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十九章 了不得的孙医官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十九章 了不得的孙医官

    “杨兄能明白就好,如今我等身陷京城,行事务必多加思绪,杨兄如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派人知会一声。今日便不打扰杨兄了,黎某告辞!”

    黎耀海特意在派人二字上稍稍加重了口音,意在提醒杨文昊,别再轻信任何传信。

    杨文昊不知是否听了进去,他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道:“今日多有不便,黎兄慢走。”

    等黎耀海离开后,灵堂里又只剩下了杨文昊一个人,看着满伯的灵柩,他嘟囔着说道:“满伯,那件武器便当是尽了我们之间的情义了,下次再见时,或许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望江楼,观水阁。

    枢密使冷休度、少保严学濂、参知政事蔡习三人正在顶层观水品茶,气氛静溢,谁也没有开口。待一个小厮来到冷休度旁边耳语了几句,然后下去后,冷休度才笑了笑开口道:“黎耀海已经离开杨府了。”

    “相爷有些急了!”蔡习一边端着茶杯一边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

    “确实急了些!”冷休度也是端起茶杯应和了一句:“这次的手段倒有些不像他的行事了。”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严学濂放下茶杯,转头看着窗外的通惠河叹道:“容不得相爷不急啊,宫里有消息传来,陛下准备分权了。”

    “分权?”冷休度闻言破不在意的说道:“就算陛下要分权他又能分走多少?相爷何必着急呢!”

    “不,这次恐怕和以往不一样,相爷一家独大的局面怕是维持不了多久了。”严学濂闻言则是摇了摇头,若有所指的说了一句。

    冷休度、蔡习二人闻言心中一动,相视一眼后纷纷看向严学濂。

    三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古代的战争,很多士兵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伤病之上,在抗生素没有出现之前,战场上受伤士兵的死亡率是很高的。

    来到收治伤员的地方,黎安民远远的大致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凉棚,看得出来随行的护卫们对应急显然已经很熟稔了。

    “这五位小兄弟恕老夫无能为力了。”一个山羊胡老者看了看五位重伤在床的护卫后叹息一声说道。

    听到老者的话,达叔神色晦暗,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一般受了这样的刀伤基本上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不过达叔还是恭敬的对老者行了一礼说道:“孙先生不必担心,老奴知道的,只是这是少爷安排的。”

    “黎公子安排的?莫非他有救治他们的方法?”听到达叔的话,老者很是疑惑的问道。

    见状,达叔只是笑了笑,道:“这老奴也不知,少爷怎么安排老奴就怎么做了。孙先生,还请快些救治其他伤员。”

    看着那姓孙的老者开始救治伤员后,黎安民便快步的走了过去,问道:“达叔,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回少爷,因您要得急,酒就只有从山里带来烈酒,其他的都已准备齐全了。”见到黎安民到来,达叔连忙拱手回道。

    “烈酒?我看看。”以黎安民的了解,这个时代的酒最多就是二三十度的样子了。

    达叔一边从地上抱起一酒坛子打开一边说道:“这是胡家村的人自酿的,比府上的酒要烈上一些。”

    黎安民伸过头上前闻了闻,然后再接过达叔准备好的竹勺子打出一点尝了尝。按照后世酒精度的划分,这酒也就三十多度不到四十度的样子。

    高浓度的酒精在前世也是明清以后才出现的,如今的大暨国白酒尚且稀少,医学上就更不用提酒精消毒了。

    再说现在提炼酒精也来不及了,只能将就着用这些酒了。

    想到这里,黎安民便交待道:“达叔,让人烧些开水把针线煮一煮,再找两把快一些的匕首也煮一下。然后安排人用这些烈酒把重伤的护卫的伤口处清洗一下。”

    在这个与天挣命的时代,黎安民也别无办法,只能按照已知的方法试一试,能不能救活就真的看天意了。

    “黎公子,这白酒清洗伤口是为何?”这时一旁救治轻伤员的孙姓老者听到黎安民的话,忍不住过来问道。

    听到有人发问,黎安民转头看了看。

    达叔见状,黎安民介绍道:“少爷,这是总督府的孙可望孙医官,刚从顺庆府回来。”

    “老朽见过黎公子。”听到达叔介绍自己,孙可望才想起见礼道。

    “孙先生不必多礼。”黎安民见状也连忙回了一礼。

    开玩笑,这个时代得罪谁也不敢得罪会医术的啊,说不定哪天自己还得靠人家救命呢。

    孙可望起身避了一下,等黎安民起身后再次问道:“黎公子,这白酒清洗伤口是为何?”

    这下倒是让黎安民有些为难了,酒精消毒的原理不是靠嘴就能说清的,而是需要通过实验来证明。还有就是,很多现代医疗词汇也不是孙可望能听懂的,解释起来更麻烦。

    想到这儿,黎安民便简单的说道:“白酒清洗伤口是为了防止伤者的伤情加重。”

    “哦,是这样啊,老朽还以为黎公子这是在清理伤口上的虫子呢!”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孙可望显得有些失望。

    不过听到孙可望的话,黎安明倒是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孙先生也知道伤口有虫子的事?”

    “黎公子也同样认为?”听到黎安民的问话,孙可望顿时一喜连忙反问了一句。

    黎安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孙可望见状连忙说道:“老朽一直以为,伤口发脓、坏死,肯定是有我们凡眼看不见的虫子在作怪,只是得不到验证罢了。”

    听到孙可望的话,黎安民是彻底震惊住了,没想到这个时代已经有如此前卫的思想了。

    不过黎安民仔细一想也是,这个世界没有程颢、没有程颐、没有朱熹,就更没有禁锢思想的程朱理学了。

    从夏元培的土地改革,到如今孙可望的细菌论,无不向黎安民说明,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会是思想大爆发的时代。

    想到这里,黎安民便郑重的对孙可望行了一礼后说道:“孙先生高见,小子这用白酒清洗伤口的方法确实是在清理伤者伤口上的虫子。”

    黎安民没有说得太深,不过有此一句便够了,孙可望明显不是思想迂腐之辈,将来可以慢慢引导。

    “少爷,针线已煮好了。”就在黎安民孙可望二人谈论病菌的时候,达叔显然被吓到了,连忙看了看回禀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