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九叔世界里的道士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突破,人师巅峰

第一百六十一章 突破,人师巅峰

    就在胡小飞感叹秋生突破的时候,他自己的三魂也开始显现。

    这是要突破的征兆。

    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要突破了,不过想要凝聚人魂,需要五行之气,而五行之气,分数五脏,又暗合七魄。

    而胡小飞因为灵气不缺,又用的百年灵药筑基,所以身上的五行之气格外的强大。

    所以这人魂也超出天地二魂太多,所以人魂刚刚显现,就压制了天地二魂。

    天魂数阳,地魂数阴,人魂分五行,突破之后,三魂能力各有不同,主修天魂者为仙,主修地魂者似鬼,主修人魂,则肉身成圣。

    这点九叔已经早早就和胡小飞说的清清楚楚,现在天地灵气枯竭,天界失联,所以仙道一路,已经断绝。

    天魂已经很少有人修炼了,就连以修仙为主的昆仑天人,都是修炼的地魂之道。

    人魂一道,自古以来,修炼者最少,虽然战斗力远超天地二魂,但去不知天道变化,不通命理玄数,往往被人玩弄于鼓掌而不自知。

    当然,有坏处就有好处,修炼人魂者虽不通天道,不晓命理,但却长寿。

    凡修炼人魂者,大都寿命极长,且容颜不老。

    胡小飞也早就决定了自己的修炼道路,他就想要活的久一点,然后活到21世纪,到时候还能是一个小年轻的模样那就更好了,到时候好好享受生活,不用每天修炼,然后咸鱼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

    至于建国之后,灵气是否会断绝,胡小飞不知道九叔世界是不是和地球一样,但按照目前来看,断绝的几率不大,但也应该支撑不了修炼之用了。

    毕竟现在一天之中,也就只有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其它时间最多能够保持一个平衡,等再过个几十年,灵气浓度再低一些,或许一天的修炼更好和自身的消耗抵消,练了也白练,身体存不住灵气,到时候,修炼一道也算是彻底断绝了。

    所以长远来讲,修炼人魂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人魂分五行,五行之气又产自于自身五脏,到时候可以通过食物来补足自身。

    而纯粹依靠灵气的修炼方法,在没了灵气之后,其结果别说修炼了,恐怕自身的修为都保不住,或许还有倒退的可能性。

    至于药园子空间,到了那个时代,估计作用也不大了,没了妖魔鬼怪,灵气来源哪里来,纯粹靠药园子自身的转化,估计也就勉强够灵药生长用的,再多出的那一点,估计撑不起一个地师的消耗。

    人魂显现,天地二魂依附其上,胡小飞的身体素质又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时候就算不用九字真言的加持,他的身体强度也是一般人的十倍以上。

    而且是全面的,五感,神经反应,和身体恢复。

    突破之后,修为突破之后,三昧真火也跟着突破了,三昧齐聚,接下来就是魂魄合一,三昧融合,到时候才能看到三昧真火的真正威力。

    人魂之火的作用和天地二魂不同,即不能像天火一样焚烧魂,灭体,也没有地火的恐怖高温,它只是纯粹的气血之火。

    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火气,火气强大的人,所到之处,鬼神退避,不敢轻易沾染。

    突破之后,胡小飞走出了房间,这时候秋生也跑了过来,想要跟他显摆一下。

    “师弟,现在师兄我和你一样,都是人师了,我们要不要比划比划。”

    九叔看到秋生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老脸一红,自己都替他感到害臊。

    胡小飞突破的动静他也感觉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在一边守护,毕竟胡小飞已经有了很多次突破的经验了,只要没人打扰,基本没什么大事。

    但是秋生这是第一次突破,没有丝毫的经验,他这才守护在一旁,怕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不过这次还好,没出什么事,突破也很顺利,这样九叔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不过刚突破完,这家会就原形毕露了。

    你是有多想不开,来找胡小飞鄙比试啊。

    你们俩虽然都是人师修为,可一个人师初期和一个人师巅峰,这能一样吗?

    要是这么算的话,九叔自己也是人师,不过他是大圆满,距离地师,只是半步之遥,不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师都卡在这里,到死都无缘地师。

    九叔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服用灵药之前,他有5成把握突破,服用了灵药之后,他现在信心爆棚,至少有九成把握三年之内突破地师。

    但现在胡小飞已经是人师巅峰,在进一步,就和自己这个师傅修为相当了,这让九叔即高兴,又无奈。

    要是按胡小飞的修炼速度,估计突破到人师圆满用不了三年时间,如果快一点,或许有可能比自己还能先突破地师。

    想到这里,九叔不得不感叹,自己是真的老了。

    秋生这边想要和胡小飞动手,试试自己的修为。

    也想要从新树立起师兄的威信,不过想法不错,但是现实往往和想法背道,他还没动手,胡小飞只是放出浑身气势,就让他没有来动手的勇气。

    随后大受打击的他,哭丧着脸道:“师弟,我们都是人师,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怎么感觉我这人师和假的一样。”

    胡小飞这时候嘿嘿一笑道:“师兄啊,人师和人师是不同的,就像你和我,我和师傅一样,虽然样都是人师,但这其中的差距不可以数计,就你这样的,来一百一千个,都不够我打的。而我这样的,和师傅一比,又差了何止百倍。”

    九叔听了胡小飞的话,暗自点了点头,这小徒弟虽然突破的快,但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硬要说比战斗力,胡小飞真的比自己差的话,九叔不怎么认同,只是比打斗,自己或许还真不是胡小飞的对手。

    毕竟胡小飞主修人魂,战力强大,但是要搏命,三个胡小飞来了,也是白送,这点自信九叔还是有的。

    有时候,斗法并不是你能打就行的。

    这其中还有很多除了自身之外的因素,天时地利人和,都能影响这一结果。

    “小飞,你现在的修炼路子算是确定了,相比我主修地魂,你修的人魂虽然战斗力强大,但是以后要主意被人耍阴的,生辰八字要藏好,发肤血液不要外流,这些东西要是遇到了擅长诅咒的巫蛊修炼者,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胡小飞也知道,自己要是主修人魂,以后基本就和主流的道士背道而驰了。

    什么算命看相知天命,九宫八卦天地阵之类的东西,算是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就算学习了,最多也只能学哥皮毛,想要精通,没太大可能了。

    不过他从修炼至今,对这些虽然也知道一些,但都是不求甚解,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

    现在又主修人魂,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算是和他彻底绝缘了。

    这时候九叔从袄子里拿出一个玉牌,丢给了胡小飞。

    “这是我做的护身符,你拿着,关键时刻,或许能救你一命,平时也能替你遮挡一些小人算计。”

    胡小飞听了九叔这话,连忙把玉牌贴身藏好。

    这几天义庄里虽然没多少大事,但是九叔却忙的脚不沾地,主要是随着九叔的修为突破的时候动静大了点,这一片的妖魔鬼怪们被吓得都跑到了其他地方去了,所以最近义庄的生意都有惨淡。

    没了妖魔鬼怪,九叔又干起了老本行。

    红白喜事,望风看水,风寒感冒,反正是和人有关的大事,九叔都能参上一脚。

    而任家镇里的百姓,现在算是把九叔当成了活神仙,大小事情,都会找九叔看个日子。

    胡小飞也问过,这是到底准不准,九叔则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知道准不准,反正书上是这么说的。”

    胡小飞又问:“这要是不准的话,不怕别人找上门来吗?”

    九叔看了看天,然后说道:“午时有雨,而且你一定会被淋雨。”

    胡小飞感到有点莫名其妙,现在已经接近年关,冬天的天气又和秋夏不一样,现在太阳高挂,距离午时不远,怎么可能下雨。

    所以他不信邪的待在了原地,想要看看准不准,没想到午时还没到,就下起了大雨,胡小飞也被淋成了落汤鸡。

    这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因冬天,周围连个大树都没有,所以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

    这时候胡小飞才明白,自己上了九叔当。

    同时也搞明白了所谓的算命,不过是一只种心里暗示。

    从你问出问题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有限的几个结果,而算命就是根据你的性格,把最有可能那个结果,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说给你听。

    要是真的对了,你会感觉这人算的真准,要是不对,你在去找人对质,还是一样的话,算命的也能给你园的七七八八。

    反正总之一句话,你听我给你瞎掰就行了,脑子什么的,那是该有的东西吗?

    至于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九叔却能看的一个八九不离十,这也是算命让人相信的前提。

    所以所谓的算命,他也只是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就听我给你瞎掰就完了。

    这段世间,胡小飞也是才突破,所以一直跟着九叔,想要放松一下,顺便看看,一个道士的本职工作。

    但是看了这么久,胡小飞发现他学不来,或者说,他没有这个天赋。

    最后他也就放弃了学习的心思,就跟着九叔打打下手,顺便算是体验生活。

    今天他们要去马家村,具村民所说,最近附近一带,有一群流窜的马匪,村子里因为这事,还死了好几个青壮年,最后花钱,走关系,才让任家镇的保安队来了一次。

    可是那些马匪刀枪不入,保安队还因为这事,死了两个人。

    这事发生之后,保安队跑了,可是村民不能跑啊,一辈子的积蓄也就村里的几亩薄田和破旧的几间房子。

    要是一跑,一家老小怎么生活都是个问题,所以实在是没办法,这才求到了九叔这里。

    九叔一听,当时就拍板,这事他管定了。

    九叔自从突破之后,除了和离开的尸道人打了一场之外,就再也没出过手。

    他虽然沉稳,但是手痒也是真的,可是最近不是红白喜事,就是给孩子起名字,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所以一听到有马匪,还是撷邪修,这让他激动了好一会。

    就连旁边的秋生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之只有文才苦着脸,一副苦大情深的样子,主要是这群村民穷,请保安队已经花完了所有钱,实在是没了办法,才求到了九叔这里。

    帮这群人的忙,还要搭上自己的钱,文才是兴趣缺缺,不过现在义庄里九叔做主。

    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文才即使有什么闲话,也只能憋着了。

    来到村子里以后,村长接待了他们,各家各户,有粮出粮,没粮的出力,做了一桌还算丰盛的宴席。

    吃完饭之后,九叔和秋生出门勘察情况,胡小飞文才留在村子里保护村民,以防马匪偷袭。

    但是看到胡小飞和文才两人,都是半大的小子,村民们对他们的实力也心里打嘀咕。

    俗话说得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就这两个半大小子,真的能打的过那些凶悍的马匪吗?

    村民对他俩不太信任,而胡小飞和文才两,却没有注意到村民的表现。

    按胡小飞的想法,他现在的修为,去打马匪,那是大才小用,手到擒来,所以根本不用关注。

    而文才则是屁用没有,关注了也没用。

    所以两人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让村民们更加不信任他们了。

    不过还好有九叔的名气压着,所以现在村民们也没说什么。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九叔也大概清楚了村子里的情况。

    指了指村口那片林子道:“既然是马匪,他们所来的方向应该就是那片林子,他们上次所说的时间就是今晚,我和小飞埋伏在林子里,秋生你就村里看着,以免有马匪从其它方向进村。”

    说完后,九叔就带着胡小飞进了林子。

    秋生一脸不高兴的说了声是,他也想跟马匪刚正面啊,他现在也是才突破人师,胡小飞和九叔又修为太高,他完全没有动手的心思,所以想要和马匪试试身手。

    但是现在九叔却让他守家,这让他如何能够开心。

    就在这时候,文才贼兮兮道:“秋生,你是不是想要动手,据我推测,马匪都肯定都是骑马而来,而那片林子有平坦,所以他们一定会从那里来。”

    “至于偷袭,我感觉不太可能,马匪又不知道我们会来,你要是“想要动手的话,这里我守着,你去林子吧。”

    秋生一听,是这个理,但是他还是有点担心。

    “你行吗?”

    文才拍了胸脯,大声道:“你还不信我,保障没问题,就算我打不过,我不会打叫吗?到时候我把人拖住,你在回来不就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