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暨明 >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十四章 局里局外

第一卷 初临乱世 第十四章 局里局外

    随即黎耀海话音落下,客堂的大门忽然无风自开,远远的传来一个阴笑声:“劳黎大人久等,咱家失礼了。”

    随着话音而至的便是一个身姿摇曳的身影走了进来,来人带着黑色兜帽,往近一看,恰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太监。

    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消瘦的身子衣着一丝不苟的太监服,腰身自然而然微弯着,交叠于身前的手指正翘着微微的兰花指。

    “劳黎大人久侯,咱家来了。”尖声细语的声音传来,黎耀海本能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来人低着头,没有看到黎耀海的反应。

    “公公请坐!”黎耀海没有起身,而是笑着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说道:“茶正温热,时辰刚好,是黎某心急了。”

    小太监闻言揭开兜帽,依言合衣而坐,先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后才说道:“黎大人可知今日宫里的情形?”

    黎耀海闻言摇了摇头,笑着朝小太监拱了拱手说道:“黎某要是知道,就不用劳烦公公了。”

    “黎大人,今日宫里可是已经血流成河啊!”小太监放下茶杯,依然心有余悸的说道:“自从早上宫里泄漏了消息后,午门外光是太监、宫女的尸体便已经堆积如山了,咱家听说将作监那里有过之而无不及。”

    “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听到小太监的话,黎耀海不由得眉头一皱,更加证实这件事中的古怪。

    见黎耀海还不明白事情究竟有多严重,小太监不由急道:“哎哟我的黎大人勒,事情可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多了。”

    说着,小太监从袖子里拿出一截东西,双手递给黎耀海道:“黎大人想要打听的恐怕就是此物。”

    黎耀海接过一看,不就是一截竹筒吗?便疑惑的看向小太监,毕竟这与他意外得来的东西不一样。

    小太监见状,连忙说道:“黎大人可别小看此物,一百步以内,中者必死!如今宫里的禁军便是装备了此物,将作监那边的飞贼几乎都是有去无回。”

    说着,小太监起身来到黎耀海面前,拿过那截竹筒介绍道:“黎大人请看,这竹筒中间是中空的,是为药室,里面装填药引与铁丸,这里,”说着,小太监又指了指中间外壁上的一个小孔说道:“这里便是引火的地方。”

    说完后,小太监便把竹筒放在了黎耀海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又坐了回去,端起茶杯抿了起来。

    黎耀海则是若有所思的拿起竹筒看了看,细细比较下,发现此物与唐三剑盗来那东西除了材质上不一样外,其他倒是大同小异。

    “可有药引?”听小太监那么一说,黎耀海倒想试一试了。

    小太监闻言却是放下茶杯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药引何其珍贵,咱家能拿到此物,就险些丢了小命了。”

    听到小太监的话,黎耀海也不失望,毕竟能被宫里如此重视之物,岂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的。对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拿到,显然已经冒了很大的危险,用了心了。

    想到这儿,黎耀海便起身郑重的对着小太监躬身拱手行了一礼道:“黎某多谢公公了,公公请放心,公公的家小黎某早已安排妥当,只要我黎氏尚存一时,便保他们安然无恙。”

    “如此,咱家就谢过黎大人了。”小太监闻言,连忙起身红着眼睛回礼感谢道:“如果不是黎大人要得急,咱家定能探到更多消息。”

    “公公不必如此,该知道的黎某已经知道了,公公切莫再以身犯险了。”黎耀海起身后摇了摇头说道。

    小太监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朝外面看了看后,拱手告辞道:“天色已不早,黎大人早些休息,咱家就先回宫了。”

    “公公慢走,保重!”黎耀海见状也拱了拱手送道。

    小太监点了点头,又重新带上黑色兜帽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身子一顿,转过头来郑重的朝黎耀海行了一礼后说道:“这几日陛下恐在清理宫里的眼线,如咱家遭遇不测,还望黎大人照顾家小一二。”

    说完后,不等黎耀海回应,小太监便转身决然的隐入了黑夜中。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黎耀海保持着拱手的姿势久久不语,好一会儿才直起身来用仅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回了一句:“保重!”

    这世道人命如草芥,谁也不比谁高贵到哪儿去,也许明天一早起来,他黎氏一门也会身首异处。

    .......

    宰相府。

    虽已是深夜,宰相府却仍是灯火通明。

    客堂里,宰相梅吴生坐在主坐上低头品着茶,不发一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下方左右两边各坐着三人,也是心思各异低头各自抿着茶。

    右边第一座坐的是枢密使冷休度见大家都不说话,便放下茶杯朝着皇宫的方向拱了拱手说道:“陛下这一招引蛇出洞用得甚是精妙啊,相爷以为如何?”

    梅吴生闻言放下茶杯,看了众人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终究是长大了,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颤抖着被老夫扶上帝位的少年了。”

    众人闻言纷纷放下茶杯,左边第一座的少保严学濂亦是叹了一口气回应道:“这一次,宫里的眼线怕是要被陛下给清理干净了。”

    “那些武人都是傻子吗?明知道是陷阱还有派人往里送死。”左边末端坐着的是观文殿大学士景颖,闻言更是抹了抹长长的胡子摇头叹息道。

    听到景颖的话,右边第二座的参知政事蔡习却是撇了撇嘴,说道:“事关生死存亡,由不得他们不急。”

    冷休度则是没有理会几人的谈话,转而向梅吴生拱了拱手问道:“相爷,如今看来,陛下怕是有重塑天下的打算,我等该如何行事,还请相爷明示。”

    其他几人闻言,也是看向梅吴生。

    梅吴生见状摇了摇头,其实背着手来到门边,抬头看了看天上说道:“月色再美,也需要众星的映照,同理,陛下不管是要重塑天下也好,或是怎么的也罢,他终归是需要人帮他治理天下的。”

    “下官明白了,相爷的意思是咱们帮陛下一把?”右边末座的太尉严廷表闻言不等他人回应,便起身来到梅吴生身后说道。

    梅吴生没有转身,看着门外点了点头道:“不但要帮,还得点一把火才行。”

    “怎么点?还请相爷明示。”御史大夫牟松年亦是来到梅吴生身后,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