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二十九章 都在急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二十九章 都在急

    随着女子的问话,军士们从后面拖出一个全身满是伤痕、早已奄奄一息的人。

    这人原本是蔡家庄庄民,不愿意跟着庄民们逃进山里,选择去河对岸投靠亲戚,没成想刚去就被逮了个正着,不但自身难保,更是让亲戚一家都遭了难了。

    此刻的他看着马上这如同魔鬼般的女人,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伸手指了指庄口的位置说道:“就在那里。”

    马上的女子闻言立马打马上前,原地除了残留有些许血迹和碎布外,哪还有半具尸体在?

    “啊~”看着地上的碎布,女子如同发疯般的跳下马来,跪地乱抓,抓起一把带着泥土、草屑的碎布来,失声痛哭。

    虽然碎布已经不成形状,但她还是认出了这些属于她的两个弟弟,因为这是她亲手为弟弟们做的衣服。

    “这里晚上有野狗。”被军士们拖上来的庄人看着伤心欲绝的女子,同情心泛滥的多了一句嘴。

    “住口!”女子怒不可遏的起身拔刀就砍,庄民还为来得及反应便尸首分离了。

    “传我将令,方圆百里,鸡犬不留!”砍完庄民的女子似乎还不解恨,瞪着血红的双眼怒吼道。

    “夫人!.......”一个军士本想反驳什么,不过话才刚出口便被怒不可遏的女子一刀砍了。

    “叫我小姐,我是张如英,我是张家大小姐!”满脸是血、面目可怖的张如英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低头不语的军士们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大小姐!”众军士立马应了一声后,几个传令兵便打马离去了。

    ........

    京城,皇宫。

    一个头发花白,双目深陷,鼻如鹰钩,看着阴鹜气十足半百老者未经太监通报,便急匆匆的闯进了御书房。

    正在挥毫的顺和帝宋守仁抬头看了老者一眼,并没有责怪,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后问道:“你不在皇城司呆着,出了何事?”

    此人正是上次宋守仁出宫去见的人,公西树源。

    公西树源是皇城司掌事,一掌宫禁宿卫,一掌刺探监察。

    “回陛下,皇城司接到急报,陕西总督张时敬膝下二子在五丈原被暴民杀害。”

    听到消息的宋守仁只是微微一顿,接着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继续挥毫了起来。

    公西树源见状再次汇报道:“老奴死罪,陕西总督张时敬已经离京了。”

    “无妨!”宋守仁闻言头也不抬的回应了一句。

    好一会儿,宋守仁终于写完了,放下笔墨,才抬起头来说道:“来,过来看看朕这幅字怎么样?”

    公西树源这次学聪明了,不仅看字,也看了看内容: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群臣生乱。家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开。开闭不善,不见原也。”

    看完了后,公西树源便知道了陛下的意思了,连忙拱手贺道:“陛下圣明!”

    “杨文昊之事可确定了?”宋守仁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背起双手,问道。

    公西树源闻言拱手回道:“回陛下,已基本确定,只是缺少证据。”

    “朕做事需要证据吗?”听到公西树源的话,宋守仁不满的问道。

    “呃~”公西树源闻言顿时被噎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忙应道:“是,老奴知错。”

    “且准备着吧,朕要一击必中!”说完,宋守仁甩了甩袖子,便离开了御书房。

    .......

    黎府,书房。

    黎耀海也在挥毫着,自从出了杨文昊遇刺事件后,他便意识到京里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了,所以开始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老爷,好字!”黎荃在一旁津津乐道的拍起来马屁。

    被黎荃这么一搅和,黎耀海刚刚升起的感觉顿时全无,无奈的看了黎荃一眼,放下毛笔,说道:“被你这么一搅和,老夫刚有的灵感顿时全无了。”

    说着,黎耀海叹了一口气后接着说道:“唉,都说见字如见人,这字啊还真不是那么好练的。”

    “老爷的字已经进步很多了。”黎荃闻言嘿嘿一笑说道。

    黎耀海见状不满的挥了挥手,道:“行了,你这连马屁都拍不好,以后还是少拍马屁。”

    “算时间,唐三剑应该已经到了成都了吧。”边收拾废纸黎耀海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黎荃闻言扳起手指算了算,拱手回道:“如果不出意外,少爷应该开始管事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管好那个摊子。”黎耀海依然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听到黎耀海的担忧,黎荃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老爷为何不帮少爷一把呢?”

    “帮他?”听到黎荃的问话,黎耀海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道:“后手哪能这么快就丢出去啊?且先看看吧。”

    “再说了,老夫这是给他机会组建自己的班底,不然像老夫刚接手那会儿,一个可信的人都没有,多惨?好在老爷子留下的人都还算可靠,可老夫手底下的人老夫可就不敢保证了。”

    “老爷说的是,老奴明白了。”听完黎耀海的解释,黎荃才恍然大悟。

    黎耀海见状点了点头,随即漫不经心的问道:“陕西出事了?”

    “是,听说是张大人两子尽皆死于暴民之手,张大人闻讯暴怒之下已经离开京城了。”黎荃想了想回道。

    “可惜了!”

    黎耀海感叹了一句,也不知是可惜张时敬那两个儿子的死亡,还是在可惜其他什么的,没有人知道,或许,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自己到底在可惜什么。

    “乱象已显,粮食的事可得抓紧了。”想着想着,黎耀海忽然提了一嘴。

    黎荃闻言拱手应道:“老爷放心,老奴已经在暗中购买了,只是两年来的大旱,市面上陈粮也不多了。”

    “无妨,趁现在还能买到,能买多少买多少吧,只怕过段时间连陈粮都买不上了。”听到黎荃的回话,黎耀海叹了一口气说道:“买到后便安排人运回去吧!”

    “是!”黎荃拱手应道。

    想了想,黎耀海再次交待了一句:“有老家来的信件第一时间报与老夫知晓。”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