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二十章 救人与审讯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二十章 救人与审讯

    “黎公子要怎么做,让老朽来。”或许是担心黎安民不熟悉医治之术,也或许是孙可望想试着看看通过黎安民的方法能否救治重伤员,所以当达叔说准备好的时候,他便跃跃欲试的开口道。

    黎安民没有回应,来到第一个重伤员前看了看,然后又看了其他四人,发现都只是刀剑砍伤,伤口虽宽但不深,但明显是失血过多了。

    “这样的伤口就像我们衣服破了一个口子,用针线把他缝起来就是了,缝之前切记要把伤口清洗干净,缝伤口用的针线也得高温消毒才行。”

    黎安民先是把一根大拇指粗细的木棍塞到伤者嘴里后,才一边动手一边讲解道。

    没办法,这时候没有麻药,也没找到麻沸散,就只能靠他们的意志了。

    黎安民一边讲解着手里的动作还不慢,这得多亏了前世他身边有个学医的朋友。

    而孙可望则是被黎安民的操作给震惊到了,同时他也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随着黎安民的操作,孙可望一边喃喃自语道:“原来伤口也是可以缝起来的........”

    直到天快黑时,黎安民才总算完成了所以重伤员的救治,其中也包括那三个重伤的刺客。

    处理完伤者后,黎安民没有理会求知不倦的孙可望,此时的他早已满头大汗,匆匆冲洗一番后便找来汪健:“挖好了?”

    “回少爷,早已挖好了!”

    黎安民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够深吗?”

    汪健闻言笑了笑,回道:“下午少爷在忙,小的也没让他们停下来,现在已经有一人多深了。”

    “很好,走吧!”

    来到俘虏们挖的大坑旁,黎安民伸头看了看,却是够深了,便转身对汪健说道:“让人把那些刺客的尸体丢进去。”

    天气炎热,尸体如果处理不好容易发生瘟疫。

    看着跪在大坑前的一圈的俘虏,黎安民背起双手转了转,说道:“接下来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了解,你们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机会过了,你们便会成为坑中的一句尸体。”

    说完,看着一圈瑟瑟发抖的俘虏,黎安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意来到一个俘虏面前问道:“说吧,你们来自哪里?”

    谁知那人闻言只是抬头看了黎安民一眼后便又低头不言了。

    黎安民见状冷笑了一声:“哼,硬气,我喜欢,砍了!”

    说罢,他便走到了第二个俘虏面前。

    听到黎安民的命令,汪健“唰”的一声拔出刀来,一句话也不说的朝着那人一刀砍去。

    黎安民没有理会,看着眼前之人问道:“说吧,哪里人?”

    这人显然被刚才的景象给吓着了,闻言连忙边磕头便回道:“我说我说我说,我们是广西两江道府兵,奉命入川刺杀公子.......”

    没等那人说完,黎安民便抬手打断了他,对着汪健说道:“接下来交给你了。”

    说罢,黎安民便朝马车的方向走去。

    中途达叔跟了上来,说道:“少爷,据老奴所知,广西两江道府兵一直部署湖广的南边负责镇压那里的土蛮的。”

    “哦~,湖广的消息达叔也知道?”听到达叔的话,黎安民顿时好奇起来。

    如今他连四川的情况都不是很清楚,更别说是湖广了,现在的黎安民真的是无时无刻都想要打探消息。

    在这个没有网络信息的时代,黎安民想要了解外面,就只能是四处打探。

    “老奴略知一二!”见黎安民求知欲如此旺盛,达叔不由笑了笑,拱手回道。

    黎安民闻言朝后方审讯的地方看了看,然后才说道:“那边恐怕还得有一会儿才完事,达叔不妨趁这个机会给我讲讲湖广的事呗。”

    达叔见状心想:看了少爷怕是对湖广有想法了。

    达叔想了想便说道:“湖广的情况有些复杂,老奴一时半会儿怕是说不清楚。”

    黎安民则是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今日天色已晚,加之重伤员不宜大动,达叔您安排一下,今日便就地扎营吧。”

    “是,老奴去去就来。”达叔见状应了一声后便转身下去安排了。

    就在达叔忙碌之时,汪健那边却是审讯完毕,来到黎安民面前回禀道:“少爷,问完了,他们是湖广总督帐下广西两江道的府兵,此次是奉一个叫吴阿满的人的命令,由思州府潜入,经由播州、绍庆北上,本准备在涪州刺杀少爷后顺江而逃,不过在路上遇到了些麻烦,折损了五人,耽误了些时日,便一路追赶至此。”

    “他们的目的是想挑起我们四川的内乱,然后湖广军队趁虚而入。”

    听到汪健的回禀,黎安民一边转着手指一边思考着其中的不合理之处,以及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的?”

    “小的问过了,他们说胡家村早就暴露了。”汪健闻言有些羞愧的回道。

    “吴阿满是谁?”黎安民有些好奇。

    “听说是湖广总督府的管家,他们说此人很是神秘,具体的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信件上用的是总督府印。”

    听到汪健的回话,黎安民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转动着大拇指,回想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各地总督是八月初到京城述职的,也就是说,算上路上行程,四川、湖广两地的总督应该是七月中旬动身出发的。

    而从广西两江道一路翻山越岭的由思州、播州进入四川,怎么也得个把月。

    也就是说,对方是在动身去京城之前就安排好了行刺计划。

    “另外,他们还交待出一个消息,思州、播州、绍庆、怀德、永顺安抚司等地的土蛮已经联合了起来,可能近期准备反叛了。”

    正当黎安民思考得入神时,汪健的下一个消息顿时把他思绪打乱了。

    不过听到消息的黎安民也只是淡然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个消息在他的意料之中,唯一没想到的是那些土蛮竟然会联合在一起而已。

    见黎安民没有反应,汪健便问道:“少爷,那些刺客您看如何处理?”

    黎安民闻言想了想,除了必要时候,他是不会轻易的杀人了,再说如果要开始他未来的发展计划,苦力是必不可少的。

    想到这儿,他便说道:“留着吧,带回成都,我有大用。”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传令下去,我们遭遇刺杀的消息不要泄露出去。”

    汪健刚离开,达叔便匆匆赶来,道:“少爷,嘉定路急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