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三十一章 打谷机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三十一章 打谷机

    “少爷,出事了。”汪健双手递上信件,脸色不好的说道。

    黎安民见状一边拆信一边问道:“出了何事?”

    “陕西总督张时敬膝下二子于五丈原被暴民所杀,其长女为报杀弟之仇,下令屠了五丈原方圆百里的百姓,据探子估计,起码不下两万余百姓无辜惨死,五丈原已经出现了百里赤地的情形。”

    “屠夫,刽子手!”听到汪健的回话,黎安民信件都不看了,顿时气愤的吼道。

    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这个时代的残忍。

    见黎安民没有看信件,汪健便继续禀告道:“此外,太白山里已经出现了有组织的叛军了。”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会反叛?”黎安民气还没顺过来,闻言便怒道。

    “可是少爷,这事毕竟发生在别人地盘上,我们也不好插手啊。”汪健见状不由提醒道。

    这也是黎安民最为无奈的一点,如果为了此事而插手他省事务,以现在的事态,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更高,冷兵器碰撞下,到时死的可就更多了。

    “行了,我知道了,关注一下后续吧。”现在没有办法,黎安民只能在心里发火,也没用。

    如今最重要的是建立一支超时代的军队,以横扫之势来解决大暨的矛盾,才能保证最低的伤亡。

    等汪健下去后,黎安民也无心再想其他的了,天刚黑时,便早早的就睡下了。

    ..........

    马湖路,秉彝司。

    自从收到了卢某吉的诏令后,马湖、叙州、永宁的几大土司便坐不住了,纷纷相互联络,相约秉彝司议事。

    可是等相聚一堂后,并没有谁率先开口。

    作为秉彝司的头领,施秉知道,作为地主,自己得开口了,便说道:“各位首领,对于汉人巡抚的诏令,大家是从或是不从,总得拿出个章程来吧。”

    施秉话音刚落,下方一个披头散发,只带了一个金饰发箍的中年汉子便不在意的说道:“我九姓罗氏党无所谓,汉人要打便打,谁还怕了他不成?我想上罗、下罗的两位首领应该和我想法一样。”

    听到汉子的话,他边上的两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显然,恐怕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

    见状,曼彝司的首领沙曼有些忿忿不平的说道:“罗仲箎首领,你们是不怕,就算输了大不了跑到矩州去投奔罗大首领,我们三家可没那本事。”

    曼彝司、秉彝司、雷波司都是彝人部落,而罗氏是大姓,除了少数也是彝人外,他们中还有大多数是僚人、土人、苗人,成分虽杂,但与外敌时,还算一心。

    “沙首领,你不会以为我们听从了诏令汉人就会放过我们吧?”听到沙曼的话,罗仲箎有些好笑的看了看他说道。

    “唉,都怪黎州、雅州的两个蠢货。”施秉见气氛有些疑重,便转开话题说道。

    “施首领这话就不对了。”罗仲箎闻言笑了笑,说道:“我倒觉得咱们应该感谢黎州、雅州的二位首领,此时想必汉人也是自顾不暇了,不然也不会召集我们前去帮着平叛。”

    听到罗仲箎这话,一直没有开口的雷波司首领桂溪清点头赞同道:“与其等汉人腾出手来打我们,我们何不趁他们自顾不暇时迅速的攻下他们呢?”

    “你们别忘了这里的只是汉人的一小股军队。”沙曼见状不由得提醒道。

    “那又如何?”罗仲篪闻言毫不在意的说道:“就算他们大军到了,咱们高居深山,他们又能拿咱们如何?”

    见他们都达成了一致,沙曼和施秉对视了一眼后,也只得无奈的同意了。

    “汉人巡抚给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既然如此,咱们便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动手吧。”见终于达成了一致,罗仲篪便迅速的提议道。

    “也好,汉人巡抚之所以召集我们九月初一下山议事,想必也只有到了那时他们的大军才会到来。”沙曼同意了后,索性便把自己心中所猜想的说了出来。

    众人闻言相视一眼后,心中便都有了计较。

    .........

    “少爷,这是老奴让铁匠和木匠分别做出来的物件。”第二天一早,达叔便让人搬着一堆东西到了黎安民的院子。

    黎安民看了看,主要部件都齐全了,便问道:“府上有种早稻吗?”

    “有的,在城外的庄子里就有。”达叔闻言想了想回道。

    其实这里的早稻是相对于大规模收割的稻谷而言的,实际上就是早种一个来月的稻谷。

    “走,找个马车,带上油,带上这些东西,一起去试试看。”黎安民挥了挥手安排道。

    打谷机也是需要润滑的,而这个时代的润滑油也就只有动物油和植物园了,二者也是这个时代的食用油。

    匠人们也想看看这是什么物件,便一群人跟着浩浩荡荡的朝城外走去。

    来到田里,黎安民先是让人割了半亩田的稻谷清个位置出来,接着便指挥着匠人们开始安装起来。

    好在组装并不繁琐,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没一会儿一台崭新的脚踏式打谷机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少爷,这是何物?”看着面前这个有些怪异的物件,一路好奇跟过来的汪健这才开口问道。

    汪健原本是找黎安民汇报事情的,结果刚到院门口就见到黎安民带着一群浩浩荡荡的人离开了,好奇心驱使下,他便跟了过来。

    黎安民也没有解释,下田抱起一把稻禾,学着记忆中的样式,很快便发动起了打谷机,等里面的滚轴转圆了后,他便小心翼翼的一把踩着踏板一边把手里的稻禾塞了进去,没两下,就只剩下一把空的稻禾在他手里了。

    没有理会惊讶的众人,趁着现在还在行头上,黎安民把手中的空稻禾扔在一旁后,紧接着又抱起一把稻禾重复着做了起来。

    达叔见状,也有样学样的跟着做了一会儿,直到累得脚开始有些酸痛无力后,他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见黎安民还有劲,便一脸佩服的说道:“少爷厉害,老奴是自叹不如了。”

    听到达叔的夸奖,黎安民让汪健带着人继续后这才停了下来,也是不讲究的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空稻禾上,一边擦汗一边问道:“达叔以为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