”

    “你这话说的,这还用你提醒了?”

    “哼。”

    可能是两人说话的声音大了,吵醒了女儿,女儿“哇哇”的直哭。

    傅清欢立马将女儿抱在怀里哄着,并让奶娘把熟睡着的儿子抱走了,这要是把儿子也吵醒了,两个一起哭可怎受得了。

    “女儿女儿,不哭不哭啊,不哭不哭,娘亲在呢。”傅清欢抱着女儿耐心的来回晃悠着,也哄不了自己的女儿。

    奶娘实在是看不下去,:“王妃,要不我来吧。”

    傅清欢不撒手:“会不会是饿了?”

    “不会,刚刚吃完,你先下去吧,我来哄哄。”

    傅清欢觉得自己当一回母亲,怎么能不哄自己的孩子呢。

    奶娘下去了之后,傅清欢还是没把孩子哄好。

    “来,让我抱抱吧。”战如尘伸手要抱,可是傅清欢不是很信任他:“你行吗?”

    “怎么不行。”

    战如尘熟练的将自己的女儿抱了过来,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一点点的差池,哪怕是摸的重了些都有些舍不得。

    “女儿不哭不哭,爹爹在这儿呢,爹爹在啊。”战如尘看着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粉团子,心都快疼碎了。

    孩子或许是听见了爹爹的话,竟真的不哭了,一点点的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睡了......睡了......”战如尘极其谨慎的将孩子放了下来。

    “睡了就好,睡了就好。”傅清欢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儿。

    傅清欢俯下身子,轻轻拍着女儿入睡,两人围在床前,就静静地看着小家伙。

    小家伙睡得很香,白嫩嫩的样子像是一块豆腐。

    战如尘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你干嘛,别把她给吵醒了。”

    “亲我自己女儿,怎么不让?”

    “你没正经的,一会儿她醒了你就又得哄着。”

    傅清欢拉着女儿的小手手,不禁感叹:“你说,咱们女儿怎么长得这样好看。”

    “你也不看是谁的孩子。”

    “你怎么不看看是谁生的!”傅清欢抬眼反问。

    “像我。”

    “像你,像你总行了吧。”傅清欢不善于睁眼说瞎话,这孩子确实像战如尘多一些。

    “你说要是像我的话,还能是个绝世大美人儿,你说你像你爹......那不就低了个档次了?”看似是对孩子说的,实际是又在埋汰自己夫君。

    “你!”战如尘伸手掐住了她的脸蛋,掐的生疼生疼。

    “你混蛋!”

    “让你胡说!”

    “你对我真是越发粗鲁了,你信不信明天我就带着孩子走人?”

    “我把你绑在床上,看你怎么跑。”

    傅清欢真是长能耐了,竟然还生出这样的想法。

    傅清欢每每被战如尘气得发疯了的时候只要低头看看自己的孩子,一切的气都化作了温柔了。

    她拉着女儿的小手,怜爱得很。

    “我觉得好对不起她,真的很对不起。”

    傅清欢眼泪汪汪的看着孩子,战如尘竟不知道是这句对不起到底是从何而起。

    “怎么了吗?”

    “都是因为我,才让俩个孩子早产的。我要是听话一点不去傅家和父亲生气,他们就不会这么早就被生出来的。我还没法亲自喂养他们,你说......你说我这是个什么娘亲啊。”

    “你胡说什么呢,这怎么能怪你?孩子全须全尾的你总是这样想不行。”

    “可我......可我......”

    “如果真的要怪那也得怪我才对。我之前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你还是保住了他们。”

    “别说了......”

    “我知道你想让孩子好。父母爱孩子的心情,你应该可以感同身受,就像你爹一样,他......也是爱你的。”

    “战如尘你别把事情往一起扯好不好!”

    “我是想让你看开一点,别将事情一直放在心中,对身子不好。”

    “我知道了。”

    “我给女儿想了个名字,你要不要听一听?”战如尘忽然间的提议,着实让傅清欢一愣:“名字?这么快?刚刚你还说没想好呢!”

    “儿子的名字呢,还没定下来,女儿的名字就叫战倾心。”

    “倾心?”

    “嗯。”

    傅清欢瞬间起了兴趣,惊喜的抓着他问:“是不是某人对我一见倾心?”

    “这......算是吧......”

    “别躲...别躲......孩子爹你别躲嘛。我就知道你害羞。”

    “我哪有!就问你同意与否?”

    “同意同意,我的小倾心,真好。”傅清欢轻轻的搂着女儿,这是她要用一生去守护的人,她定要好好宠爱。

    接下来的几天里,傅清欢已经不知自己喝了多少大补的汤药了。就算是有再好的食欲也都没了。

    好在她身子骨不错,恢复的很好。虽然没有彻底的恢复完全,但最起码不像之前那样憔悴了。

    这日,大嫂莫芊芊来看自己了。傅清欢也知道她是为何而来,因何而来。

    “嫂子,您快坐,我就不下床了。”

    “你可万万不能下床,好好养着吧。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可得养好自己的身子。”

    “谢谢嫂子关心,傅家一切都好吗?”

    “一切都好。你哥哥特别担心你的安危,总是让我来看看你的,这不我来了吗!”

    “哥哥总是这样小题大做,其实我真的没什么事。”

    “你可不能这样说,身子是自己的,养好身子比什么都强。别抱有侥幸心理。好好养着才是。”

    “嗯......”

    这些话,傅清欢听得都快要起茧子了,几乎每个来看自己的人都会说一遍。

    但莫芊芊只身前来,肯定不是单单来看自己的。

    “嫂子,您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好歹我也是傅家的人,您也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了。”

    莫芊芊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说了。”

    “嗯。”

    “你和爹的事情,我和你哥都知道了。也知道你是因为和爹的争吵才早产的。其实他老人家心中也有数,对你也是很担心,要面子不好意思明说而已。这次我来,你哥知道,爹不知道。”

    “你要是来奉我哥之命,劝我在爹面前低头,那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不可能。”

    “欢欢,你看你,又闹上了脾气了。”

    “嫂子,我这不是闹脾气。”

    “你哥说了,让你先跟爹认个错,一切都好商量的。”

    傅清欢一猜就是这样,她笑了笑:“我就知道哥哥会这么说。哥哥一直都是这样,凡事不明是非,仁义礼智孝永远排在首位,结果现在都分不清对错了若是多说了他两句,他就总有那一副说辞,永远不变。”

    “那你是怎么想的啊。”

    “嫂子,你且回去告诉我哥,不是我不孝,是有些事情不能不了了之,不弄清楚就是祸患。我倒也不是和任何人置气,我就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而已,当初我和父亲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所以才会争吵。”

    “欢欢,事情闹得这么僵,不好的。”

    “那我也不能看着我爹走错了路,到时候把傅家给搭进去。你且告诉父亲,这件事没完,现在我没出月子,咱们暂且不说。等我出了月子,咱们能聊便聊,不能聊我也会调查清楚的。”

    “既然你如此坚持,我倒也不说什么了,免得你。”

    “嫂子,这件事和你无关,我的话若是说重了些,你别介意才好。”

    “你这话说的,你早产当天,我还在自责没来帮你呢。你我之间不用说那么客气的话。那咱们就不提这些事儿了,走,带我去看看孩子可行?”

    “当然行了,让孩子们好好认认人儿,多跟舅母接触接触。少和他舅舅接触,不然都学傻了。”

    “瞧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我可是一直在心里惦记着,将女儿培养成和嫂子一样端庄贤惠的女子呢。”

    “瞧你嘴甜的。”

    二人有说有笑的。

    皇宫。

    凤仪殿。

    张嬷嬷在和皇后汇报这些天王府的动向。

    “皇后娘娘,王府这些天没什么异常的。只不过孩子不让我上手啊,我都闲了很多天了。在王府,都是两个孩子的奶娘在忙活孩子,我也没机会碰到孩子啊。”

    “你急什么急,我让你在王府当差,不是让你去害两个孩子,是让你给我留意着王府里的动向的。你是我明目张胆放置在王府的线人,他们岂会轻易地重用于你。稍安勿躁,前期你本本分分的给本宫传递消息,到了后期他们逐渐对你放松了警惕,你再按照我说的去做。”

    皇后眼中闪过了丝丝恶毒,与之前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很懂得放长线,钓大鱼,之前利用沈寒会失败,完全是因为操之过急了。

    “可是......可是......”张嬷嬷好像是有所担忧。

    “可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快说!”

    “可是......”

    “可是王爷和王妃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岂会留奴婢在身边那么久?必会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张嬷嬷想的清楚,她也怕自己真的在王府丢了性命,无缘无故的成了牺牲品。

    皇后冷笑了下,:“你怕死无所谓。问题是你儿子,丈夫都在本宫得掌控之下,你有的选择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